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重遇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重遇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幽静雅致的房间内,听公主娓娓道来,静静说完后,唐谷溪和苏宸都面露惊色,良久未说出话来。

    自然,其中细节若萱定是省略了不少,有些地方模模糊糊、闪烁其词,唐谷溪虽有疑惑,也并未去多问。

    而苏宸更是惊讶不已,若萱方才说的,可是真的?为何自己毫不知情呢?即便他当时不在宫中,可如此大的事,回来之后也无从听说。想来自己多年少归宫中,无论是若萱和齐煜的“亲事”,还是若萱口中描述的此次险境,他竟一概不知,不觉有些惭愧……

    “那后来呢?”唐谷溪见她神情虽然伤感,仿佛刚从险境中逃出还心有余悸,可是眉眼中却带着欣喜,眸光中流盼着淡淡羞色,便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

    “后来……”若萱眼珠灵动一转,脸颊飞上一抹红霞,“后来我以为他死了,抑或是被父王处罚了,也不敢过问此事,只好终日惶惶……谁知,过了一年之后,我陪苏寅去冷宫看他母亲,经过西苑的连廊时,忽然看到了他……”

    她笑着看向唐谷溪,俏皮地问道:“你猜,他后来是怎么着啦?”

    唐谷溪摇了摇头,看公主的样子充满期待,又沉吟了一下,思索道:“既然没被你父王处罚,那定是提拔官职了?”

    二人殊不知,背后的苏宸早已黑了脸。作为王兄,他并不是担忧若萱和那侍卫的身份差距,而是笃定父王和窦王妃得知此事后,定不会容忍她继续“没规矩”下去,甚至还会殃及那位侍卫的性命。

    可是显然,若萱正沉浸其中,并不知晓。

    当日她在西苑的连廊碰见那位侍卫,竟还以为是看花眼了,一时不敢相信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他。问过之后方知,原来那日在山顶上,侍卫清早醒来之后,发现她沉沉睡着、衣不蔽体,顿时惊恐不已,急忙给她裹好衣裳,忍着病体,背她往山下走去。

    才走了没几步,就听见宫中侍卫搜山的声音,紧接着,不远处就跑过来了几个御林军,看到公主无恙后,才放下心来。可许是太过疲惫或受了惊吓,公主沉沉地睡去,不见醒来。随行的御医为其把过脉后,称其玉体无碍,修养两日便好。

    公主被接了回去,侍卫则被御林军统领带了回去。回宫之后,大王严查此事,不过两日便捕获了那晚侵犯公主的山贼,全部斩首谢罪。而公主的两个贴身丫头,在那一晚受辱之后,双双自刎在了山贼的刀下。

    对于那名侍卫,因未守护好公主三人,便被降了罪,可又因逃脱庙宇之后保卫公主有功,使其未受损伤,因此也算立了功。二者相互抵消,将功补过,并未受处罚。

    但是侍卫却自己向统领提出,把他调遣至宫中偏僻之地,远离后宫及前殿,以便反省自己的罪过。统领也便依了他,遂将其调至了西苑冷宫一带。

    却未料到,今日竟再次遇见了若萱公主。

    行过礼后,侍卫却不敢正眼看她,还未说话,便从脖子直红到了脸颊。这副样子反而让若萱心里欢喜,笑得开怀。可纵然如此,她毕竟也是一个正值芳华的妙龄女子,何况还有着公主的身份,想起荒山之上的那一夜,自然也是知羞的。

    如今她知道了侍卫的去处,知道了他还没死,于是隔三差五往西苑跑,一边让雪嫣帮忙着掩人耳目,一边暗通幽曲窃窃欣喜。

    谁知,好景不长,这还未满一年,就在前两日得知自己要被父王许配到将军府了……如此骇人听闻之事,犹如晴天惊雷,将她震得方寸大乱。

    “所以公主才出此下策,欲要用自尽的法子,使得大王放弃?”唐谷溪听完整个故事之后,不觉沉入其中,虽不表露出来,可却在心底暗暗为这位公主感到钦佩,相比之下,自己反倒有些不如她了。

    当初抗婚哭闹不成,还不是向父母妥协了?最终哭哭啼啼坐上了花轿……而若萱虽比自己年小两岁,可竟能想出这法子来解救自己,要么成功说服父王得以解脱,要么失手赔上性命一死了之。

    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如此魄力与勇气,实为她所不敢想,也不敢比。

    最起码,她不敢轻易赴死。虽然在临清时,一直希望能够成为受人景仰的“女侠”,一直广济穷人惩处恶霸,然而心底却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平日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真到万不得已时,却只会求助于他人。

    “对啊!本来都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可谁知……”若萱不满道,瞟了一眼苏宸,“这东风却来错了……”

    闻言,苏宸转眼瞪向她,继而又摇了摇头,看着她的目光变为严肃认真,叹气道:“你可知道,此事若是被父王所知,极有可能给那侍卫带来杀身之祸?”

    若萱的眸光一片乱颤,低了低眉眼,“我知道……可是……”

    “难道你想让他去死?”苏宸打断她,来到一把凳子上坐下,与她相对而视,“若萱,并非王兄有意阻挠你,而是宫中事实本就如此,并非你我二人可以改变。如果你不想嫁到将军府,那王兄可以帮你,和你一起想法子,可是如果你这么继续下去,和那侍卫私相授受牵扯不断,最终害苦的……只有你自己,还有那个人。王兄……还是劝你早收回心意,免得到时候徒添烦忧。”

    若萱冷哼一声,抬头看向苏宸,声音清脆犀利,“苏宸哥哥,那萱儿问你,若换作是你,你的心仪之人并非王侯权贵之女,你二人地位相差悬殊,你会怎么做?”

    苏宸的目光微微闪动,如轻羽点水般划过唐谷溪的脸庞,又不慌不忙地收了回来,盯着若萱,轻轻笑了一声,“我自然会选择最彻底的方法。”

    “最彻底的方法……”若萱满脸狐疑,“那是什么?”

    “那就是……”

    苏宸张了张嘴,正欲解释,只听殿外传来了细碎的说话声,忙起身从窗子望出去。只见不远处,父王和窦王妃正从大门走进来,二人说着话,直冲西殿而来。

    “父王和母妃来了!”若萱公主立即从榻上跳下,脸色青白,呆了一刻后,竟一下子扑在了地上,不等唐谷溪和苏宸反应过来,又将自己的长发和衣衫弄乱,回头冲他二人低声喝道,“苏宸哥哥,你说要帮我的!”

    说罢,她扭回头去,一边艰难咳嗽着,一边呜咽着流出泪来。头顶上的房梁上,还悬挂着那条未解下的白缎……(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