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寻南记 > 第七十六章 夺人

第七十六章 夺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姐!”

    唐谷溪扭头一看,玉茗还在旁边泪眼相看着自己,手足无措。

    “林落,我要带玉茗一起走!”

    “他们的目标是你,只要你走了剩下的人不会有危险的。”

    “可是玉茗她……”

    “别可是了,快走!”林落说完,手上一用力,将她拉下了轿。

    “小姐!”玉茗却已哭成了泪人,面对着唐谷溪道,“小姐你要去哪里,不会……不会丢下玉茗不管了吧?”

    唐谷溪站定之后,转过身来看着她,拉住玉茗的手道:“有林少侠来救你们,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小姐,”玉茗一边紧紧拉着她的手,一边跪在了地上,“小姐我求你别走,别走……”

    唐谷溪大惊,不禁道:“玉茗你这是做什么,你没听到林女侠方才说吗,他们的目标是我,只有我走了你们方能安全!”

    “不、不行……”玉茗狠狠摇着头,“你走了就不回来了,别走……”

    “你在说什么!”唐谷溪本页不是拖沓之人,因此见玉茗如此这般,心中不禁动起气来,“你向来也是个聪明人,没见过如此不爽快的时候,玉茗,你快放手。”

    玉茗哭得泪眼模糊,却还是摇着头,但是手上的力气却减弱了几分,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玉茗,放手。”唐谷溪鼻子一酸,眼眶也红起来,可是口中却依然说出那四个字,直直地望着玉茗,眸中是坚定不移的决绝和严厉。

    林落一边焦急等待着唐谷溪的告别,一边四顾这山间是否有其他刺客,确定再无危害之后,她向后望去,只见公孙容和林寻还在和那些人殊死拼杀着。她心中担忧不已,眉头一蹙,捏紧了手中的剑,手指红。

    “你若再不走,林寻就要没命了。”

    “放手!”唐谷溪咬牙喊道,一滴泪落下来,掉在玉茗手背上。

    玉茗脸上泪水肆流,口中依旧呜咽着,十根手指终于松了开来,湿热的手心离开了唐谷溪的双手,像枯朽的树枝一样缓缓放了下来。

    唐谷溪收回手来,吸了吸鼻子将眼泪收回去,拿起地上的剑,转过身来看着林落,“我们走吧。”

    林落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拉起她就往那片林子跑去。跪在地上的玉茗望着前方跑远的二人,身子顿时瘫软,伏在花轿上掩面而泣。

    唐谷溪身着一袭嫁衣,鲜红如血的裙摆随风飘扬,引得那群人皆住了手向她望去。林寻和公孙容趁其不备,急忙举剑中其要害,对方顿时倒下多人。剩下受了伤的那三四个见大势已去,新娘子已逃,便乱了阵脚,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逃了回去。

    公孙容正在杀头上,见对方落跑,一心想要追上去,却不想,刚一提剑,臂上便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他扭头一看,现肩膀受了伤,此刻正有涓涓的鲜血流下,浸湿了朱色的衣衫。两红融为一体,格外耀眼。

    手指一松,带血的剑便落了下去。公孙容头上细汗冒出,咬牙紧闭着双眼,一手按住流血的肩膀。喘气之时,忽然想起另一个和他并肩作战的人,此时却没了声响,他睁开眼睛向后看去,却现这荒野之中,除了那几个倒在地上的死尸,和那些抱头蹲在地上的丫鬟奴仆外,只剩自己一人了。

    那好心来相助的人,去了哪里?

    “不好。”他顿时反应过来,花轿那边似乎少了人。

    等到他返回来赶到花轿面前时,却只见玉茗一人正在掩面痛哭,其余的丫鬟蹲在地上慌慌张张地不出声,另外的奴仆们见刺客已去,便从地上起来开始收拾遗落的残物。而轿内和四周,再无唐谷溪的身影。

    “玉茗,小姐呢?”

    玉茗没有答话,也没有抬头,只是摇了摇头,继续哭着。

    “小姐呢?小姐呢!”公孙容忍着疼痛,对着那几个丫鬟和奴仆大喝道,“我让你们看好小姐,小姐上何处去了?”

    奴仆们住了手,皆停在那里垂下头不出声了。

    “说!小姐是不是被他们的人带走了,往哪个方向了?快说!”公孙容睁着猩红的眼,一边捂着肩膀一边走向他们,鲜血从他的指缝流出,又顺着他的手背流下,一时间,他的整条手臂都变成了血红。

    “公子,公子我们不知呀!”奴仆哀嚎道,一齐跪了下来。

    “不知?”公孙容喘着气,一脸错然,“怎会不知呢,你们……你们就在这里呀,怎会不知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走了呢?”

    那些个奴仆低垂着头,哭丧着脸道:“小的们……小的们无能,我们只顾着抱着头躲藏了,压根……压根没看见唐小姐呀!公子,是小的们的错,您……您责罚我们吧!”

    公孙容苦笑一声,脸上也蹭了些血迹,头凌乱地搭在肩上,一时间风雅全失,落魄不堪。他不断苦笑着,环望着四周,眸中有温热液体滑下,喃喃道:“溪儿,溪儿……你终究还是不懂我的心哪……”

    那些在花轿旁边蹲着的丫鬟,见容公子似乎有些疯癫,一人抬起头来,对旁人窃窃道:“我方才明明看到有人进了花轿,唐小姐就……”

    “住口。”

    那丫头回过头来,见玉茗正直直望着他们,她脸上泪痕花乱,双眸也已哭肿,此刻却抬起头来冷冷盯着她们,止住了哭泣。

    “玉茗,你……”

    “谁若看见小姐走了,你便去找,找不着就别瞎说!”

    “可是方才明明……”

    “你们不要命了?”玉茗压着声音道,语气冷静,“那些人那么厉害,谁若敢说出实情,不到三天便会没了命。我们家老爷夫人自有法子,小姐定不会出事,你们又何须趟这趟浑水?”

    玉茗说罢,那些人都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纵使她们的声音再小,一旁站立的公孙容也听到了。他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面容染上一层悲哀,眸中尽是落寞和荒凉,他不再苦笑,不再流泪,只是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剑,对跪着的众人道:“你们,都起来罢。”

    “公子……”那些人抬头望了他一眼,不敢起身。

    “我让你们起来,你们就起来。收拾这些东西,跟我回府去,留下两个人跟随玉茗,一同回唐府,跟唐老爷和唐夫人……报信去。”他有气无力说着这些话,语气缓慢,说完之后,他转过身缓缓走向了前面那匹马。

    空中有山鸟飞过,一阵长嘶鸣叫,婉转哀绝,回响在这空荡的郊野。

    远处山丘后面的林中,几个武士身负重伤赶了回来,匆匆来到一女子面前。几人面面相觑,一众跪到了地上,齐声道:“请公主治罪!”

    那女子神情冷漠,全身被树影遮盖,脸庞隐匿在了幽暗之中,加之天色暗沉,秋风呼啸,她的神情更显萧索,身形更显单薄。

    “废物!”半晌,她才从紧闭的唇间吐出两个字。

    那些武士低垂着头,做着请罪状,皆不声。

    “区区一个女子你们都抓不住,我要你们有何用!”她脸上神情终于瓦解,怒目大吼道,“那些人手无寸铁,为何你们还受了伤?你们……你们对得起你们身上的名号吗!全都是废物!”

    “公主!”其中一人抬头道,“那些人是手无寸铁没错,可是半路冲出来一个手持长剑的人!而且……而且他也蒙着面,那人武功极高,在下……在下实在不是对手呀!再加上容公子也……”

    “容公子怎么了?”姜月换了神色,忙问道。

    “容公子和那人合力对抗我们,我们才……”

    “你们没伤着他吧?”

    那人不说话了,又低下头去。

    “怎么……怎么会……”姜月喃喃道,眼泪即刻涌出,“他受伤了?你们把他刺伤了?你们……你们简直……”

    “公主,如果我们不反击,那兄弟们早就死光了!”另一人带着怒气道。

    姜月听罢,冷静了下来,良久未话,她伸手将眼泪抹去,沉思了片刻,问道:“你们方才说,半路冲出来另一个人,也蒙着面?未看清他的脸庞吗?”

    他们摇了摇头,“当时情况险急,没看到。”

    “罢了,罢了,大概是天意,那女子的命倒真是硬……”姜月喃喃道,神色萧然。

    “呃,公主……”一人抬头道,“那女子……”

    “别磨磨蹭蹭的,快说。”

    “那女子也被人劫持走了,就是和那男子一伙的人。看来,他们的目的和我们一样,都是为了抢走那新娘子,只是我们还未出手,就遭到阻击了。”

    姜月愣了愣,似乎才回过神来,忙问道:“你是说,那唐谷溪也被劫走了?被那伙人?”

    “正是。”

    “你们可看清了?”

    “看清了,确信无疑!”那人掷地有声,沉思道,“或许,她此刻早已在那二人手中丧命了,无需我们动手了!如此说来的话,那兄弟们倒也省事了,只可惜……丢了几条人命……”

    姜月的表情还在怔,痴呆片刻后,她忽然笑了一声,眸中顿生光亮,得意道:“唐谷溪呀唐谷溪,看来你结交的仇人还不少呢。这下可好,不用我亲自动手了,你自求多福吧。容哥哥,终于不会再有人来烦你了……”

    正说着,天上忽然阴云密布,狂风肆虐起来,林子内乱石飞起,芝草横斜。那些武士抬头望了望天,急忙从地上起身,护在姜月身边道:“公主,天要大变了,我们快回宫吧!”

    “好,快走!”

    他们分站在姜月四周,护送她走出了林子,上了马车后几人即刻御马返回,向宫中赶去。此刻,天已大黑,寒风变得刺骨,半空似乎有什么东西飘了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寻南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子路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路人并收藏寻南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