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72章 长门怨

第72章 长门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饭前捷哥背着个小小的书包摇摇摆摆回来了。看见他爹,大喜之下直接就扑进了老七的怀里,等到老七把这小子拉开一点,想仔细端详他的脸的时候,小正太眼泪汪汪的样子让父亲的心扭在一起,大男人的眼圈也开始发红。

    老太太笑着对夏夕说,“你看看,你平日那么疼他,见了他爹他还是一副受屈的模样。老七要是不知道情况,还不定猜你怎么虐待捷哥呢。”

    夏夕看着捷哥,说,“这是父子天性,我无法取代。”

    捷哥依偎在老七怀里,抹着泪水说,“奶奶对我很好,大家对我都很好,但是我很想爹。”

    吃饭的时候,捷哥紧紧地挨在老七身边,看到有好吃的,先夹一筷子递到老七的嘴边上,看到父亲吃得香,高兴得自己顾不上吃,连着给他嘴里喂。老七也夹了蔬菜肉食往儿子的嘴里送。两个人互相喂,让旁边的人看着微笑不已。

    吃罢晚饭又聊了一会儿,老太太很体贴地让老七早点回去休息,老七也不客气,说了一句,我只能在家里呆三天,大后天就要动身返回北京。

    大太太一愣,“这么急?仗不是都打完了吗?”

    “仗是打完了,队伍也在休整。我有十天的休沐,呆在北京也没什么事,实在很想念捷哥,快马加鞭赶过来看看他。再一回去又不知多久才能见到了。”

    宋姨娘倒笑了,“只想念捷哥吗?不想你的新媳妇啊。”

    许静璋微微一笑,“姨娘这话我答不上来。说想说不想您都会笑话我,索性您就笑吧。”

    大家嬉笑着看向夏夕,夏夕安静地站在旁边,神色如常,恍若未闻。捷哥伸手拉着她的手,朝她眨眨眼,夏夕白他一眼,默默地做了个“去”的口形,倒把看的人逗笑了。

    钱姨娘摸着捷哥的脑袋笑着说,“你懂什么啊,居然跑来做鬼脸。”

    捷哥嘻嘻地笑,许静璋一把就把他抱在怀里,向老太太、大太太告辞。屋子里的人也一起散了。

    行到院子里,只见满园清晖,临近月中,大半轮明月高挂中天,晴朗的夜空里星光闪闪,半点浮云不见。老太太的丫头擎着一盏灯笼来送,被许静璋打发了。三口人一起踏月而归。

    路上,许静璋絮絮地问起捷哥在学堂里学到的课业。捷哥兴致勃勃地给他说起先生这两日讲的破题和承题的技巧。八股文空洞死板,被后人广为诟病,但是作为初学者,甫接触这种新的文体,捷哥只觉得兴趣盎然。

    绕过几重院落,走到她们所住的小院跟前,一曲古琴舒缓的旋律打断了父子俩的谈话,本能地,脚步也跟着变得轻了。琴声越走越近,透过月亮门,看到石榴树的树梢上挂着一盏灯笼,灯下放了一只高几,几上燃着一炷香,稀薄的灯光下,一缕淡烟袅袅升起。德雅一袭白衣,独自坐在静谧的院子里弹奏。夏夕听不出是什么曲子,只觉得在她的手指下,舒缓的旋律行云流水一般流泻开来,月更白,风更清,万籁寂静的春夜里,一缕幽思淡淡飘移,浑没有个着落之处。素来知道德雅弹琴的技艺很好,却没想到好到这个程度,心似乎都无声地融化在那音符里。

    老七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看她,她也无言地回望着他。琴韵很动人,弹琴的人首先投入了感情,到德州这么久了,一墙之隔地住着,丫丫和捷哥两个好事的小家伙对他们的动向又格外关注,夏夕自是知道许静瑜几乎每夜都歇在通房丫头的屋子里。白天在人前,他更是不动声色地疏远了德雅,她的那点闺怨与失意无法宣之于口,这会儿全寄托在琴声里了。

    身后又传来轻捷的脚步声,夏夕回头一看,黑魆魆地走来一个身影,近了才认出来,是许静瑜。看到他们三个人驻足听琴,他也停下了脚步。不管表面上装得多么若无其事,再见老七,心里总有一种难言的羞惭之意。

    这时候曲风一转,变得愁闷悲思,比先前的旋律多了几分凄恻与哀伤,一咏三叹,如泣如诉。

    “夜悬明镜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老八,这曲《长门怨》可是弹给你听的。”许静璋的语气里有冷冰冰的嘲讽。

    夏夕恍然。《长门怨》显然是从司马相如的《长门赋》演化而来的一首琴曲,德雅这是以幽居长门宫的汉武帝皇后陈阿娇自比了。

    许静璋说,“在我看来,她没失去什么,你依然是她丈夫,她肚子里那个孩子是侯府人人看重的小世子,走出侯府她照样是人见人羡的忠勤侯世子夫人。她们娘俩为了易嫁使出那么卑劣的手段,即使真相大白,你嫂子依然替她背着黑锅,人人都觉得她理所应当为了侯府的名声沉默到底。”

    许静瑜觉得汗颜,“七哥,做兄弟很难为情,但是易嫁的错误已经无可挽回,德雅品性恶劣,却是我媳妇,少不得我替她担了罪过。你要怪就怪我吧。”

    “我倒不是怪谁,我只是转不过这个弯子。她占尽了天底下的便宜还要《长门怨》,你七嫂是不是该对着她弹上一曲《孟姜女哭长城》?”

    捷哥咯咯地笑了起来,倒把兄弟俩之间的紧张气氛给弄缓和了下来。夏夕也忍不住莞尔。许静璋看着她,眼睛里现出一抹温柔,“你媳妇这么伶俐,衬得你嫂子百无一用。疼也不说疼,苦也不说苦,老实得傻气。”

    许静瑜摇头,说,“并非如此。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七嫂在侯府赢得的敬爱可不是弄巧得来的。”

    “即便如此,她还不是背着丑名儿过日子?没娘的孩子没人帮着出头,自己又胆怯不争,你们就安心让她这么委屈到死不成?”

    许静瑜一愣,这个问题他也疏忽了。糊涂四儿的名声可不只在两座侯府中传播,大半个北京街知巷闻。德闵真是在理所当然地为了侯府的保持沉默。如果真把易嫁的真相揭开,她自是可以以另外一番面貌走到人前,在贵戚的圈子里活得不那么难堪。

    “七哥,你说得是,七嫂十几年的冤屈,理当得到昭雪才是。我疏忽了。”

    许静璋冷哼一声,“我并非不通情理,四丫头即将入宫,侯府眼下不传丑闻自是上策,我只是不耐烦那些理所应当的责任和义务,更加不喜欢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会教训德雅的。七哥,这个事情我也会禀明祖父和父亲,侯府应当给七嫂一个公道。”

    许静璋点点头,“我还欠你一句谢谢,祖父给我说了家里发生的那些事。谢谢你那日护着她,让她免挨一顿鞭子。七哥承你的情。她从小到大没人心疼怜惜,是个可怜的。我不在家的时候,拜托你替我多照顾她。”

    “这个不劳嘱咐,我会的。你也好好待七嫂,她值得你全心全意地珍惜。”

    许静璋被这句话堵了一下,顿时心里发虚,月光下,静静地走到一旁听琴的德闵雅致婉约,温柔如水。除了分手前她忍无可忍表现过一次反抗之外,她自始至终都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想像不出她积累了多么大的勇气去和大太太死顶到底的。侯府的长幼尊卑有多么森严他是再清楚不过的,大太太一向寡言威重,最讲究礼仪与规矩,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在她的手里能吃那么大的亏。本来就不认她这个外甥女,如今只怕更讨厌她了。在嫡婆母手里讨生活,眉高眼低的在所难免,前妻宁氏就曾经受屈哭过,她更是在所难免吧。他的媳妇没尝到过被呵护被宠爱的感觉,要是他没有从军,他必一心一意护她周全。但是很可惜,他目前还做不到。

    回到屋里,捷哥依然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父子俩亲得撕掳不开。蔡嬷嬷笑着端上一杯茶,许静璋说二十几天没洗澡了,今天想泡个澡。蔡嬷嬷说,热水是现成的,要不您先洗了再过来说话。骑马赶了那么老远的路,洗个澡解乏。

    捷哥立刻说,“我也要洗,我和你一起洗。”

    许静璋笑着点点头,蔡嬷嬷立刻拆解他的包袱,帮他拿干净的换洗内衣。结果在包袱里看到一盒药膏,不解地问,“这个药膏?怎么像是家里带去大同的金疮药啊。”

    许静璋看看夏夕,做出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哦,前几日战时,我的肩膀上受了点刀伤。”

    捷哥倒吸一口气,赶忙从他的肩膀上爬了下来,夏夕也有点吃惊,他到家这半天里,她没看出他是伤员。

    蔡嬷嬷和捷哥七手八脚解开了他的外衣,果然左边的肩膀上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手摸上去,是一层厚厚的药膏。

    捷哥问,“还疼么?”

    许静璋摇头,“都十几天了,不疼了。等会洗完澡,正好换药。”

    “我帮你洗。伤口不能见水。”捷哥说。

    许静璋笑着说,“我的捷哥真是长大了,连这个都知道。”

    蔡嬷嬷说,“捷哥聪明,学东西也是最快的,字写一遍就记住了。连学堂里的孔先生都说他是少见的读书种子,对他很器重。现在府里头的小少爷们哪个也及不上他。”

    许静璋看着夏夕微笑着说,“看来没少让七奶奶费心。”

    夏夕摇摇头,“我没做什么。”

    捷哥急忙说,“谁说没有,奶奶什么都教我,还跟我下棋,下棋最锻炼脑子了。”

    “好好念书,给咱们再考个进士及第。二爷爷是咱们家第一个进士,我们这一辈考了两个进士。你们这一辈又有七八个小子,再给咱考几个进士,侯府的门风也许真的就变了。曾祖父心心念念的书香之家说不定就此成为现实。”

    “我也要文武双全。”

    许静璋笑了,“那当然好,不过习武是要吃苦的。曾祖父管得很严吧?”

    “在北京的时候是曾祖父,在这里是八叔。八叔虽然不拿鞭子抽人,但是我看他一点也不比曾祖父松。”

    “当然不能松。松了都不使力气,全成花架子糊弄人了。你八叔小时候没少挨鞭子。这会他总算明白了曾祖父的用意了。”

    “你挨过曾祖父的鞭子吗?”

    “挨过,不过我天性好武,学的时候通常都很认真,所以挨得少。”

    父子俩相视而笑。蔡嬷嬷进来说水准备好了,许静璋抱着捷哥去灶房洗澡。

    夏夕坐在屋子里,心里乱成一团,许静璋表现出的样子是不想再提休妻的事,自己该怎么办?他在指责别人的时候摆出一副护短的样子,但是她心里感动不起来。元夕之夜的怨愤与难过还全在心头,要她揭过去不想可以,让她原谅势不可能。

    这一阵子,她也想过,她在侯府的生活状态眼看是好起来了,但是与许静璋的情感却似乎走进了一条死路。他打消休妻的念头,也许所有人都觉得是件幸事,于她而言并非如此。这个男人与她的精神气质毫无契合,留在这个男人身边,她得迁就他的霸道,迁就他的偏激,迁就他的高高在上,还要迁就他现在的通房和未来为数不详的侍妾。想到这些,她就觉得难以忍受。

    穿越之初,她亲自把月香带回了春芜院,并且心平气和地留下了侍琴,给了侍琴追求幸福的机会。那时候,她对这些女子全无感觉,所以她大度而公平。当她终于摆脱了困境,可以有机会顾念自己的幸福时,一个必须与分享的丈夫,与她根深蒂固的文化观念背道而驰。

    但是她也深知,她的命运拿捏在许静璋的手里,不能选择,也不能抗拒,包括迫在眼前的漫漫长夜,难以回避的夫妻义务。从下午相见到现在,他是友好的,温和的,也是护短的,主动的,比起初遇时的冷酷严峻,这样的许静璋已经好得超出预期了。但是她心底里那一大片阴影顽强地挥之不去,让她放不下那点委屈。如果相识之初,他有现在的一半温和一半体谅,她会以多么感激的心情投入他的怀抱。可惜的是,那时他端起了冰冷的面孔,并使上了那么残酷的心机与算计。不得不承认,爱情是讲时机的。而他们俩很遗憾地错过了那个时刻。她几乎要开始信赖他了,却在一夕之间倒退回原地。

    一念至此,夏夕觉得心里憋闷得透不过气来,她站起身来走到门外。

    宁静的庭院里,淡月微风,良夜无极。这么美好的时刻,真不该再去胡思乱想那些不甘与遗憾的东西,因为这些无助于她获得平静。这个时代的所有女人都是盲婚哑嫁,把命运先交给父亲,再交给丈夫。三从四德,贞静柔顺,以夫为天。别人可以,她当然也行。说到底,她是个最最平凡不过的小女人,没有异能去改变世界,只能无奈地改变自己。

    认命吧,她默默地在心里念道,忘了你的21世纪。好好端正态度,循规蹈矩地活。许静璋就是你这一世的丈夫与主人,是你这颗异世灵魂寄居的家园。

    作者有话要说:  啊亲们,在你们彻底忘记本文之前,我回来了。我爬的三个榜有俩榜都不见了,打击得我一蹶不振。现在纯是良心活了。我要对得起与你们相识相遇的猿粪,咬牙告诉大家,本文更得慢,但是绝不会坑。说什么我也得把它写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