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七十一章 拜访邹宅

第七十一章 拜访邹宅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府近来,可算是喜忧参半。≧

    一方面,唐员外和唐夫人整日忙着几天之后的嫁娶之事,不可开交,唐员外数年经商所结交的人脉自然宽广,因此光是请帖都要忙上好一阵子。虽说铺陈宴请都是侯府主管的,可是按照盛歌律令,出嫁的女儿这一方,若也摆上酒席宴请几日,那也算是彰显了排场与气度,不失为一件耀事。

    而另一方面,唐谷溪在家中,却是一日比一日消瘦。她把自己反锁在房内,哭过闹过,可是全都无用。最近便不思茶饭,也不多言语,除了玉茗以外谁都不理。此次唐夫人和唐员外并没有任由她乱闹,而是完全冷淡了她,除了安排锦熏每日来送饭关照以外,竟都不来西厢房看一下。

    玉茗每每都哭着说:“这次老爷和夫人,看来是铁了心了……”

    唐谷溪也知道是真的无计可施了,她怨恨那锦熏不将父母计谋早告于她。不过话又说回来,锦熏是夫人身边的人,自然是处处听母亲的。要说最为通达心意的,当真除了玉茗再无旁人了。

    可是近日以来,她看着玉茗,总觉得她也心事重重。玉茗跟在她身边数年之久,向来都是单纯直率之人,心中更是藏不下任何方圆,因此她满心疑惑,几次抓住她探问究竟,可玉茗总是左掩右挡,吞吞吐吐什么也说不出来。

    为此,唐谷溪倒是生了好一顿气,后来便也不了了之了。

    而玉茗心中真正所忧之事,只不过是有一次方岳跑来唐府,借着替邹先生送贺礼之机,偷偷告诉了玉茗一件不知是大是小的事罢了。

    方岳曾说,有一次他煎好药给陈公子端去时,在门外听到邹先生和陈公子谈论唐小姐,说是唐小姐不久之后将要远走高飞。他起初也只当是在说婚嫁一事,正欲进门时,忽又听到邹先生说起,唐小姐离开盛歌之后如何如何。于是他心中疑惑,那侯府难道不是盛歌的吗?怎会扯到异国去呢?

    方岳毕竟年少不更事,因此还以为唐小姐要逃婚到他国去呢,因此便来问玉茗。谁知玉茗一口否决,并说小姐禁足一月有余,别说逃婚了,就是踏出这唐府一步,还是难上加难呢!

    二人议论完后,便做了约定,此事不告知任何人,以免为唐小姐和陈公子惹上事端。好在二人都是尽忠本分之人,因此便牢牢封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向任何一人道出。玉茗几次三番都想告知唐谷溪,可是唯恐她将此事张扬出来,到时惊动的可不止是夫人和老爷了,方岳和她,恐怕都要受到责罚。

    她自己倒是不怕受罚,就是怕坏了邹先生的名声,到时老爷动怒,去质问邹先生就不好了。玉茗如同唐谷溪一样敬重师父,自然不肯鲁莽行事,再说,先生总归是不会害小姐的,她自也不必多做担心。二来,她不想方岳受到牵连,因此还是将此事忍了下来。

    可是若不说的话,玉茗心中又愧疚不已,寝食难安。自小到大她没有瞒过小姐一件事,而到了最紧要关头,小姐的终生大事,她反而闭口不言、唯唯诺诺起来了。因此几日以来,消瘦憔悴的不仅是唐谷溪,还有藏有心事的玉茗。

    眼看出嫁的日子在即,唐府愈加热闹繁忙起来,而林落和林寻这边也在做着周全的打算与计划。

    他二人已想好,其实使唐谷溪离开盛歌的诱因有很多:她对公孙容无真心是其一,一心想随他们二人学剑是其二,而自小崇尚无拘无束、羡慕侠道中人才是重中之重。

    然而阻挡她离开的条件也有很多:对父母的孝道与牵挂是其一,对陈秉风的担心是其二,离开故土的决心难下是其三。而这三项之中,挂念父母定是不可改变的,只能到时看运气了;而难以下决心离开“故国”,就要看她如何看待这趟与他们二人的远行了;唯独对陈秉风的担忧和牵挂,才是至关重要的。

    思量再三,他们二人决定,这邹宅,还是要走一趟为好。

    第一次来邹宅,林落二人打听了许久才找到了邹先生的住所。只见这里远离临清闹市,却也并不贫寒简陋,一切儒雅清净,规整朴素。院墙中高高露出竹枝与竹叶,配上这清静幽香的环境,竟使这简单的宅子增添了几分特别与雅致。

    二人叩响了邹宅的大门,不一会儿,便见一个小童跑来开门,那小童看着面容稚嫩,衣着简朴,见了他二人后却并不吃惊,也不问来者何人,而是彬彬有礼,一派谦和的样子,打开门向里面请道:“二位贵客,请随我进来吧。”

    林落和林寻稍稍愣了一下,知道他们找对地方了,二人相视一眼,也并未说话,随着那小童进来了。看来邹先生早知他们要过来,因此便提醒了下人,开门直接请进便可,如此说来,那邹先生果然神通广大,竟然推算得如此准确,二人不禁心生赞叹。

    走入长廊后,他们拐了个墙角,便走进一处小院内。二人现,这里竟和先前他们去拜访唐府时,所见的某些景致十分相似,只是相比之下,邹宅少了许多花卉盆景的缤纷色彩,不似唐府那么妖娆热闹,而多的是满眼的墨绿和青色,倒是一派净爽幽然之意。

    “二位,别来无恙啊。”

    来到那处小院后,只见院内竹影丛丛,一白须银的老者立于院中,背对着他们,手中把玩着什么。

    林落和林寻相看了一眼,便向那老者行礼,恭敬道:“前辈。”

    邹黎却还是未转身,只是饶有兴趣地继续把玩手中的东西,片刻后,只听他说:“弥儿,去吧,去吧。”便见一只雪白的鸽子从他怀里飞起,打着旋儿转了几圈之后,便向那墙外飞去了,啾啾叫了几声便也飞远了,消失在晴空之下。

    “方岳,下去吧,去看看公子的药好了没有。”邹黎转过身来,挥了挥衣袖,对那小童说道。

    小童忙应下,待他走之后,邹黎才将目光移到他二人身上来,凝视片刻,便走过来道:“北行归来,二位像是消瘦了几分,看来,此次旅途可谓是坎坷艰辛哪。所运送的东西,可是都送到了?”

    “劳烦前辈挂念,一切都已妥当完成。”林落道。

    “嗯。”邹黎笑着点了点头,“那……准备在几日后动身呢?”

    “这……”林落有些迟疑。

    “前辈,眼下的关键不是我们何时动身,而是……而是那唐府把关森严,大门紧闭,透不出一点风声。”林寻说道,“别说是让唐小姐出来了,就是飞只苍蝇进去,也是难如登天哪!”

    “哈哈哈。”邹黎听罢,开怀大笑,一边点着头道,“是,是,说得在理。”

    “是啊,前辈离唐府只有几巷之隔,这事……自然是早就知道了。”林寻神色有些黯然,叹了口气,目光垂到地上,“看来,前辈是想要取笑我二人了。”

    邹黎趣然打量着他,听闻此言,又是一阵仰天长笑,这笑声使得林寻二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邹先生为何意。待他笑完后,林落方又问道:“前辈……是有何高见吗?”

    邹黎不再大笑,而是微笑着看着林落,缓缓道:“林姑娘蕙质兰心,想必不用我说,心中也早有打算了吧?”

    林落眸子一怔,愣愣地看着邹黎,思忖片刻,才又收回目光来,不再言语。

    林寻却对这两个打哑谜的人看不懂了,他看了看邹先生,又看了看林落,才问道:“姐,你有什么打算了,说出来啊,我怎未曾听你说过?”

    林落却只是低垂着目光,眉头微蹙着,轻声道:“哪有什么打算,只不过是……被逼到绝境,最后的一条路了。”

    “哦?”林寻煞有兴趣,“说来听听?”

    见林落不说话,邹黎便开口了,对那林寻道:“既然唐小姐被关家中,不得出来,那你们自然是要找她不得不出来的一次了。”

    “不得不出来?”林寻皱眉思索着,“可她直至出嫁,都是不能出来的呀,总不能、总不能嫁到侯府再把她接走吧?到时是能出来了,可那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只见邹黎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林公子所言非也。仔细想想,她从唐府到侯府,唯一一次可以出来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林寻锁眉一想,经邹黎这一提点,脑中如白光闪过,当即明了。他瞠目结舌看着邹黎,惊问道:“前辈是说,是说在成亲当日……抢花轿!”说罢,他瞪着眼睛看看邹黎,又扭头去看林落。

    三人沉静片刻,只听林寻突然大喊一声:“好呀!”他眉飞色舞,一时大喜,神采飞扬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成亲当日,两府之内人多眼杂,人手必定顾不过来,疏于照看,正是带走她的好时机!”

    “可是一旦失败,必定会出大乱子。”林落还是略微有些担心,“何况到时事突然,她并不一定会跟我们走。”

    “这有何可担心的?你我定不会失败,就几个抬花轿的轿夫罢了,来几百个我也不怕!”

    “那些轿夫手无寸铁,自然是不用怕,可我最担心的,也正在于此。我们既要劫走他们的新娘子,又不能伤了他们,这与对付那些恶人盗贼截然不同。”

    林寻听罢,不禁收起了笑容,沉思道:“说的也是呀,总不能把他们全都打伤……”想了片刻,他又笑道,“无碍,到时你去抢花轿,带她走。我去对付那些侍卫和轿夫,他们亮出刀锋我便利刃相对,他们手无寸铁我便与其周旋,如何?”

    “嗯,”邹黎微笑着点了点头,“林公子这法子倒是不错。依我看,姑娘不必过于担忧了,至于那丫头到底跟不跟你们走,到时……怕也由不得她了。你二人只要记住,万事以大局为重,彼时不可依着溪儿的性子,纵使得罪也只是得罪一时,事后她自会理解你二人的。”

    林落听后,重重点了点头,抬头道:“前辈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和寻儿必会谨记。如果不出变数的话,”她看了一眼林寻,“那我们就按此计划来吧。”

    “好!”林寻答。

    “到时,就靠前辈来接应了。”林落看向邹黎,满目感激。

    邹黎微微点了点头:“你们放心,这个不必担忧。到时接上她后,你三人只管一路向南,剩下来的事……我自会应付。”

    林落林寻听到此言,望着面前的邹先生,一时心潮澎湃,感激不已。两人相视一眼,皆就地跪了下来,举起双手捧在身前,林落道:“先生大恩大德,我们铭记在心,若有来日,必当相报!”

    “多谢前辈!”

    “快,快快请起。”邹黎将她二人扶了起来,“你们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你们的师父师娘好了。邹某区区一举,只不过是顺应天道罢了,实在不值得你二人如此。”

    “对了,前辈。”林寻忽然想起他们来此缘由是为陈秉风一事,因此便看了林落一眼,对邹黎说道,“我和师姐,还想求前辈,以及陈公子,帮我们一件事。”

    “哦?何事?”

    林寻看了林落一眼,不知该如何作答,林落只好说道:“我们想求前辈,让陈公子写一封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