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怪厨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木牌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可怕的木牌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远不明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给别人过生rì?”

    白路吧唧下嘴巴,这玩意有点儿迷信,没法解释,只好忍住不言。

    二十分钟后,鸭子打来电话:“友好医院,外科手术室。”

    白路跟李小丫交代一句,又跟林妈妈说了声,和高远去医院。

    手术室门口全是人,和电影里演不同,电影里只有一家亲人门口焦急等待。事实上,只要手术室灯还亮着,门外就挤满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许多病人家属挤满外面走廊。

    人多,自然喧哗。一片喧哗人群中,面沉似水站着个中年人,微微发福,短发,方脸大耳,看起来很有自信。他身边是一个保养很好中年妇人。他俩是何山青父母。

    他俩身边围着许多人,有亲戚,有秘书,有jǐng察,还有个医生,显然是为老何家而来。再外面才是鸭子和林子等人。

    手术室大门不时推开,有护士大声询问:“谁谁谁家属不?去重症监护室。”

    随着一声声喊叫,手术室门外病人家属渐渐减少。

    两个小时后,护士开门出来:“何山青家属,去重症监护室。”

    经医生诊断,何山青没有生命危险,三刀,胃一刀,肠子一刀,还一刀刺歪了,把肚皮挑开个大口子。

    听到这句话,一群人呼隆呼隆往重症监护室跑。

    监护室外面同样人满为患,很多外地来病人家属霸占上下楼梯。他们亲人里面养伤,他们只能守外面。

    中年人挤到门前,跟门口护士说:“我是何山青父亲,可以进去么?”

    护士翻了翻单子,把大门打开条逢:“进去看看就出来。”

    何山青母亲也跟着进去,其他人全部关门外。

    约莫过去一刻钟时间,房门打开,何山青父母出来。

    何山青父亲跟何山青母亲说:“你先回家,起码要观察二十四小时,我让小刘留下来,有事通知你。”

    小刘是他手下工作人员,说声是,何山青母亲想了想,带着一群亲戚离开。

    何山青父亲看下高远等人:“你们几个跟我过来。”转身下楼,一直走到停车场才站住。回头问高远:“是怎么回事?”

    高远太冤了,苦笑着说:“何叔,我是真不知道啊。”

    “你们谁知道?”何山青父亲叫何长安,目光凌厉,扫过众人面庞,包括送何山青来医院xìng感女子和白路。

    一堆小青年,只有这俩人是生面孔,何长安重点看看他俩,尤其是xìng感女子,问道:“你和山青是什么关系?”

    xìng感女子直感觉压力扑面而来,一时竟说不出话。

    鸭子说道:“何叔,早上我找山青谈事情,他说一会儿就到,那知道会遇到这样事情?刚才我们也问了,jǐng察也问了,她说没看到凶手。”

    这时候,刚才和他们一起站手术室外面jǐng察小跑过来:“何部长,我们局长到了,和何夫人说话。”

    何长安想了想,冲高远等人冷着脸说了句:“以后注意些。”跟着小jǐng察回去医院。

    等何长安离开,高远沉着脸问xìng感女子:“怎么回事?”

    女子连番被审问,虽然委屈,可也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得好好表现,犹豫下说道:“我俩从服装学院出来,后面跑来个人,绕到前面突然转身,对着何山青连捅三刀,那个人带墨镜、棒球帽,穿运动服,挺瘦,然后就跑了。”

    这就是全部过程,按照这个线索,神仙才能抓到凶手。

    高远琢磨琢磨,问:“有没可能是于善扬干?”

    “有可能,我打电话问问。”林子说。

    “问什么问,不嫌丢人啊。”鸭子说道。

    “那怎么办?白捅了?”

    “不白捅,你说怎么办?”鸭子说道,跟着又说:“何叔好歹也是个副部,他儿子被人捅,jǐng察比我们还着急,等消息吧。”

    白路摇头:“就按这个线索查?除非是神仙才能抓到凶手。”

    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希望实渺茫。尤其何山青得罪过太多太多人,想捅他不少数,鬼知道是谁干。

    “回吧,注意安全,好都开车。”高远说话。

    “不等何叔了?”林子问话。

    “等他回来训你?”鸭子抢先离开。

    于是,大家各自回家,不多时,剩下两个人。

    白路看着高远:“你怎么还不走?”

    高远面无表情说话:“没吃晚饭,怎么走?”

    白路琢磨琢磨:“给你买个煎饼果子?说实话,满北城,我喜欢吃两样东西,一个是煎饼果子,一个是凉皮,真不错。”

    高远气道:“你还有没有点常识?这两样东西,哪个是北城小吃?”

    “我管呢,好吃就行,走,大爷请你吃凉皮就煎饼果子。”

    “用不用喝点红酒?”高远无语到了极点,开玩笑问道。

    白路认真思索好一会儿:“不太方便,要是吃拉面么,拍个黄瓜,再拌个土豆丝,一定很有味道。”

    “我真想弄死你。”高远不想再和这家伙废话,上车道:“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了。”

    “那你自己走吧。”白路笑嘻嘻看他。

    于是,高远就真自己开车回家。

    等黑sè桑塔那消失不影无踪,白路给饭店打电话:“那帮小祖宗走了没?”

    “走了。”是李小丫接电话。

    “那成,晚上我不回去了,你和文青、沙沙随便对付两口。”说着挂掉电话。

    拣rì不如撞rì,既然那么缺钱,赶紧去挖棺材吧。

    先去商场买登山装备,然后打车出城,一直西行,到达森林公园。后面事情就是找到地方挖坑。

    这一忙又是一夜,打开棺材后,拿着电筒仔细查看每一件物品。选来选去,后选定真空包装一沓债券,顺便再搬块金砖出来,一同装进大包。于是,此行目达到,合棺上板覆土,待天亮后,下山回家。

    到家时候接近中午,刚要进饭店,门口排队一个大爷冲他说话:“路子啊,不要灰心,好女人有是,赶明儿个,我给你介绍个好姑娘。”

    包子铺老板李黄和许久没见王若梅同时出现,跟白路语重心长说话:“你叔不家,就得由我们照顾你,没事,明儿个,我也给你介绍对象。”

    白路听迷糊,什么跟什么?一抬头,看见很熟悉木底黑字标牌,上面写着:“东家失恋,今rì歇业。”

    白路愣住,缓了一下才明白说是自己,赶忙进屋问李小丫:“外面那牌子是怎么回事?”

    李小丫小声说:“远哥要挂,昨天他来了,听说你不回来,大发雷霆,然后就把这牌子挂上,他不同意,我也不敢摘。”

    白路进屋,李黄等人跟着进来,努力安慰他一定要看开一些,说些天涯何处无芳草之类话。白路哭笑不得,放下很沉很沉背包,硬着头皮听大爷大妈们说话。

    这时候,高远又抱着一大堆牌子进屋,看见高远,笑着打招呼:“回来了?”

    白路感觉那笑容有问题,怎么yīnyīn?赶忙跟大爷大妈们说话:“谢谢谢谢,我得开店营业了,有时间再听你们教诲。”

    大爷大妈们又多说几句话,各自离开,王若梅拖后,拽过白路小声问话:“你二叔还回来不?这都去多久了。”

    白路有点挠头,二叔咋这样呢,一点不负责,把人家睡了就跑了,把麻烦丢给自己。正sè说道:“我也不清楚,他和我爸太久没见,也许会多住一段rì子?”

    “住什么住?哼。”王若梅气哼哼离开。

    白路长出口气,走向高远。高远正喜滋滋看着一大堆木头牌子。

    随手拿起一个,上面写着:“东家阳痿,寻妙方去也,歇业。”

    白路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怒道:“你弄这玩意干嘛?”

    “放心,我自费,不用你报销。”高远乐呵呵说话。

    “我靠,你还想报销?”白路又拿起一个木牌,“东家得葵花宝典,苦练之,今rì歇业。”再看下一个,“东家去泰国变xìng,近都歇业。”“东家报名乐女生,练歌中,歇业”。“东家变态中,歇业。”

    白路大怒:“我靠,居然很连续,你写小说呢?”

    “你不觉得很标立异,很有思想么?”高远笑着说道。

    “我标你个脑袋,都烧了。”

    “小丫,交给你保管,每天挂一块,如果少一块,你就得赔钱。”高远欺负李小丫。

    李小丫苦着脸说:“远哥,你不是老板。”

    “不管。”高远不讲道理。

    白路气道:“老子罢工。”

    “你爱罢不罢,小丫,挂牌子,先挂那块变态。”高远高傲吩咐一声,看眼白路大书包:“打劫去了?包里是什么?”

    “要你管?”把书包随便丢进衣柜,回来看着牌子发呆。

    小丫没听高远话,小声问白路:“老板,怎么办?”

    “不和那个白痴一般见识,收起来,放柜子里。”

    小丫说是,把牌子拢起来,塞进衣帽间鞋柜。

    高远也不阻拦,从里面抽出一块牌子,挂到外面。</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怪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田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十并收藏怪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