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怪厨 >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这一种压抑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这一种压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结束影视城的拍摄,当天晚上,剧组撤离,回返公司。

    李森先去跟扬铃汇报一下拍摄情况,然后进入剪辑室看片。

    这天,白没有回去大房,赶走小道士,他带着奎尼住进标准天地的家中。小道士很气愤,扬言要跟他决斗,白不同意,用两个肉夹馍成功平息小道士的怒气。

    奎尼问白要他参与演出的那段视频,白答应下来,隔天特意回趟家,把以前拍摄的照片和这次拍摄的电影片段存进一个u盘,交给奎尼。

    同样的电影片段有四份,小糖赵灵儿小德都有分到。

    珍妮弗忽然打来电话,说明天到北城,让他去接机。

    白肯定是答应下来。

    下午四点多,白等一些人赶去医院。提前约定好,找了家病人不是很多的区医院,工作人员早已准备就绪,李森一大早过来忙碌。

    因为戏里是夜晚时间,大家到医院准备准备,等天一黑就开拍。

    戏里的这个晚上,郑燕重病不治。这个晚上,白终于会一首曲,弹的很快乐,却是在快乐中死去。这个晚上,体育台直播的格斗大赛总决赛,最老选手王某墩夺冠,熬了七个回合,挨了无数打,终于成功击倒v对方。

    这场比赛是戏里的王某墩第一千场比赛,王某墩没有再输,他赢了,很开心的通知张美辰,他赢了比赛。

    可这个时候,张美辰在流泪,在难过。

    影片里,郑燕白王某墩,会分别送去不同的医院。现实里。这些戏在同一家医院拍摄,只是换了病房和楼层。

    先是郑燕重病离世,张美辰得到通知,赶来送最后一程。在上接到医院电话通知,白离世。

    张美辰跟郑燕不是亲戚,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送别。当时的表情是默然深沉。忽然接到孩离世的消息,在一再确认后,张美辰变呆,好一会儿没说话没表情,整个人空了傻了,然后疯了一样赶去另一家医院。

    还是在上,王某墩打电话说他赢了比赛,那时候的王某墩是开心的。张美辰却是伤心。张美辰淡漠的回一声恭喜,挂上电话。眼泪从这时候开始流下。

    等赶到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孩,忽然又不哭了,坐下来握住孩的手,眼神轻轻的温柔的看他,看那张一直带着淡淡笑意的面孔。

    影片里,白演个傻,可并不是常见的那种缩手蜷脚歪嘴吧的样,似乎电影电视里一出现类似角色。就一定是长短脚走不平,歪头歪眼歪嘴巴。看着就是个傻的样。

    白不是,从影片开始到最后,始终是正常人一样,不同的是永远挂着淡淡笑容,眼睛亮亮的,只是略有些呆。说话很慢,似乎每一句都要思考。他的笑容不会变,眼神不会变,呆也不会变,这许多条件凑一起。表现出个不一样的傻。

    他的笑一直都在,哪怕是死的时候,是在高兴中死去,死了以后,也还有笑。

    张美辰静静看着自己的儿,一句话不说。可是很奇怪,看她的表情,明明很平静,却是表现出一种什么都没了的无所谓的感觉。

    在这种寂静中,电话忽然响起。

    张美辰不想接,想关机,在关机的时候看到熟悉的电话号码,略一犹豫接通,是格斗比赛的工作人员告诉她,电话主人王某墩死了。

    王某墩在兴奋之下给张美辰打电话,打完电话就昏了。他这半辈都在挨打,一直在挨打,多年累积的伤,到今天再也坚持不下去,于是就死了。

    比赛现场有医务人员,急忙抢救,同时送往医院。等到达医院,医生确认没救了。

    这时候要通知家属,可王某墩的电话拉在体育馆的更衣室,工作人员去找,拿到手机,看到第一个通话纪录就是爱人,然后通知过去……

    接了这个电话,张美辰使劲把手机摔在地上,然后又哭了,不知道是哭儿的离开,还是哭一直爱她的傻瓜离开,或是哭整个世界的离开?

    镜头往外照,透过病房窗户照到外面世界,到处明亮的灯光,还有漆黑无边的夜空,全剧终。

    这是今天晚上要拍的内容,白弹琴的戏已经拍完,现在的他躺在床上装死人。

    摄象机在楼下,拍张美辰急忙跑进医院的样。

    郑燕在另一间病房装死人,大狗卧在地上悲伤。

    摄象机慢慢拍过每一个人,先拍张美辰在上接电话的戏,再拍跑进医院的戏,接着是郑燕的戏,最后是白的戏。

    这些镜头压抑,李森沉着脸,张美辰沉着脸,白也沉着脸,所以,整个剧也都在沉着脸。

    事实是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没有来,最后一个外景,除去化妆道具少少几人,剩下的就是摄影跟导演演员。

    李森按部就班的完成每一个镜头,一直到最后的结束。可这次结束,并没有高兴的大喊杀青,清脆一个“卡特”,再无语言。

    假装死去的白睁开眼,却是看到张美辰还在哭,那些泪水满满的在说她的伤心。

    白小声说:“是假的是假的是假的。”

    张美辰挤出个笑容,眼泪没停。

    王某墩跑进来,抱住张美辰轻声说结束了。白这才坐起身。

    然后,有人过来小声告诉他:“燕也哭了。”

    郑燕没有过来看最后一个镜头,她也看不见,所以一直呆在病房里,等工作人员说收工。

    现在,终于收工了,工作人员进门一看,那丫头正哭呢,赶忙问怎么了。燕不说话不回答。工作人员只好来告诉白。

    白跳下床,跑去燕呆着的病房。这时候的燕不哭了。但泪水滴湿衣服,很明显。白问怎么了。郑燕沉默一会儿说没有事,然后下床。

    白帮她穿鞋,顺便问话:“什么时候回美国?”

    燕回答:“不回了。”

    “怎么能不回?病还没好呢。”

    “我知道。”郑燕淡淡说声,跟小白说声走,大狗小白就带着她出门。

    今天这场戏拍的很压抑。白的情绪也受到压制。不光戏里有悲伤,戏外也一样,郑燕是绝症,付传宗是绝症,他们俩活着其实都是在等死。

    白长出口气,追出病房:“今天回去,明天就可以上台演出了。”

    郑燕的梦想,赚钱还给白,弹琴唱歌是她能做也是十分想做的事情。

    听白这么说。郑燕笑了下:“最近都没有练习,起码得练半个月才行。”

    白说不用,说:“就你这水平,最多练两天就成。”

    郑燕笑了笑,问:“现在可以回家吧?”

    “你是回家还是回宿舍?”白问道。

    郑燕想了下说:“回家,我想回家看看。”

    白说成,我送你回去。

    郑燕当然说不用,可白不管她说了什么。让郑燕等下,他去跟李森招呼一声也是跟王某墩说一声。回来送郑燕。

    下楼时,郑燕一直没说话,直到出了医院大门,才忽然说话:“那张床挺舒服的。”

    白问:“哪张床?”

    郑燕不说话了。

    白吓一跳,急问:“你不是说病房里那张床吧?”

    “是。”郑燕说:“躺在上面,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也许不用再下来了。”

    白说:“千万别这么想,这么想对病情不好……你刚才就是在哭这个?”

    郑燕说:“刚才是演死人,其实过不了多久,我就是那个人,谢谢你。”

    白说:“大姐。咱不闹好不好,好好的说什么死的活的?”

    郑燕还是说谢谢,她说:“谢谢你给我机会,证明我曾经来过。”说到这里,忽然大声说道:“我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对话中等来出租车,上车后,白努力劝燕往好的方向想,燕倔强的说自己没事。

    司机时不时的歪头看他,估计在琢磨,明星都是疯么?

    大约半个多小时,出租车停在燕家门口,白给了钱,扶郑燕下车。郑燕却是“呀”的叫了一声:“没带钥匙。”

    白暗叹口气,燕明显是乱了,就算她不带钥匙,可对门黄大妈家里永远有一把备用钥匙。轻声提醒道:“黄大妈有钥匙。”

    郑燕又呀了一声:“对,想起来了。”

    白想要扶她进楼,郑燕说:“这是我家,比你熟悉。”自己往里走。

    白就快跑过去,轻敲黄大门的家门。

    老人睡的早,现在是晚上十点多,黄大妈老两口早睡了,白敲了两次门,屋里才有人问:“谁呀。”

    郑燕抢先回话:“是我,大妈,我是燕。”

    等了会儿,屋里亮灯,黄大妈出来开门:“怎么这么晚回来?快进来。”

    郑燕没进,说打扰你了,我回来的急,忘拿钥匙了,你这有么?

    自然是有的,黄大妈找了下,回去披件棉袄,想要出来帮着开门。

    白赶忙上前:“您别出来了,我开门。”拿过钥匙打开房门,再把钥匙还回去:“还是放您这放心。”

    “必须得放心,你黄大妈也就能做这么点事,那什么,不进来坐坐?”

    “不了,影响您休息了,改天再来。”白说。

    “那行,我先睡了,有事就喊我。”黄大妈说道。

    白说声是,又说谢谢。郑燕也是说谢谢,俩人进屋。

    看着他俩关上房门,黄大妈才关门关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怪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十并收藏怪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