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63章

第163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到温府门前,甫一下车便看到门前候着的管家明叔。

    项清春扶着新婚妻子下车,原本还维持着淑女状态的小姑娘一见到熟人就忍不住要本性暴露,想蹦过去,秦嬷嬷及时响起的一声咳嗽,将小姑娘就要蹦到管家身边的脚步给收了回来,脸上露出一个十分淑女的微笑。

    “明爷爷,我回来了。”

    管家笑容和蔼,和声道:“大小姐辛苦了,快进去歇歇,大人夫人一早就等你们了。”然后又与新姑爷见礼。

    项清春客气地与老人家寒暄,也没有介意管家突然变得客气生疏的态度。完全可以理解的,以前他是温良的学生,时常出入温府,管家也拿他当自家孩子一样疼。可是现在,他娶了温府上下疼爱的“少爷”,管家可是极疼温彦平的,又见着出嫁那天三胞胎哭得风云变色,不免对他有些不待见了。

    在一群丫环仆人的簇拥下,温彦平继续忍耐着,做足了姿态。直到到了正厅,看到熟悉的家人,小姑娘当下三步并一步,飞扑了进去,将扑过来的阿雪抱起抛了抛,然后紧紧地抱住小朋友。

    “大哥~~”

    “大哥~~”

    长长和贵贵都高兴地叫起来,两个小朋友都扑了过来,温彦平一把将累赘的长袖往上一卷,就弯腰挨个将小朋友们都抱了一遍,抛高高,逗得一室童稚的咯咯的欢笑声不断。

    温良和如翠笑眯眯地看着,旁边的丫环仆妇也同样笑眯眯的,管家站在厅外,用袖子擦了擦眼角,也笑得合不拢嘴,只有一个人是笑不出来的。

    项清春额角青筋突突地跳着,忍住那种想要弄死敢缠着他老婆的小朋友的黑暗想法,暗暗劝解自己,这些不仅是师弟师妹,而且还是小鬼头,不用介意不用介意——可是还是很介意肿么办?

    温彦平和小朋友们玩了好一会儿,才将笑的小脸红扑扑的小朋友放下,理了理有些乱的鬓角,和项清春一起温良恭顺地给温良夫妻请安。

    请安敬茶后,三胞胎又跑过来黏着温彦平,用一种带些敌意的目光看着项清春——就是这个坏师兄将他们的大哥娶走了,害他们这几天都见不到大哥。

    如翠姑娘打量面容俊丽气度不凡的女婿,这丈母娘看女婿,真是越看越满意,并不搭理温大人幼稚的作法,亲切和煦地询问了些日常之事,知晓他们夫妻俩这几天过得好,眯起眼笑起来,对三胞胎道:“长长、阿雪、贵贵,这是姐夫,你们要叫姐夫,不能再叫项师兄了。”

    长长抿着嘴,贵贵怯生生的,阿雪这小二货天真地道:“娘,叫大嫂可不可以?”

    温良和温彦平正在喝茶,听罢噗的一声喷茶了。

    项清春心里更加阴郁了,但脸上仍是笑得如同春光明媚,温和地道:“阿雪,我娶了你们姐姐,就是姐夫了,礼节上,你们应该叫我姐夫。我相信,长长和阿雪都是讲理明事的人,不会随乱叫错的吧?”

    这种摆道理的话让两个小朋友有些恹,阿雪拧着小眉头道:“那让大哥休了你,我再娶大哥可不可以?这样以后你就叫我姐夫了。”说罢,嫩脸笑得极灿烂。

    “……”

    哄的一声,顿时所有人都喷笑。

    遇到这种小二货,真是甚比天兵,有理说不清。

    喝了几巡茶,如翠姑娘便将归宁的义女叫到里间去了,要说一些母女间贴心的话,连三胞胎都不给听,丢给那对翁婿俩,让他们搞定三胞胎,别再说些让人想抽的话。

    进了外间,丫环们上了茶点后,如翠便让她们下去,然后拉着温彦平一起坐在四方卧榻上。

    如翠摸着温彦平的脸,开始询问她这几天过得好不好,和婆家的人相处怎么样,遇到了什么事情。一边听着小姑娘伶俐的回答,一边细细地观察她的脸色神态,和出嫁前一样,粉润润的,看来这几天过得不错。眼神清亮,语气活泼,看来项清春并没有拘着她,反而私底下仍是纵着她的本性,让她十分满意。

    温彦平的优点不在她的长相,而在她的性格,活泼开朗,像个小太阳一样活力四射,阳光为之失色,让人忍不住想要纵容,维持她的本性,并不想让她改掉这种肆意无拘的性格,套上京中那些世家贵女的模式。其实,温良原本是想将义女外嫁,嫁到一个规矩比较少,家族人口简单的人家里,让她安安稳稳过完后半生,并不需要在京城里找。若不是看出了项清春的心思,也知道他的性子能包容温彦平的本性,温良估计也不会让义女嫁到勇川伯府这种地方去。

    现在看来,这几天虽然在外人面前伪装得极辛苦,但私底下有个知根知底的丈夫,春华院的院门一关,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倒也自在快活。而这些都在项清春心甘情愿地保留她的本性的前提下。

    如翠听着小姑娘抱怨每天出门都要伪装成淑女,不然秦嬷嬷就会十分严厉地看着她,让她好累云云,语气里尽里撒娇。如翠将她搂到怀里,小姑娘在她怀里拧来拧去,像个小孩子一样,逗得她频频笑起来。

    视线若无其事地落到小姑娘因为拧麻花微松的衣襟,看到衣襟下新旧不一的暧昧痕迹,作为过来人的如翠姑娘如何不知道这是什么,小姑娘被嬷嬷们保养得皮肤嫩,很容易便在皮肤上烙下痕迹,且这痕迹也重了些,看来这几天女儿女婿的生活是十分性福。

    “对了,你们……”如翠凑到她耳边问了一句。

    小姑娘愣了下,涨红了脸,从她怀里挺起身,扭捏着说道:“娘,你放心吧,我、我已经长大了,不会怕了。而且都是我在上面……”只是不知为毛,等她从那种激情中清醒时,发现自己变成了躺在下面的那个——一定是狐狸精中途又使坏了!

    如翠瞪了瞪眼睛,好惊讶地看着小姑娘,然后叹了口气道:“你觉得好就好。”如翠姑娘一时间,颇为同情女婿,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武力值太高的小姑娘是如何在床上镇压了女婿的。为此,如翠姑娘有些担心道:“你悠着点,别太用力啊,清春看可是个书生,经不得折腾。”

    温彦平有些心虚,不好告诉她,其实新婚第一天,她因为觉得项清春太黏人,已经揍过他了,后来还是他帮忙掩饰她家暴的事情。

    如翠姑娘不知情,只是看小姑娘突然一脸心虚,眼皮跳了跳,决定呆会叫绯衣过来询问下情况吧。

    等她们出去时,三胞胎似乎已经被哄好了,阿雪扒着项清春嫩嫩地叫着“姐夫”,好奇地问东问西,项清春琴学识丰富,涉猎颇广,小朋友无论问什么都能自如对答,连问起那只还呆在温府花园里的小猴子的种族,也能说出个大概还有它们的习性。

    见到她们,小朋友们又开始纷纷地叫着“大哥”,看来虽然叫了“姐夫”,但在他们心里,“大哥”却一直是大哥,从来不曾变过。

    午膳的时候,温良被解了酒禁,拉着女婿一杯又一杯地灌着,温彦平和小朋友们眼巴巴地瞅着,也好想喝酒,却被如翠姑娘笑眯眯地阻止了。温良好这杯中之物,不过成亲以后,被如翠给禁止了,每次也只有特殊的日子时,才能解酒禁,但也不能喝太多,免得温大人又发酒疯爬到屋顶去吟诗唱曲,乱发酒疯。

    至于项清春会不会发酒疯,温彦平一直观望着,发现他喝得玉面绯红,更添艳色,却一直神态自若,说话条理分明,看起来绝对是千杯不醉。

    温彦平有些可惜。

    用完午膳,又在温府中磨磨蹭蹭了好久,直到傍晚,他们才离开了温府。

    马车里,轮到项清春躺在温彦平怀里挺尸了。

    温彦平奇道:“都过了两个时辰了,你现在才醉,是不是太怪了?”

    “因为酒劲上来了。”他懒洋洋地说。

    没有尝过喝醉酒滋味的小姑娘咂了咂嘴,也好像一次能喝到醉,这才是男人本色啊。找个机会,她也要试试醉酒的滋味。

    某人虽然酒劲上来了,但却越发的不规矩了,伸手揽住她的脖子,将她的头往下压,自己迎了上去,吻住她的嘴,热烈而激动地吮吸啃咬,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啧啧声,来不及吞咽的银丝从嘴角流下,黏湿了下颌。

    温彦平原本是想将他推开的,不过想起了如翠姑娘的威胁——如翠姑娘从绯衣那里知道了小姑娘竟然在新婚第一天就家暴了,当场和她约法三章,使得小姑娘现在不敢打他了,只能任由他借着酒意,越来越放肆。

    就在两人难分难舍时,突然马车停了。

    “少爷,少夫人。”迎荷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温彦平使了好大的劲儿,才将他推开,用帕子擦了擦红肿的唇,清了清喉咙,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问道:“什么事?”

    迎荷看了眼不远处的一队人马,小声道:“大皇子府车队在前面。”

    而此时,骑在马上穿着常服的大皇子突然眼神一厉,望向项府的马车,先前那声音虽然有些沙哑,却十分熟悉,让他心中徒然跳了下。

    听到是大皇子陪大皇子妃刚上香回来,两府的车队的路口相撞了,温彦平赶紧闭嘴了。倒不是她怕大皇子也不觉得自己见不得人,而是不乐意见到大皇子,免得他又嘴欠地说东说西。这也是经验之谈,温彦平觉得自己和大皇子一定犯冲,每次见面,大皇子总喜欢刺她几下,也不知道她哪里得罪他了,明明她还救过他两次,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今天是她归宁的日子,为了不破坏好心情,温彦平懒得搭理他。

    听到迎荷的禀报,项清春慢吞吞地坐起身来,眼中阴鸷一闪而过,清明的目光哪里还有先前的醉意,接过温彦平递来的茶喝了口,然后整了整衣襟,自己下车去与大皇子见礼。

    大皇子的目光仍是停留在车门紧闭的项府马车上,对项清春的礼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知道今日是温府义女归宁的日子,所以在这里撞见倒也不奇怪,便道:“还没有恭喜项侍郎娶得如花美眷。”

    “多谢大皇子。”项清春平淡如常,并不因此而得意。

    两人寒暄几句后,项清春便命令项府车队给大皇子府让道,见大皇子的视线若有似无地望过来,眸光微冷。

    等大皇子府的车队离去,项清春方回了马车。

    马车里,温彦平正无聊地抛着几个空茶杯子玩,见他回来,一掌将茶杯扫到暗格里,撇着嘴道:“怎么又遇到那个讨厌鬼了?不过他能抽空陪大皇子妃去寺里烧香拜佛求子,也算是有心。”

    听到她前头语带厌恶的话,项清春不觉心情大好,等听到后一句颇有些赞赏的话,脸色便黑了,心说这有什么,只要她想,他随时可以陪她去上香,还会带她去外面玩呢,绝对不会不像大皇子妃一样,即便享受皇子妃的荣华富贵,却像关在金丝笼里的富贵鸟一样,看着尊贵,却身不由已,拘了本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S君扔的深水鱼雷,感谢qing803、七棵白菜、恋介夕颜扔的地雷,挨个么一遍~~

    恋介夕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8 14:00:22

    S君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4-03-08 07:43:50

    七棵白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8 01:01:58

    qing80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8 00:21:52

    ————

    看到S君的深水鱼雷,差点高兴尿了,翻了几下查看,仍是不敢相信,一时间有种不知道该如何报答的感觉,让你破费了,咱就厚着脸皮,当作是亲给咱的三八节礼物了。^W^

    谢谢正常订阅的各位亲,大家三八节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