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四十八章 瓜田李下

第四十八章 瓜田李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长埔本来还因为秦若男私自行动的事情有些不太高兴,一听说她要跟自己交代这几天的发现,也只好把其他情绪都暂时抛在一边,对秦若男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邵慧艳遇害那天晚上,在离开蓝月亮酒吧上了子扬开的那辆黑色轿车之后,两个人还曾经去过另外的一家夜店,这件事你们应该已经查到了什么程度了?”秦若男问安长埔。

    “秦子扬倒是交代过,说他和邵慧艳一起去了一家叫做水吧的地方,具体的地点他因为*的不良反应,一直回忆不起来,只说当天晚上本来也是邵慧艳给他指路,带他去的。但问题是墨窦对C市的酒吧和夜店的工商注册信息进行过调查,没有一家酒吧叫做‘水’或者‘水吧’的,所以这件事的真实性还有待查证。”安长埔说。

    “假如我提供的信息你信得过的话,那家夜店的情况我已经掌握了一些了。当天晚上子扬和邵慧艳一起去的夜店名字是一个英文单词,叫做‘liquid’,意思是液体,我和钟翰到那里去摸了两次底,听到不少年轻人都习惯性的把那里叫做‘水吧’,估计邵慧艳本身文化程度有限,并不知道那家酒吧的名字该怎么念,所以就人云亦云的把那里叫做‘水吧’了。”

    “你能确定么?”

    “能,我撤出调查的时候咱们已经找到了冉宏达名下的那辆黑色轿车,我知道车牌照,托了一位交警队的熟人,帮我查了一下行车线路。时间有限,我没有详细的去掌握当晚子扬开车走过的路线,只知道他们从蓝月亮酒吧那里离开之后,又去了另外一片夜店、酒吧比较密集的区域。所以就让钟翰帮我一起到那条街上的店里逐个排查,最后锁定了那家‘liquid’。”

    “你稍等我一下!”安长埔认真的听着秦若男的讲述,等她说完是如何锁定目标酒吧之后,示意她停一下,自己急忙起身去拿了记事本回来,把秦若男收集到的信息记录下来,“关于那家酒吧,你还了解多少?”

    “那家酒吧和之前咱们去过的蓝月亮绝对不是同一个类型的,除了经营规模更大,人气也更旺之外。这家‘liquid’里面的顾客人群和状况也更加混乱一些,顾客人群里,像邵慧艳和她那些狐朋狗友一样的社会闲散人员居多。”

    安长埔一边做记录一边问:“还有什么其他的么?”

    “我还有一个猜测。但是还没有机会去证实。”秦若男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心里的一个尚未得到证实的判断说出来。

    “没关系,有什么说什么,你把你的猜测告诉我,我们会去帮你调查清楚的。”

    “我怀疑邵慧艳生前可能参与过毒品交易。”

    “理由呢?”

    “咱们之前走访调查的时候,从邵慧艳的那些社会朋友那里得知。邵慧艳生前和那些人在交往过程中经常出手很阔绰,花钱大手大脚,但是她的家庭状况并不是特别的富裕,父母经营小吃店,也没有给过她很多的零用钱,那她的开销那么大。钱是从哪里来的?在发现尸体之后,赵法医对邵慧艳的尸体进行了检查,结果证实她生前服用过摇头丸。刚才你也提到了,子扬在当天晚上也被邵慧艳下过*,她还随身携带有致幻蘑菇橘黄裸伞,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巧合而已,至少可以证明邵慧艳是一个随身携带着各类毒品的人。你试想一下,一个家境一般但是花销很大的年轻女孩儿。随身还携带者毒品,并且她自己还服食摇头丸,这几种情况综合在一起,会是巧合那么简单么?”

    秦若男的分析让安长埔沉默了一会儿,认真的思索着,最后觉得她的判断还是有一定的依据,便点点头,说:“你考虑的有道理,这件事以后就交给我处理吧。若男,咱们两个合作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对我个人而言,你的为人我是很信任的,所以你之前对我说的那些我也相信都是你的真心话,你不是那种会为了徇私而公然违反纪律的人,但是不管你觉得自己的出发点有多么的光明磊落,也还是要记得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不必要的嫌疑和非议还是能免则免的好。”

    秦若男面无表情的默默的听着,没有吭声,末了只说了一句:“今天我跟你说的,你都当做没有听过,邵慧艳是不是参与过毒品交易的事情也是你自己觉得有可疑才关注的。我之前或者之后的任何行为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记得这件事就行了。”

    “你这又是何苦呢?之前要是说你放不下是因为秦子扬被收押,所以你担心着急,现在秦子扬的嫌疑已经减轻了不少,你之前提醒我的关于邵慧艳颈上瘀痕的对比也起到了作用,现在你难道就不能别再插手,别给自己找麻烦了么?”安长埔没有办法理解秦若男的固执。

    秦若男摇摇头:“我知道你是不可能理解我现在这种感受的,或者没有过亲身经历,谁都没有办法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不管多不让人省心,子扬也是我的家人,血浓于水,虽然我知道我的职责是什么,我也知道法不容情,但是要让我完全置身事外不能插手,我真的做不到!我只是想亲眼见证这个案子的调查过程,哪怕到最后子扬真的被证明就是真凶,我也就死心了,但是假如他不是杀害邵慧艳的人,我这个做姐姐的也希望能够帮他洗清嫌疑。”

    “你的这种心情我不是不能体谅,但是工作就是工作,原则就是原则!”安长埔见秦若男这么固执,也有些动了气,“你是一名刑警,这种时候你需要的是像你自己的名字那样,像个男人一样保持冷静理智,而不是因为妇人之仁就搞不清楚状况!”

    秦若男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安长埔,许久,她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厨房,回到卧室去关起了门。

    安长埔瞪着面前小饭桌上已经冷掉的饭菜,心中有些懊恼,恼火的是秦若男的固执己见和不听劝告,他不想看到秦若男因为一时的感情用事影响到了未来的工作和前途,同时他又有些懊悔,方才那些话或许都是些掏心窝子的实话,可是最后的那一句妇人之仁和让秦若男像她的名字一样,简直就是在戳她的痛处。

    若男,若男,明明是个姑娘,却被希望能够像男孩儿那样,这种不被期待的难过恐怕是秦若男心里一辈子也无法平复的创伤,刚才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动动脑子,换个更好的说法,偏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往她的心头上再撒一把盐,提醒她无论她多努力的去试图证明自己,她也永远是个妇人之仁的女儿身,不可能成为被别人期待的男人。

    安长埔啊安长埔,你可真生了一张“巧嘴”!

    安长埔带着无奈和自责的复杂心情一个人收拾好厨房里的饭菜回到客厅里,透过卧室房门上房的小窗看到屋里的灯还亮着,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应该就自己方才最后的那一句口误向秦若男道个歉,他站在房门口,调整了一下呼吸,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屋里没有回音,安长埔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抬头看看小窗,发现卧室里的灯光熄灭了,他知道秦若男不想和自己讲话,心里更加无奈,只好默默的回到小房间里去,暂时放弃了与秦若男和解的念头。

    第二天一早,安长埔起床上班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发现秦若男没有出门,只是穿戴整齐的倚在床边看书,听到安长埔从小房间里出来的声响也没有抬头朝外看一眼。

    安长埔几次从卧室门前经过,朝里面看过去,秦若男都毫无反应,他也只好无奈的叹口气,换好衣服上班去了。

    到了单位,田蜜已经等在那里了,一看安长埔来,立刻笑嘻嘻的迎了上来,冲他挤眉弄眼的问:“我说,你口风够牢的呀,瞒得这么紧!这算是英雄救美呢,还是金屋藏娇?”

    安长埔一脸苦笑:“你就别逗苦恼人笑了,这事儿你先放肚子里酝酿几天,等过阵子再拿出来调侃我也来得及,眼下咱还是先处理邵慧艳这个案子吧。”

    田蜜虽然没有一肚子的花花肠子,但好歹也在陆向东身边熏陶了那么久,比起过去来说,察言观色的能耐也算是提高了不少,听安长埔这么说,再看他那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立刻明白他心里头有事,并且这事还和秦若男脱不开干系,于是识趣的没有继续穷追猛打。

    “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再等一会儿,上一次你和若男姐去匡满家的时候,不是因为去得早,匡满还没有离开家么,我想这一次咱们晚一点出发,挑个匡满不在的空档,再单独的和王谷兰聊聊。”田蜜说出自己的打算。

    “你想从王谷兰身上找出突破口?可是之前孙定凯和孟秋芸不是都因为王谷兰出尔反尔的态度吃了亏么,你确信能让王谷兰答应配合咱们的工作?”安长埔有些吃不准田蜜这个想法的可行性。

    “咱也不用她立场坚定,只要她肯吐实就行,不需要她立场坚定,反正只要套出有价值的线索,其余我们可以自己查清楚嘛!”田蜜狡黠的眨眨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