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18章

第118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郡王府赏花宴这天,也是个晴天。

    如翠携着温彦平和三胞胎,一起到西郡王府扑宴。

    当在西郡王府的桃花苑中遇到项清春时,温彦平正要露出个笑脸和他打招呼,可是却对上一双黯沉沉的眼睛,那双眼睛看她的眼神仿佛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似的怒焰滔天,让她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感觉到他心情不好,温彦平没有傻得撞上去找骂,一开始就溜开了。

    桃花开得正妍,一群美丽可人的少女坐在桃花林中的亭子中谈天说笑,穿着光鲜的少年公子在不远处评论桃花,彼此隔着一方小小的碧池,却无法阻隔对方的视线,皆偷偷地往对岸相望,观察对方的言谈举止,不意外的话,他们未来的媳妇/夫君可能就在这些人中产生了。

    所以这次桃花宴在人们心中又有一个别名:相亲宴。

    这时代虽然在某些地方男女之防严重,但也有宽容的一面,例如女子可以打扮中性带着仆人出门逛街,偶尔一些世家贵族举办的赏花论诗会上,年轻的少年少女们在众目睽睽中,还是可以隔着段距离接触的,端看是什么名头了。

    项清春寻到温彦平的时候,她正站在一株高大的桃树下仰望,然后用一种十分潇洒帅手的姿势腾地飞起折了枝头那株开得最妍的桃花,身姿翩然地落地,最后含笑地将那枝桃花递给了不远处的姿容秀色的少女。

    缤纷的桃花树下,少年少女的笑容最是纯粹无瑕,不带任何暧昧之色。

    咔嚓一声,项清春在照光惊骇的目光中,发现自己抠掉了身旁一株老桃树的树皮。抿了抿唇,脸上挂着虚假的笑意,俊美的青年若无其事地收回手,用帕子擦去手上的木屑,往前方桃树下的两人行去。

    照光惊疑不定,他第一次如此明显地感觉到自家少爷的怒气,而怒气来源……照光看着桃树下一男一女,心里明白了,他家少爷看上西郡王府的五小姐,所以对于温彦平竟然和他抢女人的行为十分生气。

    很快地,照光又叹息起来,以他家少爷的身份,不可能会随便娶个庶女的,不说老爷夫人,就是老太爷老太太都不答应,少爷恐怕要经历一翻煎熬了。不过以他家少爷的手段才智,可能会如愿也说不定。

    就在照光各种猜测中,项清春在距离那两人十步远的距离前停下,优美红润的唇上保持着一个十分完美的笑容,充满男性的低磁声音如桃林深处的清风絮语,教人酥了心。

    “小师弟。”

    两人同时回首,便见到那容颜妖美异常的男子款款行来,清风吹落了一地的桃花,悠然缓慢地滑过那人的容颜,微微一笑,那一刻的风华,让人屏息难忘。

    显然两个定力不够的伪少年和少女都被惊艳了。

    丹凤眼中流光微转,桃色的唇瓣微翘,那扑面而来的艳色教人不敢直视。

    唐佳音面红耳赤地低下脑袋,心脏怦怦地跳动着。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上回见面时,一心放在温彦平身上,也不敢多注意成年的男子,自然没有发现,这会儿距离比较近,视线所至,更是教人震撼极了。

    温彦平惊艳过后,却觉得毛骨悚然,心说这么艳色的男人绝对不是狐狸精,是个桃花妖才是。见唐佳音明显受不住,基于怜香惜玉的心态,温彦平赶紧同她告辞,然后扯着项清春走了。

    见她选择了自己,项清春阴暗的心情终于清明几分,倒也配合地跟上她的脚步,不过离开之前,倒是看了眼那西郡王府的小姑娘,将她从头到尾挑剔了一遍,长得没他好看,又一副干扁四季豆的身材,凭什么和他抢人?

    两人拐到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后,温彦平忍不住说道:“狐狸精,你今天真是不对劲。”

    项清春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抬手折下一株桃花,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喜欢她?”

    “谁?”

    “自然是西郡王府的五小姐。”声音很清淡,但那折下的桃花却被那只如玉般修长完美的手一把抓烂了,桃红色的汁液涂上了那只玉色的手,“你不会不知道西郡王府今日举办这个赏花宴的目的吧?京城中各家未婚的姑娘及男丁都被邀请过来了。”

    “诶?”温彦平双目圆瞪,尔后在项清春瞪视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说道:“是、是这样的么?西郡王府的小姐们都是极漂亮的……”说着,越发的不好意思。

    ……他可以直接将她杀了么?

    项清春闭了闭眼睛,默默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嘴巴很毒地说道:“别妄想了,人家不一定看得上你,也不瞧瞧自己的长相,丑小子。”

    温彦平马上炸毛,“我只是长得平凡一点儿,却很耐看的,我娘说的!”

    “师母是安慰你的。你不知道善意的谎言么?”

    她瞪着他妖美的脸,气得眼角都发红了,胸膛起伏不定。项清春的视线不可避免地落在那平坦的胸膛上,感觉很单薄,可是却觉得很好看——他果然是变态,竟然觉得一个男人平坦的胸部好看!

    “狐狸精,你真是太讨厌了!”

    温彦平转身就走。

    好像打击过头了!

    项清春自是不能让她就这般离开,省得她又跑去找西郡王府的那五小姐。虽然温彦平还懵懵懂懂的,可是他明显感觉到那唐佳音可是相中了她,西郡王府若是能搭上温良这条线,搭上一个庶女根本算不得什么。可以说,西郡王府巴不得唐佳音和温彦平看对眼,然后马上议定两家亲事。

    呵呵,这却要看他允不允许!

    温彦平正在气头上,感觉到有人抓住自己的手,反应过来时手臂紧绷,内劲暗发,将胆敢抓住她的人甩飞出去。

    感觉到不对,温彦平迅速转身,就见到穿着紫袍的青年狠狠地撞飞到一株老桃树杆上的情景,枝头上的花枝乱颤,洒下漫天桃红。脑子一热,在那人就要摔落在地上时,温彦平疾步飞过去,揽住他的腰,而那人也顺势软绵绵地倚到她单薄的怀里。

    “狐、狐狸精,你没事吧?”温彦平结结巴巴地问,心头发虚。

    项清春一脸虚弱地蹙着眉,仿佛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困难地说:“背很疼……”

    难道刚才她气劲太大了,将他撞伤了?温彦平搭上他的手腕,感觉到脉相还算平稳时,方松了口气。可是见他痛得原本桃色的唇都有些泛白了,又心虚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温彦平开始自责起来,她明知道这男人是个嘴毒心坏的狐狸精,根本不值得生气的,却气得昏了头对他动手。

    见他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温彦平扶着他起身,便要叫人去找大夫,不过却被项清春制止了,理由是他们现在是到人家家里作客,若是现在让主人去找大夫,不是败了主人的兴致么?人家西郡王府还要给几个未出阁的闺女挑选对象呢,哪能因为他们打搅了主人。

    温彦平听罢,也觉得有理,最后在项清春的提议下,决定私底下告知主人,带着他先行离开去找大夫。

    等西郡王妃听下人来说项清春在桃林中不慎摔伤了,温府大少爷要带他去找大夫时,不禁懵了下。她可是为自己的女儿唐佳丽和庶女唐佳音分别相中了项清春和温彦平,今儿办这赏花宴虽然请了京中各家公子小姐,可是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啊!这下子两个人都要离开了,怎么行?

    可是尽管心里极不乐意,但她现在现在接待各府的女眷,也不能强留人家在府,两人是师兄弟,温彦平去照顾受伤的师兄也是应该的。

    罢了,看来今日是不行了。西郡王妃只能作罢,不过温夫人和项夫人都在,还是有机会的。

    如翠知晓项清春身体有恙时,心里难免有些惊讶,怀疑是不是自家毛孩子不分清重伤着人了,温彦平的武力值自是不用说的,那可是杠杠的,连府里的侍卫一齐上都不是她的对手。项清春和她在一起,以她的身手若出些什么事情,她完全可以搭把手救下,可是项清春却出意外,让她不想歪都难。

    相比已经真相帝的如翠姑娘,项夫人就复杂多了,心里又急又气,绞着帕子无可奈何,儿子可以早退,可是她却不行,这次西郡王府赏花宴,她可是还带了几个适龄庶女来见世面的。虽说她现在将娘家的侄女请来府里小住已经有了打算,但是西郡王府的嫡女也是她中意的,不管一直推拒婚事的儿子瞧上哪个,只要他肯点头成亲,完全没问题。

    温彦平让人去知会过如翠和项夫人后,便带着项清春离开了。

    上了马车后,项清春脸色苍白地斜靠着车壁,又让她升起一种愧疚感,不禁凑过去,搓搓手说道:“真的很疼么?不然你靠着我吧,别碰到背后的伤口了。”

    项清春看了她一眼,然后毫不客气地将身体压了过去。

    晓是温彦平平常煅炼有素,也被那瞬间压来的男体弄得倾斜了下,很快便直起身板,让他靠着自己的肩头。只是,那似有若无的喷拂在脖颈间的热气教她极度不自在,加上他为了稳住身形环在她腰上的手,形成一种无形的占有动作,鼻息间尽是他侵略的气息。可是转头望去,却见唇角浅白的男子半闭着眼睛,一副忍受痛苦的模样。

    应该是想多了。

    到了回春医馆,小路子将马车驾去停放,照光先进去找大夫,温彦平小心地扶了项清春下车。

    温彦平是回春医馆的常客了,陈大夫虽然在回春医馆坐堂,但却是温府的常驻大夫,所以项清春受伤,温彦平找的自然是陈大夫。

    陈大夫原本正在医馆里稍作歇息,便被人叫出来,一眼便见到揣扶着一名俊美的男子进来的平凡少年,眼角忍不住又抽了抽,再一次怀疑这个应该是少年郎才对,瞧她小小的个子,揣着个男人丝毫不吃力,从容地走来。

    “大夫,我师兄他不小心背后撞伤了,你帮忙瞧瞧吧,我看了下脉,应该没有撞出内伤。”

    陈大夫让他们进医馆中的供病人休息的内室,打算查看一下撞伤,正准备让病人解下衣服时,猛然想起旁边还有一个伪少年——即便这个让人丝毫感觉不出是雌的,但也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哪里能让她呆在这里看个男人宽衣解带?

    陈大夫:“温少爷,你先下去吧。”

    温彦平:“为什么?我担心师兄的伤,而且我留在这里还能搭把手呢。”然后见项清春和陈大夫的脸色有些不对,摸摸脑袋道:“哎,大家都是男人,就别在意了。”说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项清春瞬间阴暗了:虽然说都是男人不必在意,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陈大夫好生无奈:小姑娘你这么呆温大人知道么?表忘记你其实是个姑娘家啊?

    陈大夫对这个从来没有丝毫女性自觉的伪少年绝望了,生怕她若真的留下来让温大人知道,他这个大夫就做到尽头了,当下板着脸道:“温少爷站在这里老夫不自在。”

    温彦平一脸诧异,然后点头道:“陈大夫不必紧张,只不过一点撞伤罢了,你要相信自己的医术,不用怯场,连我的身体你也能调理得这般好,一个小小的撞伤罢了,你一定行的!”

    陈大夫再次内流满面:温大人,这姑娘太呆了你到底知不知道?

    最后温彦平还是被陈大夫轰了出去,只得在医馆里四处闲逛看那些药物,医馆里的童子曾随陈大夫到温府看诊过,自然认得她,在没活干的时候,同她聊天打发时间。

    过了一刻钟,陈大夫等人出来了。

    温彦平跳了过去,察看项清春的脸色,唇角仍是有些白,急问道:“怎么样?没有撞到哪里吧?”

    陈大夫板着脸说:“项公子撞伤了腰椎骨,整个背部都青了。一个人就算自个跌倒磕伤也不会磕得这般严重,真是太不爱惜自己了。”

    温彦平瞬间被这话骂成了个小人,躬着身驼着背垂着脸不敢看人。

    陈大夫和项清春对视一眼,眼神很快便错开,倒是一旁的照光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用一种同情怜悯的眼神看向抬不起头来的某人,心说温少爷你既然敢和我家少爷抢女人让他不痛快,你也跟着不痛快吧。

    等陈大夫开了药,又吩咐了些注意的事项后,终于将他们放行了。

    犯了错的呆姑娘殷勤无比地揣扶着项清春上马车,亲自护送他回项府,看着他妖美的脸上苍白的脸色衬得那双墨眸越发的漆黑深邃,心炫悸动了下,暗暗握紧拳头发下誓言:

    狐狸精这么脆弱,她以后绝对不再对他动手了!一定会好好怜惜他的!【到底哪里不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