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转变

作者:海棠依旧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枕欢宠,总裁诱爱,090:转变

    沈世恒很快就赶来了,见到沈世钧两人哥俩好的抱了一下,孟依刚才的坏情绪顿时消失,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沈世恒的怀里,娇笑着指指冉初晨对搂着自己的男人说“你看,是你六哥的女朋友,我的助理冉小姐。舒睍莼璩”

    冉初晨对于穿军装的这个跟沈世钧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很有好感,不似沈世钧的阴沉,他很爱笑,从一进来就是笑呵呵的模样,她又觉得军人一直是正义的代表,所以也很热情的给他打招呼“你好,我叫冉初晨,很高兴认识你。”

    冉初晨伸出一只自己的小手,沈世钧看到她的手不易察觉的蹙了一下眉头,将她推到了一边“去收拾厨房,看你弄得一团乱。”

    孟依抿唇笑笑,趴在沈世恒耳边耳语了几句,沈世恒也呵呵的笑起来,看到沈世钧刚才的样子,也觉得这个女孩也许会是个例外,如果他真的能找到一个真心喜欢的女人,自己的心里也就没有这么不安了。

    送走了沈世恒跟孟依,沈世钧叼着一根烟走进来,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让他本就烦躁的心,更是冒起了大火,走过去一看,地上的狼藉比刚才的还乱,他真的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冉初晨听到脚步声转过脸来,看到她洗碗时蹭到鼻尖上的泡沫,噗嗤一声笑出来。

    冉初晨眨眨眼睛,看到他戏谑的笑意,心里忍不住绯腹,这个BT的老男人,看到她这么辛苦的做事,他还笑。心里气愤手上的动作就大了一些,抹了洗涤剂的手一打滑一只碗从手中蹿出掉在了地上,清脆的响声响起,地上的碗被摔成了好几瓣,冉初晨一惊,赶紧蹲下身去捡,尖利的碎瓷片刺伤了她的手指,马上就有鲜血流出来,虽然只是扎破了一点,可也是十指连心,在看到沈世钧的黑脸,想起他对自己的残忍折磨,她眼角的泪水忍不住流出来,说话的声音也哽咽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手指被他的大手紧紧的捏住拉着她站起来。

    她瞪大眼睛看着他,手指被他捏住放进嘴里,湿软的感觉从指间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的心里有些异常的感受。她止住了哭声看着他动作迅速的将她手指的血吸进嘴里吐掉,又用清水清洗了一下,拉着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了药箱里的创可贴给她贴上。

    “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什么都能搅得一团糟,还让自己受伤,你这二十年是怎么长大的。”沈世钧将药箱放回原处,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叫来了钟点工收拾厨房。

    冉初晨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手指,不停地眨眼睛,这二十年来,她没有受过一点委屈,在家里有爸爸妈妈,在外面有展俊,她没有为任何事操心过一点。可是这短短的几个月,她从云端的生活一下子跌倒了谷底,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坚强,可是还是会被这个讨厌的男人嘲笑,她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钟点工很快赶来,手脚利落的收拾起厨房,沈世钧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也没有什么应酬,因为知道她过来,把朋友的一个酒局也给推掉了。

    目光扫到她带来的一个小盒子上,拿起来看着问她“这是什么?”

    冉初晨揉揉眼睛,看到自己带来的东西回应道“是跳棋,我是来哄你开心的,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了,可是你也不该弄没了我的照片的,那些对我真的很重要。”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微不可闻。沈世钧知道她心里憎恶自己,可是,她敢怒不敢言,更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她的母亲还有展俊,她不敢跟自己造次,其实她就像是一只小猫,温顺的时候很可爱,可是一旦着急起来她浑身的毛都会炸起来,爪子也变得尖利无比,只是他还没有体会过,因为忌惮他经常隐忍着,曾经的家庭环境让她总是忍不住冲动,冲动之后便是懊悔,现在的冉初晨就是这幅样子,心里有委屈有愤怒可是还要隐忍着。

    “这样啊。”沈世钧拿起那个盒子在她面前摇了摇“上楼,赢了我,今天的事情不跟你计较了。”冉初晨看着他走在楼梯上的身影,整个人愣了一下,赶紧站起来,跟了上去。

    冉初晨走进卧室的时候,浴室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冉初晨咬咬牙走进来,看到床上的跳棋盒子,走过去坐下来,将跳棋打开

    沈世钧习惯了从厨房或者是餐厅出来就进浴室,无论是油烟味,还是饭菜的味道,都不能在他身上呆的太久,看着坐在床上脸色微红坐立不安的女人,他微微勾唇,将头发擦了擦,走过去,从她的背后将她的腰环住。

    冉初晨被他突然的举动弄得僵直住了身体。沈世钧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抱着她看看床上已经摆好的跳棋,在她耳边轻声道“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大战了?”他声音低沉,语气暧昧,冉初晨的小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对他意有所指的话只能装傻的呵呵一笑,小手掰开他缠在自己腰间的大手“呵呵,是啊,我知道你其他方面都很厉害,可是跳棋的话,就不一定了,我跳棋可厉害了,很少有人能赢得了我。”

    沈世钧瞥一眼被她掰开的自己的手,放开她,站起来走到她的对面坐下“这么本事?”他不屑地一笑,指了指衣柜“给我拿件衣服过来。”

    冉初晨看到他腰上只缠了一条浴巾,听到他的话,立马站起来跑过去衣柜里拿了一套深色条纹的居家服,递给他以后,正要回避,沈世钧已经将腰间的浴巾扯下来扔到了地上。

    冉初晨瞪着眼睛恼怒的看着他,那明显的部位软软的卧在那片杂草里,她的脸都要红到滴出鲜血来了,赶紧别过脸向门口走去。

    沈世钧一边穿裤子一边低声道“你躲什么?又不是没有看到过,回来。”

    冉初晨,气的问候了他的家人一遍,站在那里足足有一分钟才转过脸来,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趾,向这边挪过来。沈世钧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上喊她“你还在墨迹什么?”

    明显不耐的语气,让冉初晨心里憋了一把火,抬起头走过来,心里忍不住又咒骂了这个男人一番。

    两人坐在床上,沈世钧让她给自己讲跳棋的游戏规则,冉初晨忍不住惊讶出声“你不会玩啊?”

    沈世钧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这样低智商的东西,我有必要会吗?”

    冉初晨眨眨眼睛,是啊,向他们这样的人,休闲的活动都是什么桥牌,围棋,国际象棋,那之类的。她撇撇嘴巴,耐着性子给他说了一下游戏规则,说完还不忘提醒他“第一局,我先让着你,你可以悔棋,等你完全会了,我就不手软了。”

    沈世钧只是勾唇一笑。五分钟以后,沈世钧将最后一颗玻璃弹珠放进对面冉初晨的领地里,冉初晨看着自己那一堆弹珠连一半都没有进去。

    “不会吧,你明明是初学者的。”她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肯置信的嘀咕道。

    沈世钧笑笑“这是智商问题。”

    这明显的嘲笑,让冉初晨那股不服输的劲头一上来,拉着沈世钧开了一盘又一盘,一个小时下来,冉初晨最好的成绩就是第一次的进去了十几颗珠子。

    气得她大叫一声,一把将棋盘挥到了地上“不玩了,不玩了,这怎么玩啊,都是你赢。”她简直就要气死了,在宿舍里的时候她是真的没有输过,从上初中就跟展俊玩这个,展俊几乎都很少赢得了她,所以她对自己的棋艺是完全有信心的,怎么到了沈世钧这个男人这里,自己就变得那么矬了呢?

    沈世钧微微眯眼看一眼地毯上散落的珠子,对面的女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小脸气的通红,还呼呼的喘着粗气,可见气得不轻。

    他好笑的摇摇头“你都赢过谁?你同学?”

    她点点头“是啊,宿舍里的室友就没有赢得过我的,就算她们的棋艺不佳,可是展俊呢?他曾经可是在学校里参加其类活动得过奖的。”说道展俊,冉初晨看了一眼沈世钧,垂下眼眸闭上了嘴巴。

    沈世钧看着她不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难看,眼底一闪过深邃的光芒。冉初晨这个时候也恢复了一些理智,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容易冲动了,不过是游戏干嘛这么计较,这空气静谧的让人举得浑身发寒,她都不敢抬头了,自己这样任性的发脾气一定是惹怒了他了吧?

    当她将地上的珠子一颗颗的捡好放起来的时候,沈世钧已经是一脸的淡漠了,冲她挥了挥手“回去吧,给何意打个电话,让他送你走。”

    冉初晨只是愣怔了一下,随即拔腿就快速走了出去,外面的天色微暗,看看时间也才八点多钟,从别墅出来,就给何意打了电话,免费的车子不用白不用。

    只是今天的沈世钧实在是奇怪,也许他已经开始对她失去兴趣了吧,这样真的是最好的了,不会自他奇怪,那个孟依也是奇怪得很,她的愤怒,对自己的敌意,后来她男朋友出现,她仿佛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样的孟依真的是让她觉得疑惑。

    只不过这些人的感情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她甩甩头,将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抛出脑外,不一会何意开着低调的奥迪车过来了。

    沈世钧站在窗前看着她上了车,拿起手机给何意拨了一个电话,吩咐了几句,将窗帘拉下,一双晶亮的双眸又陷入了深思。

    市中心的高档公寓里,布置温馨奢华的卧室里,绿色的军装散落了一地,上面覆盖着女人破碎的连衣裙,蕾丝内衣跟小裤裤。高跟鞋歪歪扭扭的东一只西一只。

    “恩世恒,我疼了恩,别走开,我还要啊”孟依的整个身体呈跪趴的姿势,身材强壮的男人从她的身后,将她与自己紧紧的连在一起,他是很想念这个女人,从小她就饿跟在自己跟哥哥的身后,他知道六哥对孟依的心思,可是感情这种东西是谦让不得的,他承认自己是有了私心也使用了一点点的小手段,在孟依左右摇摆不定的时候让她完全的归顺了自己,他征服了她的心,也征服了她的身体,她现在的态度证明了她对自己的渴望,他毫不吝啬的将自己对她所有的情感通过这样最原始的方式表现出来,不过他没有尽全力,因为怜惜,他舍不得发了狠的要她,尤其是她喊疼的时候,他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激情过后,他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孟依娇喘着,他是很持久力道也不差,可是他的那股怜惜之意让她恼怒,在床上,她已经被他调教的异常敏感了,渐渐的也从中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那种美到极致的快乐,沈世恒无论在哪方面都是很和她的心思的,他比沈世钧温柔,比他更能迁就自己,在床上也能很好的满足她,可是她还是想要他更勇猛一些,可她始终是个女人,有些话是羞于启齿的,她本就是个温柔优雅的女性,更不想他把自己想的放荡了。

    “依依,过完年,有一次大型的军事演习,这件事过后我就正式去你家里提亲,明年的这个时候,你就是我沈世恒正式的老婆了,好不好?”

    “结婚吗?”孟依侧过头来看向他问道。她以前是很着急结婚的,可是从这段时间开始她对于跟沈世恒结婚有了一些恐惧,尤其是想到以后两人聚少离多的情况,她就觉得头疼,她觉得自己是该被男人娇养起来的,她喜欢他军人的身份可是不甘心当一个守活寡一样的军嫂,这样矛盾的心理,让她在婚姻面前有了迟疑。

    “怎么?依依你是迫不及待了,还是不想跟我结婚?”沈世恒越来越看不懂她的情绪了,曾经单纯的女人,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似乎有了一些转变,至于是哪里不对劲了,他说不太好。只是直觉上她已经开始变化了,这也是他急着跟她结婚的原因,他从小就喜欢温柔美丽的孟依,为此跟自己关系最好的哥哥都使了手段,没有堂堂正正的公平竞争,所以即使有变数他也不想就此放弃,这个女人是他的,就一辈子都是他的,沈家的男人都有一种执拗的性格,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放弃。

    她嘟嘟嘴巴,眼里含着水光“沈世恒,你说什么呢?人家早就把身心完完全全的交给你了,现在你倒好,来质疑我。你有没有想过,你是个军人,你有责任有使命,可是我呢,我也是个女人,现在我岁数不小了,我只是想稳定下来,想要自己的男人时时刻刻的守护着我,你能做到吗?”

    沈世恒,张了张嘴,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做到孟姨说的这一点,所以他对她是心存愧疚的,她从小就没有受过委屈,自己的工作性质给她带来太多的不便,就拿前些日子,她开车撞到了这件事情来说,自己都不能及时的赶到她身边,安慰她。

    孟依这么一说,他心里的愧疚就更深了。

    冉初晨就知道沈世钧会放过她一次,就得找回来两次,居然要她跟他一起出差,不过目的地是北京,她心里的愤怒就少了些,至少白天他去谈事情的时候自己可以起陪陪妈妈,顺便问问医生,妈妈的病情什么时候适合动手术。

    转天早上何意来接她,毫不意外地沈世钧就坐在车里,她只背了一个书包,穿着运动装帆布鞋,头发还高高地束起个马尾,何意看一眼后视镜里身着完全不搭调的两个人,不禁莞尔,就是说这是一对儿父女都有人相信,

    冉初晨闪了车见沈世钧正在闭目养神,也没有打扰,她拿出手机插上耳机听音乐,手机里的歌曲都是她跟展俊最喜欢的,这样的时间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却听着他们俩嘴喜欢的歌曲,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讽刺,写给展俊的信不知道他看了没有,看过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闭上眼睛,逼回眼眶里的泪水。温和的音乐让自己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一直到飞机起飞,沈世钧都没有搭理她,头等舱里,只有几个人,安静极了,她一直在听音乐,突然一边的耳机被扯下来,冉初晨侧过脸来,沈世钧将一只耳机放进自己的耳朵里,听到里面的女声轻柔的嗓音觉得有些熟悉,这首歌是初晨的手机铃声。从她上车都上飞机就是在听这样的歌曲,他当然知道这首歌对于她来说是什么含义。将她手里的手机夺过来按下了关机键,塞回她手里“不知道飞机上不能使用电子产品的吗?出了事怎么办?完全说教的语气,让冉初晨都愣住了,这男人有病吧,因为这个时候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了。

    将宝贝手机收好了放回书包里,待飞机平稳着陆的时候,随着空中小姐甜美的提示声,他们一起下了飞机,机场有接他们的司机,冉初晨都没有入眼看,反正就是跟着沈世钧走就没有错啦。

    入住的酒店是黄金地段的超豪华总统套房,这里的环境跟服务都是一流的,冉初晨不禁咂舌,这有钱人还真是能遭。沈世钧将行李扔给她,让她去卧室里把行李收拾好,跟何意在客厅里说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冉初晨将他的行李打开,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两套西装,跟相配衬衫领带,还有叠的中规中矩的内库,冉初晨撇着嘴巴将行李箱的东西放在了衣柜里,放好之后拿出手机给妈妈看护的阿姨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来这边了晚一点会过去。

    等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她肚子饿得受不了了,从床上爬起来,下地打开门,何意跟沈世钧也已经谈的差不多了,沈世钧将手里的文件放下对何意说“先这样安排,你先出去吧。”

    何意收好了文件,微微颔首走了出去。沈世钧站起来,想冉初晨这边走过来。

    “六叔,您忙您的吧,我吃去找点吃的。”她捂着自己的小肚子跟他说道。

    沈世钧看她一眼向卧室里面走去,打开大衣柜,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挂好了,内库袜子之类的东西也都放好了,虽然收视的不是很整齐,但是比起她在厨房里的情况,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个奇迹了,他将自己的西装裤又整理了一下,关上了衣柜的门,出来拉起她的手“走吧,吃饭去。”

    冉初晨饿得都没有力气了,索性就被他抓着走吧,沈世钧带她来的是中餐厅,服务员递来菜单的时候端上了两份小菜,冉初晨打开菜单点了两个菜跟白饭就交给了服务员“快点上菜吧。”

    沈世钧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笑笑,又加了两个清淡点的菜跟一个汤,看着被她消灭光的两份小菜,还不忘让服务员一会儿再上两份。

    有了小菜垫底,饭菜又很快就上来了,冉初晨想起之前吃饭被他嫌弃的情景,就没有狼吞虎咽的吃饭,而是小口小口的慢慢吃。

    吃了饭有了力气,就东瞅西看的,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身材有些发福正在跟一个妙龄女子吃饭谈笑,觉得有些眼熟,那个男人似乎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只是是做什么的她一时间没有想起来,那个女人虽然妆容跟穿着很低调,可是那张脸她还是知道的,是个新出道的模特,还演过一个青春偶像剧,姚岚超喜欢的,她正想着要不要过去给岚岚要个签名,沈世钧已经将她的手拉住拽起来了“看什么看,回去了。”

    冉初晨嘟嘟嘴巴,乖乖的跟他回去了,一路上她的手都被他紧紧的抓着,上了电梯他也没有松开,她只是挣扎了一下,就被他更紧的抓住了“别乱动,你这么笨,要是跑丢了怎么办,麻烦。”

    冉初晨气的恨不得咬他,她就是再笨也不至于在酒店里迷路吧,而且下了电梯不就是他们的房间吗?这男人真是脑子有病,算了他不正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由着他吧。

    下了电梯,沈世钧拿房卡开门,刚好有服务生推着餐车来给隔壁房间送餐,冉初晨摇摇自己被他拉着的手说道“这里是可以送餐的啊。”

    “当然”沈世钧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她“你第一次住酒店啊。”

    冉初晨翻个白眼“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不叫餐来吃,非要自己去餐厅这么麻烦?”而且刚才她饿得都差点走不动了。

    沈世钧将门推开,手上一个用力,冉初晨的身体就被他拉进来,门被他一脚踢上,冉初晨的身体撞进他的胸膛被他紧紧的抱住低声回应道“我不喜欢休息的地方有油腻的饭菜味。”

    冉初晨翻个白眼推开他,他笑笑,也没有再纠缠她将身上的衬衫脱下来扔到沙发上“而且不这样帮助你多运动一下,你刚才哪能吃的这么多?”看到她气的鼓鼓的小脸,沈世钧勾唇一笑,向卧室走去不一会换好了衣服出来,冉初晨窝在沙发上正在看娱乐节目。

    沈世钧走过来低下头抬起她的下巴语气柔软的告诉她“我现在要出去,八点钟左右回来,你想去看你母亲或是随处逛逛都可以,记住时间早点回来。”他说完又指指刚才自己脱下来的衣服“叫客服的把我衣服拿去洗,乖。”说完在她眉心处印上了一个清浅的吻,炙热的唇粘上她皮肤的那一刻,她觉得心里又一刹那的柔软,那种感觉稍纵即逝,眼前强势男人的霸道目光定定的看着她,下巴被他的手固定着,因为这样的吻,跟记忆里的太多画面重合,曾经那个给她这样吻的男人让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女人,那种幸福跟满足让她值得一辈子回忆,可是给予他这些感触的人此时却不是他。

    她眨了眨眼睛,垂下眼眸嗯了一声算是应下。

    沈世钧看了她一眼,将她放开没有再说什么,拿着东西出了门,冉初晨愣怔的在那里坐了好久才从回忆的中将自己拉回现实。

    去了妈妈那里,妈妈还是老样子,她觉得似乎比上次见到的时候又消瘦了许多,可是医生给她看的妈妈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稳定了,照这样的趋势发展,脑部的手术过完了年等到春天的时候就可以进行了,如果妈妈真的能够醒来,那个时候展俊哥哥也能出来了,只剩下了爸爸,她觉得自己经历了这么多能够看到一点希望真的是很值得了。

    想到这里她不得不想起了沈世钧,这个男人,对于他自己是恨不起来,说他卑鄙确实是,可是无亲无故的人家没有必要帮助你,虽然是一场交易而已,可是现在看来自己是占了大便宜了,就拿妈妈的治疗来说吧,这样的地方也不是有钱就能进的来的。

    现在对于沈世钧她是充满感激的,但是感激的同时对展俊则是充满了负罪感。这种负罪感让她小小的心脏似乎有些快要承受不了了。这件事一旦被展俊知道了,那后果她真的不敢想象。

    给妈妈擦了一遍身子,跟看护的阿姨又聊了一会,她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离开了这里,出了疗养院的门口刚好有恢复酒店附近的公交车,到站下了车,就是一条小吃街,酒店就在街对面的不远处,晚饭还没有解决,肚子有点饿了,这里的小吃都是地道的北京特色,她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吃货,刚才脑子里想到的那些不愉快在她闻到看到这里香气四溢的美食的时候,抛到了脖子后面,炒肝,爆肚,吃的她小嘴油乎乎的,最后实在觉得胃撑得难受才放弃了那边的麻辣烤串。买了两只山楂的冰糖葫芦包起来一只,吃着一只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她走着走着猛地回头,总觉得身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在死盯着自己,可是她回过头去,只有陌生攒动的人群,还有橙色的路灯,灯光跟小贩们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最近的休息不好出现什么幻觉了,她笑着摇摇头,向前走去。

    在她转过身的那一瞬间,她身后不远处一双深邃的眼睛,近乎贪恋的死死的盯着她远去的背影直至消失。

    冉初晨回到酒店的时候一只冰糖葫芦早已经吃了大半,她看着吃剩下的半只糖葫芦,又出神了,沈世钧开门的声音她都没有听到。自己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吃完完整过一只糖葫芦,都是她吃不了的时候展俊帮她解决,两人之间似乎都形成了一种默契,她吃到一半的时候他顺手就接过去了,将她剩下的东西吃完。今天她举着冰糖葫芦的时候都觉得他就在自己的身边,她知道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现在的展俊是不自由的,他铁在那制的牢笼里过得还好吗?自己给她寄去的信件有没有收到?他会看吗?

    不知不觉间眼眶涨得难受,要不是沈世钧突然发出声音来,自己那思念的泪水真的就会抑制不住的掉落出来了。

    沈世钧拿起桌上的一只糖葫芦,又看看她手上举着的半只“吃这么多也不怕酸死你。”现在的山楂还都没有红透,因为季节还没有到,只有到入了冬山楂才会熟透,而且果实会很软,穿成串沾了糖吃起来一点也不会倒牙。

    冉初晨抬起头来看到他就站在自己的身边吓了一跳,这男人什么时候进来的她都不知道,走路都没有一个声音的,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沈世钧进来看到她坐在那里出神已经有好一会了,而自己今晚饭局上听到的消息,再结合她刚才的表情真不知道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看到她揉眼睛这才出声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枕欢宠,总裁诱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海棠依旧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棠依旧1并收藏一枕欢宠,总裁诱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