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度罪恶 > 第三十二章 手模

第三十二章 手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若男说不要自己的同情,甚至也不要自己的佩服,这让安长埔一下子好像石化了似的,呆呆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幸好那句“因为你不一样”,才让他解除了石化的“魔咒”,大脑重新恢复了运转。

    他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是信纸上的那种不一样么?安长埔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惴惴不安的心,终于又踏实了一点,重新开始相信,秦若男不可能把之前那么多年以来一直默默坚守的感情轻而易举的就放掉。

    可是她最近的这种反常态度又是怎么回事呢?安长埔有些想不通,他知道,两个人一夕之间仿佛回到了初始点的相处关系,必定有什么自己还不了解的缘故,或许现在被公事牵扯着,他没有办法抽出精力来弄个清楚,但也只是或早或晚的时期。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生”还是“死”,他都会要一个明确的答案,决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迷糊着过。

    想到这里,安长埔忽然意识到,对于感情问题哪怕是鼓起勇气也要弄个明白这一方面,自己和秦若男倒是很有共同点,这又让他的心情变好了一点点。

    没有刻意的追上秦若男的脚步,安长埔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以秦若男那种有些别扭又喜欢遮掩逃避的性格,如果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黏得太紧,只会让她更胡思乱想,也逃得更远。

    回到公安局,两个人没有说太多的题外话,各自把手头能处理的事情处理完,也顾不上许多,伏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小睡起来,他们都在等着赵法医带来关于尸检的结论信息,如果能够确认是同一个凶手的所作所为。这个案子的整体性质和严重程度,就都将被重新计算,因此接下来他们只会更加辛苦。

    天刚亮的时候,一阵开门的声音吵醒了秦若男,她坐起身来,发觉自己的脖子有些发酸,手臂也已经发麻了,可能是凌晨的时候实在是太困乏,伏在桌上枕着自己的手臂竟然一下子就陷入了沉睡,如果不是被惊醒。可能还察觉不到浑身这种令人不舒服的酸麻感呢。

    “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在这儿开夜车来着?”进门的人是田阳,他没想到办公室里会有人,再看看秦若男和也被吵醒的安长埔。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安长埔打了个呵欠,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四肢,对田阳点点头:“是啊,我们俩那个案子好像变得有点棘手了。昨天晚上又发现了一个死者,这一次是被人锯断了双手。”

    “又一个?”田阳听了也眉头一皱,“有结论了没?”

    “没有,还在等,过一会儿我过去法医那边问问。你怎么这么早就跑来单位?”安长埔看看墙上的挂钟,还不到六点。他和秦若男满打满算一共也只休息了三个小时左右,虽然聊胜于无,伏案小睡之后倦意减轻了一些。浑身的疲乏却反倒好像更明显了。

    田阳嘴上和安长埔说这话,手上也没闲着,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翻找着自己要的东西:“要出一趟远门儿,过来拿点东西。”

    “你们那边的案子也很头疼么?”

    “很头疼,死者是三年多之前来C市的。来了这边生活之后,人际关系什么的都特别好。口碑很不错,完全没有什么仇人,偏偏这边他的朋友同事,对他的家庭情况、过去的背景都一问三不知,就好像这个人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没办法,我们就得去他原来的那个地方跑一趟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收获,如果没有,这公差就还出不完,”田阳叹了口气,“这个人就跟打游击似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最近十年里头,他起码换了五个不同的城市生活了。算了,我这牢骚其实也就是发发就得了,能轮到咱重案组接手的案子,哪有不头疼的呢,对吧?”

    田阳自我安慰般的开着玩笑,迅速的收拾好自己要带着的东西,冲安长埔和秦若男摆摆手,又急匆匆的离开了。

    田阳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短暂的停留带来了短暂的热闹,等他一走,留下来的两个人就又重新陷入了寂静。

    安长埔活动活动胳膊,走向自己的储物柜,从里面拿出了洗漱包,对秦若男说:“我先去洗洗脸,然后顺便去赵法医那里看看,你先去吃些早点吧。”

    “不着急,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赵法医那边。”秦若男不知道是因为休息的不好,所以胃还没有苏醒过来,还是因为心情的缘故影响了胃口,昨天夜里她就没吃几口东西,今天早上醒过来之后依旧感到胃口缺缺。

    安长埔也没有和她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只是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洗漱包出去了。

    如果换在以往,自己说不着急去吃早餐,想要急着开始一天的工作,无论工作任务有多重,他一定都会不允许自己空腹作战的吧。秦若男微微有些诧异的看着离开的一场干脆的安长埔,心里微微的有点不是滋味,却又毫无办法,前一天晚上自己对他说,不需要他的同情,今天如果又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失落,那也只能算是自作自受。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下去,秦若男也翻出了自己的洗漱包,到女洗手间去洗脸刷牙,等她梳洗完毕回到办公室,安长埔已经等在那里了。

    “走吧。”安长埔等她把东西放好,一点也不啰嗦,言简意赅的打了声招呼就朝门外走。

    秦若男二话不说的跟了上去,心里面比方才感觉更坏了。

    两个人见到赵法医的时候,赵法医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端着一个很大的搪瓷水杯喝着徒弟帮忙买回来的米粥,这位年过半百的老法医脸上满满的写着疲惫。

    见到他们两个过来,赵法医即便不问也完全明白他们的意图,连忙要把手里的杯子放下,被安长埔第一时间拦住了。

    “赵法医,昨晚你也辛苦了,先别急着跟我们说,把饭吃完。”他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都觉得十分疲惫,赵法医的年纪差不多是自己的二倍,劳累程度可想而知,虽然说还有其他法医从旁协助,但是赵法医作为公安局里最资深的骨干力量,他的工作量往往是最大的。

    赵法医点点头,三口两口的喝完自己的那份粥,顺便问:“你们两个吃过早饭了没有?我那儿还有几个包子,你们先凑合填填肚子。”

    “我们不急。”安长埔和他客气。

    把早餐草草的解决完,赵法医开始一本正经的对他们说起对尸体进行检查之后的结论来。

    “从手法来看,是同一个凶手作案的几率比较高。情况也还好,就像我一开始希望的那样儿,这具尸体只是被人从表面进行过防腐处理,应该是用调配过的福尔马林溶液浸泡过,从内脏的腐烂程度来看,到咱们发现的时候为止,这个女性死者的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72个小时,如果不是被防腐浸泡过,以现在室外的温度来考虑,可能现在整具尸体都已经形成*巨人观了。死者胃里的食物还没有来得及被消化,感觉应该是在用餐之后很短的时间就遭了毒手,致命伤在脑后,可以肯定死者是被人从背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偷袭成功的。”

    “那死者的两只手……”

    “是普通的医用骨锯,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手法来说,也很难判断是专业还是非专业人士,单纯的齐齐锯断来说,不用非得从医的人,就算是个会一点木匠活儿的也一样可以做到。”赵法医边说边抽出一张画像递过来,“这是昨天晚上我们对死者的面部进行了复原之后,模拟画出来的画像,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相似,毕竟面部受损还是比较严重的,但至少也能保证七成左右的准确。”

    “有没有性侵害的迹象呢?”安长埔问。

    赵法医摇摇头:“没有,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奇怪,包括之前发现被焚尸的那名女性死者也是一样,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一个是赤身被焚烧,一个是直接丢弃在外面,但是又都没有任何的性侵迹象,很显然凶手的兴趣并不在这两名女性的肉。体上面。”

    说完,赵法医看了看平时经常会和自己探讨尸检结果,今天却一直在一旁默默听着,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过话的秦若男:“小秦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身体不舒服?”

    秦若男一听赵法医询问自己,连忙摆摆手,有点不好意思的否认:“我没有不舒服,可能是一大早还有点没精神。”

    “女孩子从事咱们这个职业本身就是吃苦,小安平时多照顾照顾!”赵法医以一个长辈的角度对安长埔随口叮嘱着。安长埔嘴上答应着,也没多说什么。

    两个人从赵法医那里回到重案组,就开始着手调查起死者的身份来,有了画像的帮助,工作的难度也相应的下降了很多,待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这第二名死者的身份也变得明确起来。

    死者生前是一名手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深度罪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深度罪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