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四百一十章 尘埃初落

第四百一十章 尘埃初落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谷溪跟着走了进去,绕过一扇屏风,里面挂着一张锦帘。赵华庸走在前面,望着锦帘里面的人影,眉头微微蹙起,小心翼翼地叫道:“父亲?母亲?”

    里面人影不动,也无声音。

    身后那两个丫鬟相互看看,一脸茫然。

    唐谷溪微微觉出不妙,睨了一眼赵华庸,见他神色凝重,便欲上前掀开帘子。

    不想,才踏出脚去,便被赵华庸一手拦住了。

    她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距离那锦帘只差分毫。

    “华公子……”

    赵华庸惘若未闻,眸光直愣愣望着里面,面色一点点变为酱紫,唐谷溪能感觉到,他阻拦着自己的那只手,在微微发抖。

    身后那两个丫鬟似乎也看出什么来,极力向里面望着,可无奈锦帘厚实,且屋内光影昏暗,实难看清具体景象,二人神情颇为复杂。

    唐谷溪面容白净,黑眸忽闪着,长睫上略挂泪珠,转开目光,盯着锦帘后的那个模糊形状,胸脯微微起伏。

    “大长公主?”她低声叫道。

    “夫人……”小丫鬟嗫喏着。

    “你们都出去。”赵华庸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

    唐谷溪和那两个丫鬟没动。

    “出去,都给我出去!”他目光不动,死盯着前方,声音却咆哮而出,歇斯底里。

    唐谷溪转过头,看见他整张脸都在剧烈颤抖,变得通红紧绷,眼眶瞪得极大,用力喘着气,如同忍耐怒气的狂人,极力压制体内的力量。

    两个丫鬟忙不迭逃了出去,形色惶惶。

    唐谷溪干咽一下,后退了两步,见他没反应,停在了门框前。

    “出去!”

    唐谷溪身子一凛,掉头走了出去。

    她猛关上双门,大口喘着气,反身靠在门上,止不住地发抖,面如纸色。

    紫阳大长公主……

    赵春……

    他们、他们怎么了?

    方才,她看见了什么?

    她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没发生,是她和赵华庸多心了,不是吗?

    任何事都没发生。

    唐谷溪闭上眼,极力忍耐下,身子才停止了发抖。她抱住双肩,面颊微仰,朝着屋檐外灰沉沉的天,静止不动。

    屋内,很快穿出了低低的哽咽声,那声音悲怆而又震动,沉闷而又锐利,似乎是从胸腔挤压而出。渐渐的,它转变为哭声,哭声由小至大,由轻至重,最后撕破嗓音,刺窗而出。

    “爹——!娘——!”

    在长久的哭声中,最后传出了这两个字。赵华庸的声音无比沙哑,喊出这两个字,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真奇怪,人最初生下来,先学会的是“父母”二字,却在命运尽头,叫出的也是这二字。

    略有不同的是,那并非赵华庸的尽头,而是他父母的尽头。

    ……

    唐谷溪失魂落魄回到将军府,不言不语,不吃不睡了两日,任谁问她她也不说,无论是琉璃还是司马将军,亦或是陆卫,她都好似痴傻一般,令人心急,似乎变成了行尸走肉。

    相府的白事才过了几日,侯府便又过起了白事。然而,两家的丧事还是有极大不同:一个为少夫人难产而死,一个为国舅爷兼靖亭军候,外加其夫人紫阳大长公主——大王的姑母,自然后者要以略低国丧的形式举办。

    丧事期间,唐谷溪未踏出将军府一步。

    众人皆以为她是因大长公主的去世而伤心,毕竟他们之间略有恩情在,又或者,以为她是受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先是武贲军及宸王子,而后是好友潇潇,再后便是形同恩人的大长公主……别说是她,即便普通一个人,一时之间面对众多亲近之人的离世,也会承受不住的。

    然而,只有她知道,她真正的伤心、真正的心灰意冷、真正的绝望,并非因潇潇,并非因大长公主,而是因……

    是因赵春!

    赵春死了,赵春死了……

    一切都没意义了……

    她才认清了她真正的敌人是谁,才知道了前尘往事中的层层真相,才立下决心要为死去之人复仇,才稍微有了点活下去的动力……然而,就在这当头,赵春死了,她的头号敌人死了。

    好似被人捉弄于股掌间,命运不受她自己控制,而是为人摆布。世事造化,天意弄人!

    想了两日后,她想通了,赵春死去也并非坏事,总之,他是死了。虽说,死的方式有千百种,死的意义也有千百种,虽说她心中仍不甘心,梦里做梦也想在他面前陈列罪状然后一手杀了他!

    可是……赵春终究是死了,谁也不能使他复活,再送到她面前为她所杀。他死了,也省了她的力气,今后也不必分心对付他了,从此,心里便只余下那一个人。

    现今,她要回西州,她要尽快回西州!

    启程那日,琉璃等人来送她,司马将军备好了马车,为她安排了最好的车夫,琉璃给她准备了行囊、衣裳、盘缠,以及她的那把琴——她把它送给了她。

    唐谷溪道谢后,坐上了马车。

    等候多时,却不见陆卫的影子。

    自那一夜在屋内密谈过,唐谷溪便许久未见过陆卫,更未和他说上过两句话。陆卫心中主意究竟如何,要不要跟她走,她也不知。

    日头一点点升至空中,气温逐渐升高,街上的人皆烦躁起来。

    “我看,就不要等了吧!”司马将军道,“他若想跟你走,势必会早出来的,我这两天看不到他的身影,估计是不敢面对你,不想走又难以说出来。所以,唐姑娘,你还是先走吧!”

    “是啊,如此等下去也不是法子,他若想去了,再反悔了,将军自然会让他去的,不在这一时。”琉璃说道。

    唐谷溪一手掀着帘子,探头往外瞧着,听闻这话,也灰了心。只好收回目光,对司马将军道:“将军,您姑且在家好生修养,明哲保身方是正理。武贲军之事,不是您一个人的事,我也永远记得。”

    司马将军笑了笑,点点头,“路上保重。”

    唐谷溪扭头去看琉璃,琉璃笑道:“记得把我教你的《相思曲》练熟啊,相思曲名为相思曲,却是教人不相思的,你记住这点便可。”

    唐谷溪认真看着她,点了点头。

    “好了,姑娘快上路吧,否则天黑也到不了最近的客栈了。”

    再次告别后,唐谷溪放下了帘子。车夫马鞭扬起,一阵飞尘,轻车远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