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离婚是件苦差事 > 第65章 【番外】有萌包子

第65章 【番外】有萌包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家有萌包子】(1)

    又是没有什么新意的平常日,两个白白软软的小团子一大早就醒了,眼珠子一个劲儿地在那儿转来转去,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样才能不去上幼儿园,毕竟幼儿园那些还在哭着喊着要吃的,一言不合就往地上躺着不起来的小朋友实在和他们兄弟俩这种高冷的气质不符合。值得您收藏

    所以,去幼儿园真的会拉低他们的智商的啊。

    他们已经很多次和他们妈妈表达了不想去幼儿园的想法。

    而他们的妈妈每次都说,“好好好,我和你们爸爸说。”

    结果最后他们旁敲侧击地想要妈妈去提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出现以下状况。

    “应廷,我和你说个事儿啊。”时苑朝着两个小团子眨巴眨巴了眼,示意没事儿呢,有妈妈在呢,两个小包奋力地点头,鼓励妈妈一往直前,不要退缩。

    “说吧。”应廷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翻看着财经周刊,完全不知道母子间的小心思。

    “就是,思朝和斯暮不想去上幼儿园,觉得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太吵了,想就在家里学习。我觉得他们不去幼儿园其实也可以的,你看我,我连高中都没上,不也很聪明吗?所以去不去学校可能真的没关系。”应思朝和应思暮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果然还是妈妈给力,竟然拿自己的少女时代来举例。

    应廷无奈耸肩,慢慢地放下报纸,一下子就看到躲在沙发后面的应思朝和应思暮在那儿挤眉弄眼,兄弟俩感受到了压迫而来的冰冷视线,当即立正站好,一动不动。

    应廷来回扫了两眼,就知道时苑提这事儿肯定是俩兄弟鼓捣的,时苑自己实际上一点想法都没有,“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不一样,你本来就聪明,而且单攻围棋选择好了方向,思朝和思暮都太小,没有独立的兴趣,让他们去上学就是希望他们多喝外面的孩子接触,一个是不养成孤僻的性格,再一个就是希望他们能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

    应廷一段话下来,条理清晰,逻辑严密,让时苑完全没有一点反对的余地,甚至还从心底里认同应廷的想法,转过头来就开始教育两个小家伙。

    “爸爸说的话都听到了吧,等你们找到自己的兴趣以后再说不上学的事哈。”

    应思朝和应思暮两个人又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一向英明神武的母上大人已经被爸爸成功洗脑了,简直没救了。

    都说这一孕傻三年,他们妈妈可能因为一次孕了两个,估计得傻上六年才能缓过来。

    哎,想到这儿两个小包子真的满脸都是泪啊,算了,不想了,怎么熬过今天才是正经事儿。

    “要不装病?”应思朝先提出了这个想法,但转瞬又自我否决了。应廷太精明了,这么简单的小伎俩骗不过他的。

    应思暮看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又想不出办法,只能干着急。

    应思朝见着应思暮太焦躁,立马拿出了他作为大哥的风范,“别急,咱们要是慌了,爸妈肯定一眼就要看出来,咱们要淡定。”刚满五岁的孩子还不太懂淡定具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是经常听就顺便拿来用了。

    “那怎么办?”应思暮小小年纪就有了不小的哀愁,他们这要是生在平常人家,糊弄爸妈绝对分分钟,可偏偏他们的爸妈都是智商超高的人,想到这儿就忧伤。但他们忘了,没有他们爸妈的基因,他们怎么哪里会有这么些小聪明的?

    “啊,我突然想到了。”

    “嗯?”

    “咱们可以去把爸妈的闹铃调完一点,等他们起来发现时间晚了说不定就不送咱们过去了。”

    “不行不行。”应思暮再次否定了哥哥的想法,“咱爸那性格,就算是他下午才起,也会把咱们丢到幼儿园一下午的。”

    结果,想来想去,两个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都没有,因为他们的爸妈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咦,我有了。”应思暮的一声咦突然激起了应思朝的好奇心,立马附耳到应思暮的旁边想要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能行吗?肯定能。”应思朝将信将疑,正当这个时候应廷和时苑两个人都穿着睡衣过来敲门了,两个小家伙赶忙钻进了被窝里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

    “应思朝、应思暮,我给你们三分钟起床。”应廷的话音已落,两个人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时苑心下觉得诧异,往常应廷一发话俩孩子一定立马不拖拉地爬起来,今天这样难道是病了?时苑有点儿担心地靠近,却发现两个孩子都躲在被子里哭。

    “怎么了?怎么都哭了?”

    “妈妈,我们—我们—不想上幼儿园。”

    应廷见着他们俩因为不想去上幼儿园而哭得稀里哗啦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怎么教你们的?不想上幼儿园就哭,你们究竟哪里学的这些坏习惯?”应廷的声音压得很低,是个人就听得出来他生气了,而应廷生气,是会罚站的,一站就是一上午不让动的。

    应思朝一听这话慌忙地带着哭腔解释,“爸,不是的,是我们的老师总是念错我的名字,她老叫我应思朝(chao,二声),爸,这放在你身上你能开心吗?我的名字多有意义啊,是你对我妈的爱啊,你以前告诉我,我们的名字意思是你朝朝暮暮都在思念我妈妈,可你看——”应思朝哭得更伤心了,时苑见着也十分心疼,近到身边给他们俩擦眼泪,回头嗔了一眼应廷,“他们也才五岁,应廷你不要太严格了,都吓着他们了。”

    应廷不像时苑那么心疼,看着孩子哭就什么逻辑都没有了,他的孩子他实在是太了解了,摔倒了都不吭一声拍拍土接着走的孩子会因为这么点儿事儿哭?时苑就是太信任这俩混小子了,等真被他们摆一道她就知道厉害了。

    不过现在,应廷暂时还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好吧,幼儿园老师水平不高,字都会念错,你们又实在不想去幼儿园,明天开始就去小学一年级入学就行了。”

    应思朝和应思暮面面相觑,他们这次好像玩大了,他们俩明明是想要摆脱幼儿园的桎梏,并不是想提前跳进小学这个大坑啊,毕竟小学里藏龙卧虎的副本难度直接从幼儿园的easy 瞬间跳成hard。

    这个时候能就他们的只有妈妈了,两兄弟认清现实后瞬间睁着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向时苑求救,时苑一听也是惊讶,转头看向应廷。

    “现在上小学不会太早吗?别的孩子都六岁才小学呢?”

    “没事儿,他们俩就是作业太少了,闲得慌才总是起这些幺蛾子,我也是五岁就上了小学,真没事儿。”说完这些,应廷又给时苑灌输了一系列要让孩子独立、幼儿园太惯着他们了,要去小学学好习惯巴拉巴拉的,这**汤一灌,时苑也觉得应廷说得十分有道理,再看看自家俩傻儿子,只能无奈耸肩,“应廷你来安排吧,今天就让他们先歇会儿吧。”

    这一大清早地一通折腾让时苑有点儿头疼,她需要回去补个觉,刚迈出去两步才想起来她今天下午还有比赛啊。

    应廷似是看穿了时苑的心思,先是一板一眼地对着两儿子说着,“给你们一分钟躺下。”再对着时苑便又是温柔似水,“你先去睡会儿,我今天不去公司了,等会儿叫你,正好送你去赛场。”

    在被子里一声都不敢吭的两兄弟只能不断腹诽,他们爸爸变脸比电视里播的川剧还快,一张对妈妈,一张对他们。

    应廷自然不会理会他们的抗议,他站在一边看着时苑,时苑睡意朦胧的脸看起来楚楚动人,他心神一动,就慢步地走了过去,环住时苑在她的唇上印上了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应廷,别,孩子们还看着呢。”

    应廷连头都每回,只说了一句,“你们俩自觉拿杯子蒙好头,不然可能你们等会儿就要去小学报到了。”

    话音刚落,应廷就加深了刚刚的那个吻,他辗转来回,汲取着时苑的甘甜,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香甜的气息。

    应思朝和应思暮迫于应廷的□□,自然什么香艳的场景都没有看到,就等着什么时候他爸妈能亲热完他们能透出头来出来透口气,还没等到他们就困得不行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而应廷则将时苑打横抱起,哄着她回房间里睡个回笼觉。

    时苑稍稍睡了一会儿便觉得精神气都回来了,一睁眼却发现应廷正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

    “这么看我,是想把我吃掉吗?”时间真是个神奇的东西,那么冷清的时苑如今竟然也会说些闺房之话了。

    应廷摇头摇头,“我看起来那么饥不择食吗?”

    时苑知道应廷是故意在逗她,但是听着应廷这么说一只手也就掐上了他的腰间。

    应廷忍着疼,只是突然真挚地说,“你准备什么时候退役?”

    “不知道,一直都没想清楚,其实我现在的精力很多时候都不能集中在围棋上面了。”

    应廷知道时苑自从生了孩子以后对围棋的专注力少了很多,虽然依旧维持着世界第一的位置,但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我最近就在想以后就专职带孩子也挺好的,孩子们想学击剑的话我也去学,想学跆拳道的话我也一样跟着去,我想我时候去培养一种心的兴趣爱好了,去选择一种我不会辗转反侧,不会因为他夜不能寐的爱好了。应廷,你的爱好是什么呢?”结婚这么久,时苑也都不知道应廷究竟最喜欢的是什么,因为他会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就连钢琴都是十级的水平。

    应廷搂住时苑,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的爱好是你,我的兴趣也是你,这么久了你如果还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我就真觉得你是石头做的了,我试图培养过自己很多的兴趣,但最后却发现所有东西带给我的那种满足感不及你带给我的万分之一。”

    时苑听了这话明明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却还端着,“你这情话真的是越来越会说了,都是哪儿学的啊?”

    “书上学的,最近我翻了翻秘书部的王秘书不小心留在茶水间的书。”

    “啊~难怪~。”

    “你这个难怪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应廷不闹,我投降我投降。”

    “啊,晚了。”

    【家有萌包子】(2)

    “妈,您当年究竟是怎么看上我爸的,您看看,我爸除了会赚点钱以外,啥都不会啊。”应思朝怎么都想不通,他们美丽温柔的像天仙似的妈妈究竟怎么是被他们爸爸拐上贼船的。

    “应思朝,你是觉得饭不好吃还是觉得每周的零花钱太多了?”

    应思朝完全无视应廷的威胁,早两年应廷的威胁还有用,可现在他和应思暮都已经有独立的能力了,再加上有妈妈护着,他们已经完全无畏应廷的专政霸权了,兄弟俩还试图完全推翻应廷的专政。

    时苑喝了一口牛奶,给应廷的面包上刷上果酱才慢慢说道,“会赚钱多好,你们现在衣食无忧的多好。”

    “妈,您不会真因为我爸有钱才嫁给他的吧,那妈你也太没追求了,凭妈妈你这美貌,富二代肯定排成队啊,我爸虽然有钱吧,但是脾气不太好啊,更何况我爸还比你大那么多呢,虽然您现在退役了,但是当年下围棋的视频我看了,一出场绝对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奖金也拿到手软,实在不应该为了五斗米折腰哈。”应思暮在一旁补刀,应廷没多说一个榔头就敲着应思暮的头上去了,疼得应思暮直咧嘴。

    时苑看着他们爷仨斗嘴也是笑得合不拢嘴,一边憋着笑,一边斥责应廷,“孩子说的是实话,你打他干嘛啊?”

    “时小姐,这么久了你就是一朵水仙也该变成黄花菜了,更何况我当年是整个A是公认的老公人选第一名好吗?”

    “应先生,当年我可是世界第一,也是粉丝也是在亚洲遍地跑的好吗?”时苑听着应廷叫她时小姐觉着有点儿不服气地顶了回去,像个孩子一样。

    “好了好了,不气了,我逗你玩呢,当年是我苦苦缠着你们妈妈,缠了好多年才把她追上手的,我当时发誓非她不娶,她是觉得我太可怜,担心我真的孤独终老,你们妈妈又那么善良所以就——”时苑听着应廷把她夸得像朵花似的,表情一下子就又明媚起来了,虽然应廷那些话都纯属胡诌,但她还是很受用的。

    正当时苑享受着应廷的吹捧的时候,应思朝的一句话几乎要让她才吃进去一口的面包给吐出去了。

    “妈妈你当时脑子一定进了水,以后有你哭的时候,你们这老夫少妻的,苏轼有句话不都说嘛,‘一树梨花压海棠’。”

    时苑放好餐具,擦好嘴角的残屑,起身就上二楼去了,因为接下来的画面肯定会很凶残,时苑转身轻描淡写地吐出了一句,“应廷,千万别手下留情了,他们俩真是欠收拾了。”

    时苑真的是震惊万分,十六岁的俩儿子成天光学着这些损人的话,真是一点正形都没有。

    当天晚上,时苑和应廷开家庭总结大会,总结起来就是时苑认为是应廷上梁不正下梁歪,从来不对儿子们进行性教育方面正确的引导。

    应廷则认为时苑太保守了。“孩子们大了很自然地就懂了。”

    “我十六岁的时候——”

    “你十六岁的时候什么?”时苑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到了应廷随口一带的话,“我十六岁的时候关于性方面的只是早就了解完全了。”

    “哦,谁帮你启蒙的啊,你十六岁去的英国,来,告诉我谁帮你启蒙的。”时苑的醋坛子瞬间被打翻了。

    应廷满脸无奈,时苑快奔四的人了,还像个小姑娘似的,这么蛮不讲理,但吃起醋的样子倒是十分可爱

    “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启蒙是你吗?”

    应廷此话一出,时苑的脸腾一下的就红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只能转开话题,那你觉得思朝、思暮怎么办?

    “再上一年高中就扔到英国去,不给学费不给生活费,让他们自力更生去。”应廷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方法最好,其实应思朝今天说的这个话完全是开玩笑,但是时苑当真了,应廷原本就有把孩子往外送,他们过一段二人世界的打算,但一直担心时苑不愿意离开孩子不同意,所以就没有提这件事情,这次正好是个好机会。

    果不其然,时苑还是有很强的担心,因为她从小没有父母的陪伴,所以她不希望应思朝、应思暮也像自己一样孤单,所以她想最大限度地给他们关爱,这也是时苑一直以来对俩兄弟格外宽容的原因。“让他们完全独立现在是不是有点儿困难?”

    时苑就是被母爱蒙蔽了眼睛,她都不知道那俩小子平时把自己给他们的钱都存起来偷偷地开了个账户炒股,现在账户里的钱都可以独立经营一家小型的公司了,时苑竟然还在这儿担心他们吃吃不饱穿不暖?

    应廷现在是着急把他们俩送出去,就开始吹枕边风,“现在的环境他们俩都太熟悉了,多接触接触外面的,走出去看看他们就知道家里多好了,而且学习国外的工商管理经验以后回来学着帮点儿我的忙不也是挺好的吗?”

    咦,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

    “好吧,那你安排的。”

    这么多年这对夫妻的模式一直都是应廷提出意见,时苑批准,然后应廷执行,看起来每次都是时苑在拍板落槌,但是实际上应廷每次都在影响时苑的决定,可是时苑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傻,总是由着他哄。

    这也算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一种特有的默契吧。

    当应廷把这个想法和应思朝、应思暮说的时候,两个人直接简单地问,“什么时候,我们需要把这边的事情安排一下。”淡定自若的语气,一点惊诧的表情都没有。

    “你们就不想想妈妈?心疼你们这儿,心疼你们那儿的,你们这一点不舍得都没有,妈妈知道要哭了。”

    应斯暮不屑的扫了一眼应廷,他们妈妈早就从一个睿智机敏的女性被他们爸爸培养成为了一个傻白甜了,哪里还会因为他们出国不吃不喝不睡觉?

    “爸,你也别诓我们,我妈早就被你照顾得十指不沾阳春水,哪有那么多时间天天想我们?”应思朝和应思暮早就盼着能出去大展拳脚了,毕竟应廷这个大魔王每天啥正事都不干,每日只有两个日常——宠妻和坑娃。

    原本应廷还略有担忧,担心这俩孩子出去以后就像脱缰的野马,等回来他就不大管得住了,但是应思朝接下来的一句话倒是让应廷下了决心。“正好趁我妈不在家,我妈年龄还不算大,你们正好抓紧机会造个人,不然您马上就要过上退休老干部的生活了,除了钓鱼也没别的好干的事情了。”

    “走之前三万字的手写检讨书,没写完我就帮你们多保留一段时间的护照。”

    应思朝和应思暮摇了摇头,多少年了,应廷还是这么幼稚,他们都不愿意去和应廷斗智斗勇了,怕太消耗应廷的脑细胞。

    回到房间以后,应廷和时苑就提了要孩子的事情。

    应廷和时苑这两年一直商量着想要再要个女儿,但因着担心时苑的身体状况便一直没实行,毕竟时苑已经三十七岁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二十岁的小姑娘了,风险会很大,但前些时候医生检查认为时苑的各项指标都很稳定,再要一个孩子绝对没有问题,所以他便又把“造人计划”提上了日程。

    “你们愿意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能拿到哪个学校的Offer全看本事。”在这点上,应廷还是有一定的自负心的,他的两个儿子别的不说,但智商随时苑,情商随他,考入一个常青藤名校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但应廷没想到,成天看起来正事不做的两个孩子,心里其实早就有了自己的心思。

    应廷和时苑是亲眼看到应思朝和应思暮踏上了飞往伦敦的飞机,可最后他们俩到英国后没呆几个月就跑了,应思朝却辗转去了美国,而应思暮也和他哥分道去了日本。

    应廷收到消息的时候几乎要气得派人把他俩绑回来,时苑只是呵呵地笑,“自己种的树长出来的果就得自己吃。”

    应廷是真的没想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竟然还能被自己儿子摆一道,两个人信誓旦旦地承诺学完商科就回国自主创业,可结果呢?应斯扎去美国学医科,应思暮去日本学习动画制作,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时苑歪在沙发上吃着切好成块的水果,出言宽慰他,“孩子们都大了,你就由着他们算了。”

    她看着应廷还是生着闷气的样子也不禁感叹,时间正是个神奇的东西,以前杀伐决断的应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也会变得像现在这样被儿子气得话都不想说的半大不小的小老头。

    “小老头——”

    “嗯?你叫我什么?小老头?”

    “对啊,四十三岁的小老头。”

    应廷勾起一笑,慢慢靠近倚在沙发上的时苑,将头埋入时苑的颈间,带着点迷离的魅惑的声音在时苑的耳边轻声呢喃,“需不需要我给你证明一下?嗯?”尾音的一个恩字苏得让时苑直接缴械投降。

    “别,应廷轻点儿,小心孩子。”

    应廷只是逗她玩儿,并没有想真的想做点儿什么,自己也怕压到时苑就赶紧侧身,让时苑舒服地靠着。

    “应廷,你说如果这次是女孩儿要叫什么名字?”

    “叫应思苑。”

    时苑被甜得合不拢嘴,“朝朝暮暮思念我还不够啊?”

    “不够,即使我抱着你十七年了,可是每天每天我都还是想念你,每时每刻。”

    时苑娇笑,“我也。”

    “什么?声音太小了,我听不见。”

    “我也真的很爱你。”应廷听到了时苑的回应,不作他语,只是把时苑搂得更紧了。

    以前于他,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而现在,经年流转,山被移,海被填,所爱在身边。

    【家有萌包子】(3)

    我叫应思苑。

    在我会识字以后,我的爸爸就不断地告诉我,我的名字是因为他每天都思念妈妈的意思,每次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他真的是生怕全世界不知道他是个宠妻狂魔。

    但是因为我和妈妈的名字中有一个字一样,所以经常会闹出一些乌龙。

    比如以前爸爸出门的时候都会说一句,“小苑,我出门了,我爱你。”

    刚开始我都会很兴高采烈地回应,大声地对着门口的方向喊着,“爸爸我也爱你。”

    一直照顾我的张阿姨每次都会捂着嘴笑,后来我才知道爸爸他是在和妈妈说话。

    爸爸经常说我是他的小公主,想要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我,但是实际上爸爸比起我来,更爱我的妈妈;不过我一点也不会吃醋,因为我也很爱我的妈妈。我的妈妈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妈妈会给我唱儿歌,会给我扎辫子,会给我讲故事,会陪我睡觉——

    爸爸总是对最后一点充满怨气,每当妈妈说想要和我一起睡的时候,爸爸总会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让我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后来爸爸找到我,和我很深入地聊了一下这个问题,“应思苑,你现在是大姑娘了,你要学会自己睡觉了。”看吧看吧,我的爸爸叫妈妈的时候总是叫“小苑”,但叫我就是连名带姓的“应思苑”。

    “爸爸,我才六岁啊。”我一板一眼地和爸爸进行着谈判,因为我知道爸爸其实就是想要睡在妈妈的旁边。

    爸爸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你的哥哥们以前都是两个人睡一个房间的,从来不需要爸爸妈妈陪。”

    “不不,我是女孩子,哥哥们是男孩子,他们不害怕,可我害怕。”其实我一点儿都不害怕,可是爸爸想要把妈妈从我的旁边抢走,总得给我点儿好处,不然我不就吃亏了。

    爸爸一定是看到了我的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了,不然他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的?“说吧,你想要什么?”

    “爸爸,你真聪明,我想要去迪士尼玩儿一次。”

    “这么简单?”应廷深知他的小女儿的古灵精怪,肯定不会就这么容易退步的。

    我摇了摇头,爸爸果然不太好骗啊,“要全家一起,奶奶、你、妈妈,还有大哥和二哥,全部一起。”

    我一直都知道奶奶不是爸爸的亲生妈妈,所以爸爸一直都只是叫她沈阿姨,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奶奶对我比妈妈对我还好,这就可以了,至于哥哥们,我已经有一年没有见过两个哥哥们了,上次他们回来还是圣诞节的时候。

    爸爸突然就笑了,又摸了摸我的头,“我的乖女儿还真是容易满足啊。”

    “那说好了,爸爸你不许反悔。”

    “一言为定。”咦,这是个什么意思,爸爸总是太高估我了,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算了不管了,反正我以后长大了就都会知道的。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爸爸还有些不相信我,但实际上我是这个家里最守信用的人,我说到就肯定会做到的。

    当天晚上,妈妈和平常一样到了我的房间里,妈妈温柔地说,“我们思苑今天想要听什么故事呢?”她如往常一样翻开了故事书,眼睛里像是有光地一闪一闪地盯着我看。

    我一个咕噜地就爬了起来,特别认真地说,“妈妈,我现在是大姑娘了,不应该和你一起睡了,你和房间自己睡吧。”

    “思苑一个人睡不害怕吗?”妈妈总以为我还是三岁的小孩子,我已经六岁了啊。

    “妈妈,我总是要学会一个人睡的,要学会不害怕的,所以你不能这样每天都陪着我,不然我会越来越胆小的,妈妈你说是不是?”正当我和妈妈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看到爸爸正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地从我房间门口路过,其实我知道,他就是想来看看我有没有乖乖听话。

    妈妈开始还有点儿犹豫,但是在拗不过我就有点伤心的回房间了。

    哎,做一个聪明的小孩子难,做一个聪明又漂亮的孩子更难,做一个聪明漂亮还善解人意的小孩子真的是难上加难。

    我只能盖着被子数羊了,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让我欣慰的是,爸爸很快就兑现了迪士尼之行,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把在美国和日本的哥哥们弄回来的,但我还是很高兴的。

    你要问我为什么?

    我才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我的哥哥们很帅啊,虽然我的爸爸年轻的时候也很帅,但是我爸毕竟现在老了,我的两个哥哥才是冉冉升起的新星啊。

    我的大哥现在还在美国读博士,虽然我也不知道博士是个什么东西,但我知道我的大哥以后会成为很厉害很厉害的医生,而我二哥现在每天都在画画,我二哥画得画可好看了,他还经常给我寄画呢,把我画得比我本身还好看呢;大哥和二哥虽然长得比较像,但是我一眼就能分出他们,大哥要高一些,笑起来特别温暖,像冬日里的阳光,而我二哥则是属于笑得比较少的人,但是他每次抱我的时候也都会裂开嘴角笑,这一点和我爸真像。

    我真的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有爱我的奶奶,爸爸妈妈,哥哥们。

    对了,不只他们,还有半夏阿姨,虽然半夏阿姨每次说话都很快,我经常听不懂,但是半夏阿姨真的好美啊,只比我妈妈差一点点。

    只不过半夏阿姨每次见到我都要问,“思苑啊,是我漂亮,还是你妈妈漂亮啊?”我说了我这个人不撒谎的,我每次都说“半夏阿姨很漂亮,但我的妈妈要更漂亮一些。”然后半夏阿姨就会转头去问许亓哥哥,许亓哥哥也是个很诚实的人,所以他每次都不会犹豫地说,“妈,你就承认吧,时苑阿姨比你好看。”

    每每出现这种情况,半夏阿姨都会摇摇头说,“不行了不行了,时苑,我这儿子白养了,直接送给你当女婿啊。”

    我妈则总是一个劲儿地笑,“你看你看,许亓都脸红了,你妈和你开玩笑呢。”

    我不知道女婿是什么,也不知道许亓哥哥为什么会脸红,他虽然只有十岁,可是总感觉他知道的东西很多很多。

    我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所以我会经常问爸爸妈妈,但是爸爸妈妈总把我当成小孩子糊弄,这时候我就会去找许亓哥哥问,许亓哥哥那么聪明一定会知道的。

    “许亓哥哥,女婿是什么啊?刚刚半夏阿姨说要让你当我妈妈的女婿,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坐在家里后院的秋千上,许亓哥哥在后面轻轻地推着我,听到我说的这句话,许亓哥哥却突然停了下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哎,许亓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太害羞了。

    “许亓哥哥,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扯着许亓哥哥的袖子一直不停地追问。

    “女婿就是,就是——如果如果你的妈妈有了女儿,和她女儿结婚的那个人就是女婿。”

    我一听这话就笑了,明明很简单的话,却被许亓哥哥越说越复杂,“不就是半夏阿姨想让你以后娶我吗?对不对?”

    “对、对——”许亓哥哥又在一边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我瞧见他这模样,也是好笑,许亓哥哥以后要成为我爸爸那样的人还得慢慢磨啊,“许亓哥哥,你快来推我吧。”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如果许亓哥哥以后能像我的爸爸对我妈妈那样对我的话,我也许会考虑考虑呢。

    哎,至于现在,就让我开开心心的过吧。

    好了,不和你们说了,荡秋千太好玩儿了,我还想多玩一会儿。

    作者有话要说:  中医连番外也完结了,完结撒花。

    可能大家会觉得在番外里时苑和应廷都有些改变了,但是原本婚姻就是一个很生神奇的东西,和心爱的人一起生活,互相影响,慢慢改变,有着相似的习惯,有着不需要很多语言的默契。

    这篇文从开坑到完结真的花了很长时间,在这儿给我的小天使们说声对不起。

    从夏天到冬天,写到这儿的时候青岛下了今年的初雪,莫名地觉得感动。

    写文是件很孤独的事情,但幸好有你们。

    下一本,也请继续和我相约吧,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离婚是件苦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诞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欧尼并收藏离婚是件苦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