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60章

第160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晨曦未露,温彦平就醒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一具怀抱里,腰间被一只手揽着,一条腿搭在她大腿上,这种实在是称不上舒服的睡姿让她整个身体都有些发麻。喜烛燃烧了一个晚上,只剩下微弱的光支撑着,也让她看清楚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抱着睡的男人。

    “麻烦死了……”

    忍不住嘀咕一声,这种姿势睡觉,莫怪她会如此累,若不是昨晚实在是太累了,沾枕就睡,哪里由得他折腾?果然成了亲以后,睡眠质量就要大打折扣。

    等手臂恢复了些力气,温彦平直接将搂着她的男人推开,慢吞吞地起身,每当扯到过度劳累的腰肢或下面某处地方时,脸皮就抽搐了一下。好不容易坐了起来时,一双手从身后探过来,将她搂入怀里。

    “怎么起这么早?”沙哑的声线残留着刚睡醒的性感。

    温彦平挣扎了下,发现自己越是挣扎,他搂得越是紧,还扯到身上酸痛的部位,让她不敢再随意地挣扎乱动。只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昨晚开始,这个男人动不动就将她抱得死紧,十分霸道,明明以前他都没有这个坏习惯。

    项清春将脸埋在她颈窝间蹭了蹭,含糊地说:“时辰还未到,再睡会儿吧。你不累么?”说着,抱着她一起躺下。

    “当然累!”她没好声气地说,想起昨晚那种亲密的肢体交缠,脸蛋涨得通红,并不是无动于衷,因为他后来确实如他保证的,对她十分温柔,不管她怎么闹,他都包容下来,让她心里的恐惧怨言都压下。只是……

    “我要起床了,去跑步!功课可不能落下……”

    “跑步?”他打断了她的话,将她翻了个身与他面对面,双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密实在揽入怀里,她的柔软压在他的胸膛上。他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她,问道:“你真的能跑么?”

    随着他的话,温彦平又感觉到昨晚过度使用的腰肢及某个地方抽搐起来,也有些迟疑了,讷讷道:“每天早上起床坚持跑步一个时辰,挥剑一个时辰,是师傅安排的功课,不能落下。”

    自从了解了她幼年时发生的事情,他开始知道她的不安恐惧,总认为只有强大的武力保身,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是安全的。只是,保护自己的妻子是作为男人作为丈夫的责任,见她如此执着,让他越发的怜惜,心中也有些酸涩。

    他用脸亲昵地蹭着她的脸蛋,柔声道:“昨晚你是第一次,你也累着了,今天就休息一天吧。别担心,你已经够厉害了,偶尔偷懒几天,也没事的。若是你实在不放心,以后将功课推到下午练也行,早上就陪我睡个好觉。”

    温彦平觉得自己又被他说服了,这个人总是能说到她心坎里,让她不由自主地听信于他。

    许是做过了最亲密的事情,原本又是关系要好的师兄弟,所以早上醒来,两人亲近了许多,对于他这种过份亲热的行为,她也忍下了。

    虽然很累,但已经醒来了,也不过是眯了会儿眼睛,便有丫环敲响内室的门,提醒他们该起来了。

    即便是昨晚一宿几乎没睡,但项清春的精神极好,整个人神采奕奕,俊容精致夺目。反而温彦平,神色恹恹,眉带倦色,灌了两杯浓茶,才提起精神来。

    项清春将丫头嬷嬷们挥退,自己接了衣服,将打着哈欠的小姑娘搂到怀里,从肚兜到亵衣亵裤到中衣,一一为她穿上。温彦平的睡意瞬间吓跑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拿着一条水红色绣着鸳鸯的肚兜,结结巴巴道:“不、不用你帮我,叫绯衣进来就行了。”

    项清春眼睑微垂,唇角含着温浅的笑意,听到她的话,抬眼横了她一记,吓得她打了个哆嗦,僵硬地任他将自己身上的睡袍褪下,像对待小孩子一般,为她穿上肚兜,纤长的手指滑过她颈间的肌肤,灵巧地将肚兜的带子打了个活结。

    明明笑得那般温暖,但那双好看的凤眼里,却是一片凶光湛湛,这个人绝对是两面派!

    两人穿戴好后,丫环端着洗漱的用具进来,分别伺候两人洗漱。

    “恭喜少爷,少夫人。”

    迎荷带着几个貌美如花的丫环进来给他们请安,无论哪一个丫环都十分的美貌出挑,看得温彦平心情舒畅,受了她们的礼后,笑着叫她们起身,接过绯衣早就准备好的荷包,给她们打赏。

    除了照光,迎荷是春华院里伺候的大丫头,其余的也是项清春近身伺候的,刚嫁过来,温彦平也客气几分。其余的丫头嬷嬷便在外头给她磕头见礼,绯衣拿了金裸子出去给她们赏。

    秦嬷嬷和绯衣等人看到新姑爷接过丫环手里的眉笔,为她们家小姐画眉,不禁相视一笑。小夫妻俩感情好是她们乐见其成的,而且他们不仅是夫妻,还有师兄妹的情谊,姑爷也不是糊涂人,看来她们小姐嫁过来后,不会受到什么委屈。

    莫怪她们如此想,因为一早就候在外面要拜见新夫人的丫头们个个都是姿色妍丽美貌,连她们这些作女人的看了都有些眼花,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比她们家小姐的姿色好太多了,让她们不得不担心啊。现在看他们目光流转间的默契,及新姑爷明显宠溺的举动,无不表示他对新婚妻子的看重。

    绯衣等人满意了,却不知道那些被她们严厉防范的丫环们根本生不出丁点儿争宠的心思,她们虽然长得好,但也是经过重重的挑选,才被留下来的,那些不安份的,早就被谴出府出了。谴出府也不要紧,听说那些敢诱主的,被教训得十分凄惨,然后还要被卖到一些不堪的地方去,如何不让她们花容失色?特别是当她们知道,做这一切的人是照光时,照光恶奴狗腿子的形象让这些美貌的丫环们印象深刻,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再也不敢生出异心。

    照光:QAQ,我真的冤枉啊!我只是听从少爷的命令罢了,也没有将她们卖到什么不堪的地方啊,这种流言到底是怎么传开来的?

    外间的桌上摆了几样小点心和小米粥,项清春将温彦平拉到桌前,夹了个她爱吃的三鲜包放到她碗里,说道:“稍会去给爹娘请安后,还要到东院去给祖父祖母他们请安,见府里的人,要忙很久才能吃东西,你现在多吃一点,免得呆会饿着。”

    听罢,温彦平头皮发麻,赶紧二话不说,先填了肚子再说。

    项清春含笑地看着她,每见她吃完,就夹了包子和千层饼放到她碗里,殷殷伺候,这行为落在那些丫环眼里,真是震惊莫名,更是压下了那些不必要的心思,坚定了这位新少夫人绝对要好好伺候。

    温彦平被他弄得极度不自在,瞄了眼周遭,见那些下人都垂首肃立,好像没有看到,于是感念他的殷勤,也夹了只包子放到他碗里,故作不在意地说道:“你不是说呆会要忙很久么?你也吃啊。”

    被她的举动弄得颇为熨帖的男人应了声,优雅斯文地吃起自己的早点。

    用过早点后,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去上房给项父项母请安。

    勇川伯府很大,分为东院与西院,东院占据勇川伯府三分之二的面积,住着勇川伯夫妻和二房三房,大房住在西院中,两院有一个花园隔开,平时关上门后,两院基本是分开的,各过各的,只有初一十五时,项父项母才会过东院去给勇川伯夫妻请安。

    项清春是大房唯一的嫡子,也是勇川伯府的长房嫡孙,不过在东院的勇川伯夫妻眼里,却没有二房的几个孙子讨他们喜欢,这些皆缘于项父项母的不着调。不过虽然不着调,但这勇川伯府以后是要交到长房手中的,再不喜欢,也要给嫡孙面子,幸好项清春也是个争气的,不仅拜入太师温良门下,现在又被授予吏部侍郎,前途不可限量,也算是在老人家那儿赢得了些分数,对他越发的倚重起来。

    一路上,项清春简单地为小妻子介绍府里的一些事情,虽然这些早在婚前就已经知道了,不过在项清春的解说下,有些更能切中要点,连勇川伯夫妻的喜好也一清二楚。

    温彦平默默地听着,想起出嫁前温良夫妻给她介绍勇川伯府的资料,从中可以发现,勇川伯夫妻因为大儿子儿媳妇的原因,所以并不喜欢项清春这位长房嫡子,也使得项清春自小在这府中过得极为艰难,后来进了书院,攀上了大皇子后,刚得大皇子重用,二房的项清明也投靠了大皇子,勇川伯夫妻对二房越发的看重。幸好,项清春后来拜入温良门下,终于让他们看出了项清春的价值,开始重视起大房一脉……

    他们到上房时,项父项母已经起了,正等着新妇过来给他们敬茶。

    项父和项母都有些紧张,他们这是第一次娶媳妇,而且还是嫡子媳妇,如何不紧张。连平时一有空就喜欢往姨娘房里混的项父昨晚难得地宿在正妻房里,就怕自己早上起不来,给儿媳妇看了笑话。

    对于儿媳妇的出身,他们都很满意。虽然只是个养女,但也要看谁的养女,温子修的养女不是谁都能当的,那还得过皇上金口玉言称赞的,自小又养在平津谭家,教养自是不必说。可以说,儿子娶了温子修的养女,利大于弊。

    就在夫妻俩的紧张忐忑中,项母的贴身丫环笑着进来,告诉他们少爷少夫人来了。两人精神一振,脸上挂上笑容,微笑着迎接儿子儿媳妇过来给他们请安。

    当看到跟在儿子身后,端庄娴雅的儿媳妇,在她徐徐抬头望来时,项父项母顿时呆滞了。

    “爹、娘,喝茶。”

    温彦平将茶举过头,恭敬地呈给两老。

    项父项母手都抖了,双目发直,一时间无法接受。

    “爹,娘!”项清春唤了一声。

    声音里的不豫让两人打了个哆嗦,顿时清醒了,两人看向儿子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马上扯出僵硬的笑容,将儿媳妇敬的茶喝了。

    虽然儿媳妇的真实身份让他们不敢置信,但儿子这种似笑非笑的模样更让他们心惊。说来可耻,他们作父母的,竟然会害怕自己的儿子。当然,这种害怕更多的是对他的愧疚,若不是他们无能,也不会让儿子被祖父母厌弃被二房打压,在小时候吃了那么多苦。而这儿子素来是个有主意的,脑袋又好使,并不像他们夫妻,反而像曲家人,都是脑子弯弯绕绕的货。

    两人喝了新妇的茶后,便将准备好的礼物赏给新人,又勉强说了些话,在儿媳妇恭谦温雅地虚心接受时,看着这张脸,又有些心律不正。

    虽然儿媳妇气度不凡,一看就是接受最严格良好的教导长大的大家贵女,言行举止都挑不出毛病来,可是这张脸却是温府义子的脸啊,温彦平时常上门找他们儿子,又因为她是温府的义子,巴结都来不及,时常见到,哪里能忘的?此时就算是昧着良心否认,都说不出嘴来。

    温府义子摇身一变,变成他们的儿媳妇,让两老心理上都有些不能接受,看在儿子的面上,最后只能勉强接受了。项母在心里也开始埋怨媒人和自己,当初上门提亲时,应该瞧清楚了温府义女的长相再提亲的。

    不过这种埋怨在看到儿子不着痕迹地维持儿媳妇的举动时,化成了叹息。

    喝过新妇的茶,项父项母便起身,带儿子儿媳妇一起往东院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wzzjoy、S君、恋介夕颜扔的地雷,谢谢,挨个么一遍~~

    扔了一个地恋介夕颜雷 投掷时间:2014-03-05 11:52:44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4 23:47:11

    wzzjo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4 22:20:1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