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离婚是件苦差事 > 第59章 (番外)许你一夏

第59章 (番外)许你一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半夏从小时候起就是个能屈能伸的人,这是十里八乡的人全都知道的事情。

    幼时学围棋大胆放话,一定要赢过至少她们这一片的孩子,结果她们那一片住着时苑。全剧终。

    工作后成为编剧凌云壮志,势必要成为一个史剧大家,结果最后辗辗转转却每天窝在家里写言情剧。全剧终。

    进入编剧这一行后志愿睡遍娱乐圈所有小鲜肉,结果最后一失足栽到了林旸手里。全剧终。

    自从和林旸出了绯闻以后,许半夏觉得自己的生活完全翻天覆地的掉了个个儿,她原本可以开着自己新买的卡宴肆意地压马路,结果刚一开出去就成了“林旸女友购豪车,春风得意笑不停”;原本就简简单单不拾掇就出门了,结果“林旸新女友暴瘦十斤,出街憔悴难掩”;原本就喜欢宽松一点的衣服,再搭上一双平底鞋就会变成,“林旸女友小腹微凸,疑好事将近”……

    对于这些新闻标题,许半夏每次都强忍着火气,告诉自己挺三个月就结束了,就当自己短暂地当了次网红,等她和林旸分手以后,这一切肯定都会过去的,大家都会平静下来的。

    这个时代原本就是快餐时代,没有人会对一个人有着持续不断的关心。

    但是许半夏好像远远低估了林旸的能力了。

    “林旸,你在这部电影里吻戏这么多,女朋友看到了有没有生气?”

    “她没有生气,她原本就是很大气的一个人,而且我提前报备过了,就连戏都是和她对的。”对着镜头,林旸的谎话真是信手拈来,一毫的羞赧都没有,好似是早就习惯的结婚多年的夫妻的日常了。

    这段采访视频被“有心人”截成了cut发到了微博上,又是分分钟上热搜,热度持续不减,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收到了一万点暴击。

    ——“啊啊啊,你们快看林旸最后宠溺的笑,甜死我了,我家小天使这么好看,竟然有主了。呜呜呜,半夏大大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嘤嘤嘤,蓝瘦,香菇,要林旸亲亲才能起来。”

    ——“来人啊,拿朕的狗粮来!什么?吃完了?不是告诉了你让你屯一吨的呢!”

    ——“这对的糖我是含着泪吃下去的。”

    许半夏有点儿方?为什么现在的粉丝怎么和她们那个时候不一样了,她们那时候就连偶像拍次吻戏都能哭上三天三夜,怎么到林旸的粉丝这儿画风就变得如此清奇?

    更有甚者还有粉丝专门为他俩剪辑视频的,甚至把许半夏百八百年前的相片都翻了出来,硬是要给自己发糖吃,实在不能不说有毅力。

    但是粉丝喜闻乐见,不代表许半夏也那么乐意,她还是觉得她需要和林旸“好好地”“深入地”谈一谈。

    一个电话拨过去许半夏等着忙音响完才听到林旸的声音慢慢地从电话筒那头流泻出来,“怎么了?想我了?”林旸的声音带着些微的嘶哑,但是说起话来还是有两分玩世不恭。

    “林旸,我们见个面吧。地点你挑。”

    “好,我正在拍广告,拍完以后见。”话才说到这里,许半夏就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在喊着林旸的名字,林旸的声音里藏着一丝无可奈何的倦意,轻轻地补了一句“等我。”后便匆匆挂了电话。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被林旸说得酥麻麻的,让许半夏的心突然地咯噔了一下。

    许半夏怔了几秒钟才慢慢放下了手机,摇了摇头,“许半夏,清醒点儿,不要被表象迷惑。”

    林旸是什么样子的人你最清楚了,一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你怎么能上他的当?

    ......

    林旸结束行程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停好车以后一个人站到了许半夏家的楼底下,看着七楼的光还亮着,想象着她正在做些什么呢?

    深秋的夜晚凉意最是伤人,林旸就那样站着吹着冷风,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七楼的那个窗口,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傻了,摸遍全身想拿出根烟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戒烟很久了。

    原来,风露立中宵就是这种感受。

    思念的人就在眼前,却害怕往前踏一步。

    许半夏一直以为林旸官方公开她是她的女朋友这件事是他的偶然之失,但实际上,这是他的蓄谋已久。

    时间拉回两年前,那个时候的林旸还是刚从电影学院刚毕业的学生,既没有人脉又没有签约经纪公司的他因为一直找不准定位,所以也就一直只能凭着副好面孔拍拍平面杂志,偶尔接两个小角色。

    一次结束拍摄后,林旸在街上闲逛,发现了许半夏在开签售会,那个时候许半夏已经算是小有名气的作家了,林旸出于好奇便随便进去逛了逛,可是现场人实在太多,基本上还都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林旸觉得有点儿尴尬正准备走,却突然被叫住了。

    “最后面的那个男生,对,就是你,你到前面来一下吧。”林旸发现是在叫自己只是单纯地有礼貌地往前走了两步,这时候坐在桌子后的那个女生突然笑了笑,“大家抱歉啊,我写作出道这么久一个男粉都没有见过,好不容易碰着了一个,我可不能让他跑了,这次我用个特权让他插个队哈。”她说话的声音很清脆,说完以后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只是爽朗地笑着,这么坦诚的她也是惹得现场一阵哄笑。

    等走到近前,林旸才看清楚许半夏的样貌,身着一袭正红色的镂空系带连衣裙,长长的卷发慵懒地搭在肩上,右上拿着泛着银光的钢笔,头微微地向左偏,明明是极为魅惑的形象却莫名地透出了极为纯真的模样。

    许半夏带着笑意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林旸,这才发现自己闹了一个乌龙,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拿书啊,根本就不是她的粉丝啊,摔!

    林旸发现了许半夏神情微微地变化,知道她发现了自己弄错了,但是也没有立即拆穿,只是带着玩味的表情想要看看她怎么收场。

    “原来不是我的粉丝啊,那我也还是送你一本吧,希望你回去后一定一定要成为我的粉丝啊!”许半夏无所顾忌地笑着,没有更多地去圆场,弄错了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就好。“哎,看来我还需要努力啊,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盼着个帅哥男饭,结果还是个乌龙。”原本有些焦急地等着少女们见着许半夏这委屈的小表情又纷纷被逗乐了。

    许半夏找工作人员拿了一本书,写了签名以后抬头望向林旸,“能冒昧问一下职业吗?”

    林旸眸光微微暗淡,轻声说了一句,“演员。”

    许半夏显然并没有对林旸是演员这件事情上有过多的纠结,“这么巧啊,我是编剧呢,以后有机会的话请一定和我合作,我未来的亲爱的男粉。”说完以后,许半夏还俏皮地朝林旸眨了眨眼。

    见着许半夏低头专注地给他写签名和寄语的时候,林旸感觉自己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钝物重重地撞了一下,莫名地有点儿疼。

    走出活动室大厅,外面熙熙攘攘还有人在外场排着队,仔细听还能听到有几个女生在讨论这次的小说的剧情,“半夏大大真的太会虐人了,宁徵在大雨里撑伞那一段真的哭瞎我了。”“可是我比较喜欢韩祈啊,坚定男二五百年不动摇。”

    林旸在夹着嘈杂的微光下打开了书翻到扉页,许半夏带着豪放的姿态的字迹便展露出来了。

    to:未来一定会成为我男饭的你

    当我想给一个人我最好的祝福的时候就会词穷,满脑子只有八个字,虽然俗套但却真心。

    ——祝前程似锦,遂心遂意。

    他终于为自己的刚刚莫名的痛感找到了原因。

    时空流转,岁月迁移,前半句林旸已经实现,后半句他需要许半夏来帮他实现。

    这样想着,林旸快步地走进了电梯里,他想要快一点儿见到许半夏,非常地想。

    门铃响了三声许半夏才姗姗来迟地过来开门,林旸都还没进门,她就开始了抱怨,“你这么大晚上的还跑过来,真的是不怕记者们乱写。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炒作,但是现在塑造出这么一个恩爱的形象,宣布分手的时候我成什么人了?以后那些粉丝见着你我交新的男女朋友一定要哭死。”

    许半夏显然是刚刚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撒拉着拖鞋,睡眼惺忪,头发有些乱,电视还开着,播着晚间档没有营养的电视剧,嘴边还一直碎碎念。

    林旸看了许半夏一眼,然后信步向里走,自己就坐到了沙发上,果然,凹陷处还残有余温。

    许半夏见着林旸一点要客气的打算都没有,也就随他去了,然后在林旸的旁边再次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窝了起来,她现在上下眼皮都在打架,实在是困,可是她又确实需要和林旸好好地谈一谈,所以眼睛半睁半闭,迷迷蒙蒙的。

    林旸看着许半夏带着困倦的睡颜,想要伸手去给她搭上毯子,但最终手却是悬在了半空中又黯然地收了回来。

    “我的电影上档两个月了,也没有新的电视剧要推出,我有什么需求好端端地要绑着你炒作?”林旸面色很平静,但语气里带着隐隐的怒,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些零散地水果,林旸挑了个好剥的橘子就剥了起来。

    “唉唉,你这人怎么都不知道不好意思的啊?”许半夏闻见了橘子特有的香气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一瞬间林旸还带着妆的脸就在她的眼前放大。

    他细心地收拾好橘子外层纤维状的白线,最后把剥好的橘瓣放到了许半夏的嘴边,“来,乖,张嘴。”

    许半夏被这突如其来的示好给吓到了,不知作何反应鬼使神差地就吃下了林旸递过来的橘子,刚一入口就酸的她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

    “林旸,你肯定是故意的。”

    “嗯。”林旸没有否认,但显然他们俩说的不是一件事。

    “言归正传,咱们俩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你怎么老是给媒体放□□啊?”橘子是真的酸,酸得许半夏困意全无,索性慢悠悠地坐起来,在腰后垫好靠垫聊聊正事。

    “咱们快点儿聊完,你快点走,不然你要在我这儿赖上一晚,明天的头条就会成‘林旸许半夏私宅共度良宵’,这我以后还交不交男朋友啊?我要是太出名,以后睡小鲜肉都要顾忌一下啊。”

    林旸仍是懒懒散散地靠着,像是对许半夏说的话提不起任何兴趣,“说完了?”他挑眉问到,声调不觉有些下沉。

    “恩,说完了。”许半夏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旸今天给她的感觉有点儿怪,但是她也说不清楚是哪儿怪,这让她有点儿发怵。

    林旸见着许半夏低头深思的表情,他内心中的情绪似乎又翻江倒海地压不下去。

    “我从刚刚就很好奇那橘子到底有多酸?”

    “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许半夏被林旸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让她把视线转向到茶几上的橘子,谁料林旸勾唇一笑,“正有此意”的话音刚落他一个倾身就覆到了许半夏的身上,在她甜美诱人的唇上流连。

    许半夏鲜红的唇上还有残留的橘汁,入口后酸酸甜甜让人欲罢不能。

    林旸能明显得感觉到许半夏的身体瞬间僵住了,所以即使再不舍他也很适时地松开了许半夏。

    空气中流转着一股莫名的暧昧气氛,许半夏觉得自己应该是要生气的,可是她现在却浑身发软,大脑空白一片,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林旸,你——”

    “我已经做好了挨一巴掌的打算了,如果后悔了可以随时补。”林旸还是紧盯着许半夏视线不肯从她面上移开一分一秒。

    许半夏轻嗤一笑,“我这个人相当看得开的,这个圈子里的人有多开放我也都知道,但是*就算了,只有我睡小鲜肉的份,还没有小鲜肉睡我的份。”她看着是在看玩笑,但是内心隐隐的地方却不知为什么会有很细微但是绵长的刺痛感。

    “许半夏,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傻?”林旸见着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更觉气不打一出来。

    “嗯?”

    “你爱上一个人最快需要多久?”林旸这句话说完以后,整个空间出奇地静,只剩下电视剧里男主向女主告白的声音。

    ——“我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

    林旸的声音盖过了电视剧里男主的声音,他说。

    ——“我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你。”

    ......

    气氛变得越来越暧昧,林旸的眼睛里有着难得一见的真挚,温柔地简直能化出水来。

    “许半夏,他是个演员,你要小心。”许半夏在心中提醒着自己,反复地提醒着自己,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无果。

    “不是问我最快多久能爱上一个人吗?三分钟。”许半夏仰头一笑,压着林旸的脖颈下来就吻了过去,三分钟的一个吻,爱或者不爱,无处可藏......

    林旸开始也是一愣,两秒后开始回应起许半夏的吻,果然如想象一般地可口,不,甚至是比他日日夜夜期待地还要更好。

    恍惚中,他想起当时和应廷在关于许半夏的事情上对峙的场景。

    “林旸,你现在正在上升期,你这么鲁莽会毁掉你自己的。”

    “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努力就能得到,但也有的是你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可当你有几率可以用你的全部去换一件你渴望很久的东西的时候,那么久只剩下‘在所不惜’这四个字了。这种心情,我想应总必定感同身受。”

    应廷苦笑,最后还是义无反顾地帮了他。

    这世间因何有佛?

    是为了渡天下痴人。

    -------------------------------------

    群星闪耀的红毯现场,林旸这次和许半夏是以情侣的身份共同出席的,他们俩一个被提名最佳男主角,一个入围了最佳编剧,一起入场更是话题中心,瞬间秒杀无数菲林。

    无巧不成书,今晚的颁奖典礼应廷被邀请来当颁奖嘉宾,在入场的时候恰好碰到了林旸,因着应廷现在每天都在应氏集团总公司,所以娱乐公司的人交给其他人打理后林旸也鲜少有机会能见到应廷一次。

    两个人匆匆而过,应廷向许半夏微微颌首,算是问候,在侧身经过林旸身边的时候压低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话,“恭喜得偿所愿。”

    林旸勾唇一笑,在一旁的许半夏一个劲儿地在追问应廷刚刚说了什么,林旸顾左右而言他。

    “你快看,我们应总难得接受采访。”

    ——“今天到场的嘉宾都是成对成双的进来的,应总一个人走进来会不会显得有点儿落寞?”

    ——“没办法,家有娇妻,善妒。”

    许半夏听了应廷这话一避开摄影机就止不住地笑着,“哎,我和你说,我们小苑真的是世界上最大度的女人,要让她生气倒真挺难,你看刚刚应廷说什么,善妒,哈哈,笑死我了,我等会儿就给小苑打电话。”

    林旸见着许半夏兴致这么高,开始也是跟着她一起乐呵着,突然一下子又正色,低声道,“右后方八点钟有摄像机,注意形象。”

    许半夏一听笑就僵在了脸上,瞬间变成了镜头前专用高冷范。

    她心中暗想,今天穿得是纪梵希高级定制可不能将形象毁于一旦,结果五秒钟后,自然破功。

    “我骗你的。”

    许半夏咬牙切齿,“林旸,等我回去收拾你。”

    “随时奉陪。”

    两个人还在这边打闹,那边就有工作人员急匆匆地催促他们先赶快去就座,许半夏脚踩高跟鞋又是第一次穿曳地长礼服,走起路来十分不方便,林旸的助理见状想去帮忙,却被林旸笑着止住了,“让她受点罪才好。”

    可他嘴上这么说,看着许半夏一个人往前走得踉踉跄跄自己也还是心疼,又三步作两步地跟在了她的后面为她牵着裙摆。

    许半夏回身看是林旸也没有惊诧,长发浮动,婉转一笑,回眸已是一笑倾城。

    工作人员有感po到了网上瞬间又是浏览量爆表。

    大家纷纷留言:

    ——撒狗粮我只服这对,不接受反驳。

    ——工作人员好福利,我也想去现场。

    ——啊啊啊,其实半夏大大的颜值真的不输小花旦啊,可以考虑和林旸一起拍部戏了。

    ——天台的朋友们还有位置吗?能给我空一个出来吗?

    “接下来我们来揭晓最佳编剧究竟会被谁收入囊中呢?是徐佳的《落日之前》还是冯希的《鸣战》,又或者是许半夏的《黎阳》呢?”颁奖嘉宾伴着音乐在刻意地制造紧张的气氛,其它入围者都是多次入围大奖的大编剧,而许半夏首次入围“万花奖”,虽然激动,但是也不对拿奖抱有期待,心态自然十分平和。

    ——“最终获得本次‘万花奖’最佳编剧奖的是冯希的《鸣战》。

    边念到名字的作家落落大方地起身,向后座浅浅地鞠躬,然后慢步地踏上领奖台,一步两步走得稳重但又不十分沉闷。

    许半夏心中不由暗暗地感叹,大家就是大家,冯希编剧出道十年,虽然作品不多但却部部经典,而且为人低调朴素,从不喜抛头露面,这样的品格实在是她这样偶尔用些粗制滥造的剧本以维持生活的人强太多。

    想到这儿,许半夏面上难免有些失落,作为一个作家和编剧,她似乎缺了点风骨。

    “怎么了?有点儿期待得奖?”林旸察觉出许半夏情绪的变化,左手不觉得就握住了许半夏的右手,许半夏噗嗤一笑,“我实在苦恼,等会儿最佳男主角是站你,还是站陆远宁呢?你知道陆远宁在《鸣战》里多帅吧,现在想起那个场景我都还脸红心跳的。”

    林旸知道许半夏说的是哪场戏,因为《鸣战》这部电影作为今年的最热他也有参演,很不巧,双男主,他是其中一个,更巧的是,同时被提名。

    “那我呢?”林旸原本是没打算问这句话的,因为单凭颜值来和陆远宁比,他还是很有自信的,可没忍过五分钟林旸还是憋不住了。

    “你啊——”许半夏的睫毛扑哧扑哧地扇着,俏皮一笑,“明年再来吧。”

    许半夏的话音刚落,“陆远宁”的名字就从音响中发出继而被扩散开来,她无奈地耸了耸肩,一副“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此时的许半夏全然不知三秒钟后会发生的事情,兴高采烈地立着flag,可是三秒后就被啪啪打脸——“今年的最佳男主角比较特别,因为两位男主角是在同一部电影中被提名,表演又实在是不分伯仲,最终评委会给出了给予陆远宁、林旸两位最佳男演员这个奖项。”

    许半夏侧身看着已经起身要上台领奖的林旸,满脸堆笑,“影帝大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等会儿领奖词你可悠着点儿,能多官方多官方,要多官方就多官方。”许半夏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是生怕林旸会突然起报复心出个幺蛾子,她一定又是分分钟上热搜不下来。

    “好。”

    林旸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可一上台就变卦。

    “刚刚在台下的某位女士希望我把获奖词说得官方一点,可我在想,我为什么要那么听她的话呢?就在几分钟之前,她都还在要在支持我还是支持陆远宁身上犹豫。”林旸说到这儿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在场的嘉宾顿时就把视线集中到了许半夏的身上,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到地底下去。

    “我如果要听一个人的话,那这个人一定会是我的妻子。”林旸浅浅的笑了笑,看着许半夏的方向来了段“官方”的获奖词,“感谢cctv、chtv,感谢公司对我的帮助,感谢粉丝一直以来对我的喜爱,感谢我父母对我事业的支持......”

    声色感官慢慢消散,许半夏似是短暂性耳鸣听不见现场所有的声音,她的脑子“嗡”地一声炸开的只有那句话,“我如果要听一个人的话,那这个人一定会是我的妻子。”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是在求婚?

    “第七排中间红色长裙的那个女孩儿,我已经听了你的话把获奖词说得很官方了,你准备好做我的妻子了吗?如果没想好,我就再说一遍。”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多少艺人是期待像林旸这样可以肆无忌惮的、光明正大的去公开、去恋爱?特别是在林旸还处于一个如此年轻的阶段?他们想过,但是他们没做过。演艺人的爱太奢侈需要拿太多既有的稳定的东西去换,他们瞻前顾后,他们千思百虑,最后却还是要屈从现实。

    许半夏一直觉得自己对未来都没有一个明确方向,她是典型的及时行乐主义者,过完一天就是一天,可在这个瞬间,她的脑海里突然有了未来的画面,未来的,和林旸,在一起的画面。

    ——“我愿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离婚是件苦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诞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欧尼并收藏离婚是件苦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