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67章 蜈蚣诗

第67章 蜈蚣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头刀力大势沉,从一开始就采取了攻势。金风伴着刀尖震颤的共鸣声,一刀接着一刀地追着老八砍。老八脚下轻灵,闪避得很迅捷。

    夏夕只觉得自己手心出汗,这把鬼头刀可是真正一件冷兵器,不是武术比赛或者电视剧里使用的道具,万一挨上一下,后果堪虞。丫丫伸手捉住了她的衣袖,显然也是十分紧张。

    应该说响马还真是有组织有义气的土匪,老大呼呼喝喝地抡着刀子跟人打架,另外几个在一旁也跟着大呼小叫地助威喝彩。每一招都被夸成好刀法。夏夕本来就没有半点眼光,看不出谁的实力更强,只觉得闪闪刀光中,老八危险万分地避来避去,每一个下一秒都有可能被割伤或者砍伤。那边一声叠一声的赞美直弄得她心烦意乱。

    她看看周围站着的几个家丁,个个面色严肃,却是一言不发。可见侯府比武不流行拉拉队。从他们的脸色上也看不出半点能够取胜的信心,只好把视线又转回到场中。

    老八步履轻捷,继续闪避,夏夕拼命想分辩出他这是避其锋锐的战术,还是因为对方太强,他的攻势发挥不出来。但是左看右看,还是看不出,只觉得鬼头刀虎虎生风,他险象环生,始终处在劣势上。

    那把刀看来确实沉重,抡了几十招之后,赤发鬼攻势见缓,脑门上也显出了汗迹。对面同伙的喝彩声也跟着迟疑下来。

    一直左支右拙的许静瑜忽然一声长笑,长剑一立转为攻势。剑光绵绵密密,闪闪烁烁,攻势如水银泻地一般自在流畅。赤发鬼被迫接招,攻守中刀剑相交发出脆生生的金铁之声。他在老八凌厉的剑招下一步一步地向后方退却,刀法明显是有些凌乱了。

    青面兽和矮脚虎在旁边看的着急,吆喝着:“老大,使绝招啊。”

    “快使暴风刀法!”

    许静瑜充耳不闻,身形如穿花度柳一般优美,剑光如电,变化万方。满5岁起十几年苦练这时候显示出绝大的威力,只听得刀剑再次发出几声碰撞的交响,没看清怎么回事,赤发鬼就大叫一声,向后翻去,等他稳住身形的时候,众人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左肩肩胛位置的衣服被刺开一个窟窿,血顺着下垂的手指滴答到黄土之中。

    许静瑜收了势,静静地站着。

    赤发鬼一张脸涨得通红,说不清是因为疼痛还是丢人,表情变了好几变。半晌才说,“好功夫。”

    许静瑜淡淡一笑,“你输了。”

    这边三个女人一起大笑起来,丫丫跳起来和夏夕互相双击掌庆贺胜利。姜云姬的眼睛也亮闪闪的看着气定神闲的许静瑜,直觉生平所见英雄人物,再也无出其右者。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大门口的位置站着德雅。她远远地看完了眼前的这一幕比武,眼见心爱的人胜得潇洒,脸上浮现出又是骄傲又是伤痛的表情。

    “且慢。”赤发鬼忍痛举起流血的右手。

    周围的人一愣。

    “公子爷好功夫。我有一套家传的暴风刀法,轻易不使。今个想用它再跟公子爷讨教几招。”

    许静瑜皱眉。

    丫丫却立刻蹦了起来,“赖皮,堂堂大寨主,输了不认帐,要脸不要?”

    旁边的家丁立刻跟着附和,几个粗汉齐声谩骂,由一个响马辱及所有响马,脸面臀部姥姥祖宗地问候,那叫一个肆无忌惮。

    几个响马却面面相觑,只觉夏虫不可以语冰,跟这些没文化的人真没共同语言。

    在响马界,遇到这样的比武,输赢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往往不明说,为的是给输家一个面子。尤其是当输家是一寨大当家的时候,更是格外重视这样的礼节。一场斗罢,输家拿出压箱底的功夫,再演示几招,胜家假作不敌,双方握手言和。输家大寨主说足下武功如此高明,愿意从此交个朋友云云,然后把人家的财物奉还,自己带着手下施施然回去,满寨传说轻财重义的大寨主新交了一位好汉朋友,继续糊弄。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戏。

    可惜的是,这里站着的这一群,没一个是跑江湖的出身,又久不在山东地界混,完全不懂这个调调,这会儿只是同仇敌忾地盯着响马臭骂不已。

    许静瑜静静地盯着赤发鬼看。赤发鬼输了不认也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这双透着无知的眼睛让赤发鬼心里直叫倒霉。完全不懂道上规矩,偏偏武功又十分地强,想不灰头土脸算是难了。这回出门做买卖明显看错了黄历啊。

    两个人再次斗在一起,赤发鬼一上来就使出了他的家传一十二路暴风刀法,这套刀法他从小练到大,真是熟极而流,威势惊人。

    许静瑜却不像开始那样闪避退让,他采用了对攻的策略,长剑飘飘,剑尖招招不离要害。

    暴风刀法的十二招分为上三刀下三刀左三刀右三刀,赤发鬼这回也豁出去了,对方既然不懂道上规矩,他就得以武力为自己挽回面子,否则以后如何服众?

    暴风刀法使将出来,果然虎虎生风。只可惜,刚使到第九招,招式将老,又未及变招的时刻,许静瑜的长剑指在了他的咽喉部位,大惊之下,他的动作也停滞了。

    定格。

    全场都注视着这一幕,有点不知所措。八爷又胜了,怎么办?

    许静瑜剑尖不动,说,“快救人。”

    夏夕如梦方醒,赶紧向箱子跑去,丫丫、姜云姬还有两个家丁跟着上来帮忙。那两个响马拿着扁担站在一旁发愣,夏夕一把揭开箱子盖,看见捷哥被捆成棍子一般,嘴上塞了一块大大的毛巾,老老实实地躺在里头。夏夕掏出自尽用的匕首,轻轻地割断了他脚上的绳子。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他解出来,细心地一点点地掏出了他嘴里的脏毛巾。

    捷哥干呕的样子比德雅还狼狈。丫丫很殷勤地替他拍后背,除了几口唾沫,他到底也没吐出什么东西来,只是把眼圈呕得有些发红。

    “八叔,你给我狠狠打他一顿。”小正太一口气缓过来,立刻告状,“那块毛巾臭死我了。”

    一语既出,反倒把场上凝滞的气氛给搞活了,大家一起笑了起来,许静瑜收了剑,赤发鬼也收了刀,客气地向许静瑜见礼。

    “公子爷好俊的功夫,小公子也处变不惊,将来必成大器。洒家有眼不识金镶玉,今日得罪了,还请恕罪。”

    “好说,大当家的,按我们先前说好了,我带着侄子要走人了。许你的一锭黄金待我车马启动,定不食言。”

    赤发鬼只觉得脸皮发烧,这回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人家连一句交朋友的场面话都不说,明里暗里不少眼睛盯着,回去学给别人听,大当家的从此颜面扫地。

    车队继续前行,在车队离开十三里营子继续走上官道之后,许静瑜过来把捷哥放到了自己的马鞍子上,与他共骑。

    “怕吗?”

    “开始的时候有点怕,等听到你们的声音,我就不怕了。”

    许静瑜笑着摸摸他的脸,滑嫩柔软,手感真好。“給八叔说说,怎么发生的?”

    捷哥想想,怎么发生的,还真是不清楚。

    蔡嬷嬷临出发要去出恭,他也想小解一个,就跟着蔡嬷嬷一起去了。院子里车马正在集结,乱成一团,他没注意自己是一个人,就进了恭房。小解的时候忽然看见一只蜈蚣,一时淘气就拿尿去淹蜈蚣,想不到蜈蚣一路爬得飞快。他就追着淹,正在好玩,嘴巴就被捂住了,脚也离了地,来不及发出一点响动,就被人家制住了,连人家的脸都没看见。

    “八叔,在没被人家捂住嘴巴之前,我正做了两句诗。”

    许静瑜听得好笑,“你还会作诗?”

    “以前是不会,不过今天是会了。”

    “有关尿尿的,还是有关蜈蚣的”这话说着都忍俊不禁。

    捷哥一本正经地说,“我这首诗的名字叫《蜈蚣诗》。”

    许静瑜朗声大笑。之前捷哥太小,他虽然觉得这个没娘的孩子可人疼,但毕竟与小小幼童接触不多。从那顿家丁宴之后,这个小人儿算是正式走进了他的视线,聪明灵动,活泼可喜。他挨个敬酒,逐个认人、记名字的样子可爱得让人心软。

    “把你的《蜈蚣诗》念出来让我听听吧。”

    “好,前两句是百足小蜈蚣,爬行快如风。”

    许静瑜大大地表扬了他,才启蒙的孩子能有这两句,相当不错。接下来小顽童大概就要写到尿了。

    “我正想第三句的时候,被响马捂住了。所以后两句我是在箱子里头想出来的。”捷哥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豪。

    许静瑜觉得这小家伙真是好可爱。都被塞到箱子里了,还有闲暇心思作诗。再想想德闵为了确认箱子里是他本人,提的那个有关围棋的问题,小家伙半点不错地踢了六脚,真是聪明伶俐胆识过人。

    “好,我洗耳恭听,这是我们捷哥做的第一首诗吧。”

    “对啊。奶奶老让我背声律启蒙和别人的诗,我自己没做过。”

    “我猜,你的后两句跟尿有关系。”

    捷哥很辛苦地扭头看着他,雪白的脸蛋很严肃,“尿还能入诗?太粗鄙了吧?”

    许静瑜故意逗他,“那就跟**有关了。”

    捷哥很生气地瞪他。

    许静瑜笑着连连认错,“八叔不对,跟你闹着玩的。那你赶紧说说,后两句是什么?”脑子里闪过的念头是,难道跟箱子有关?

    “我的后两句是想穿新鞋子,吓傻老尊翁。”

    实在太意外的缘故,许静瑜几乎呛了一下。捷哥又千辛万苦地后头看他的脸,得意洋洋地问,“你觉得怎么样?”

    许静瑜说,“好!真的好。”

    捷哥仔细看看他的表情,看他不像在开玩笑,心里有点放心了。

    “不过这个诗跟我念的那些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不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对偶。”

    “哦。”

    “不必在意,这首诗非常不错。有的诗注重叙事,对仗的要求就不是那么严了。你才多大,慢慢学。这首诗我给你打满分哦。”

    捷哥高兴坏了。

    叔侄两个又就诗的问题讨论了半天,许静瑜意犹未尽地把捷哥送了回去,亲自向夏夕解说了捷哥做的那首《蜈蚣诗》。

    夏夕也是又惊又喜。会作诗了?而且听上去这首诗很有童趣,真的不错。

    捷哥回到车上,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蔡嬷嬷见八爷都连连夸奖捷哥的聪明勇敢,十分得意。

    丫丫忍不住偷着笑,对夏夕说,“上学的时候有水房歌手。咱这回出了恭房诗人。”

    夏夕也笑了。甭管在哪里写的,这首《蜈蚣诗》新奇天真,她真的挺喜欢。

    姜云姬自小是受过一些诗词训练的,这时也在夸奖捷哥设喻新颖。

    捷哥顿觉飘飘然。

    待到许静瑜再次把德雅放在自己的马背上,自己牵蹬步行最后的十里路时,七房的激励教育还在继续进行中。他听到丫丫和捷哥咭咭格格对话的声音。

    “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是你被响马劫走么?”

    许静瑜心里一动,是啊,为什么?

    捷哥说,“我不知道。你知道?”

    “我知道啊。刚才那响马说了,小少爷人才如此出众,定是老祖宗的心肝宝贝。我算听懂了,你今天是被人劫了一回色啊。”

    车里大笑声乱成一团,中间夹杂着蔡嬷嬷的嗔骂声。

    “所以我对你的未来做了展望,那势必是要名满京城,色艺双绝。”

    捷哥一叠声地抗议,“胡说八道。”

    姜云姬温柔地说,“色艺双绝不能用来形容男人的。”

    丫丫大笑,“我知道啊,我故意逗他的。”

    “臭丫头,我色艺双绝的时候你别照着镜子哭。”捷哥恨恨地说。

    车里一片欢脱的气氛,许静瑜忍不住微笑。他想,小丫头天赋绝伦,却是天真未凿,与捷哥一样的烂漫无邪。就像七嫂说的,两个孩子教学相长,大有裨益。未来的捷哥说不定真的惊才绝艳,名满北京。七哥拥有这样的几个人,真是个幸福地男人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马上的德雅脸色发黄,眼圈发青,阴郁痛苦的表情。这一路的煎熬不断地挑战着她的耐受极限,真是生不如死。两个人目光交汇在一起,互相看懂了彼此的心意,心同时往下沉。

    七房这样的明媚单纯的快乐,穷此一生,他们还能有吗?

    作者有话要说:  向亲们通报一下爬榜的进展。我共在三个榜里出现,分别是原创言情站首页的古代穿越榜,古代穿越频道的季榜,以及同页网址上的布衣生活榜。爬得还算可以,目前遭遇的一个尴尬是,这三个榜,我被同一个人的同一篇文盖在了脚下:《好雨知时节》。我做了大概的一点研究,这位作者的勤奋堪称传奇,是我望尘莫及的,她怎么可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保持那么彪悍的更新量,我翻了翻文,里面说到她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存稿,更吓shi我了。看来人跟人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原本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三个榜单狭路相逢,让我不由得有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了啊。晋江太坏了。别的不说了,跟大家约定一个游戏,哪一天我能收到250个点评,第二天我就耍二,给大家双更一回。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