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五十八章左右两难

第五十八章左右两难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第五十八章左右两难

    出租车司机那同情眼神和语气,让安长埔和秦若男觉得有些好笑却又偏偏笑不出来,或许他是杞人忧天,又或许他所说情况真会发生他们身上,破案这种事情,七分靠人,三分靠天,毕竟现法律程序讲究是重证据轻口供,没有足够证据去证明,就算当事人自己亲口承认也未必能够定罪,别说仅凭着所谓逻辑去推理,像是十九世纪那些西方大侦探一样抽丝剥茧指出谁是真凶了。[四*库*书^小说网siksh]

    七分靠人是努力去分析和判断案件属性,揣测犯罪人类型和思维方式,还有可能广泛收集证据,而另外三分靠天,则要看运气是不是够好,运气不好,明明白白摆眼前证据和线索也可能瞬间化为乌有,就好像一场大雨就能够把凶案现场指纹、足迹以及其他痕迹线索冲刷一丝不留一样。

    现方万和由小洋这两起案件,他们找到了两个孩子共同点,找到了他们共同爱好,甚至找到了一个尚不知其面目神秘出资人,现又打听到以往前后发生另外三起类似案件,可是这些都只是一些零零碎碎东西,能不能贯穿起来,还需要进一步揣摩挖掘,外加多相关证据。

    带着这种略微有些沉重心情,他们来到了八年前那两起男孩被害案件发生之后先退休老刑警家,来之前,他们与这位老前辈通过电话,得到了许可,所以来到对方家门前刚敲了几下门,立刻就有人来开门。

    开门是一个身材高大男人,年纪有六十多岁,虽然头发已经白了不少,但是依旧膀大腰圆,脸膛红润,一看就知道年轻时候是个身强体壮人,老人一双眼睛看起人来眼神锐利,上下打量了秦若男和安长埔一番,没等他们开口就先问道:“你们俩就是那两个从C市来警察吧?”

    安长埔点点头,客气向他问好:“对,我是安长埔,这位是我同事秦若男,你就是周老吧?”

    “对,我就是,进来吧!外面怪冷!”

    周老声如洪钟,说起话来底气很足,他冲二人一摆手,自己先进了屋,安长埔和秦若男跟着他走了进去,顺便关好房门。

    周老家里陈设很简单,客厅里是一套木制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放着几把红红绿绿折扇,他对身后两个年轻人笑笑:“我老伴儿东西,她没事儿就好出去跟那帮老太太一块儿扭几下。来吧,咱们到书房里去!”

    书房不算大,除了书架和书桌之外,几乎没有太多空地方,与一般退休老人书房里充满了毛笔字画不一样,周老书房里没有那些东西,他书桌上有一个便携式DVD播放器,一旁堆放着很多电视剧碟片,一套一套,一眼扫过去,都是刑侦题材。

    “周老退了休还是喜欢老本行啊!”安长埔一看那些碟片,笑了,看得出来,这位老警察对自己职业充满了热爱,估计退休时候也是充满了不舍吧。

    周老顺着他目光看了看桌上影碟,也笑了:“是啊,人呐,就是贱!没退休那会儿天天累腰酸背痛一身病,没睡过几宿安稳觉,就盼着能赶紧退休回家,什么事都不理,成天就是休息!结果真退休了,这心还空落落!这不,就靠看这些电视剧找找感觉了!我老伴儿不爱看,所以孩子给我买了这么个东西,让我书房里一个人过瘾。”

    边说他边示意两个年轻人坐下,看着他们目光就好像透过他们又能回想起自己正当年,依旧奋战公安一线岁月。

    “周老,我们今天来,是想向你了解一下八年前那两起男童遇害案。”秦若男说。

    虽然明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来意,但是听秦若男直截了当提到那件事时,周老神情还是瞬间为之一黯。

    “我其实心底里面一直都担心,怕当初我们没抓到人再去做坏事害别人,如今真发生了!唉!”周老重重叹了一口气,走到一旁书柜跟前,里面翻找着什么,“那两个案子是我退休前经手后两件大案,证据不足,不得不暂时搁置下来之后没多久,我就被调到二线岗位上,稍微享受了一年清闲,然后就退休了,退休之前我没事还经常回原来部门去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什么进展,但是一直都没有,你们也知道,我当时是一个退休人了,人家正当年,职都已经决定暂时搁置起来,把精力用其他案件侦破工作上,我也无能为力,说多了或者做多了,只会惹人讨厌。”

    安长埔点点头,表示理解。

    周老书柜里翻找了一会儿,抽出了一个旧档案袋,用手抹了抹档案袋上面褶皱,转身把它递给距离自己比较近秦若男。

    秦若男疑惑接过来,档案袋沉甸甸,用手一捏,里面是厚厚一叠纸,她解开绕带口上线绳,抽出袋子里纸页翻了翻,发现里面是一些关于八年前那两起男孩遇害案件资料,资料基本都是手写,除了文字记录之外,还有一些比较潦草画,用简单线条、箭头标注着现场位置。

    “这……”她疑惑看着周老,自己手上资料草草翻阅一下也能看得出记录得比较详细,但是同样也绝对不是官方资料,为什么这位退休老警察家里会有这么一份一笔一笔记录下来详细案情经过呢?

    周老有些无奈又有些不大好意思无声笑了笑,他看出了秦若男疑问,对她解释说:“这些都是我案件被搁置起来之后,趁着自己还没有把一些细节上东西忘掉之前,自己做笔记。其实我也知道,这是违反规定,我不应该私人持有这么具体案件信息,尤其还是未破悬案,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把这份东西放书架里面,夹一大堆书中间,连我自己孩子都没给看过。我当时想法是被调离之后,没事儿了自己可以拿出来翻一翻,琢磨琢磨,没准儿就能琢磨出点儿什么道道来,万一能提供帮助,把案子破了那也是好事一桩啊!结果等我好不容易整理完了,也退休了,退休之后没资格也没心情去研究这些,这些资料书架里睡了几年大觉,这次要不是你们找来,估计还得继续睡呢!”

    安长埔从秦若男手里拿过来翻了翻,开口想要问周老什么,被周老抬手示意他不要问。

    “我当时能记得东西,这里面一定都有记录,当时没有记下来,现过了八年也不可能记得了,所以你们让我回忆当初事情一点用都没有,我能有印象也不过是大略哪一些东西,估计你们也不难从别人那里知道,所以你们还是去问还职人吧,我终归得避避嫌。”他对安长埔说。

    “我们理解,不会让你难做。其实我只是想问,当初是不是因为没有能够抓到凶手,两个孩子家人反应很激烈?”安长埔没有想要勉强周老。

    “是啊,闹得很难看。”周老回忆起当时情况,又叹了一口气,衣服心有余悸样子,“那阵子我们就觉得好像我们才是作恶多端凶手一样,简直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每天上班下班都好像做贼一样胆战心惊。”

    “既然面对了这么大舆论压力,为什么又要把案子搁置起来,为什么没有加把劲争取早点破案平息风波,挽回声誉呢?”

    “初我们也是这么打算,可是紧接着我们这儿出了一个恶性案件,一伙不法分子私造了枪支,专门夜里面去那些实现踩好点独居女人家里**、抢劫,作案很频繁。正好那个时候两个男孩儿案子已经调查了几个月,能收集线索都已经收集到了,可是完全是一盘散沙,串不起来,加上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事情,你说,换成你们,这两边轻重缓急该怎么处理?两个男孩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虽然也觉得不忍,但为了这桩没有进展,完全进了死胡同案子牵制住警力,让那些嚣张混账去祸害独居妇女,这难道就会良心好过一些么?”

    听了周老话,安长埔和秦若男都沉默了,他们两个是同届毕业警校生,投入到公安一线工作了几个年头,刚刚褪去青涩,积累了一些还不算深厚社会经验,这种左右两难局面还真从来没有遇到过,现听了周老说当初情形,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因为换成他们作为当事人,估计也会同样感到分身乏术。

    警察数量是有限,分工不同,警察里负责侦破刑事案件刑警同样是有限,与庞大市民人口数量相比,刑警人力资源有时候显得有些匮乏,平安时应付日常突发状况倒是绰绰有余,一旦遇到了大事小情频发坏时期,也没有孙大圣拔毫毛变出千百个分身那种能耐。

    左也是要挨骂,右也是要挨骂,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有时候,做人,做事,就是这样,做好一百件事情未必有人念你好,而一旦做坏了一件事,哪怕有诸多无奈,也会立即招来骂名。

    这章真惊险。。。今天小莫家母上过生日,本来打算九点多上来,结果网站一直登录不是,以为今天要泡汤了,结果总算是老天开眼,没让煮了个半熟全勤飞了!嘻嘻!</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