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二十二章 两难处境

第二十二章 两难处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之前冉宏达描述的一样,秦子扬是一个个子高高的年轻人,和秦若男一样的瘦长身材,五官也和秦若男颇有些相似,只不过多了许多男性气质,眉毛更浓,眼睛略小一点,嘴唇比秦若男的厚,下巴上还有一颗标志性的黑痣。

    秦子扬被田阳和秦若男夹在中间,脸色十分苍白,两条眉毛不悦的扭着,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脚步略显拖沓,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已经到了门口你还磨蹭什么?脚步挪快一点!”

    可能是实在是看不惯他那磨磨蹭蹭的步伐,秦子扬身后的秦若男终于忍不住出了声,她的声调不高,语气里却带着浓浓的不悦,似乎压抑着极大的火气。

    与她语气里的火药味不同,秦若男的脸色甚至比秦子扬更加苍白,好像血色都被冻住了所以才没有办法浮现出来似的。

    秦子扬对这一声催促有些不满,可是当他回过头去看到正瞪着自己,两只眼睛都快要冒火的姐姐时,已经流露出来的恼火神情也不由的收敛起来,不情不愿的加快了脚步向前走。

    “人我找到了,接下来需要问什么做什么,就交给你们吧。”秦若男等秦子扬走进了办公室,自己站下脚步,对陪同自己找人的田阳以及一旁的田蜜说,“我去问问,有没有其他工作可以分配给我的。”

    被无视的安长埔,略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

    “姐,你不会打算扔我自己在这儿不管我吧?!”一看秦若男要走,秦子扬有些着急了,“我可是你亲弟弟,你得管我!”

    “你在外面闯祸之前怎么没想过我是你姐?你长这么大我管你的次数还少么?如果你早在意一点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你会有今天么?!”秦若男原本已经准备去找程峰的,现在听到秦子扬的话,猛得转过身,高声喝斥道。

    秦子扬打了个突,不知道是因为一直以来就比较畏惧这个大姐,还是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没敢和秦若男正面冲突,只是把脸一扭,说:“我要打电话!我得让爸妈知道,我被你给抓警察局来了!要不然他们找不到我得急死!”

    秦若男愣了一下。略微皱了一下眉头,把目光从弟弟的身上转向自己的几位同事:“我家里那边……”

    “我会打电话过去通知,你放心。”安长埔立刻抢着回答。回答速度之快,把站在他身旁的田蜜都吓了一跳。

    秦若男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没说话,转身去找程峰。

    “走吧。小子,你跟我过来。”秦子扬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秦若男离开,田阳跟他说话他都没有察觉,田阳只好身手拍拍他,没想到却把他吓得猛然打了个哆嗦,这让田阳不禁有些失笑。“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人!”

    秦子扬不情愿的撇着嘴,又重新迈开细碎的步伐磨磨蹭蹭的跟在田阳身后,路过安长埔身边的时候。他扭头对安长埔说:“哎,你不是说要打电话给我爸妈的么?赶紧打呀!”

    安长埔没有理他。

    “你这人不会说话不算话吧?赶紧打电话给我爸妈,让他们过来公安局看我!快点呀!”秦子扬一看安长埔没反应,也着急了,伸手去拉安长埔的胳膊。被安长埔躲开了。

    “我的工作什么时候做,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还是想想怎么把自己的事情交代清楚吧!”安长埔绷着脸,冷冷的对秦子扬说。

    秦子扬被呛了一句,脸色不大好看,扭头看看,姐姐已经不知去向,倒也没敢发作,在田阳的催促下,被他带去审讯室了。

    田蜜偷偷瞄了几眼安长埔紧绷着的脸,脸上的表情有些好奇,却什么也没有追问,安长埔轻轻叹了口气,开始在记事本上找秦若男之前告诉过他的,她在B市家里的电话。

    “不知道若男会不会被要求休假呀。”田蜜有些担心秦若男的处境,眼光不住的朝程峰办公室方向看。

    安长埔拿起电话,把听筒夹在耳边,也顺着田蜜的目光朝那边看了看,说:“如果她肯放假,能躲个清净倒也不错,怕就怕以她的个性,会不愿意接受休假这样的安排。”

    在程峰的办公室里,正在进行着异常激烈的谈判,所谓激烈,却又不算十分恰当,因为情绪激动的人只是其中一方,另一方始终比较淡定。

    “对不起,我状态很好,最近不想休假!我知道我还有很多天的假期没有用过,但我应该是有权利决定什么时候休的,现在我不觉得自己需要放假调整。”秦若男态度坚决的再一次决绝了程峰让自己休假的劝说,“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比较敏感,但是我已经被从那个案子里撤出来了,难道这样还不能够让你们相信我么?就算我弟弟真的嫌疑重大,我也绝对不会徇私枉法,去干扰案件的调查工作的!我可以保证!”

    “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你的为人和工作态度,我是信得过的,希望你休假也不是为了单纯的为了避嫌。”程峰仍旧试图说服她改变主意,“自己的亲人惹上嫌疑,换了谁都不会好过,眼下这种情况,如果让你继续工作的话,免不了会和你的家人碰面,到时候恐怕……”

    “可以安排给我做一些在外面的工作,出差也可以!”听了程峰的话,秦若男的态度也缓和了一点,她恳求的说,“我需要工作来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另外,让我的行动在你们的视野里,这样也比较好一点。”

    “那好吧,我会尽量帮你安排的!若男,最近一段日子,你……”程峰有点同情秦若男的遭遇,在自己仅有的两名女性下属当中,田蜜始终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几乎是泡在糖罐子里长大的,而秦若男却截然相反,她家里面的情况,恐怕在这个节骨眼儿里只会让她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

    “我没关系,感情上来讲,我也觉得自己的弟弟不管怎么不争气,应该也还没有坏到行凶杀人的地步,所以我相信最后的真相会给我一个很好的答复,如果他真的杀了人……”秦若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听起来有些略显嘶哑,“那也只能面临法律的制裁了。”

    程峰点点头,想了想,给秦若男安排了一些最近两天要她做的事情,然后就让她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走出程峰的办公室,其他人都已经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偌大的一间屋子里就只有秦若男一个人,重案组办公室里变得很安静,秦若男回到自己的桌旁,恍惚间有一种自己被排除在群体之外的失落与难过。

    一边是自己的亲弟弟,可能惹上杀人的嫌疑,一边是自己的工作,因为眼下敏感的身份角色而不得不保持距离,这种多方面的压力好像一双无形的手,掩住了秦若男的口鼻,让她感到呼吸不畅,胸口发闷。

    她默默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出门去办程峰交代的工作,按照程峰的交代,处理完那一点很轻松的跑腿杂事之后,她就可以下班回家休息了。

    而另外一边,对秦子扬的问询工作也进行的很不顺利,面对田阳兄妹和安长埔三个人的询问,秦子扬就只有一种反应——沉默不语。

    当然,他也并非至始至终完全沉默,被问急了,开口就只有两句话,要么是要见他的姐姐秦若男,要么是要见他的父母。

    秦若男作为调查人员,由于特殊的敏感身份,自然不可能被允许来和秦子扬见面,而秦子扬的父母接到安长埔的通知之后,似乎确实打算立刻动身赶过来看看情况,但是从B市过来,就算路途并不遥远,也绝对不是眼下马上能够见得到的。

    甭管三个人如何软硬兼施的规劝,秦子扬始终不为所动,到后来干脆连大姐秦若男也不想见了,直嚷着要见自己的父亲,甚至还学着电视剧里一样,非要找个律师来才行。

    没有办法,三个人只好选择暂时让秦子扬一个人呆着,他们暂时撤出来,另外再商量对策。

    “你们都不知道找这个小子花了我们多大的力气!他躲的那地方,要不是若男了解自己的弟弟,知道他一遇到什么麻烦会喜欢躲在那几个去处,我们都找不到他!”田阳一提起秦子扬就觉得头疼,看看田蜜,颇感安慰的说,“还是家里有妹妹好,妹妹省心!”

    “我还觉得家里有个哥哥不怎么让人省心呢!”田蜜随口和田阳开句玩笑,“要不,我打电话问问若男吧,既然她那么了解她弟弟,肯定知道该怎么说服他开口比较好。”

    “我打,我打!”安长埔一听,连忙自告奋勇的起身到一旁去打电话。

    “这个家伙最近怪里怪气的……有蹊跷!”田阳冲田蜜挑挑眉,兄妹俩的脸上都多了几分暧昧的笑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