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53章

第153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快便到了陵容县城,缰绳被紧紧地拉住,马嘶呜一声,前蹄高高扬起,两人伏在马背上,差点被甩了下去。

    项清春觉得那一刻,自己的心脏几乎要停了,然后怒火高涨,恨不得将怀里的小姑娘蹂躏一顿让她知道厉害,切不可再做如此危险之事。不过,等马停下,但却见马背上的人却无动作,项清春心知有异,抿了抿唇,自己先跳下马,然后直接将她抱了下来。

    他们已到了陵容县街口,因为今日是元宵夜,街道四处点了灯笼,行人也不少,对于这突然疾驰而来的马,皆纷纷望来。

    项清春不欲惹人注意,将马赶至一旁树下,然后狠狠地抱了一下怀里的人,捏起她的下巴,被风吹得冰冷青紫的脸实在是难看得紧,唯一称得上漂亮的眼睛此时涣散,神思不属,格外地难看,实在是让他觉得伤眼极了。可是再伤眼,这心里的疼爱怜惜却止也止不住,利用高大的马身遮掩,披风一掀,低首狠狠地吻向她的唇,又凶又狠的啃噬吸吮,让她颤抖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平静。

    不过是半分钟的拥抱亲吻,却渐渐地捂暖了她的身。

    心知此时并不是温存的时候,项清春很快放开她,用袖子为她拭去唇边的湿润,见她眨也不眨眼地看着自己,忍不住俊脸一红,庆幸现在光线不足,能掩饰一二。

    就在这时,又有马蹄声响起,须臾间已到面前,就见是那个叫楚三的安阳王府的侍卫。

    楚三表情有些僵硬地看着这两人,比起当初见到他们纤柔温婉却力大无穷的王妃徒手抱起高大威猛的王爷还要不敢相信,这两个男人……不会是像他想像的那般吧?

    项清春无视他怪异的表情,说道:“楚三,可查出那些拐子的据点?”

    楚三敛容,不再注意两个男人的惊世悖德之恋,翻身下马,说道:“请两位少爷随属下来。”

    将马栓在街口的一株老树下,楚三带着他们在陵容县中七拐八拐,很快便离了人群,来到一条幽静的巷子。就在他们抵达时,巷口中出现一个侍卫打扮的男人,楚三忙道:“楚七,怎么样了?可见着世子爷?”

    楚七道:“我循着痕迹跟踪到陵容县,因为人多,痕迹消失了,不过我从陵容县当地的地痞那里得到了些消息,发现一个可疑的民宅,咱们可以去探探。”

    楚三点头,原本想说与楚七一同去,却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不通武艺的书生,总不能带他一起去。这时,温彦平当机立断道:“项师兄,你在这里稍候,咱们先去探探消息。”

    项清春看着她,也没有反对,只是理了理她的衣领,说道:“你且小心。”

    温彦平眼神有些闪躲,弱弱地答了一声。

    项清春站在巷子口,看着三人悄无声息地没入黑暗中,许久,方抬起手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唇瓣,眼神明灭。

    没有等多久,温彦平和楚三回来了。

    “那里确实是拐子的一处据点,我们打探过了,有十几个被拐的孩子关在屋子的地窖里,都是年纪偏小的女孩儿的多,楚七留在那时伺机救人。”楚三说道,面上有些忧心,“不过却不见温府三小姐和我家小世子。”

    项清春心中一动,便有些明了,恐怕是安阳王府世子过于秀美的容貌让拐子们误会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虽然年龄不符合他们诱拐的要求,但也舍不得放弃。

    “莫不是,还是别的据点?”项清春猜测。

    闻言,楚三和温彦平都有些脸色不好。

    项清春又细细询问楚三和楚七追踪的痕迹,沉思半晌,突然惊叫道:“莫不是他们害怕形迹败露,兵分两路,其中一路痕迹较重,让咱们有迹可寻,另一路的目的地并不在这里?”

    温彦平听了,急道:“那、那怎么办?贵贵是女孩子,贵贵……”

    项清春见不得她那种绝望骇然的模样,将她拉过来搂到怀里,无视了楚三那副眼睛瞪凸的惊骇模样,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放心,贵贵会没事的,她人虽小,但也会点防身的武功,鞭子不是耍得很好么?而且安阳王世子也在,定会护着她一二的。”

    在他的安抚下,温彦平终于平静了下来,鬼使神差的,伸手抱了抱他的腰,在这春寒料峭的寒夜,真的好暖,这种温暖,甚至盖过了幼年时那种寒冷绝望的记忆。

    安抚好她后,项清春再次思索起来,将楚三和楚四提供的线索掰了又掰,突然,项清春神色一震,对他们道:“你先前说,在离京城二十里处的树林里,除了马车车轮压过的痕迹,还有些草丛弯折的痕迹?”见楚三点头,项清春冷笑道:“真是好手段好心计,故意布下疑阵,诱骗追踪之人,看来这些拐子不只脑子好,也常做惯了这种事情,倒是懂得狡兔三窟的道理。咱们返回那片树林!”

    两人虽有疑问,但却没有质疑,就算是楚三,也是知道这人是名满天下的智士温良的学弟子,能让温良收为亲传弟子,脑子自是不差,而且他能如此笃定,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三人去取了马后,又上了马,返回赶。

    很快地,他们便回到了先前的树林,林中乌黑一片,看不到尽头。楚三拿出火折子,又去寻了些干树枝,做了个简陋的火把,将马系在树上,三人徒步进了树林。

    “这林子连着小塔山,猎物颇多,吸引很多猎人到处狩猎,估计林中会有些猎户作为歇脚的小木屋,可能那些拐子将人关到那里了,咱们去瞧瞧。”项清春说道。

    然而,他们进入树林不久,远远地便见到若隐若现的火光,宛若黑暗中的指示灯。楚三忙将手中的火把熄了,三人小心地往那火光处摸去。等近了,才发现那是一簇篝火,估计是拐子们在寒夜中点起的火来取暖。

    不过很快地,这个想法就被推翻了。

    当他们摸过去,看清楚林中的情形时,简直无语了。

    只见那里,五个孩子围在火堆前,虽然皆是瑟瑟发抖,脸带不安惶恐,但却没有闹起来,其中赫然便有长得像姑娘一样秀美可爱的安阳王世子和小雪团的贵贵,两个孩子挨坐在一起互相取暖。

    “贵贵!”

    温彦平跳了出来,直接扑过去,将挨着大宝坐的小妹妹抱到怀里,声音有些哽咽。

    “大哥~~”小贵贵也不敢相信她会出现,软绵绵地叫了一声,然后伸手回抱她。

    其他孩子见到突然有人跳出来时,还有些惊慌,后来听到贵贵叫对方“大哥”,这才安静下来,不过脸上都浮现一种得救了的惊喜,甚至有两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在发现终于有人来救他们了,开始呜呜地哭起来。

    楚三也十分惊喜地过去给小世子请安,见自家小世子除了衣服脏乱了点儿,脸蛋上有个巴掌印儿,倒是没什么事,不禁松了口气。可是很快地,楚三又忧心了,这巴掌印儿在那张小脸上,显得楚楚可怜,若是他们家王爷看到,绝对会火山爆发,忍无可忍,去做出冲动的事情不可,只希望到时王妃能适时地拉住王爷。

    “楚三叔叔,别担心啦,若是爹生气的话,有我和娘、二宝在呢!”大宝笑嘻嘻地说,自然知道楚三愁眉苦脸的原因。

    在众人松了口气时,项清春将周围观察了一遍,发现这里只有这群孩子,最大的便是安阳王世子,最小的竟然还有四五岁的,且都是长相可爱的女孩子,可见那些拐子的目的是拐一些俊丽的女孩儿卖个好价钱。不过,为何这里只有一群孩子?那些拐子呢?

    接着,大宝便给他们解了惑。

    看杂耍时,由于当时人多,他和贵贵一起被挤散了,刚到了一处街角时,就被人捂住鼻子,也因为那捂鼻子的布上沾了药粉,让他们一下子昏迷了,就这样被人带出了城。中途时,大宝醒了过来,发现他们在一辆马车里,车上还有好几个孩子。也幸好这些拐子以为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没有怎么防备他,倒也让他有了可趁之机。

    到了树林前,三个拐子就将车上五个孩子一起扛下车,进入树林,然后那辆马车继续往陵安城而去。大宝等着*药过去,积赞了力气后,便脱离了扛着他的那人,然后又凭着自己的力气大,将另外两个出其不意地制服了。等将他们制服后,才将几个孩子拢到一处,从拐子身上搜出了火折子,在这里升起火,等待救援。

    听到大宝的叙述,楚三在不远处寻找到了那三个拐子,虽然还有气息,但身上多处骨折,若不及时救治,恐怕以后要在床上躺一辈子了。不过他们胆敢拐走他们家世子,就算杀死了也不足惜,到底还是孩子,虽然力大无穷,但也是心软的。

    项清春微皱眉,倒是他小瞧了这个男孩,只是,他如此明目张胆地在此点火,就不怕吸引了林中的野兽或是林中的拐子的同伴到来么?

    大宝朝他露出笑脸,小脸白嫩可爱,俨然就是个可爱的女孩儿,说道:“项大哥不必担心,楚三他们不是吃素的,我知晓他们会第一时间找来,所以才会如此大胆行事。看,现在不是么?”最重要的是,他们若是胆敢来,大宝打算学他娘当年的壮举,直接扛起大树将他们都砸了。

    倒是个胆大心细的,而且胆大妄为这方面,和他父亲安阳王极像。

    见他们平安,项清清也不再说什么,和楚三商议着离开。

    接着,楚三离开了会儿,放了个烟火信号后,对他们道:“咱们先离开这树林再说。”

    几人点头,温彦平抱着贵贵,楚三抱了两个小女孩,项清春也抱了一个,大宝抱一个,众人便拿着火把着离开,至于那三个拐子,等会儿接应的人来了,再让他们将之押回去,交由衙门审理。

    就在他们快要出了林子时,突然一阵箭弦破空的声音响起,楚三惊叫了一声“小心”,便猛地回声扑向大宝,在大宝原本的位置上,多了一支箭矢。随着楚三的警示响起,接而连三的箭矢在黑暗中射来。

    温彦平将怀里的妹妹丢给了项清春,旋身而起,手中的火把疾射而去,一条人影从树上掉了下来,那火把也稳稳地插在树枝上,幽暗的火光同时也让他们看清楚那些潜藏在树上的敌人。

    温彦平和楚三将他们护在身后,手中的剑格挡开那些箭矢。很快地,对方的箭用完了,温彦平和楚三分别往最近树上的敌人扑去,短剑一划,毫不迟疑地将之格杀,温热的、腥臊的血喷在脸上,让她有些恍惚。

    敌人不多,只有五个,温彦平和楚三联手,很快就将他们制服。

    众人惊魂未定,特别是那些孩子,吓得哭起来,很快便被反应过来的大宝给捂住嘴,楚三也皱着眉警惕地看着四周,怕周围还藏着敌人。

    温彦平恍惚地看四周,黑夜、树林、火光、哭声……爹……娘……

    “温少爷,小心!”楚三突然惊叫。

    温彦平有些迟钝,刚想扭头询问,突然发现自己被人从身后抱住,温暖的人体将自己包围住,颤抖的身体完全被对方密密实实地圈在怀里。

    “唔……”

    一声闷哼响起,她侧首,脸蛋恰好蹭到他的下巴,血腥味在鼻翼间弥散开来,她以为是敌人的血,刚才她可是杀了人的,可是很快地,就发现这血腥味比先前还要浓。

    “你在发什么呆?”虚弱的声音气急败坏地叫道。

    温彦平仍是呆呆的,直到一声惨叫声响起,楚三将隐藏在黑暗中偷袭的敌人揪了出来,三两下卸了他的四肢关节,让他痛得惨嚎起来,还夹杂着那些孩子们惊吓的哭声。突然,她瞪大了眼睛,转身一把扶住身后的人,瞪着他胸前的那支箭,惊恐万状。

    “狐狸精,你、你……”

    “项公子,你没事吧?”楚三过来,看到项清春背后那支箭,脸色变了变,见她已经六神无主,拧着眉,说道:“项公子受了伤,必须要取箭,只是这箭的位置太偏,不能轻易取箭。”

    “那、那怎么办?”温彦平一脸快哭了的表情,手上托着怀里人的身体。

    “项哥哥……”贵贵跑了过来,用压抑的哭声叫着。

    大宝怕她打扰了他们,少不得又是安慰一翻。看着这群号啕大哭的小孩子,大宝头疼极了,突然觉得自家两个熊弟弟虽然调皮捣蛋,哭声吓人,但吓唬一下也不敢哭了,可是这些小孩好说歹说都在哭,实在是头疼。

    幸好,这时接到消息的安阳王府的侍卫终于来了,十几名侍卫团团将周围围住。

    众人的效率很高,将那些孩子安置了后,查看了项清春身上的伤,也同样神色有些难看。此时项清春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得透明,但因为未拨箭,倒也能维持神智,看着一副快要哭起来的小姑娘,勉强笑道:“别哭,我没事。”

    “……那你不准死!”她声音沙哑地说。

    若不是知道她现在情绪不对,项清春差点要被她气得吐血,咬牙道:“我不会死,我还要娶你呢。”

    “……”

    周围的侍卫们木着脸,当作没有听到这惊骇世俗的话:卧糟!两个男人怎么成亲啊!

    温彦平看着他气息奄奄,不由想起幼年时的记忆,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语无伦次地说:“你不准死,你不准像爹一样,我们马上拨箭,拨了箭后就会好了……呜哇哇……爹也是这样,被箭射中,很快就死了……后来,娘也死了……呜呜……如果你不死,我就嫁给你……”

    项清春脑子有些晕眩,到底听到了她呜咽的话,神色一震,勉强扯着她的手问道:“真的?”

    她此时哪里还知道自己说什么,满脸泪痕,胡乱地点头,眼泪一颗一颗地掉在他脸上,像是将幼年时的委屈恐怖悲痛全部都宣泄出来。

    一会儿的时间,侍卫终于在附近的人家中找来了一辆简陋的马车,将项清春给抬了上去,温彦平也趁机挤了进去,呆呆地看着黑暗的车壁,手里一遍一遍地放在怀里人的鼻子下,就怕突然没了气息。

    侍卫护送着他们回城,大宝抱着贵贵坐在另一匹马上,安慰着怀里的小萝莉,“别担心啦,项大哥会没事的,你没有听到么?他说他不会死,还要娶你大哥呢……呃,娶你大哥?”大宝尖叫一声,顿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移到了大宝身上。

    楚三低下头,心知他们世子爷终于犯二了,这种事情,是可以如此大声嚷嚷出来的么?若是传出去,项府和太师府会成为京城中的笑柄。若是温府义子的身份原来是个女孩子,那更不得了了,温府同样会成为笑柄……所以说,大宝你就别犯二了。

    贵贵懵懵地反问:“项哥哥怎么能娶大哥?难道项哥哥要当我们大嫂?”

    “……”

    大宝也风中凌乱了。

    就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一行人终于抵达了京城。

    已过了城门关闭的时间,但是此时城中大门未关,灯火通明,一群侍卫守在那里,其中还有安阳王夫妻和温府众人。

    见到他们回来,众人松了口气,安阳王和温良疾步上前,一人抱住儿子,一人搂住女儿,比孩子他们的娘还要激动,看得两个迟了一步的女人和四皇子皆无奈不已。

    “贵贵。”四皇子担忧地唤了一声,生怕今晚的遭遇让心爱的小姑娘受到惊吓。作为皇子,元宵节他是在宫里陪父母过的,后来听到安阳王府使人进宫找皇帝拿令牌开城门时,才听说了安阳王府的世子和温府的小姐一起失踪了,顿时急得不行,便自动去接了这任务,领了令牌送去给安阳王。

    小贵贵看到他,抽了下小鼻子,软绵绵地叫了一声:“四哥哥。”

    这时,侍卫也过来告诉他们马车里还有伤患,听闻是自己的弟子,温良脸色大变,将女儿交给眼巴巴地看着的四皇子,忙过去查看,就见马车里,小姑娘呆呆地坐在那儿抱着已经昏迷的青年,脸上身上四处是血渍。

    “彦平,你怎么样了?”

    温彦平呆呆地看向他,然后眼眶红了,又是委屈又是脆弱,哽咽地唤了一声:“爹……”

    温良拍拍她的肩,安慰道:“放心,清春会没事的,咱们马上让宫里最好的太医来为他拨箭。”

    温彦平却摇头,“直接去清平巷的季府,找师公!师公一定能救他的!”

    听罢,温良这才想起还有个季太医呢,这季太医虽然是个奇葩,但是医术却是值得肯定的,当下也不啰嗦,让人赶紧将马车赶到清平巷。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mo马蹄、S君、茶香满屋扔的地雷,谢谢~~

    茶香满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6 10:16:26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6 00:16:00

    mo马蹄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25 23:37:38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