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离婚是件苦差事 > 第6章 无疾而终

第6章 无疾而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时苑在纪然走之后其实很少去想他,她逼着自己不要去想,这样会容易让她分心。所以,这么长时间,时苑还一直把他当成记忆里的那个样子来想象。

    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是纪然,又好像不是,只是一个相似的复制品。

    “哟,你小子舍得回来了?怎么没在美利坚多吊几个金发碧眼的妞儿回来看看?”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许半夏,她和纪然也是熟人,就随意调侃了几句。

    在一旁的时苑看着眼前有点儿陌生的纪然竟然觉得自己过分平静,甚至比她面对棋局的时候还要更镇静。她浅浅一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久别重逢的金句。

    除了这句话,时苑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句子来适应现在这种局面。

    面前的这个男人穿着浅灰色的t恤,下身也是一条宽松的裤子,风格很休闲,眉眼也依旧如初,除了发型较以前些微有些改变了,其他地方根本就没动。

    但是,时苑就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过分陌生了。

    没有来由的觉得。

    随即她端出了一份笑容,“我们今天还有点儿事儿,有机会的话一起吃个饭吧?”说完还没等纪然回答,时苑就准备拉着许半夏走了。

    倏地,纪然被那种笑容弄得发怔,那种笑容他很熟悉,时苑最擅长用来敷衍记者的笑,没想到现在竟然被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然而纪然面上仍然未显露出半分,只是颌首浅笑,“你们有事儿先走吧,等你有空再一起吃饭。”他说的是,“你们”先走,“你”有空。

    “哎哎哎,听到了没?他说你有空的时候一起吃饭啊?”许半夏看起来比时苑要更激动。

    “半夏,你有点儿判断力,‘有时间一起吃饭的’‘有空出来聚聚吧’‘以后有机会的话一起旅行吧’这种话背后往往代表着四个字。”

    “哪四个字?”

    “无疾而终。”

    很多人会等“有时间”“有空”“有机会”,但是很多时候这句话背后的潜台词,“你有时间我不一定有时间,我有时间的时候你又太忙。看吧,我约了你,可是时间太不凑巧。”

    真的有心约人的话,“星期五晚上有空吗?有场很不错的电影首映要一起去吗?”这才是正确地邀约的态度。

    时苑决定先暂时把这件事情搁置,她最近遇到的冲击比较多,需要时间来缓一缓。

    “还不走,你妈该等急了?”

    “你着什么急?迫不及待的要去尝尝我妈的黑暗料理?”

    “没关系,我等会儿少吃点,我就说口腔溃疡不大能吃东西。”许半夏白了时苑一眼,“你把这个借口抢了我怎么办?”

    “没办法。”时苑笑着耸肩,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家里真的有一出大戏在等着她们呢。

    “哎呦,小苑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杜玉莲直接选择性地忽视了站在时苑旁边的许半夏,只是侧开身在好让时苑能进家门。

    “杜阿姨不好意思,这次去上海比赛,不知道给你们带什么礼物合适,等下次再去国外比赛我再一起把这次的补上。”

    “小苑,你再这样说阿姨要生气了,你回自己家吃饭带什么礼物?”

    时苑听着这话突然想起来,她来许半夏家里的时候还有不带东西的情况,但是回大伯家确是一次都没有,她每次都会把面上做足,虽然每回都会得到,“都是一家人,买这么多东西干嘛?”这种回答。

    果然是不一样,在她的心里竟然还是许家的人更亲一些,时苑在心里唏嘘,面上却带着点少女温柔,笑得恬静,“怪我说错话了,不是礼物,是干女儿孝敬你们的。”

    时苑这样一说,杜玉莲听着就舒坦多了,只是一个劲儿地捂嘴笑。相比之下,许安晋就要淡定地多了,在客厅的沙发上正襟危坐,只是带着和煦的目光看着站在玄关的三个女人。

    “你们再不进来菜都要凉了。”许安晋实在是看他们一点儿要进来的打算都没有才出言提醒。

    “对了,我差点儿都忘了,咱家来客人了。”杜玉莲把两个姑娘领进家里,这才发现原来沙发上的里侧还坐着一个人。“这是我们检察院新入职的检察官,我请他来家里吃饭。”

    杜玉莲一边介绍一边朝着许半夏使眼色,“你们都是年轻人,话题应该挺多的,多交流交流哈。“

    许半夏知道她妈突然叫她回家吃饭一定是场鸿门宴,果不其然。

    她没说什么,挑起一抹笑,靠着那个男人就坐了下去,端起自己新燃的红色指甲的手锁定她爸妈视线盲角,在那个男人的后背不安分地动来动去,连指尖都浸**淫了满满的挑逗。

    “叫什么名字呢?”一个“呢”字说的媚骨如酥,就连许安晋听了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可他旁边的这个男人可没这么容易上钩,不易察觉地侧身拉开自己和许半夏的距离,然后慢慢的站起来向着时苑的方向,“时苑九段是吗?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世界冠军,真是荣幸。”

    这个男人的声音很特别,不像应廷那样低沉,也不似纪然那样清透,他的声音像是冬天的泉水清冽,尝起来有甜味,但是入喉却又有些刺激性。

    时苑和许半夏交换了个眼神,不禁莞尔一笑,有意思。

    许半夏那神情摆明了就在说,“看来看上你了,你上吧。”

    时苑那眼神则是在回答,“我离婚手续还没办呢,不能出轨。”

    而在许家父母的眼里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交流像是在抢男人一般,许半夏看上了这个男人,但这个男人却对时苑有好感。这可愁死他们两了,许家父母是知道时苑已婚的,但是也知道时苑对外宣称单身,现在这个男人却认出了时苑,他们就更不能说出实情了。

    “还没自我介绍,段司南,刚刚调到江淮区检察院。”他还是很有礼貌,朝时苑伸出了手,时苑也就象征性地点了一下。

    “我是你的粉丝,很喜欢看你下棋的感觉。”

    “为什么呢?”

    “很——”段司南顿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因为有快感,莫名的快感。”

    许半夏听了这话正喝着水呢,差点儿没被这句话给呛出来,果然时苑的粉丝都和时苑一样变态,在围棋中寻求快感。许半夏偷偷地打量了爸妈,果然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想象看起来正正经经的孩子怎么会说出这么有尺度的话。

    然而许半夏倒是暗爽,看吧,这么“污”的人配不上自家闺女这多冰清玉洁的“小白莲”的。

    但是想是这么想,人家是客人,饭还是要吃的。

    “谢谢你喜欢围棋。”时苑也得体回应,然后转向杜玉莲撒娇,“阿姨,我已经在这儿站了十分钟了,累。”语气里是满满的娇嗔。

    站在旁边的段司南不禁微眯双眼,暗自打量,现在他面前的还是外号“蛇蝎美人”,赢棋输棋都淡定无比的时苑吗?

    “哟哟,我们小苑的反差少女萌你是不是动心了,她还单身,你快上。”许半夏不知什么时候也靠近了段司南在一旁耳语,一边咯咯地笑着,还一边捏了捏段司南的屁股揩油。当男朋友不行,趁机偷点儿腥也不错。

    段司南很明显也感觉到了,身子只是一震,带着微冷的目光回头扫了一眼许半夏,唇微启,压低声音说道,“看来许小姐特别缺男人啊。”

    “缺啊,缺那种一夜春梦了无痕的,不缺段先生这种衣冠禽兽样的。”

    段司南刚参加完一场审判,还没来及回家换身衣服就被杜玉莲给堵上了,最正经的制服难怪被许半夏形容成“衣冠禽兽”。

    段司南不甚在意,不和许半夏纠结在口舌之争上,一双狐狸眼中有着莫名的情绪。这家人真有意思,时苑也真有意思。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意,看来自己以后的生活不会太无聊了。

    最后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

    这边“阿姨,我口腔溃疡太疼了,只能吃流食”

    那边“妈,我昨晚喝酒喝多了,现在头都疼,不太能吃东西。”

    另一边,“杜检,我本来吃得少。”

    一个饭桌上此起彼伏的声音让杜玉莲很郁闷,“咱们家是不是该请个保姆了,你看看你们在外面养的嘴都叼了,这不吃那不吃。”

    许半夏对这点欲哭无泪,哪里是我们嘴养叼了,完全是小时候见得市面太少好吗?她妈妈的菜从来就没有好吃过,近两年更是有下退之趋势啊。

    “阿姨,我是真的疼,你不信我吗?”时苑很少撒谎,但不代表不撒谎,有时候无伤大雅的谎言也能信手拈来。

    杜玉莲瞅了瞅时苑一副小可怜的样儿,一下子积郁的气就又都消了。

    吃完饭后,除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外也没有别的事儿,毕竟话家常的话还有一个段司南在,怎么都不方便。

    “司南啊,今天招待不周,不好意思啊。”

    “杜检哪儿的话,我今天很荣幸和你们一起吃饭,也很有幸见到了时苑九段。”

    “行,那就好,半夏,小苑,你们和司南一道走,帮我送送他。”杜玉莲自知自家闺女和段司南成不了,连送客的话也显得有了两分敷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离婚是件苦差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诞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欧尼并收藏离婚是件苦差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