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八章 蓝颜祸水

第八章 蓝颜祸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想到到处也打听不到身份的张俏前男友,竟然主动送上了门,安长埔和秦若男都不禁有些诧异,尤其是看到这位名叫祝天磊的年轻人虽然担心,总体却还算得上是神态自如,似乎他对张俏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坐下来说话吧,为什么到公安局来打听张俏的事?”安长埔示意祝天磊坐下,自己也和秦若男一起坐到他的对面。

    祝天磊黝黑的脸上泛起一些红润,他有点尴尬的说:“我是听别人说,有警察到学校里打听张俏的事情,所以有点担心,打她电话,结果她一直关机,所以我就担心会不会是她惹了什么麻烦,就从别人那儿问了问,过来找你们了。”

    “为什么你觉得张俏可能惹了什么麻烦?你们平时联络多么?”秦若男问。

    祝天磊摇摇头:“我们俩分手之后她一直都不搭理我,别说我找她或者打电话给她,就是在路上遇到了,她都不愿意正眼儿看我!张俏这个人什么都挺好的,就是脾气太坏了,怎么说呢,心眼儿不大,肚子里还总装着火药似的,我们俩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她和寝室里的人,同专业的人,都闹过矛盾,挺不愉快的,而且……”

    说着,他忽然变得更加难为情起来,在沙发上不自在的挪动几下身子:“而且我们俩谈恋爱之后,因为我,也给她带来了一点麻烦,一直到我们俩分手之后,那件事都不知道有没有了结,所以我也有点担心。”

    秦若男看看安长埔,之前他们两个人到张俏生前居住的寝室去走访的时候,并没有听同寝室的五个女生说起与张俏发生过任何的矛盾,那些姑娘和张俏之间的关系似乎属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可是方才祝天磊的话里分明提到张俏曾经和寝室的室友发生过很不愉快的矛盾。为什么张俏的室友们隐瞒了这件事没有说呢?

    “张俏和她寝室里面的哪个室友发生过矛盾?”她连忙问祝天磊。

    祝天磊愣了一下,随即摆摆手:“你们之前去过她寝室了是吧?不是那个寝室里的人,张俏是去年秋天开学的时候才到这个新校区来的,之前的两年我们一直都是在老校区那边上课和住宿的,她和现在这个寝室的室友关系怎么样我不太清楚,因为过来这边之后我们俩就已经分手了,但是我说的事情,估计新校区这边的人都不太清楚。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张俏她到底怎么了?”

    “张俏死了。”安长埔说,只说了这么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并没有直接告诉祝天磊,张俏具体的死因和死状。

    祝天磊一双原本就很大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大了。他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安长埔看了几秒钟,然后才自言自语一样的说:“不会吧……”

    “真的假的?你们是不是在和我逗着玩儿呢?”回过神来,他看看安长埔,又看看秦若男,努力维持着一脸轻松的表情问道。

    安长埔摇摇头:“你觉得我们的职业有那么强的娱乐性么?我们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的。”

    “我的天呐……怎、怎么会这样呢?!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死了呢?!”祝天磊一下子失了神。愣愣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两个警察,就好像他们忽然摇身一变成了两个有着滑腻腻绿色皮肤和拳头那么大眼睛的外星人一样。

    安长埔和秦若男都没有说话,默默的注视着祝天磊的反应,看着他从一脸的难以置信,逐渐换上了一脸的绝望。

    “怎么会这样?张俏是什么时候死的?她是怎么死的?是谁杀了她?”祝天磊回过神来之后,迫不及待的追问起来。说完之后不等别人作出回应,自己就显意识到方才那番话里的一个错误,“哦。不对,你们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杀的她,所以你们才会去学校里打听……”

    说着,他俯身低下头,把脸埋进自己的手心里。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起初秦若男以为他是在哭。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个年轻人其实只不过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杀她,就算她之前和不少人闹过矛盾,可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落得这么个下场啊!这怎么可能!”过了一会儿,祝天磊抬起头来,对安长埔和秦若男说。

    安长埔微微一挑眉毛:“为什么你认为张俏是被别人杀死的?难道她不可能是自杀的么?是什么让你认定张俏的死是他杀?”

    祝天磊怔了一下,看起来因为安长埔的这句询问而有些恼火,他的腮帮子鼓了起来,吸了口气才开口说:“你的意思是我刚才那些话等于不打自招?那你可就搞错了!我和张俏是分手了没错,但是我不怨恨她,虽然我们俩在一起不合适,但是我对她没有记恨也没有什么放不下!我认为她不可能是自杀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她是自杀,你们警察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的到学校里去打听张俏的事情,再说,虽然张俏过去有一段时间挺抑郁的,但是我前一段时间在学校里看到她的时候,她还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就连我和她谈恋爱的那段时间里头,我都没见她那么一脸幸福洋溢的模样过,就她那种状态,根本不可能自杀!”

    “你不用这么敏感,我们也只不过是例行询问,对你本人没有任何偏见,请你冷静一点,不要那么激动。”秦若男的脸上虽然表情依旧比较严肃,但是语气里却掩起了锋芒,“你之前说张俏和她之前老校区的寝室室友、同专业同学都闹过矛盾?大体和什么有关?”

    “其实都是女生之间的小事,具体因为什么我也记不清楚。”祝天磊虽然脸上还能看出不满,倒也知道就着秦若男给的台阶见好就收,没有在是否怀疑自己针对自己的问题上过多纠缠,“大概也就是谁谁看她不顺眼了,谁谁背后说她坏话挤兑她了,那会儿我们俩还在一起。这些事我都没少说她,十有*我都觉得是她想太多,但是她不听我的劝,有时候张俏的疑心病特别重,我也没有办法。”

    “也就是说,张俏在老校区那边的人际关系并不是特别好对么?”

    “差不多可以那么说吧,我们是前两年在老校区,后两年到新校区,在那边的时候都是刚上大学,难免都比较毛躁。也容易发生矛盾,等到了新校区这边,我们俩就分手了。但是听说张俏到新校区之后倒是收敛了不少,不太和别人有矛盾口角什么的了。”

    “说起来,我有一个可能会显得比较私人的问题想要问你,”安长埔在一旁听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既然张俏是一个人缘不太好。个性也不算随和,比较疑心病重又不听劝告的女生,那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和她在一起呢?”

    “你问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祝天磊似乎已经把之前安长埔冒犯到自己的事情抛在脑后,叹了口气,有点难过的晃了晃脑袋。“我这个人怎么说呢,不是有那么一句俗话么,叫‘上赶的不是买卖’。这就是形容我的,那种特别主动,对我特别好的女生,我反倒不喜欢,张俏这种性格我反倒觉得挺有味道的。”

    听他这么说。安长埔只是笑了笑,没有做任何评价。

    “你刚才说。你们两个恋爱的过程中,因为你给张俏带来了一些麻烦,你所说的一些麻烦,和你们两个最后的分手有关联么?”秦若男问。

    祝天磊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反问道:“这和你们调查张俏的死因有关系么?”

    “或许有,或许没有,你不告诉我们的话,我们也很难确定。”

    秦若男给出的这么一个答案让祝天磊有些应付不来,虽然之前是他主动提到自己给张俏带来过一些麻烦,但是在得知张俏已死的消息之后,他似乎又不想说那些事了,现在秦若男的回答等于是在给他施加压力,让祝天磊没有办法轻而易举的选择知情不报。

    “行,那我告诉你们,先说明一下,那件事我虽然也挺郁闷,给我自己也添了不少堵,原本以为张俏是惹了什么麻烦的时候还忍不住联想过去,但是既然张俏死了,我觉得应该和那件事的关系就不大了,再怎么闹得凶,也不至于随随便便就杀个人对吧,而且杀人也不是谁都敢,谁都能做得出来的事情,要是没有关系,我也不想平白无故的拖人下水,给人惹麻烦。”祝天磊说出事情经过之前,先试图替即将提到的人澄清一番。

    “你的意思我们明白,你只要负责把事情经过说出来就行,我们做事是有分寸的。”安长埔对他点点头,算是做出了一个承诺。

    “是这么回事,我上大一军训的时候就看上张俏了,军训结束正式开学没多久我们俩就开始谈恋爱,本来吧,虽然有时候小打小闹的吵吵架,大体还相处的挺愉快,结果我谈恋爱的事情被一个从高中时候就对我有意思的女生知道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找张俏的麻烦,偏偏张俏那个人还疑心很重,觉得那个女生会这么理直气壮的找她麻烦,一定是说明和我有什么关系,结果我们三个人就一直纠缠不清了很久,到最后我和张俏都因为吵架吵的累了,干脆分手。”祝天磊一脸纠结的表情,似乎还在为张俏难过,又似乎想起之前那段日子显得有些烦恼,其中还夹杂着几分难为情,“这么说可能显得有点厚脸皮,那个女生和张俏直接的矛盾都是因我而起的,我在她们之间差不多也算是个祸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