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73章 良夜

第73章 良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静璋是带着遮掩的伤口回卧房的,捷哥抢着要看看他的伤势,被他微笑着拒绝了。捷哥早慧敏感,刀伤太过残酷,不能保护好自己已是失职,他舍不得天真的儿子难过担心。

    夏夕呆坐在床沿上冥想,看到他进来,静静地站了起来。这样周全的礼节,对客人来说或许很恰当,对丈夫而言却显得客气而疏远。显而易见,她心里的那个结没有打开,礼貌隐含着拒绝和无声的抗~议。

    “帮我换下药吧,伤口似乎还没长好。”

    夏夕点点头,他在她面前坐下,把肩膀裸~露出来。受伤浅的地方结了几块褐色的硬痂,深的地方红色的血肉与黑色的药膏搅在一起,一团模糊,丑陋而狰狞。夏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别怕,把金创药涂在伤处就可以了。”他的声音很温柔。

    “怎么伤的?”

    “乱军当中,骑兵对砍,对方的马刀在这里擦了一下。”

    光想象一下就觉得惊吓。冷兵器时代,双方交缠在一起的军力,千军万马,人喊马嘶,刀光闪闪,鲜血飞溅。前生电影里看过不少,在这里都是现实。许静璋为自己选择了一条超难走的路。

    “伤口太深了,当时就应该缝合一下,不然长不好。”

    他笑了,“真是女人,拿着人都想缝。你的针线活不是不好么”

    “七爷,我在书上看过一个偏方。外伤要是严重的话,拿羊肠线缝一下,伤口好得比较快。”

    “人也能缝?”

    “真的可以的,书上是这么写的。你们队伍里应该有急救的郎中吧?他怎么救治伤员的?”

    “清理伤口,上药,包扎,抬回来,剩下就听天由命了。”

    夏夕不由得瑟缩了,没办法止血,没有抗菌消炎的药品,连最基础的缝合也没有。医疗水平如此低下,为什么还要有战争?想起来就觉得郁闷。

    “七爷,明天白天我们试试吧,会好得快一点。”

    “拿缝衣服的针把我乱缝一气?”他的神气就像在听一则笑话。

    “不是乱缝,是把这割开的两片皮□□合在一起,会很疼,但是这样有利于伤口愈合。你相信我。”

    他忽然压低了声音,用一种很认真地口吻问道:“我要是很疼,你能不能消消气?”

    夏夕低下头,“两码事。”

    他忽然又一种冲动,想要哄好她,“那怎么才能让你不再生我的气呢?你说出来,我都依着你。”

    夏夕觉得面孔发热,她垂着颈,无声地摇摇头,手上上药的动作却是很迅速。等她包扎好,许静璋站起身,打开他带回来的另外一个包袱,里面放着一只精致的锦盒,他把锦盒递到了她的手里。

    “成亲这么久,我还什么都没给过你。这是我缴获的,你穿了之后弄条链子戴。”

    夏夕打开锦盒,莹润饱满的珍珠光华氤氲,莲子般大小,更难得的是,一盒子珍珠总有好几十颗,个头却很匀称,可以顺顺当当穿几条项链出来。里面还有两三颗特别大的,似乎可以做耳环,或者吊坠。纯天然的珍珠无论色泽与形状都显得完美无瑕,前世里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珍珠。

    “喜欢吗?”他认真地观察着她的表情、随手套上了白色的内衣。

    她点头,“嗯,喜欢。”

    “家里还有几箱东西,我放在你屋里了。其中一箱是最上等的皮子,有金鼠,银鼠,紫貂,白狐,红狐,都是很厚实的秋板,毛色很纯。你回北京之后找人给你做了穿,我媳妇打扮一下,不比那些有名的美女才女差。岳父偏心,你的嫁妆里即使有皮子,估计也不会太好,我们不跟他计较,我给你慢慢添。”

    夏夕眼睛有些潮,又觉得自己为财货所动十分可耻,不安地问,“这样可以吗?可别触犯朝廷的规矩。”姜云姬可是身边的殷鉴,家破人亡,代价惨重。

    许静璋笑了,“没事的,这是战利品。战场上的事和你平日里了解的事不一样。”

    “七爷,真的可以吗?”

    她的不安看上去十分的明显,许静璋心一软,把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放心,别忘了我是怎么去从军的,我现在是四品忠武将军,要论建功立业,这才刚刚开始,我是去为你们增光的,不会做让你们抬不起头的事情。”

    夏夕点点头,脸却不由自主地红了。

    许静璋忽然伸过一只粗壮的胳臂,放在她的嘴边上,“咬一口。”

    夏夕推开她,他却执拗地又把胳臂填了回来,“刚刚洗过,干净得很。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狠狠地咬上几口。明早一起缝了。”

    夏夕忍不住好笑,“我不嫌脏,我嫌生。”

    看到她眉眼之间浮现的一丝笑意,许静璋的心里像有只小手抚平一般舒服熨帖,不由得也跟着微笑起来,“那你说,看上哪一块了,烤熟了给你吃。”

    夏夕白他一眼,“人肉也是吃得的?”

    “吃不吃?”

    夏夕摇头,他的铁臂顺势搂在她的腰间,把她紧紧地贴在自己怀里。“你不吃,我可忍不住了。”说罢,低下头,在她的脖颈上轻轻咬了一口,温热的气流吹在细嫩的皮肤上,一点都不痛,又痒又麻的触感从颈部直达后背,夏夕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的鼻端又闻到了那股淡淡地杏仁香,洁净清雅的味道。离别的这几个月里,他不止一次思念这股味道。觉得连这朴素的澡豆也晕染上了她的个性,柔顺又倔强,令人着迷。

    很想她,可能是相处的日子有点短,每次想到她都是这些个细细碎碎的事情,她身上的这股杏仁香;她独自站在落雪的庭院里等他,眼圈发红,连吹的气都似乎是冰冷的;她小动物一样蜷在被窝里发烧;她无措时呆呆的样子,每想起一点,心里就多一分怜惜。除夕夜她想救小绿惶急流泪。虽然急得四处拉援军,求了二老爷求老八,却压根也没有想到来拉自己帮忙,那时候她甚至不敢正眼看他,一想到这一点他就感到难过。再想到分别之后,她每日里都是抱着对他的怨恨过日子,他就难受得揪心扒肝,恨不得立刻策马回家去,哄得她破啼为笑,忘了那些不堪往事。

    他不曾这样思念过人。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这样子牵心牵肺地想念一个女人。

    他比较过四儿和原配宁氏。宁氏是无锡守备宁远则的嫡次女,他们一起共同生活的一年多时间里,也算得上是一对恩爱夫妻,宁氏不及四儿美貌,但是德容言功,样样都符合最严苛的大家闺秀的标准。以娇惯的嫡女身份嫁了庶子,小心翼翼地侍奉长辈尊敬丈夫,赢得了一片赞誉。按侯府惯例,庶子成亲之后,新娘子度过一段适应期,很快就应当分府出去的。长辈们怜爱宁氏恭顺安静,迟迟没有实施,宁氏怀孕后,分府的事就没有人再提,想着生完捷哥再分,没料到她死于产后大出血。他原本以为她就是最好的妻子范本了,执意守制三年,想表达的也是对这位贤妻韶华早谢的敬重与纪念。

    有宁氏做底,糊涂四儿这样的续弦带给他的打击简直是毁灭性的。在娶她之前,他设想过她的面貌,一张颟顸痴愚的脸,泼辣又莽撞,随时都会发火嚎哭。相信在北京世交圈子里,有这种印象的人不在少数。德雅母女抹黑抹得彻底,四儿美貌过人几乎无人提起,都被那糊涂名给湮没了。

    服毒上轿的四小姐果然处处出圈,撒盐,救小绿,自请休妻,知道大太太是姨妈后受的那份刺激,跑回家探问真相,对生母有着匪夷所思的猜测,搞得父亲脸面无光。头里还宴请家丁,转眼就打婆子送丫头。知道自己算计她,恼了之后傲气冲天,话说得跟刀子似的,连送行都不露面了。他前脚走,她又当着全家老少的面死顶大太太,吃鞭子也在所不惜。规矩礼貌,尊卑孝道全不在乎,想做的事就坚持到底,脾气拗得倒像是老侯爷的亲孙女。要是传出去,糊涂四儿的名声绝对更坏也更响亮。

    可是这种种作为让她远比记忆里的宁氏来得鲜活生动,执拗的性情源自多年受欺之后的反弹,就像石头下钻出头来的小草,顽强又纤弱,想起来就让他觉得疼惜不已。他亲眼见到了她倔强外壳之下的无依无靠,孤单脆弱。对他来说,姜云姬出不出现,易嫁的真相到底如何其实半点都不重要了,在苦难里依附于他的四儿绝是他的爱妻,如果可以活着,他必会千方百计补偿她,护她安全,护她不受委屈。在战事最激烈的瞬间,刀光剑影,每一分钟都会失去生命,他的决心却越来越强大,决不能死,他舍不得让捷哥成为孤儿,德闵成为寡妇,一定要留着这条命回家。为此,他成为全军作战最勇敢的将士。两军对垒,只有砍倒敌人才能保全自己,贪生也不能怯懦,没有勇气的战士死得更快。一战功成,踏着累累尸骨回到北京,他被朝廷破格连升三级,沉甸甸的功勋让军中同袍口服心服。

    因伤休沐十天,肩上的痛抵不过对妻儿的思念,他快马加鞭驱驰几百里地跑来德州,内心的深情唯有他自己清楚,却一点儿也不愿意让德闵知道。

    静夜,春~色无边。

    化不开的情感借着这浓浓的夜幕弥散,许静璋热情如火,觉得亲不够,也爱不够似的。夏夕应付不来这火热的追求,话不成话,吞咽成细不可闻的哀求与叹息,游丝般在喉间颤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又断断续续地发出几声呻~吟,像一只被捉着爪子限制行动的小花猫,叫也叫得无可奈何。

    他的媳妇依然柔顺,但是他能敏感地感觉到柔顺背后那一丝推拒。他清楚这段距离来自何处,他的算计伤了她的心,或许她希望能听到正式的道歉和求恕,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为此他更加怜惜,满腹心酸得不知该如何去疼爱她。

    来的路上他就想过了,他拗不过自己的心,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任性一回。能多见一面就多见一面吧,趁活着好好地待她,哪怕只有三天,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如果她不能原谅他的那番算计,他也不去辩解,由着她继续记恨他好了。对蒙古的战事升级,未来几年他更是生死难测,这时候,给予她的柔情愈多,他死去给她的伤害就愈大。她心底里打着那个大结,将来才容易从悲伤中拔出身来,如果命定不能陪她偕老,就别留下太多的念想让她伤心难过,她活得够不容易了。

    由着她恨自己,这是他爱惜她的方式。在易嫁这么奇怪的缘分里,遇着这么一个另类的闺秀,他只能交付这么扭曲的感情。她是人所不知的一个宝,他没有料想到他会这么喜欢她。

    庭院一棵高树上,一只长尾巴的栖鸦突然叫一声,振翅飞去。

    树枝一低,又弹了回去。

    簌簌有声。

    满天繁星,如碎银一般闪闪烁烁,夜色幽蓝,微风习习,天地间难描难画的静寂宁和。

    德雅独坐窗前,目光清冷地隔窗眺望。隔墙的院子里似乎有隐隐的对话声,影影绰绰的,很不清晰,弄不清是真的,还是她心里的想象。老七趾高气扬地立了功回来,看她的目光里明晃晃地挂着鄙视和不屑。德闵得了这么一个有志气有前程的丈夫,这会儿一定很得意。

    她住在这个小院的正屋,斜对面是一排厢房里,她的丈夫此时也不知梦落何方,他的身边,是婆婆为他指定的通房青翎。同样年轻温暖的**,同样青春美丽的容颜,这些天,那女人容光焕发,笑容甜美,连走路的脚步都轻捷得像要飞起来。她偷走了她的幸福,留下她在这寂寞庭院里苦苦地挨过又一个不眠之夜

    她还年轻,不到17岁,正是生机勃发的好年纪,所有的情绪都冲动易感,悲伤,嫉妒,不甘都十分强烈,面对一个冰冷的丈夫,她心里的痛楚也那么尖锐。侥幸易嫁还是一个秘密,她无人唾弃,也无人安慰。

    她想,一辈子长着呢,再深的恶梦也有醒过来的时刻。她很危险地从休妻的悬崖边上又转了回来,一直以来,命运待她都不错。

    相信总还有柳暗花明绝处逢生的一日。

    晚来弹奏《长门怨》,意在以情动人,不料却遭到了许静瑜的批评。伤心了大半夜,到这时信心又开始复萌。她不能灰心,要想出别的方法来挽回他的心。至于通房,就更加不是问题,她现在不是每天都饮避子汤么,再受宠,也要为她肚子里的孩子让路。只要她能生出嫡长子,怎么对付通房,她有的是办法。她拥有世子夫人的名分,就占定了优势,输赢随时逆转,只要她不自己放弃,没有人能够打败她。现在要做的,只是安心等待,等待一个翻盘的时机。

    作者有话要说:  更,继续求打分求收藏。前两天有朋友告诉我,某盗文网站开始转载本文了,我欣喜地去看了看,感觉那破网站太不敬业了,转个文,把的地得都弄没了,句子不通,看了半章,就念得我满嘴沙子。在这里我喊句口号奉承下jj编辑,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支持正版,死忠晋江!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