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离婚是件苦差事 > 第58章 大结局

第58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阴冷潮湿的空气里掺杂着腐朽而老旧的味道,身下的椅子也全然湿冷,一股寒意直达心底。

    时苑慢慢地睁开眼睛,幸好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全然漆黑一片的,只是目光所及全是粘有霉菌黑点的破败腐朽得不成样子的破桌子、凳子。

    时苑微微一扫周围环境,下意识地就想伸手护住自己的肚子,直到感觉到手腕处被勒得紫红的地方传来痛感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被人捆住了,只是时间有点儿长让她的手麻了,暂时的失去痛感而已。

    时苑微微低头往下一扫,不禁失笑,心里大概就有个底了,哪有劫匪会用意大利手工定制的领带来帮助他?明显就不是惯犯,也不是精心安排。

    临时起意,又不缺钱,时苑能想到的就只有应斯雲了。

    黑色皮鞋跟底的声音和着水泥地的摩擦形成了敲击性质的声响,时苑霎时如临大敌,神将绷紧,但是面上又表现得从然淡定。

    脚步声愈来愈近,秋天的风在窗外上呼啸着,几乎是要把破旧的窗户吹散架的劲头。

    “二哥,绑架罪要判多重,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吧。”

    应斯雲一只脚撑着墙面,一只脚立着,斜倚着望向时苑,似乎是毫不在意时苑说的罪行,只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绑架、□□加上杀人直接判我个死刑多好?”

    他的话音一落,混着他诡异又藏着冷意的笑容,时苑的汗毛瞬间全立了起来。

    应斯雲也不靠近,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时苑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哦,差点儿忘记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了,不过没关系,你两条命我用一条命来换,倒是个合算的买卖?”

    “应斯雲,你疯了吗?应廷也没有想过要置你于死地,经济类的犯罪你关几年也就出来了,老爷子留给你那么多东西,你为什么不知足?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窗台上有个什么东西在微微闪着光,时苑凛住心神定眼一看,才发现那是把浸着寒意的军刀。

    应斯雲没有回应时苑的质问,只是把军刀打开,握住刀柄开始把玩起来,一下一下地放在窗边上转着,惹得时苑的心里越发的不安。

    但当她发现她越慌乱,应斯雲就会有一种近乎痴迷的欣赏的眼神时,她反而冷静下来了。

    她要拖着,她需要争取时间。

    争取到应廷来的时间。

    时苑有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底气和自信,可是她知道,应廷一定会来的。

    虽然现在连她自己也完全不知道身处哪个地方。

    回想自己出门时的情景,她刚一出门就有一只狗往她的方向扑过去,原来隐在暗处的安保都纷纷去阻止那只狗的靠近,这才让应斯雲有了可趁之机,可是应斯雲具体是怎么操作的,时苑是真的不清楚,明明她在昏睡之前都没有见到应斯雲的脸。

    “看来二哥还挺有犯罪天分的,能不能请教一下,我是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吗?”

    “我并不想给你请教的机会。”

    话题中止,又陷入了很长时间的静止。

    应斯雲嘴角含笑,时不时地向外看一眼,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外面的风还在肆虐,没有一点要停的迹象。

    “你在等人?等应廷谈条件?”

    “你倒是希望和我谈条件,可我不愿意。”应斯雲现在就横着一条心想要弄死时苑再弄死自己,最好还能顺便弄死应廷,就是他理想中的“ding”了。

    时苑见应斯雲一点商量的情绪都没有,也不再说话保持体力,看样子在那个人到来之前,应斯雲是暂时不会动她了。

    “时苑,你知道吗?”应斯雲的声音突然又响起,有一种近乎诡异的温柔缱绻,“我真的爱死你这种喜欢自作聪明的表情了,你以为我不会动了,那我们试试?”应斯雲一边说着,一边靠近,手已经开始解自己衬衣的扣子了。

    只一瞬,时苑的面色霎时惨白,对面这个恶魔她已经领略过一次,那样的噩梦她不想再重来。

    母子连心,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感受到了母亲的惊恐,也变得不安分起来,让时苑难受得直冒冷汗。

    白皙的面容上有中指滑过的黏腻感,让时苑想要作呕,但是时苑还是忍住了,这样只会越来越激起应斯雲的快感。

    “不愧是应廷的女人,你倒是挺能忍。我倒还真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地步。”应斯雲一边说着,一边去拽时苑的衣服。

    时苑的风衣已经敞开露出里面鹅黄色的针织薄衫,应斯雲在癫狂的状态,轻而易举地就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时苑白皙美好的肩。应斯雲的手随即在她的面颊和肩骨处游走,当他的手越来越往下,更是惊起了时苑的巨大恐慌。

    此刻的时苑心中万分凄凉,生命和尊严似乎尊严更重要,可她现在背着的是两个生命,这样一比好像尊严是不是能暂时被放下?

    她的唇被紧紧咬着,几乎渗血,不肯往下掉出一滴眼泪。

    “斯雲,住手!”突然闯入的人的声音带着震惊及时止住了应斯雲,同时也阻止了再晚两分钟就无法挽回的悲剧。

    安若瑶一看就是接到了应斯雲的通知急匆匆地赶来,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名门千金未经修饰,只随便披了件大衣就来了,甚至连头发都没有整理,只让三千烦恼丝没精打采地披在肩后。

    “你来了。”应斯雲从时苑身上慢慢起来,没有一点被妻子抓包的羞愧感,只是笑了笑,然后又轻轻地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

    只这几个字就几乎让安若瑶泪目,她和应斯雲有太长的时间没有见面,特别是当她见到应斯雲是这个样子则更是伤感。

    应斯雲见安若瑶哭了,也慢慢靠近,右上拂上了她的脸,“若瑶,你瘦了。”

    “斯雲,收手吧,咱们还能争取轻判,我会和应廷谈条件的,我们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所以你收手吧,好不好?”安若瑶几近哽咽,最后的“好不好”是带着哭腔的乞求。

    应斯雲听了这话眼神凛然一变,“你以为我找你来是为了这些?应廷毁了我,他这一辈子都不要想好过,等会儿我就杀了时苑那个贱人,一命换两命挺划算的。”他的眼睛是怖人的猩红色,完全一副丧失了理智的模样。

    “呵,是么?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一命换两命?”熟悉的声音飘进耳蜗,沉淀进时苑的脑海中,让快要放弃挣扎的她霎时清醒,“应——”还未喊完,时苑的声音已经沙哑地说不出话来。

    应廷在得知时苑被绑架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应斯雲,他早就该预想到的,应斯雲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所以在收到报告安若瑶从家里偷跑出来,应廷心里就有个大概了。

    一路上紧追慢追总算是找到了这个地方,而且是摸清了地形他才敢完全现身,他不怕应斯雲和他谈条件,他怕他不愿意和自己谈条件。

    果不其然,应斯雲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玉石俱焚。

    应斯雲看到应廷的出现并没有显得慌乱,只是当他看到安若瑶的腰身侧也被抵住了一把刀才微微有些松动。

    “所以现在两命换三条命?我怎么算也不亏。若瑶,你是愿意陪着我去死的,对吧?”应斯雲的面上一直覆辙惯常的冷笑,安若瑶此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眼泪一直不停地往外滚。

    “你是信誓旦旦觉得我不会动手是么?那试试?”刀的位置更加逼近了两厘米。

    事实上应廷确实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应斯雲离时苑的位置要更加近,万一应斯雲有突进行为,应廷害怕——

    应廷,镇静,镇定下来,你是应廷。

    应廷一直这样提醒着自己,甚至不敢多往时苑的方向看一样,他怕自己多看一眼会真的忍不住就真的见血了,那就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时苑残余的意识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想睁开眼却发现眼皮过于沉重,昏昏沉沉,神识不明。

    正当应廷在犹豫拖延时间的时候,应廷手上的刀刃不知怎么一寸一寸地进入了安若瑶的身体,猛然袭来的痛感让安若瑶的整个五官都拧在一起了,只是她的嘴角仍是挂着笑,朝着应斯雲温暖和煦地笑着,就像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笑得那么灿烂。

    下辈子,换你对我一件钟情好不好?

    “若瑶!”应斯雲惊慌地扔掉了手中的刀,朝着安若瑶的方向奔过去,“斯雲,你别过来,放他们走,不然我就真的死给你看。”原来原本在应廷手上的刀早就不知不觉中已经换到了安若瑶的手上,腰上的伤口已经染红了她里面的衬衣,带着血的到被摆到了脖颈大动脉处,只需要一下,就无可挽回。

    “应廷,答应我,今天的事情就算没有发生过。”安若瑶在应斯雲靠近之前压低声音轻轻地和应廷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后用手猛地一划,“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应廷趁着应斯雲慌神之际,直接上前一脚踹了过去,将他重击在地,而应斯雲却丝毫没有还手,他倒在了地上,眼睛却仍然在看着安若瑶的方向,地上满是污迹他却艰难地一步步地向着安若瑶的地方爬了过去。

    “呜啊呜啊呜啊呜啊——”警车鸣笛的声音从四周向房子中心陇聚。

    应廷的身影离那个破旧的房子越来越远,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相互依偎着的两个人和一滩血泊。

    时苑安宁地躺在了应廷的怀抱里,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她拼着哑着的嗓子问了一句,“应廷,我们回家吗?”

    对,我们回家,回我们的家。

    『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离婚是件苦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诞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欧尼并收藏离婚是件苦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