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二货娘子 > 第169章

第169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曲家是淮阳的名门望族,韦家二奶奶的父母现在被外放作官,父母不在京的日子里,曲芳香素来与这位姑母交好,现在发生这般惨事,自然第一个寻求帮助的便是项母了。

    项母同样也是十分疼爱这个兄长的嫡女,虽不是看着她长大,但当年她出生的时候,她也是抱过哄过的,她自己没生过女儿,便将侄女当女儿来看待。现在,侄女被害得摔了孩子,作姑母的,少不得去探望,若是能为侄女讨回个公道那就更好了。

    温彦平也跟去了。

    温彦平嫁到项家几个月,对项家某些亲戚女性颇有好感,现在项清春的嫡亲表妹身上发生这等惨事,怎么着也要去探望探望。

    项母看了眼多了一条裂痕的檀木雕花小几,没有反对儿媳妇跟去。

    略略拾掇,项母又让人去库房取了些补品,便带着媳妇一起去了尚书府。

    刑部尚书韦府与项府隔了小半个京城,坐车用了半个多时辰方到。韦夫人得知勇川伯府的大夫人到来,带着大儿媳妇亲自迎接,眼尖地瞄见了项母身后的丫头嫣红,便知道项母今日为何而来,忙端着个笑脸相迎。

    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是自家侄女受了这般大的委屈,项母家在很难给个笑脸,绷着脸皮,与韦夫人等人寒暄几句后,便不客气地提出要去看可怜的侄女。

    项母虽然被儿子调-教了很久,但本质还是改变不了多少,这会儿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冷言冷语。幸好韦夫人也知道二儿媳妇落胎这事情是自家儿子不对,项母态度不好情有可缘,将不悦吞了下去,引着她们去了二儿媳妇的院子。

    来到曲家表姐的院子,很快便有得到消息的嬷嬷过来迎接,那嬷嬷是曲芳香的奶嬷嬷,最是知晓自家姑娘所受的委屈,听闻项母来了,忙过来迎接,虽有满腹话要说,不过看到韦夫人和韦大奶奶都在,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抹了抹泪。

    老嬷嬷抹泪的模样,可比个丫头抹泪更让人心酸,项母的脸又冷了几分,怒意勃发。

    天气正寒,屋里四处放了烧得旺盛的火盆,室内有些干燥,空气也不甚流通,使得屋内的药味十分浓郁。

    温彦平随着项母走进卧房,便觉得呼吸一窒,说不出的难受。

    屋子里守着几个丫头,皆是双眼红得跟兔子一样,见到韦夫人等人,忙过来请安,对于项母的到来,也露出惊喜的表情,觉得她们家姑娘有依靠了。

    项母细心地看了眼房中布置摆设,然后很快发现这里还缺了个人,不禁冷着脸道:“你们二爷呢?”妻子被害得小产,作丈夫的不来陪罪都好了,竟然不见踪影。

    一个心直口快的丫头道:“回姑太太,二爷他正陪着刘姨娘呢。刘姨娘身体不适,二爷一早就过去了。”

    这下子,连韦夫人真的尴尬了,忙怒道:“还不快将那孽障叫来给香儿陪礼?曲家姐姐,真是对不住啊,我那孽障实在是该打,竟然做出这等事来,昨儿我家爷已经将他叫去教训了一顿……”

    韦夫人一出陪笑佯怒,项母的神色稍缓。

    不过在温彦平听来,韦夫人一通陪罪却没有说到重点上去,例如说,让韦二爷拿出实际行动来给小产的妻子陪罪,将导致这一切祸根的小妾给收拾了。作为当家主母,还是婆婆,发落儿子房里一个姨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单安一个孝字就可以处置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那姨娘还能将男人勾过去,可见韦二对她的放纵,还有韦家对一个妾氏的放纵。

    温彦平心里不爽,想着若是狐狸精面对这种事情,这种挑拨离间的小妖精早就被那一肚子坏水的男人收拾得连渣都没了,指不定这辈子都要在恐惧后悔中渡过。哪里还能闹得起来?小妖精没被收拾,究其根源,不过是韦二护着,韦夫人不愿因为个玩意儿与儿子离心,便随了他去。

    这一翻对比,温彦平突然觉得项清春这种坏人实属难得,至少比个宠妾灭妻的韦二好多了,也比一心纵容儿子的韦夫人好多了。温彦平喜滋滋的,看来自己嫁得还不懒的,回去要好好奖赏狐狸精~~

    她们进了内室,但见曲芳香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看着床顶,眼睛红肿,已经哭不出来。直到项母的呼唤将她叫醒,曲芳香哀凄地叫了一声“姑母”,干枯的眼泪再次掉下来,项母也少不得陪着一起试泪,周围的丫头见状,忙也低头跟着抹眼泪。

    韦夫人和韦大奶奶再一次尴尬了。

    这时,韦二爷终于被人请来了,见到项府来人,面上虽有不悦,也知道此事是自己做得不地道,忙过来与项母请安请罪。

    “我可不敢劳架二爷请罪,二爷何罪之有?”项母冷言冷语地说,然后声调一转,哽咽道:“只可怜我家香儿,好好的人,这会儿却只能躺在床上,连心肝肉儿都给人剜了去,可是却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关心,若是大哥大嫂知晓香儿经此一遭,止不定心里多疼……”

    项母当下来了一场煽情的表演,温彦平心里鼓掌,原来自家婆婆也蛮会说的,这下子韦二脸上也露出尴尬的表情,频频陪罪,韦夫人也不好再为儿子辩护,韦大奶奶是知道这小叔子的德行,十分安静地当背景,不该她多话的时候,绝对不多话。

    韦二爷是个看起来仪表堂堂的男子,五官英挺身材颀长,有贵族子弟的骄气,却不失谦和,十八岁便成为举人,也算是少年英才,不然曲家当初也不会看上他而许婚。只可惜,曲家却忽略了其的内在,等曲芳香嫁进到韦家两个月后,韦二爷便抬了自己一个通房丫头刘氏作姨娘不说,还百般宠爱。曲家当时并不放在心上,只叫女儿大度,尽早怀个孩子傍身才是正道,那些儿的女人不过是玩意儿,越不过正妻。曲芳香便忍下了,可谁知韦二爷却是个宠妾灭妻的胚子,将小妾宠得越来越不像话,若不是韦夫人在上头压着,刘姨娘都要骑在正妻头上了。

    曲芳香也不是吃亏的主儿,她自然想要将丈夫拢到身边,也作过努力,只可惜这些努力在韦二爷的真爱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当一个男人为真爱冲昏了头后,根本没理智可言,任你百般手段,也讨不了好。曲芳香吃亏在于,无论她做什么事,丈夫不仅没有帮她,还站在她的对立面,好的也成了坏的,香的也成了臭的。想要让婆婆出手帮忙,可是婆婆宠爱二儿子,根本也管不了,便成了如此情况。

    昨日的事情,让曲芳香对丈夫死了心,一个能为了旁的女人无情地将妻子推倒的男人,害得妻子小产却仍是紧着小妾就生怕她吓坏了被处置的男人,这种丈夫要来干嘛?

    在项母的指控下,韦二爷只得低声下气地和妻子陪罪,但却丝毫不提对小妾的惩罚,曲芳香眼中透着嘲讽凄凉,不吭一声。半晌,看到婆婆韦夫人眼露不耐烦,心知婆婆心里并不认同自己让丈夫如此伏小作低陪罪,心中更难受了,有些意兴阑珊地别过脸,当作没看到。

    韦夫人少不得来打圆场,韦二爷收到母亲的眼神,忙道:“我知晓芳香心里不快活,还烦姑母多多开导劝慰她。”说了几句好话后,韦二爷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并不耐烦陪在这里。

    半晌,韦夫人和韦家二奶奶也离开了,让项母多劝慰儿媳妇,她还年轻,以后还能再怀上。

    项母恨恨道:“不过是个下-贱玩意儿,看她能猖狂到何时。香儿莫要难过,等你身体养好了,再收拾她也不迟。这次虽是你们姑爷失手,可是也脱离不了刘姨娘那贱-人的挑拨离间,此事绝对没完。我稍会就修书一封告诉你母亲……”

    “算了,母亲随父亲在外头,要操持诸多事情够辛苦了,我不想再给她老人家为不孝女徒增烦恼。”曲芳香黯然道。

    “你呀,总是这般报喜不报忧的,如何是好?”项母百般怜惜。

    接着,项母少不得要给侄女灌输一些如何斗小三的技术,作为一个从成亲后不久就开始斗小三的战斗能人,项母的手段原本是十分粗暴没技术含量的,可是架不住人家有个脑子好使的儿子,在项清春十五岁时,露了一手收拾了西院里丈夫的那群小三小四后,项母受教了,同时腰板挺直了,这会儿忙照本宣科地拿出来献宝。

    给侄女漏了几招后,曲芳香眼睛发亮,同时也感叹姑母根本不像娘亲所说的那般,是个没脑子的莽货,明明这手段十分了得。

    温彦平一直当背景,见两人在交流斗小三的经验,已经听过一次没啥兴趣,便叫来嫣红,表示自己想去净房更衣。

    嫣红原是想亲自带她过去,不过温彦平制止了,端庄柔和地说:“表妹现在身体适,心情也不好,你们在这里用心伺候便是,我自个去就行了。”

    嫣红觉得在理,便给她指了方向。

    别过嫣红后,温彦平抚了抚袖子,往净房方向行去。到了净房时,突然身影一闪,便在拐角处消失了。

    小院子里,一对男女依偎着坐在假山后的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呼啸的北风恰巧被巨大的假山挡住了,假山旁植了几株红梅,枝头上花苞欲绽,暗香浮动,这实在是适合看雪看星星看月亮谈人生谈理想的好地方。

    “二爷~~~”幽怨的女声如怨如泣,“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妾身知道,姐姐现在一定很伤心,二爷心里也是伤心的。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就这么没了,这可是二爷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妾身的孩子,妾身每如此一想罢,真真是心如刀绞,食不下咽(高兴得多吃了两碗饭),难以安寝(梦里都会笑醒)。妾身原是一直盼着二爷有后,可却因为妾身去请安,让二爷生姐姐的气,害得姐姐摔了一跤……”

    “别难过,这也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气怒之下失手推了她!”韦二爷一脸惆怅,心里也对那流掉的孩子颇为可惜。

    “不,不怪二爷,那时也是妾身不知道姐姐有了身孕,才会拿些小事去烦她,怎么会是二爷的错呢?二爷是个男人,哪里晓得后院之事?这后院里的事情本来就是姐姐来管,二爷再有错,也只是因为不知情……”

    话题在那女声的引导下,错误一拐,完全成了曲芳香的错,竟然连自己怀孕都不知道,还害得韦二爷不慎杀了自己的亲生孩子,如此恶妇,还有脸哭诉自己的委屈。

    所以大家都没错,错的是小产的孕妇,是她自己不爱惜自己,有了身孕也不知道惜福,还乱吃醋,拿些小事当鸡毛令箭。这孩子会流掉,也是为了警告她,做人要贤惠厚道,别为了点儿小事,没有容人雅量。

    “……”

    趴在假山后偷听的温彦平简直是大开眼界,第一次知道原来也可以这般颠倒黑白,这刘姨娘简直就是个奇葩能人啊!虽然说,对女人她是怜惜的,但也要分亲疏远近,这种制造家庭祸事的小妾真的很难给她们好脸色瞧。

    当然,更让温彦平觉得不能饶恕的是耳根子软、又自以为是的韦二爷,这才是罪魁祸首。所以说,男人有异心,真应该断子绝孙,这道理是十分正确的。

    于是,小姑娘出手了。

    在韦二得了刘姨娘宽慰,觉得自己没错后,突然站起身,准备去找妻子说道说道时,突然腿一麻,直接跪了下去,双膝狠狠地磕在坚硬的地板上,那声音仿佛连腿骨都要磕裂了,听得人两股颤颤,不忍睹目。特别是现在是天寒地冻的,人的骨头又脆,这一磕,也不知道疼成什么样了。

    刘姨娘大惊,忙过去扶他,只是一个女人的力气有限,不仅没扶起来,反而一个踉跄,韦二再次摔着了,整个人仰首摔在地上,背脊着地,砰的一声响动,骨头又再一次错位。

    刘姨娘更惊了,忙爬了起来,刚要过去查后,突然身体莫名一软,迈开的脚有些支撑不住身体,重重地朝前踩了下去——

    “啊——”

    一道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起,外头守院的仆妇赶紧进来查看,就见韦二爷躺在地上身体躬成一只虾米状,惨叫连连,娇美的刘姨娘站在一旁手足无措,脸色苍白,唇瓣颤抖,不成语句。

    趁着混乱,温彦平借着假山的掩护,赶紧溜了,速度快速,竟然也没有人发现。

    回到曲芳香的卧室,姑侄二人已经交流完了斗小妾的经验,可能是还想为自己的未来拼搏一把,曲芳香死寂的眼神恢复了些许光彩,正喝着丫头端来的药。项母一脸欣慰,直道让她养好身体,拿出正妻的手段来,切不可让些贱人得意云云,心里却想的是,回去后再和儿子说道说道,若是能得到儿子一丁半点的指点,那就更好了。

    见到温彦平,曲芳香也有了心情招呼这表嫂,温彦平作腼腆状,柔声细气地安慰她,让她好好养好身体。

    就在气氛和乐融融时,突然一个丫头惊慌失措地进来,禀报道:“二奶奶,不好了,二爷受伤了。”

    曲芳香冷笑道:“二爷受伤了你们来通知我作什么?我现在一不能起身,二不能管事,莫不是还想让我拖着这破身子去探望他?”女人小产就如坐月子一般,很多忌讳,就算听到此事,曲芳香也不打算作贱自己去探望,心里莫名地还有些解气。

    那丫头也知道说错了话,忙陪着笑脸。

    项母作为长辈,少不得要问一句,“发生什么事情了?可请大夫去看了?”

    那丫头说道:“老夫人一听说就让人去请了,现在也不知道二爷哪里受伤呢。”

    听罢,曲芳香便让她下去,使了自己的心腹丫头嫣云去瞧瞧情况,以表示自己这作妻子的对丈夫的关心,若有什么便回来禀报。吩咐完了丫头,曲芳香对项母道:“我这心里还是怨怪他的,恨不得他受罪一翻,才能体会到我的苦。还有刘氏那贱人,我迟早要让她给我孩儿偿命。”眼里迸射出刻骨的仇恨。

    不过这种仇恨在听闻了嫣云带回来的消息时,突然散了。

    “这是真的?”曲芳香吃惊地看着嫣云。

    嫣云肯点地点头,有些为难地看着项母和温彦平,虽然自家小姐说不将项母当外人,听了也没关系,可是这种事情,还是给姑爷留点面子比较好。

    项母见状,知晓自己此时留在韦家不方便,省得招了主人的忌讳,忙提出告辞。曲芳香假意挽留几次,依依不舍地让项母离开了。

    项母一离开,曲芳香忙道:“你给我说一说情况,怎么会伤到、伤到……”有些难以齿启,索性含糊带过,“太太知道此事了么?”

    “太太自是知道了,当场就发落了刘姨娘院里的几个丫头。”嫣云有些不忍,低声道:“奴婢听伺候二爷的袖云姐姐说,她先前给二爷换衣服,瞄了一眼,都肿成了胡萝卜,怪可怕的,二爷疼得动弹不得呢。”

    “怎么会伤成这样?”曲芳香的第一反应是,不会真的坏了吧?那她怎么办?她还打算再怀上个孩子后半辈子有个依靠呢。

    “听说是刘姨娘弄的。太太说如果二爷好不了,就让刘姨娘给二爷偿命。”

    曲芳香揪着被子,喃喃道:“报应,真是报应!不管二爷最后有没有好,刘姨娘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大快人心的同时,突然又呜咽起来,“可怜我那孩儿,竟不能亲自为他报仇了。”

    嫣云见罢,赶紧安慰道:“奶奶莫要再伤心了,咱们现在应该高兴才对。刘姨娘现在被太太发落了,又做出这等事情,想来二爷应该会瞧清楚她的为人,知道还是奶奶您最好的。您现在要做的是,赶紧将身体养好了,拢住二爷的心。您瞧啊,二爷现在身心受创,若是您悉心照顾,让他开怀,二爷就算是铁石心肠,将来也会看重于你。”

    曲芳香深觉有理,忙将眼泪擦了,面露坚毅之色。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S君仍的地雷,谢谢,么一个~~

    S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3 22:14:52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二货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二货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