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五十五章 白爷相求

第五十五章 白爷相求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倏地抬起头来,将自己从万千思绪中抽出来。  却不想这一抬头,正碰上林寻的目光,他正用夸张的表情疑惑地看着自己,也不开口说话,只是一味盯着。

    “你、你……你看我做什么?”唐谷溪结巴道。

    “唐小姐,”林寻的声音诡异莫测,探过头来小声说道,“你该不会是……”

    唐谷溪干咽了一下,问道:“怎样?”

    林寻却轻轻笑了,眉角一扬,音调也明朗起来:“你该不会是想家了吧?”

    唐谷溪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瞪了他一眼道:“我才没有。”

    “真没有?”

    唐谷溪深吸一口气,知道自渡口见面以来,林寻就爱拿这个取乐。她心想,别说她是没念家,就算她是真的念家了,也不能被这家伙抓了把柄去,要不然以后被他取笑的机会可就多了。想至此,她冷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便不再搭理他了。

    一番商量下来,他们也都大致确定了改动之后的行程路线。眼看着时候不早了,可窗外的雨还是瓢泼下着,雨天一向天色暗得早,不知何时外面已经黑压压了。院中唯有房檐之下的灯笼还闪着模糊的光亮,那一层光晕穿过雨帘,被水气熏出了朦胧的光泽。

    白大娘早早为他们做好了饭,待白爷起身叫他们去饮食时,林落也随众人一同起了身,却在林寻要走时暗暗叫住了他,两人站在那里不再迈动脚步了。

    唐谷溪看了一眼,正想停下来问他们,却被刘五冈叫住了,对她说道:“唐小姐还是不要管太多的好,快去吃饭罢。”

    正说着,白大娘忽然从灶间走了出来,来到唐谷溪跟前站住,冲他们二人笑了笑,一派慈眉善目,缓缓道:“这位小姐还是不要去隔壁了,我端些饭菜放到你就寝的房间,小姐去那里吃好了。”说着,她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林落,柔声道,“这位姑娘,等会儿你也去里屋吃饭。”

    两人皆点了点头,知道白大娘的意思,是为女儿家行了方便。唐谷溪更是感叹白家夫妻的善解人意与菩萨心肠,对他们这些陌生来客竟也照顾地这般体贴。

    待刘五冈和唐谷溪分别走后,白大娘留了下来,目光轻轻划过林落和林寻,却不一言,随手拿起抹布开始擦堂屋的桌椅,动作迟缓而轻柔,尽量不出丁点声响来。

    隔壁的碗筷瓢盆声此起彼伏,男人们五大三粗的说话声也传了出来,不用想便知道这劳累了一天之后,黄江他们是有多饥饿不堪。

    闻着传来的菜香味,林寻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他不自觉摸了摸腹间,看了一眼林落,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装作喝茶的白爷,想说话又不敢说出来。因为师姐和白爷还未开口说话,鉴于这安静诡谲的气氛,他自己也羞于开口,更别说是为了饥饱之事了。

    林落只是静静望着白爷,沉住了气不一言,她察觉到白大娘在时不时朝白爷看,像是急不可耐地催促他一般,然而又不能明说出来,只得一遍一遍擦拭着桌子,等待他的声音响起。

    正如林落一样,她也在等待着他的声音响起。

    四人在这堂屋之中各怀心思,各自揣摩。窗外的雨声没有丝毫减小,天雨坠地之声仿若万千马蹄从遥远的天边滚动而来,滴滴答答,窸窸窣窣。良久,白爷终于忍不住轻咳一声,缓缓站直了身子,背着手臂望着林落和林寻,开口道:“老夫想求二位,一件难事。”

    白大娘擦桌子的手臂突然停了一下,背对着他们的身子也怔住了,然而很快又动起来,动作却不再像之前一样缓慢,而是慌乱急促了起来。

    只见林寻呼了一口气,大大咧咧坐了下来,朗声道:“白爷不必紧张,我和师姐早就知道你有事相告。您有什么事尽管说就好了,只要是我们能帮的,那一定会帮。”

    白爷看了看他,先是怔了一下,而后眉角舒展开来,笑道:“我就知道,公子是豪爽之人,看来……老夫没有看错人呀。”

    “如果没猜错的话,想必白爷是在初次见我们之时,就已经有所计划了吧。”林落问道,眸子清澈透亮,注视着白爷。

    “呵呵……”白爷垂下头笑了两下,心中不觉惊叹这二人的聪颖和干脆,一边走过来一边点着头,“姑娘说得正是。老夫确实是在初见二人之时,就已经有了想法。”

    “白爷,有何事相求您不妨直说。如弟弟所言,您二老帮我们这么多,如果可以做到,我们必当在所不辞。”说着,林落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白爷,您坐。”

    说罢,二人同时坐了下来。紧接着,白爷便深深地望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雨,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将它吐了出来,目光像是陷入冗长的回忆中去了,一抹哀伤和无奈染上了他苍老的眸子。

    “我家小女走的时候,才只有十三岁……”

    白爷徐徐道来,讲述了他唯一的女儿——婉如的故事。林寻和林落也是在这时才得知,原来白爷并非无儿无女,而是女儿在十三岁时便失踪了,至此都未找到。如今十五年已经过去,老两口还是没有打开心结,平日里风轻云淡地过日子,然而却是没有一天不在等着闺女回家的。

    至于白爷为何会在这江上做船夫这么多年,也完全是为了打听婉如的消息,不失去一丝一毫的希望。如果单是失踪了找不到她,那么他们也该放宽心不再做打算了,毕竟已经这么多年。然而就在五年前的一天,白爷从江上归来回家之后,告诉了老伴儿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有人曾在十五年前经由平州渡口时,见到一伙形似水贼模样的人,掳走了一个女童。

    白爷屏息凝神地听完,同当年婉如失踪当日的情景一做对照,时间地点全都吻合,甚至连婉如的相貌衣物,也都说得别无二致,没有半分差错。十五年前那一晚,白老爹正是带着婉如下江回来,婉如提着灯笼去船头拿东西时,被水上飞来的盗贼掳走的。

    至于那伙水贼,长期来平州抢夺钱财,迫害百姓,官府抓过好多次,可是都未见其效。白爷还不确信,因此花了银两托人再一打听,竟得知这水贼窝里,确有一位女子长年以来被禁锢其中,并做了水贼领头的夫人。

    因此从那以后,白家夫妻便各处找武功高强之人,希望能帮他们将女儿寻回。即使寻回来的并不是婉如,可也算救了人家姑娘一命,他们二老今后,便再也不提起此事了,也好安个心,苟活余生。

    听完白爷的长谈,林落和林寻面容也严峻起来,各自的心情都十分沉重。白大娘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堂屋了,许是到了灶间去烧水罢了。林寻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想不到,白爷,您也是个可怜人。”

    白爷淡淡笑了笑,想抬起手来挥一挥,却也仿佛无力似的,抬不起来了。他张了张双唇,脸上的笑容渐渐逝去,眸中又起了一片浑浊,目光落在地上,不再言语了。

    林落只觉得胸中堵塞得生疼,此时面对悲苦忧伤的白爷,她自己竟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沉默了半晌,林落终究开始开口了:“白爷,想必您也应该看得出来,我们和黄大哥他们并非一伙人,此次给人送货只不过是忠人之事罢了。从北境回来之后,我和寻儿……还有要事要做,因此……”

    “姑娘!”忽听一声凄厉的喊叫,只见白大娘从隔间走了出来,未等林落说完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还请姑娘和公子一定要帮我们,如果二位再一走了,那我们……我们便真的就毫无办法了……姑娘,姑娘我知道你是好心人,也知道你们二人身手不凡,请你们一定要帮我们,你们……你们要多少报酬都可以!”

    “白大娘,您这是作何,您快起来!”林寻林落赶忙将她扶了起来,她悲上心来,仍然哭哭啼啼停不下来。一旁的白爷哀叹了一声,将白大娘拉着坐到了椅子上面,摇了摇头道:“我就知道,此事是不会有人轻易答应的,我不怪你们……”

    “不,你们误会了!”林落突然道,直视着白爷,柳眉微皱,“我是说,既然回来之后再无时间,那不妨趁这几天下雨之日,我和寻儿出去寻找一番。如果能寻出什么苗头,也算对您二位有个交代,如果寻不出来……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啊……你是说……”白大娘先反应过来,泪眼婆娑地看着林落,怔怔地道,“你答应我们了?”

    林寻咽了口唾液,朝林落凑过去,小声道:“姐,你真答应啦?”见林落眼睑下敛,没有言语,他心里也有了答案,便不再多问了。

    “老夫……多谢!”白爷口中颤抖着说出这句话,一言一字像是从胸腔深处迸而来,双腿一滑便跪了下来,浑浊的老泪溢出眼眶,纵横在他饱经风霜的脸上,身后则是紧跟着跪下的白大娘。

    林寻虽然惊讶于师姐做出决定如此迅,但心中确实也为婉如一事所振动,因此见林落毅然决然答应了下来,自己便也不再多做揣测,决心要帮了白爷这个忙。

    见二老皆在他们面前跪下,林落和林寻急忙将他们扶了起来,待他们抹干了脸上的浊泪、心绪平定下来之后,四人才又重新坐了下来。林落定了定神,问道:“如果要找到这窝水贼,那必当得先做好准备,白爷,你们可知那些水贼一般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吗?”

    白爷目光落在地上,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我对他们一无了解,也就不会冒然找你们了,否则搭上的……可是你们的性命。二位且听我讲,这一方的水贼多聚集在甲子山上——自然,我这也都是打听来的。他们一般在每月的望日之夜,会来城中作乱,那天正是月圆之日,借着月光抢掠杀人……”

    按照白爷所说,晴天则是借月光出窝,雨天则是凭水声作恶。那么三日之后便是十五了,除却当天,林落二人还有两天的准备时间。他们完全可以摸清那帮水贼在甲子山上的老窝,等到望日当夜水贼出窝时,再溜进去找到那个“水贼夫人”。

    “可是……他们必定会留下人来看守啊,你们……”

    白爷话还没说完,林寻就轻轻一笑,道:“白爷请放心,只要时间足够充裕,那么留下几个小毛贼,根本不算是问题!”

    白大娘点着头,拍着白爷的手臂,说道:“对对对,林公子所说的极是。那些盗匪对二位侠客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了。”

    “可是,二位还是应当小心一些啊,不可掉以轻心。”

    林寻点了点头,回头去看林落,却见她在低头想着什么。其实在林落看来,事情的困难并不在于如何和水贼周旋,如何救出那位“水贼夫人”,而是在于——倘若那位夫人真的就是多年前的婉如姑娘,又在附近的甲子山上,那为何这么多年来,她都未能逃出过一次?反而安稳地生活至今呢?

    当然,这些疑虑她并未说出口,一切皆等到三日之后,便都水落石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