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三十七章 偏门之遇

第三十七章 偏门之遇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落与林寻进入唐府之后,便一路尾随着唐夫人,走过了几个大大小小的院落,最后行至后面的另一处寝房之内。 自始至终,唐夫人表里如一,面色清冷平静。

    这后园幽静人少,相比于前院的人多眼杂,吵吵闹闹,这里确是谈话商事的好处所。一路之上,林落与林寻都在观望打量这唐府的景致,越往里走越心生满意,心情也逐渐舒畅自然起来。

    待三人走入屋内之后,唐夫人叫来了锦熏,吩咐道:“去拿上好的茶,备好饭菜,不得怠慢。”

    “夫人,不必了,我们……说完就走。”林落见状,看了一眼林寻,急忙说道。

    只见唐夫人还是一脸的清冷,并未答林落的话,待锦熏走后,她关上房门,伸手指了指屋子中央的桌子,静静道:“你二人坐下吧,既然来了,也无须生分。毕竟……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人,只要你们所说属实,我也自当会考虑。”

    林落和林寻大为感慨,谢过唐夫人后,两人便一前一后坐在了桌旁,唐夫人低眉静气地走过去,也如此般坐了下来。不久之后,香茗送上,屋内的紫檀香使人宁神安心,烟雾缭绕,似乎将一切事物都渐渐吹远了。三人落座之后,林落二人便开了口,将他们所知之事,通通告诉了唐夫人。

    话说唐谷溪那头,一早听说父亲病倒在床,还去请了都城有名的大夫,这会儿正坐在房里不知如何是好呢。她自是想去母亲房里看望父亲,可又恐怕自己去了反而勾起父亲昨日的怒气来,到时再火上浇油就麻烦了。

    两人在西厢房愁眉苦脸,辗转反侧之际,却听得不远处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脚步似乎还挺多,人声杂乱但细小。这里是唐家后院,又是小姐闺房所在地,平时没有外人进来,就是有男丁仆从进来做事也会提前打声招呼的,而像这样的状况,还是第一回生。

    唐谷溪听到后,以为是家中进了贼,可是这里除了几间杂物间和自己的屋子以外,并无什么财物可拿,究竟是什么人呢?

    玉茗早已吓得脸色煞白,惊恐地问道:“小……小姐,不会真的是盗贼吧?”

    唐谷溪屏息凝神,皱着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一听小姐也说不知道,玉茗更加没了主意,赶忙丢下手里的活跑到了唐谷溪身边,瑟瑟抖地依偎着她,道:“不如……不如我们出去看看?”

    唐谷溪从椅子上起了身,绕过屋子中间的屏风,走到门口,然后再次俯身侧耳细听了一会儿,接着便抬起头来对玉茗道:“我出去,你在屋里好好呆着。”

    “不行啊小姐!我怎么能让您一个人出去看呢?我陪您一起去!”玉茗说着便飞似的扑了过来,可是还未到小姐面前,便被她一手拒于两尺之外,玉茗只好止住了步子,站在那里不吭声了。

    “你去?你出去有何用?别说是盗贼了,就是刺客进来了,你也没有半分力气和他们斗。你就好生在屋子里呆着,把门反锁住,不是我来就别开门。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去一步,更不许给我帮倒忙,听到了吗?”唐谷溪一脸的平静,神态好像出去赏花一样。

    “小姐……”玉茗两手绞着,微垂着头,纠结不已。

    “你听到了没有?”

    “听……听到了。”

    唐谷溪月眉轻轻一挑,满意地点了点头,正欲转身出门,却听玉茗又叫了她一声,她有些不耐烦地转过身来,“又要如何?”

    “鞭子!”玉茗细细的声音刚响起,手中便出现了一把长鞭,她莞尔一笑,扬手便把鞭子抛了过来。唐谷溪伸手接住,睨了一眼鞭子,又睨了一眼玉茗,笑道:“谢了!”

    “嗬,这个玉茗,说什么她都相信……”

    来到院中之后,她暗自里笑了玉茗一番,却在这时又听到了一阵说话声,此刻那声音距离较近,清楚了许多。

    疑惑这才真正涌上了心头。她警觉起来,循着声音找了过去,穿过那扇月门以后,她依稀看见几个身穿黑衣的人影走了过去,手中还搬着什么沉重的东西,领头的人在小声指挥着他们,一时也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莫不成……还真进了贼?

    之前唐谷溪还有些当儿戏,并未完全将盗窃一事当真,直到此刻真的见了搬动着东西走的人影,这才开始真正担心起来。如果没看错的话,他们正要从后门里走出去。

    那后门掩映在一片常青藤后面,通往那里的小路上因好久无人打理,已经长了许多杂草,四周的常青藤也肆无忌惮地生长过来,挡住了原本的道路。如果不细看的话,倒真看不出那一扇破旧的小门来。

    自唐谷溪记事起,那扇后门便一直锁着,平时也没人去注意,更没人从那里经过。

    此时那几个人鬼鬼祟祟,全是陌生的面孔,手中竟然有这门的钥匙,陈年紧闭的后门打开了,那几个人正要从那里出去……

    “站住!你们是何人,竟敢在此擅闯唐府?”唐谷溪厉声问道,几步便走上前来,站到了那几个人眼前,与他们只有几尺远的距离。

    那几个人忽地抬起头来,转身注视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陌生女子,各个都是面色黝黑,身材不高但健壮有力,眼神带些凌厉,却更多是疑问不解。面对突状况,他们皆有防备,浑身都警觉起来。

    “你是谁?”一人带着敌意,低声问道。

    “我是谁?”唐谷溪冷哼一声,“我还正要问你们是谁呢!说,来我府中做什么,我怎的从未见过你们?你们手里……拿的是什么?”唐谷溪最后瞥见了他们手中抬着的东西,那正是一些古老陈旧的木质箱子,除了上锁处与周围边缘的金属雕饰特殊些外,与平常的箱子并无二致。

    那些人皆用同一种防备极强的眼神盯着她,手中牢牢握着箱子边缘,身体保持后躬形,却无一人作答。

    “还不快说!”唐谷溪气息微喘,手中的鞭子一扬,便响亮地在地上击了一鞭。

    只听有人小声议论道:“估计她是唐府的小姐,我们还是别招惹的好,快快走吧!”

    “走?现在恐怕不给她解释清楚,这烈性小姐必是不会让我们走的……”

    唐谷溪勾起嘴角,眼里的威力却丝毫未减,轻笑道:“你倒算个聪明人,知道任何人落到我手里就别想轻易逃走,更何况是你们这些小毛贼?”

    “我们……”一人有些急了,正要开口解释,却被前面一人用手挡了下来。那人嗓音沉稳得当,语气定中有变,向唐谷溪说道:“想必您就是唐小姐吧,小的们有礼了!”

    说着,便举手快作了揖,后又放下手来,脸色镇定,语气不变地道:“唐小姐,我们不是您口中所说的毛贼,而是替令尊大人做事的小差们。今日来府上是听人授命,拿了该拿的东西,不然手上怎会有您这小门的钥匙呢?还望唐小姐莫见怪,我们有急事需处理,不能在此多做停留……因此,还请小姐不要为难小的们!”

    说着,他便展开了手掌,果然有一把斑驳的钥匙躺在他宽厚的手心里。见他说得这样诚恳并且有理有据,唐谷溪也迟疑不定了,注视着那把钥匙愁眉不展。

    不过很快,她便现了端倪:“那你们为何不走正门,偏要走这破旧侧门呢?既是给爹爹做事的,那府中必不会有人拦你们,你们究竟还隐瞒了什么?那箱中之物,到底是什么?”

    “至于为何要走这偏门,那是老爷的道理,我们只管听吩咐就是了。而这箱子之中,并无任何东西,只是单单的箱子而已。”

    “我不信!你们打开让我看一眼,若其中真的空无一物,我便信了你们。若和你们所说有半分差池,我定不会轻饶你们!”

    几人左顾右盼,互相看了几眼之后,便点了点头。为的人蹲下身来,将锁子一一打开,然后豁然翻起盖子,将这些制作精良的旧箱子一一亮相在她面前。

    唐谷溪手中的鞭子渐渐松了下去,平整的双眉却微微皱了起来,惊讶地望着眼前的情景,不一言。因为她看到了,这些箱子里面,真的如那人所说一样,空无一物。

    “这……这怎么可能?”唐谷溪喃喃道,良久才抬起头来,重新扫视了他们一遍,“你们……你们真的是为老爷办事的?”

    为的人轻轻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纹丝未动,他弯下腰去将箱子一一锁上,平静道:“小姐还不相信,我们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可是,爹爹要这些箱子做什么?难道他平时通商运货用的盛器……还不够么?这些箱子都这般破旧了,他要拿去做什么?”

    “小姐有所不知,这些箱子虽然看着陈旧,但却结实坚固,而且木板是上好的材料,密封性极强,因此不会泄露什么。就算是熏香放进去了,也传不出一丝气味来。”

    唐谷溪仔细听着,颇为信服地点了点头,赞赏道:“想不到,这杂货间中,还有这等好玩意儿,我当初怎么没现呢?各位大哥,刚才小女不知详情,有所冒犯了,还请各位莫要怪罪!”她收起鞭子,弯腰行了个礼。

    那些人神情终于坦然下来,身子也放松不再紧绷了,各自忙活起手中的活,重新从地上搬起了箱子。为的人又拱起双手,朗声谢道:“小姐如此善解人意、通情达理,小的们实在感激不尽!”

    唐谷溪微笑着点点头,看着这些人搬起箱子,正要走出去时,不禁又问道:“不知各位大哥,此次是替父亲运什么货呢?小女刚才听那箱子如何好用,倒起了好奇心,便想多问一句。”

    只见那些人表情又僵住了,为的人面有难色,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微微笑道:“此次运货不归我们所管,另有高手押运,我们只管送到那些人手中罢了。”

    “可是你们毕竟是老爷身边的人,怎会不知老爷要运什么货呢?”唐谷溪笑道,一双灵动的眸子瞧着他们,等待回答。

    “我们……我们……”

    几个人面色艰难,迟迟不肯回答。本来唐谷溪已经放下心来,想让他们走了,可见此番表情,却又生了几分疑心,不禁扬起声来,略有愠怒地道:“只是商货而已,又有什么不能告知的?莫非,你们还要运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小的……小的们不是这个意思……”

    “那究竟是何意思?”唐谷溪怒道,一时羞愤起来,“我连知道父亲所经营什么货物都不能知道了吗?你们究竟有没有把我唐谷溪放在眼里?还是……父亲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最后一句话声音不大,却带有十足的威慑和怒火,仿佛从深渊之中咆哮而来,沉闷而有力,既是质问又是自问,把这一袭尖锐之言抛向了他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