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作者:海棠依旧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枕欢宠,总裁诱爱,099

    冉振的情况在专家的诊治下日渐好转,他也知道女儿真的受了太多的委屈,看到她哭红的双眼,心里更是愧疚不已,更恨自己怎么当初就发了善心养了一个白眼狼。舒悫鹉琻

    初晨来看他的时候他闭口不提起此事,也不想让女儿更难过了。只是现在以她自己一个人的能力自己住的这样好的病房又有专家每日的查看,这不只是有钱就能做到的。

    他心里有疑问,而是也没有敢问出口。冉初晨见父亲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心里也安心了不少,她知道爸爸一定会有疑问但是她不敢说出来,怕会更大的刺激了他,让他好不容易好了些的病情又加重了。

    冉初晨闪躲的眼神,让冉振心里更是不安。这天姚岚来代替初晨看望他,被冉振叫住问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姚岚想了想觉得沈世钧那个男人可是比展俊好多了,现在冉振的身体恢复的也差不多了,就想他原因,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岚岚啊,叔叔其实已经知道了,可是在晨晨面前我没有提过,也是不想她难受,真的没有想到展俊会这么做。”他叹息一声眼里满是悔恨,当初如果不带那个孩子回来,也许就不会有女儿如今这样的痛苦了。到底是不该存在那一丝不忍啊。此时的冉振只是以为展俊贪图了富贵而抛弃了女儿。

    姚岚眨眨眼睛“叔叔,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那天晨晨走了我就觉得不对劲,而且这么长的时间了展俊都没有来看看我,怎样都说不过去,当天下午的电视里播放了展俊跟夏家千金即将结婚的消息,我才知道”

    姚岚眼里闪过惊讶,原来如此,冉叔叔会病倒也是拜了展俊所赐,也难怪,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会这样忘恩负义,换了谁也不能一时之间接受,从小当儿子一样的养大,之后又当做了准女婿看待,那么深厚的感情,遭到这样的对待,没有被直接气死真的是万幸了。

    “冉叔叔,事已至此了,您也别太难过了,初晨现在好了许多,我知道她心里一定还没有释怀,可是她已经开始坚强起来了,而且现在有个很好的男人在追她,这个男人一直对她很照顾,就是您这次生病,都是他一手帮忙的。”

    “恩?”冉振发出一个疑问“这个人我认识吗?”

    “叔叔,他是个很好的人,初晨被展俊弄得伤心不已的时候他一直在她身边陪伴着,可是晨晨的心里现在还走不进去别人,哎”姚岚心里有说不出的遗憾,初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如果错过了沈世钧,还有谁会这样包容她,疼爱她,她是真心的希望初晨能够快点接受了沈世钧,从那一段阴霾中走出来。

    可是她也知道,一段如此深刻的感情要是这么轻易的能够走出来真的是很不容易,也许一辈子她都不会忘掉那个人吧。

    冉振不知道这个对女儿这么关心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从现在自己住的地方来看这个人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冉振想到这里心里又不免担忧起来。

    冉初晨心里一直没有释怀,可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现在的她要担起父母的医疗费用,还要养活自己,没有经济来源只能等着被饿死,而沈世钧,她真的是不想再跟他有牵扯了,给不了他真心,她也不愿意去伤害他。

    找工作的话自己的能力有限,而且也赚不了多少钱,以前的公司她是不可能去了,有孟依在,她还真是没有胆子再跟她共处了,虽然还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这么恨自己,但是躲开她也是明智之选。

    姚岚也是工作不顺意,前些天刚刚辞职,冉初晨接触过的只是旅行社的工作,现在旅游也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这个行业也已经逐渐壮大起来,不然沈世钧这样精明的商人也不可能参与进来。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自己创业,租个门店开个旅行社门市也不错,初晨手里还有些存款,其中很多都是跟着沈世钧的时候存下的,她也没有矫情的把这些钱还给他,而他也不缺这几万块钱,姚岚家庭条件虽然也还不错可是她家里的关系乱,她也了解她家的情况,知道她拿不出什么钱来就跟她分工她出力,她出钱,姚岚对于跑外围这一块很热衷,所以两人这么一份工就开始合作起来了。

    店铺的选址,找旅行社挂靠,还有商谈加盟费什么的都是姚岚去搞定的,初晨只负责坐在店铺里接待报名的顾客。然真的身体也一天天的好起来,看到女儿因为工作忙碌着情绪也好了许多,更是放下心来配合着医生的治疗。

    冉初晨接到沈世钧的电话心里有些说不出的紧张,他这次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不知道户不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她想就算是他提出来,自己也没有办法拒绝了,虽然是打着想要靠自己,可是真正的体会了才知道自己的创业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店铺开业了,却也没有多大的收益。

    挂断了电话跟姚岚说了一声,就去赴约了。

    沈世钧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冉初晨,心里像是长了草一样,可是这个女人也太没有良心了,自己不出现她就真的不联系他,那天她父亲出事的时候说的多好听,什么你让我怎样就怎样,这忙也帮了,却连一个电话都舍不得给他打。

    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是让孟依给烦死,见了一次沈世恒,他消瘦憔悴的自己差点都认不出来了,看到他的样子自己心里也不好受,虽然这样的情况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可他还是自责不已。

    沈世恒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要他陪自己喝酒。这次的人物没有出意外,沈世钧案子庆幸,可是一个星期之后还会有一次重大任务,沈世钧不得不担心,劝他不要参加,可是他固执起来什么也拉不回他,沈世钧无奈只能找了关系。争取尽量不让他参加。

    沈世钧约她在别墅见面,亲自下厨做了几样她爱吃的菜,十一点半,门铃准时响起,沈世钧将最后一道虾松鼠鳜鱼端上桌,解下身上的围裙,去开门。

    冉初晨以前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这里的布置,现在站在这里觉得院子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小花园边的秋千椅是那次酒精中毒之后被沈世钧带回来这里以后他找人装的,那时候他不许她去这里去那里的,就给她装了好多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像是院子里的秋千椅可以晒太阳,地下室的影音室可以看3D电影,视觉效果比电影院的规格强的没边了,还有顶楼的健身房。她想起这些不禁勾唇笑了笑,他对自己真的算是很用心了。

    他也是个相当优秀的男人,可是自己不爱他

    沈世钧打开门,正看到她对着那架秋千椅出神,今天的她穿了一条天蓝色的雪纺连衣裙,比之前身体又瘦了些,之前有些微卷的秀发已经修剪的变成了垂肩的直发,巴掌大的小脸更显得她娇小了。

    沈世钧蹙蹙眉头,他得想办法赶紧把她收回来好好的喂养了,这样瘦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冉初晨听到动静转过身,跟他的视线相对,不知道怎的,居然脸颊发烫了。

    “六六叔呃”喊完了这两个字,又觉得不妥“沈先生,您找我。”这样叫她觉得更是别扭。不自觉的就唇角抽了抽。

    沈世钧被她后面的称呼极不满“先进来吧,”外面的太阳太大,她的鼻尖上都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

    初晨点点头随他进了房间,在玄关处将脚上的鞋子脱下来,鞋架上她那双兔子头的拖鞋还摆在那里,勾起了她更多的回忆,她低下头找了找却没有别的拖鞋。

    “那就是你的拖鞋,换上吧,没有其他的了。”看出了她心里的挣扎,沈世钧开口提醒道,每次看到这双拖鞋他都会想起她白嫩的脚丫穿上这双鞋子时的样子。

    冉初晨将这双鞋子套在脚上,沈世钧拉起她的手向餐厅走去,那自然地动作让初晨都不知道改怎么拒绝,好在餐厅不远两人走了几步就到了,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午餐,而且还都是她爱吃的,沈世钧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自己也在她的身边坐下“你最近瘦了很多,多吃点吧,都是你喜欢的。”

    冉初晨看看他也不忍拒绝他的好意,况且这个时间她也饿了,她更知道沈世钧这个人强势惯了,他想你怎样,你就得按着他的意思来,不然不会罢休。对他笑笑拿起了筷子吃起来。

    饭菜的味道很好,跟他一起住的那段时间他都是这样做饭给她吃,这菜的味道依然很好,沈世钧给她夹了些菜“多吃点。”

    “我自己来就好了。”她也不再不好意思了,开始大口的吃饭,每天跟姚岚在一起不是外卖就是火锅,说真的她还是很想念沈世钧的厨艺的。

    看着她大口的吃饭他心情好了不少,一条鱼被她吃去了大半,他笑着给她盛了碗汤“喝点汤吧,吃的不少了,再吃该胃胀了。”

    冉初晨将酸甜酥脆的糖醋鱼放进口中白了他一眼“不是你叫我多吃点的吗,现在又不让吃了。”她已经好久没有迟到这么好吃的鱼了,外面的餐厅做不出这样的味道,太高级的酒店她又去不起,今天想着吃个够本的。

    沈世钧不禁失笑,只要沾了吃的,她就会暴露本性“我这是为你的身体着想,你要是喜欢,我天天给你做。”

    冉初晨闻言将筷子放下了,他的意思很明确了,她也知道,可是爸爸那里怎么办?她实在不想爸爸再一次气坏了身体,抬起头来看着他说“你找我来是什么事?”

    她咬了咬牙没等他开口就继续说道“我很感激你这次的帮忙,可是我不能像以前那样跟你住在一起,如果如果你需要了我我可以随时过来只希望你能顾虑一下我爸爸,他他的身体才刚好”

    “冉初晨”沈世钧几乎是咬着牙喊出的她的名字,这女人的脑子都是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是想要她,每天想她想的心里不舒服,下面也涨得难受,可是他知道自己是动了真心绝对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对待她,他想要她的人也想要她的心。

    可是他这次找她来不是想要跟她谈这个的,在她心里自己出了那种事情难道就没有别的追求了吗?

    见他沉了脸又是这样的语气,初晨心里咯噔一下“对不起,我真的不敢冒险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真的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不是不愿意跟你那什么,只是我爸爸的身体才刚恢复,我没有办法。”

    她卑微的语气了带着一丝恳求,显然是曲解了他的意思,沈世钧不得不叹息一声,过了半响淡淡的开口道“去我书房,把桌子上的东西拿下来,你担心的问题不会发生,初晨在你心里把我想成这样,我很失望,拿了东西就走吧。”

    他真怕自己一生气会说出什么话或者做出什么举动来伤了她,将她丢在餐厅,自己向门口走去。冉初晨听到了关门声,心里一震,接着就是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她站起来看到窗外他那辆招摇的车子绝尘而去,自己听他的话去了楼上的书房。

    看着手里的文件,她的心里说不出的激动,爸爸的身体渐渐的好转,可是身体康复了,还要再回到监狱里,那里面的生活怎么让他这样大病初愈的人好好的生活下去,这是她目前最担心的问题,她也想过求沈世钧帮忙可是她欠他的实在太多了,都不好意思再开口,这段时间她也是在拖着,没有想到她担心的事情,他已经帮她办妥贴了。他这样为她着想怎么会让她一点都不动容,此时此刻涌现在眼前的都是他的好,冉初晨湿了眼眶,拿出手机不假思索的拨通了他的手机,她自己都诧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他的电话记在了心里。

    沈世钧的车子开到了小区对面街道上的一个酒吧里,要了包厢点了一根烟抽起来,他一直知道这个丫头的心里不会有他,就算是自己再怎么用心的为她做事,她出了感激也不会有别的情愫。这样的挫败让他异常的恼火,服务生端着他点的酒上来,沈世钧喘息一声含住那个服务员“等等,帮我找个妞儿过来。”说完从钱夹里拿出一叠鲜红的钞票扔在了桌上,那个服务生脸上立马扬起了谄媚的笑意,将钱拿起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说“老板您请稍等,马上就来。”

    不一会儿,三个堪比模特身着清爽的女人被服务生带进来为沈世钧一一介绍。

    沈世钧扫了一眼心里有些懊悔,自己怎么又想找女人了?可是人已经叫来了,想到刚才饭桌上那个女人的话,他就气愤不已,自己已经忍了快两个月没有碰女人了,有的时候憋的难受也是靠自己的右手,他堂堂的沈总,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禁不待见他还想跟他撇清楚了关系。

    他听着那个妖艳的老女人在哪里介绍着几个女人,脑子里嗡嗡的乱极了,随手指了一个身着白色吊带装的女人说“就她吧,剩下的都出去,没事别来打扰我。”

    “呵呵,老板请放心,妮妮的技术很好,包您满意。”说着拍拍那个女人的屁股提醒道“把这位老板伺候好了啊。”

    女人露出娇羞的样子点点头,沈世钧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那个叫妮妮的女人摆着腰扭着娇俏的臀走过来,一跨腿就坐在了沈世钧的身上。

    女人媚眼如丝,妖娆的一笑趴在沈世钧的耳边吹了口气“不知道老板喜欢哪种姿势的?”

    沈世钧被她身上的廉价香水味弄得有些恶心,推开了她搁在自己肩上的头,冷声道“去脱衣服。”

    女人愣了一下也不恼呵呵笑起来,从他身上起来,看着他完美的五官满意极了,这是怎样的极品啊,一定要使出浑身的魅力将他勾住,这样的金主是在不多见,从他的穿着上可以看出来,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有钱且有品位。

    她一边解开自己裙子上的带子一边做出风情撩人的动作,她对自己的美色相当自信,并且觉得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拒绝自己这样的引诱。

    沈世钧冷冷的看着眼前卖弄风情的女人,只觉得刚才还有一点想发泄的欲望此时一点也没有了,脑子里都是冉初晨那较小的身体被自己抱在怀里娇喘抽泣的样子,女人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裙子,只露出蕾丝花边的内衣跟丁字裤,一只手已经勾上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去摸索他皮带上的金属扣。这时手机响起来。

    冉初晨刚拨通他的电话,外面的门铃就响了,这个时候沈世钧也接起了电话传来了冷淡的声音“喂”她一边下楼一边拿着手机跟他说话“我拿到你说的东西了。”

    “恩”

    冉初晨撇撇唇走到门口门铃又响起来,以为是他回来了,还问了一句“你在哪?”

    “外面”

    冉初晨点点头“哦”那按门铃的人就不是他了,对着电话说道“你家来人了。”说着就把房门打开了。

    孟依看到开门的冉初晨,顿时心里的怒意就袭上心头“你怎么在这?沈世钧呢?”

    冉初晨愣了一下对电话里说道“你家来客人了,我先回去了。”

    沈世钧也听到了电话里孟依的声音,想到那次对初晨做出那样的事情,他的心里一颤,身下的金属扣带已经被那个女人拉开,待那只手刚要伸进去,沈世钧一把将她推开。

    那女人愣住了,以为他不喜欢这样的方式,就重新站起来,跪在他的双腿间低下了头,沈世钧手上的手机里穿来了盲音,他将手机握在手里,看到地上的女人的动作,冷冷的呵斥一声“滚”

    那个女人吓了一大跳,嗖的一下躲离开他的视线,眉目间喊着委屈的神色看着他,隐隐的泪水都要滴下来了,沈世钧站起来将衣服整理好又甩了一叠钱拿着车钥匙跟手机出了包厢。

    孟依看到冉初晨就气不打一处来,就是她的出现,让她原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原本对她千依百顺的沈世钧,现在对她避而不见,甚至开始恶语相向,与之前十来年的待遇相比较她简直委屈死了,眼前的女人便是导致她被沈世钧嫌弃的原因,她都恨不得掐死她,这样又蠢又二的女人长相没有自己好,又没有一点能力,简直一无是处,凭什么就能得到世钧的疼爱。

    冉初晨被她带着寒意的甚是目光看的极不舒服,想到自己那次差点被那个孙胖子糟蹋,害她的事情就不寒而栗对她更是没有好脸色,如果不是现在自己孤单无助,真想撕烂了这个女人的虚伪面具。

    她拿着手里的东西将手机装在包里想要绕过她身边离开,可是刚走到她身侧,手臂就被她用力的拽住,孟依用力的拽着她的手臂看到她身后餐桌上的满桌美食,那是出自沈世钧的手吧?他居然为这个女人洗手作羹汤,再看到那相依的两把椅子跟饭碗筷子都要挨到一起了,她心中更是怒火中烧,抓着冉初晨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冉初晨痛呼一声“啊,你放开我。”她用力的想把自己的手从她的手中抽出来,可是她像是下了私立一样用力的抓着她根本就动不了。

    孟依将她用力的一拉,冉初晨瘦弱的身体向她这边倒来,孟依的唇角勾起了一丝阴冷的寒意,手突然松开,冉初晨跌坐在了地上,手里的文件也随之撒了一地。

    “啊~~”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屁股摔的生疼,都有些发木,只一瞬间的功夫,她就觉得小腹出一阵抽痛,像是被针扎了一样,脸色也有些难看。

    孟依捡起了地上的一张纸看到上面的内容,一张脸顿时变得扭曲起来,冷冷的等着冉初晨,胸口因为气愤上下起伏着,过了足足有几分钟才愤恨的开口道“你真的是好大的本事,他居然为了你去跟蓝家抗衡,你真的是好大的本事啊。”她重复着这句话,弯下身捏住她的下巴,审视着她的脸“你这样平凡的一张脸到底是怎么将他迷得神魂颠倒的?”

    冉初晨被她的举动跟不着边际的话说的愣住了“什么蓝家?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孟依不屑的冷哼一声“看你这副蠢样子,真的是有够蠢,被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世钧他嘴厌烦的就是没有脑子的人,可是对于这个冉初晨却做了太多的意外之举,简直都要把她的肺气炸了。

    看着她懵懂无辜的眼睛,她更是恼火,突然勾唇一笑,诡异的眼神让冉初晨身上发寒,却听她突然炸出了一惊天的秘密“展俊早在两年前就跟夏兰音搞在一起了,你爸爸入狱,展俊涉毒被捕,都是他跟夏老头一手策划的,呵呵可是你这个蠢货为了一个害你们家的男人搭上了自己,甘心做了沈世钧的情妇,真的是蠢得可以。”

    “你胡说,不可能的,根本不可能不可能”她堆坐在地上摇着头嘴里呢喃着不可能,这样的话让她怎么相信,一定不是这样的,这个女人可能喜欢沈世钧,可是沈世钧跟本就不理会她,所以她对自己怨恨说出这样的话来刺激自己,对一定是这样,不能上当才对。

    她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可是小腹又是一阵刺痛,她苍白了脸色又有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孟依见她脸上痛苦的样子,心里痛快极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感觉到了无比的舒畅“哈哈很痛苦吧,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出卖是不是很难受?”

    “你胡说,他不会的”冉初晨觉得她的胡言乱语简直可笑,展俊为什么会害他们全家,他们之间无冤无仇的。仇?冉初晨突然猛地瞪大了双眼,还记得爸爸第一次带展俊回来的时候他一脸的血迹,爸爸说他的父母去世了,死于一场车祸,难道?展俊的无情抛弃他跟夏兰音会这么快结婚就不是一朝一夕就决定的,一定是早早的就相识了,爸爸是个怎样的人,自己再清楚不过,他的为人也十分谨慎,为什么会突然违法入狱?还有妈妈这些巧合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划过脸颊,心里就如同被人用锤子狠狠的凿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样,疼的几乎窒息“不是的不是的”她抽噎着嘴里反复的呢喃着这句话,脸色比刚才更苍白了几分,只觉得小腹处开始往下坠,疼的她额上一片冷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枕欢宠,总裁诱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海棠依旧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棠依旧1并收藏一枕欢宠,总裁诱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