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二十六章 神奇蘑菇

第二十六章 神奇蘑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总不至于才刚刚二十出头记性就变得那么臭了吧?”田蜜对秦子扬的话流露出一丝不屑,似乎觉得他的这种开脱借口找的实在是有够蹩脚。

    秦子扬也不是什么傻子,脑子反应一点也不慢,听田蜜这么一说,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话引来了对方的怀疑,立刻提高声调替自己鸣不平起来:“有没有搞错!你那是什么态度?你凭什么怀疑我?你什么意思啊你?!”

    “在你没有证明自己交代问题的真实性之前,我们完全有理由也有资格质疑你,我也顺便提醒你一下,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小皇帝,小太阳,把你的态度收敛一下,好好配合我们都工作,发脾气耍横对你没什么好处。”安长埔听他冲田蜜嚷嚷,原本就严肃的表情又难看了几分,看着秦子扬的眼神里充满了反感,语气也更严厉了一些。

    秦子扬被他这么一训斥,脸色一怔,嘴角不满的偷偷撇了一下,却也没敢多言语,似乎当他面对男性的时候,态度就会有所收敛,而当对方是女性的时候,那种从小养成的身为男人的优越感就会油然而生,态度也随之变得恶劣起来。

    “就算记性臭,你现在也把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仔仔细细的给我们回忆一遍!”安长埔沉声向秦子扬提出要求。

    “你让我想想从哪儿说……”秦子扬不太情愿,又不敢再耍脾气,翻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没有急着开口。

    “我给你点儿提示,为什么要用假身份证在C市活动?”安长埔问,虽然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从冉宏达那里听到过一个版本,但是依然需要确定,当事人秦子扬的答案是不是和冉宏达所说的完全一致。

    秦子扬偷偷翻了个白眼儿。说:“躲着我姐呗,还能干什么!我们家除了我爸,就算是我妈都没资格管我,就她事儿多!”

    “既然除了你爸,你们家谁都没资格管你,那你还至于为了不被你姐姐发现,就去买假身份证?”田蜜对秦子扬说出来的理由深表怀疑。

    “那有什么奇怪的啊!我姐多凶你们又没见过,当然什么也不明白了!我说又说不过她,就算是动手也不是她的对手,除了躲我还有别的办法么?!”秦子扬满腹委屈的语气。好像这么多年来遭受了秦若男多严重的压迫一样。

    “冉宏达的车怎么到了你手里去了?”

    “我隔三差五的替他开一天车,赚点小钱儿呗。”

    “四月五号晚上就是你替冉宏达开的车?”

    “我要不是倒霉,偏偏那天帮他。搞不好就不会遇到那些破事儿了!”秦子扬忿忿的歪着头,只差没朝地上啐一口唾沫,“就知道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就算掉馅饼也是有毒的馅饼!”

    听他这么说,安长埔和田蜜知道,秦子扬是准备交代四月五日当晚的事情了。

    果然。没有需要他们继续催促,秦子扬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那天晚上帮冉宏达开车,刚开始那阵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什么客人,我还琢磨着要是一晚上都这么着,我满街这么瞎溜。搞不好连汽油钱都勾不回来,所以我就把车随便停街边一个平时总有黑车趴活儿的地方了,刚歇了半个多小时。忽然跑过来一个女的,跳上车跟火烧屁股了似的嚷嚷,让我赶紧开车,要不然她就死定了,我吓了一跳。然后就赶紧开车拉着她走。”

    “她让你赶紧开走你就赶紧开走?你就没有怀疑过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有个姑娘这么急急忙忙的逃上你的车么?”安长埔问。

    秦子扬撇着嘴:“关我什么事啊!又不是我在后面撵她!我怎么知道她到底招惹了什么人,万一我不开车。后头追过来什么狠角色,再把车子一块儿给砸巴了,我哪有钱赔给冉宏达!不赶紧开车我才是傻子呢!”

    “开车之后呢?”

    “开车之后,我就问她要去哪儿呗,她也说不上来,就说给我二百块钱,让我拉着她兜几圈,什么时候她想下去了,就下去,我一算这活儿干的过,就答应了,然后她给了我二百块钱,我拉着她到处转。”

    田蜜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说道:“刚才还说记不清楚,一团浆糊,我看你这不是记得挺清楚的么!”

    “我又没说这一段儿记不清楚!这一段儿我记得清楚着呢!”秦子扬脖子一梗,又想在女人面前抖威风,随即他瞄了瞄一旁的安长埔,态度不自觉的收敛了一点,“我之前的事情都记得挺清楚的,我还记得那女的长得挺好看,反正化妆啊穿的啊感觉挺潮挺那个的,我拉着她四处瞎转的时候我们俩侃了会儿大山,然后她还邀请我去一家酒吧玩儿,玩儿够了就……”

    秦子扬说到这里,忽然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说下去。

    “玩儿够了之后呢?就怎么样?”田蜜追问。

    秦子扬略显尴尬的说:“然后她就跟我回我住的地方去了,然后我们俩就……就那啥了呗。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安长埔皱了皱眉头,问:“你连对方的姓名都没有记清楚,她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吗?”

    “我告诉过她,她也告诉过我,不过我没记住,她记没记住我就不知道了。”秦子扬回答。

    “既然这样,邵慧艳怎么会在和你认识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敢和你一起回你的出租屋去呢?”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啊!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没准儿她就是那样的人呢,逮谁跟谁走!”秦子扬起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完之后发现安长埔和田蜜显然对这个理由并不接纳,这才讷讷的说,“还有就是……我跟她吹了点牛,她之前问我车是不是我的,我说是,然后她就对我热情起来了,然后我就又随口说了点儿别的,具体说过什么我可记不住了,都是俩人侃大山的时候随口胡诌的。”

    “你随口胡诌的东西,邵慧艳就都相信了?”

    “这你们得问她,我又不知道她智商是多少。”秦子扬略带不悦的说。

    田蜜想了想,问:“她带你去的酒吧叫什么名?”

    “好像是叫水吧。”秦子扬回忆了一下才回答这个问题。

    “你把和邵慧艳回到出租屋之后的事情再仔细回忆一遍!”安长埔不想就让秦子扬以“记不得”这样的理由蒙混过关。

    秦子扬有些为难,也有些不高兴,但形势不如人,没有了父亲的庇护,他也不敢表现的太刺头,免得到头来自讨苦吃,所以尽管一脸不爽,还是做出了一副看似努力回忆的样子,好半天才勉勉强强的说:“我和她在那个酒吧呆了一会儿,她喝了酒,我没怎么喝,怕开车被逮着给冉宏达惹麻烦,然后她说愿意跟我回家,我就答应了,拉着她回家去,到了家之后……”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皱着眉头又想了一下:“到家之后我们俩好像做了什么事情,然后我就记不清楚了,再后来……再后来的事情我也记不住了。”

    “你当天晚上有没有和邵慧艳发生过关系?”安长埔问。

    “你让我想想……”秦子扬微微低下头,抓了抓头发,“好像……有吧……”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自己做没做过的事情,自己还不清楚么?什么叫好像有吧?!”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够让安长埔感到满意。

    “可我真的记不清楚了啊!我隐隐约约感觉好像是和她上过床,可是又不知道是真的发生过还是做梦里头梦见过,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我真说不准!”秦子扬也有点着急了,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你不是说自己当天晚上没有喝酒么,事情也没有过去很久,怎么可能连这种事情都记不清楚?”田蜜对此深表怀疑。

    “可是我确实是真的记不住了啊!”秦子扬见自己的话一直不被相信,记得抓耳挠腮的,呼吸跟着急促起来,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

    “那你再仔细想想,能想起来多少算多少。”安长埔略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一次倒不是因为看不惯秦子扬的作风,而是觉得秦子扬那种焦急不像是伪装出来的,可是就像田蜜之前说的那样,作为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他的记性应该不可能坏到这种地步,时隔不久就模糊到似梦似真的程度。

    秦子扬略带焦虑的一个人闷闷的回忆了半天,终于又想起来了一点细节:“我记得她跟我回家之前,好像还遇到了什么认识人似的,玩儿的挺high,走的时候脸通红,一脑门子汗,人还特兴奋,然后……然后……我们顺路还买了几瓶啤酒带回去……”

    说完这些,秦子扬的记忆似乎又中断了,他不得不继续绞尽脑汁的回忆,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对安长埔和田蜜说:“我想起来了,回到我住的地方之后,她好像给了我一种神奇蘑菇,吃完之后我觉得特别的爽,整个人腾云驾雾似的,特高兴,剩下的我就模模糊糊都记不太清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