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二百十九章 探望(上)

第二百十九章 探望(上)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东宫上下得知大王不予追究那贼女的罪责时,皆震惊不已。然而又不可不信,那是万公公亲自来告知的啊,怎可有假?为了安抚赵王妃和太子,大王不仅没有追究太子的粗心大意,还另外赏赐了一样宝物给东宫,这才使赵王妃母子安下心来。

    然而偷盗一事已搅得宫中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不痛不痒将她放出来也实为不妥。因此,大王由着太子,先将其关押数日,痛心悔改之后,再将她放出来。

    既然大王不追究东宫的罪责,赵王妃二人自然放了心,至于那贼女如何处置,就全凭大王的意思了。加之那一晚芷翠宫起火一事,令赵王妃心神惶恐,多日噩梦连连,大王那几日便多去了芷翠宫几次,安抚其心,也使得那母子二人,对绕过唐谷溪一事,不再耿耿于怀。

    林落和林寻从宫中回来后的那几日,终日心神不宁,时刻想去宫中探望唐谷溪。可她二人不是不知道,大王放过唐谷溪已是万分开恩,这几日是绝不可再生乱子,让人嚼了舌头的。

    玉玺丢失一事,在宫中已成定局,无人闲言碎语。几日之后,有人传出,说这亡国玉玺在宫中丢失,其实为一件喜事,预示着凉禹将会国力鼎盛、绵延亘古。那玉玺本就是不祥之物,此事一出,岂不更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吗?

    自此之后,宫中便无人再说这玉玺之事。林落等人也想不到,当初令她三人胆战心惊、置之死地的事,如今竟被大王几句话就抹去了,犹如惊涛拍过,而后突转为天高海阔,令人不得不感叹苍天弄人。

    此次的“大难不死”,虽说未见一刀一剑,没有死伤血泪,但仍有劫后余生之意。

    苏宸本想着当日就去见唐谷溪,可是从濯心殿回来之后,他回到住处一呆就是三日,三日之内未踏出门一步。苏寅见他终日魂不附体,萎靡不振,还以为是唐谷溪被重罚了,可是苏宸哥哥却摇了摇头,除摇头外,一句话也不肯与他多说。

    苏寅便跑去问母亲,可是萧王妃和秋姑姑远在冷宫,怎晓得宫内之事?只能告诫苏寅不要给苏宸哥哥惹事,若是真有什么是苏宸处理不了的,他自会来这里求助萧王妃。既然他未到,那就证明他不需要外人相助。

    秋姑姑所言极是,苏宸在第四天便出了门,一身的光鲜勃发,大步向东宫走去。

    囚室的狱卒见来者不是太子,而是七王子,一时不知该如何进退——这囚室设在东宫,那就归太子所管,七王子堂而皇之地过来,他俩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呢?

    陆卫跟在身后,见这两个狱卒拦路,未等苏宸发话,便抬脚上去将二人踢倒在地了。两个狱卒倒地之后,也不敢反抗,毕竟来者是七王子,今后天下大势还不定归谁呢,别看今天是太子为储君,可明日就不知谁坐在王座之上了。

    这一点他二人还是懂得,因此只是倒在地上装痛,也未再拦阻。

    秋日是天高云淡,风清气爽,日头也暖意洋洋。而囚室之内就不同了,昏暗阴森的气息带着股令人发颤的寒意,通向里面的道路上鸦雀无声,虽只是短短一截路,苏宸却走了极为长的时间。

    他将陆卫留在了外面,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只身向里面走去。两侧是空荡荡的囚牢,自囚室设立以来,不知有过多少人在里面住过,也不知最后被赦罪的能有几个。

    走至转角处时,他的步子慢了下来,那是最后一个囚室。就在他思索着该如何转过身去时,只听里面发出了些声音,像是有人在走动,又像是扫地之声。

    苏宸有些疑惑,这里面竟还有别人?他未再犹豫,径直向前走出一步。

    抬眼见到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囚室内,一个身穿囚服的女子,竟在来回翻着跟斗,她丝毫未注意到外面有人,全神贯注地在习武,手中拿一根木纸条当作宝剑,脚下生风,身影飞动。

    窗户中斜照进来一抹暖阳,在她的脸上忽明忽灭,左右闪烁着。

    “咣当”一声,苏宸一时手抖,竟将盘子中的酒壶晃倒了。他赶忙将其拿起来,同时一脸尴尬之色,缓慢抬起头来示人。

    乍然听到声音,唐谷溪忙转过身来,飞扬舞动的满头青丝顺势被甩了过来,在空中划过半道弧线,稳稳落在了背后,露出后面一张明亮动人的脸。

    她杏目圆睁,痴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气息微喘着,头上一层薄薄细汗,一时没有说出话来。然而手中的木条,却在不经意间落到了地上。

    还是苏宸先发了话,他笑了笑,两颊却不由自主发起热来,赶忙把目光撇开,端着一盘美食美酒走了进来,一边放到地上一边说道:“唐女侠真令在下刮目相看呀,在这牢狱里竟还有兴致习武?”

    “那是自然了,许久不练武,出去之后怎跟我师父交待呢?”她笑着转过身来,俏皮地看着苏宸。

    虽只有三日未见,可这牢狱之苦毕竟不同平常,唐谷溪的脸颊有些消瘦,唇上也没了血色,一身落魄之相,唯独两只眸子还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苏宸脸上闪过片刻的忧郁,即刻又笑开了,凑过头来凝视着唐谷溪,低声道:“你知道,父王为何不治你的罪了吗?”

    “为何?”

    “还不是我替你求情了。”

    “哦?”唐谷溪故作吃惊,眼珠略略一转,道,“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分明是林落和林寻将原委说了出来,而后大王心慈手软,才不计较我们的。不知宸王子……所说的‘求情’为何物?”

    苏宸依旧微笑着,“林落林寻的确去了,可若没有我这一说,父王怎可能放你一马?这可是偷窃之罪啊大小姐!”

    这么一说,原本不打算信的唐谷溪,却将信将疑起来,愣在那里不说话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说的吗?”苏宸继续道。

    “……怎么说的?”

    “我说……”苏宸直起了身子,离开了她的眼前,“我要娶你。”

    “……”

    那一刹那,唐谷溪身子僵硬如坚石,愣在那里脸色煞白,一句话也发不出。

    而后,忽听见了苏宸一声笑,他伸手刮了刮唐谷溪的鼻子,眸中闪过一丝黯淡,笑道:“我诓你的,何必这么惊吓?”说着,他将唐谷溪拉着坐了下来,分别位于那桌美食的两侧,“快吃,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练武啊。”

    唐谷溪任由他拉着坐下来,眸光呆滞,望着眼前的那一桌美食美酒,突然间没了胃口。(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