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54章 求恕

第54章 求恕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打发了姜云姬去换衣服,夏夕和丫丫两个人细细地聊。

    丫丫说,“我刚才在街上看了一下,这里的衣料真的好多,都是南方的织坊织的,有的真是很漂亮。但是街上走的那些人穿得实在是不讲究。我再想想咱们侯府那些奶奶太太,好像也是讲究料子,不讲究设计哎。”

    夏夕想想,点头,“没错,过年的时候,有的奶奶自己就能裁自己的衣服,吓shi我了。”

    “就是嘛。”

    “不过你要是搞得超前了,会不会不被人接受?”

    “我懂得的,适度适度。时尚这种东西,领先一两步就是大师,想颠覆传统的,那是疯子啊。”

    “不过,我的嫁妆里好像只有一个首饰铺子,有个糕点铺子。”

    丫丫眼睛一亮,“首饰铺子也行啊,你知道吧?这里的人完全没有几何和变形的意识。我看了你的那些首饰,觉得真土。”

    真伤自尊。

    夏夕瞪她一眼,丫丫陪着笑抱住她摇。

    “这不怪你啊,你那恶毒的后娘能给你什么好东西?没拿毒苹果给你吃已经很不错了。不过,真的,她为什么不把蔓儿杀掉?那样不是更放心?”

    夏夕说,“不是每个人都敢下毒手杀人的。周氏要这么狠,杀了德闵更一劳永逸。”

    丫丫点头,“也是。”

    捷哥问,“把蔓儿带回去,你打算怎么办?”

    丫丫说,“直接交给老侯爷,给德闵洗刷清白,把那心术不正的坏女人休掉。”

    夏夕皱眉,想了半天,犹犹豫豫地点头。假四儿一露面,以老侯爷的性格,势不能与定南侯府善罢甘休。我们家儿媳妇不满意你们,不愿跟你们家结亲,果然是有道理的,这都什么人家,连假闺女都能造出来。徳雅前日挑唆出一场大风波,再被曝出这件事,被休回家的可能性真的就非常大了。

    这是她要的吗?

    想了半天,不知道。暂时不想,回家再慢慢想好了。

    她把烦心事丢下。本来吃完饭就打算回北京的,被丫丫一勾,女人病犯了,逛街,血拼。通州水陆码头物流丰富,说不定能淘到一些刚上岸的新鲜东西,她现在也是有钱女人了,还没好好shopping过呢。

    丫丫大喜,“我带你去,刚刚我看上好几样衣料,你买回来我打扮你。让你见识见识孙大师的实力。”

    夏夕好笑,“也行,如果你的衣服我穿出去侯府里头有人夸,我就给你开个铺子,成就你的设计师梦。要是府里人人都说怪异难看,你就好好教书吧。”

    捷哥在一旁笑。

    丫丫脸一红,“对我这么没信心我就展示给你看。对了,你那些首饰我帮你熔了另外做造型吧。你不是有铺子吗?里面有工艺师傅吧?我都不需要自己费神,我脑子里装了多少卡地亚珠宝的设计造型,拿出几十个来轻松震了北京城。我妈妈是卡地亚珠宝控,见了卡地亚就走不动了。我自己也买了好多的施华洛世奇,造型都很漂亮的,等我闲了,一一画给你们看。”

    “这个没问题。那些首饰本来我看着也不喜欢。”

    “就是嘛,看你那梅花簪,满街都有的大路货,太没格调了。我那时就想,换成一个米老鼠或者唐老鸭的头应该会不错。还有你的戒指和手镯,老土死了,我给你重新做。”

    夏夕点点头,富二代的眼光还是值得期待的。“好,你要真有这等本事,等你大些了就可以自谋生路,总不能一辈子在侯府当丫头吧。”

    “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一辈子当丫头啊。我刚才在街上还想到,万一我能赚到钱,我得给我那个便宜爹送点回去。也不知那家娘的病好了没有?他可没第二个女儿可卖了。”

    “不放心天暖了回去看看,留点钱给他们。”

    丫丫点点头,“我会拼命给你赚钱的,老板。”

    “为什么要叫丫丫女人坊?”捷哥忽然问。

    “当然是因为钟言了。他说过,他要一直深造,做最顶尖的生物基因研究专家。我们结婚以后,他给我在北京开一个小小的丫丫女人坊,做一点小设计来卖,不求赚钱,不求出名,只要我每天都开开心心就好。”

    丫丫的眼圈发红,看着夏夕,“我好想他啊。”

    夏夕懂得。她们三个人对父母已经完全断了念头,再不可能了。可是钟言,是牵绊未断的一个执念,找到他,似乎已经不完全是丫丫的愿望,而是他们三个共有的一段情怀一段追忆,找到他,就好像重新拥有了那一世闪闪烁烁光辉灿烂的日子,哪怕只是一个记忆碎片,对他们来说也是弥足珍贵。

    第二天下午,这一行人才施施然回到北京。张胜民护送她一直到春芜院门前,看着她进了门,才招呼他的弟兄回去向侯爷复命。

    蔡嬷嬷迎了上来,夏夕正要交代她把她买来的一大堆东西收好,不料蔡嬷嬷先开了口:“奶奶,八奶奶午饭前就到了,等您大半天了。”

    夏夕先是一愣,随后摇摇头,笑了,消息很灵通嘛。常庄头马不停蹄先来汇报了,也是,这狗奴才不按太太的意思办事,现在捂不住了,说什么也得赶紧报个信给周氏才对。那么徳雅这是要跟她软磨硬泡了?

    果然,她一进门,徳雅也不管捷哥还步步紧跟着,就一跃从椅子里站起来,一撩裙子跪在了地上,深深地磕下头去。

    “姐姐,您饶命啊。”

    夏夕不答话,径自走到炕边坐下,蔡嬷嬷见势头不对,赶紧打发了无关的人,连捷哥也领了出去,又亲自送了一杯热茶上来,然后悄悄地退了下去。

    夏夕看着脚下唯唯诺诺的徳雅,心里百感交集。这是德闵记忆里永远高高在上的妹妹,她高傲,优越,矜持,自满,得意,面对姐姐永远是一副胜利者居高临下的姿态,原来也可以卑微地跪在尘土里。

    明明白白在偷窃着属于姐姐的婚姻,那样漫长又无耻的过程当中,她怎么有脸摆出那样的神色,那样的表情?

    夏夕想起自己幼年时,摸了同学一盒蜡笔都如坐针毡,最后扛不住压力,乖乖给人还回去。徳雅可是簪缨府邸,富贵千金,偷窃的又何止一盒蜡笔,她居然能一直端着一张洋洋得意的面孔,从德闵生前一直延续到德闵死后?什么样的娘能养育出这样的女儿,如此厚脸皮,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夏夕想起第一次在侯府见到徳雅,姐姐被易嫁憋屈得服毒,似乎半点也没有影响到她新婚的幸福,她从软轿上下来走向自己的时候,似乎全然不是因为愧疚与不忍,而是为了向自己的丈夫表现风度和修养。在她的心目中,姐姐是什么?生死又是什么?

    “姐姐,我认罪,我错了,真的错了。如果您不肯饶恕,我就只剩死路一条了。”

    夏夕一听,心头火就冒起来了,“八奶奶,您这一开口倒先给我定了罪了。我要不恕你,就是逼死你?你欺负你这老实头的姐姐可真是顺啊。”

    徳雅一愣,抬头看夏夕,看到的是满脸轻蔑与愤恨的表情,立刻脸涨得通红。

    “姐姐,我不敢逼你,我真的是来认错的。”

    “难得,你还知道这世上有认错这回事?我当你娘没教过你呢。不过八奶奶,从易嫁这个事定下来到现在,一年左右的时间,你要乐意,每天都可以来认错,今天又是什么黄道吉日啊?”

    徳雅满心恐惧,又着实怕了她的言辞锋利,忍不住嘤嘤地哭泣起来。

    夏夕很烦,她现在坐在这里,居高临下,占尽优势,但是她很烦。前几日跟侯爷死顶死磕的那股劲头不知怎么就没有了,她只想远远地离了眼前这个人,一辈子不见她才好。说到龌龊和肮脏,这位定南侯府嫡次千金算是生平第一,对上这样的无耻,她只觉得无力。

    “姐姐,对不起,是我害得你服毒,是我害得你嫁不成世子,你原本可以好端端的,都是我不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已经受了报应了,世子从大前天起就没有进过我的院子,他再也不会正眼看我了。”

    “你把这就叫报应吗?放心吧,过几天他就回来了。老天怎么会舍得报应你呢?你是名满京城的美女嘛,有才有貌,洋洋得意,连娘娘都能当,当个侯夫人又算得了什么?八爷迟早会转过弯来的,你就放心回去吧。”

    夏夕想起她刚穿过来那几日,听到自己的陪房向侯府的丫头婆子这么夸耀徳雅,这种赞誉不知最早出自哪里?想想真是莫大的讽刺。

    徳雅哭声大了,“姐姐,我并非全无心肝的,我想过要好好补偿你的,我真的想过,如果你嫁到别家,我会尽我的一切能力帮着你。要是有了外甥,我会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帮衬他扶持他。可是你居然先我一步进了侯府,我.....我......”

    “你就用撒盐的办法撵我走?把我撵走以后再好好地帮我?补偿我?你还真是兜了个大圈子啊。”

    徳雅被堵住了口,只是哭。

    “八奶奶,你有没有想过,你别害我,我就不会给你添这些麻烦?亏你辛苦地设想了今后几十年的事情,就没想过停手吗?你姐姐生生被你们母女逼死了你知道吗?世子夫人你也当了几个月了,就那么好?值得你手上染血也要谋算着嫁进来?”

    “姐姐,我知道我错无可恕。但是我想嫁进侯府,实在并不全是虚荣所致,我是喜欢八爷才这样的啊。我爱了他几年了,如果我从来不曾见过他,我想我不会一直这么低着头地往前奔,逼死你我也不想啊。是真的,是真的,你相信我!”

    “哦,”夏夕竟不知还有这段公案。

    “八爷跟我舅舅的长子周世光要好,常来常往,我打小就听到他的名字,人人都夸着他,连我外祖母也说过谁家得了他做女婿那真是前世修来的,该好好给佛爷上上三炷香的。所以在我舅舅家,大家就拿三炷香来打趣他。”

    夏夕苦笑。

    “我第一次见到八爷是十二岁那年的春天,在我外祖父家的园子里,远远地看见,他和我表哥周世光在一棵樱花树下下棋,他穿着一身绣金镶边的白色交领长袍,带着一个紫金冠,美如珠玉一般,很专心地看着棋盘,一阵风吹过,粉红色的花瓣像下雨一样的飘落在他的头上身上,我想就是天上神仙也不会比他更好看了吧?”

    少女情怀,春闺入梦,八爷就这么一言未发地被人生出了觊觎之心。怪谁呢?怪他太出色太优秀吗?

    “第二次见他是在那年秋天,在碧云寺,娘带着我和外祖母家的女眷一起去烧香,赶巧遇上了大太太带着女眷也来拜菩萨。完事之后,几个女眷就说难得出门一趟,要到处走走转转,那时候静琬很小,大约只有9岁,闹着要跟着一起逛,娘就告诉了大太太,大太太准了。我们一起从寺里出来,正准备上轿,八爷拿着一个斗篷追了出来,当着我的面给静琬穿上,叮咛了一句,“小心走路。别淘气。”手在静琬头上摸了摸,转身回去了。姐姐,我那时真希望我是静琬,我希望我也有这样一个哥哥,可以给我送衣裳,叫我别淘气,用手在我的头上摸。那么温柔友爱的八爷,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办法忘记。”

    作者有话要说:  客人走的时候骂我魔怔了,还不好好给我打分?我要多多的分,欢迎大家使劲地补啊啊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