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79章 对弈

第79章 对弈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捷哥坐到旁边的时候,看着这盘棋已经下到了中场,许静瑜的棋势已经落了下风。

    捷哥学了半年,对这个时代围棋的规则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与现代围棋最大的不同就是它的座子制度。黑白双方在棋局四角的对角上各摆两枚棋子,按白先黑后行棋。输赢以活子数量计算,而不是以争地为目的。在具体规则上也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比如这时代规定每块棋生存必须有两眼,因此,每块棋的目数应该是围住的目数减去必须得眼位2目。举个例子,棋局终了的时候,棋手有三块棋,分别是20目,32目,28目。现代规则直接相加记数。但是在古代,要扣除基本的眼位2目。因此这三块棋分别计算为:18目,30目。26目。总目数就是74目。而如果对方只有一块棋,也是80目,他只要扣除一块棋的必须眼位2目就可以。所以古代围棋胜负,块数越多越亏。

    许静瑜现在的棋局原本劣势不说,有一块大棋正在被人拦腰截断。

    许静方笑眯眯的看着许静瑜苦苦求活,魏林达一脸轻松地坐在对面,等他想好了行棋。

    小正太感情上希望许静瑜赢,手托着腮,脸蛋上的肉肉歪曲着,明明颜如春花,却一脸忧愁,同情叔叔的艰难,让那二人均感到好笑。小家伙真可爱。

    “捷哥儿会下棋吗?”魏林达问道。

    “会一点儿。”

    “你能看出谁占上风吗?”

    捷哥说,“能。我八叔这盘怕是要输给十六姐夫了。”魏林达的夫人在许氏族里姐妹中排十六,所以称十六姐夫。

    许静方点头,“你十六姐夫的棋很有造诣,去年山东品棋,他评了个七品斗力,现在棋风果真越来越彪悍。”

    七品斗力,受让五子,喜欢缠斗,与敌相抗不用其智而专靠蛮力。这是《棋经品格篇》中的叙述。古代棋手自上而下分九品,七品名斗力,水准算作下上,低级棋手中的高手,比照段位,大约相当于现今的职业初段或者二段。如果许静璋所说是实,许静瑜也就是个九品摸门的水平,下不过魏林达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这个时代的没有很严格的围棋升段赛,是由各州郡相关官员负责棋手升等,应该不如后世那么规范严谨。

    他看着棋盘,“十六姐夫让子了?”

    “让了两子。”

    捷哥点点头,继续静静地观看。

    许静瑜想了一会,终是不甘心这一块棋被生生斩断,往四4路上长了一下,魏林达反应很快,立刻压了一手,这边意图突围,那边重兵围剿,下手毫不留情。许静瑜重新皱起了眉头。

    捷哥托着腮帮子看了半天,心痒难搔,跳空指了一下九13路,“这里。”

    许静瑜下意识地看了一下他小手指停顿的位置,魏林达“咦”地叫出了声。许静瑜笑了,拈起一枚棋子,放在了捷哥所说的路上。

    魏林达也笑,“臭小子,俩打一个,帮八叔对付我。”

    这一步小飞在黑棋薄弱的中腹设劫,虽然挽救不了己方被断的颓势,却在敌后抢了先机。的是妙招。

    许静方抱起捷哥,笑得很响,“这一招挺厉害啊。那边一长一压,管他有没有用处,新手一般都会想着再长一路的,你居然能想到小飞,思路很活啊。”

    捷哥被夸得有点小得意。

    许静瑜趁机扩大战果,中腹得手,立刻连续几颗字照应边路,居然做活了角上的一块白棋。虽然最终还是输了,但是这一招点拨,多少挽回一点面子。

    “终究还是技不如人,又输一回。”许静瑜说。

    魏林达摆摆手,让他不要客气,回头问捷哥,“你学了多久了?谁教你的?”

    “半年,七奶奶爱下棋,我跟她学的。”

    许静瑜很意外,“七奶奶会下棋?”

    捷哥点头,“她很厉害的。八叔你可能不是她的对手哦。”

    许静瑜不以为然,“臭小子,看见我输了一盘棋,就敢小看我么?”

    许静方笑着我,“我的棋不行,跟捷哥操练一盘,看看你学的怎么样。”

    捷哥大喜,“好啊好啊,四伯伯你让我几颗子?”

    许静方想想,“我的棋力也不强,让三颗吧。”

    许静方为人处世极为老道。眼见许静璋功勋卓著,朝野瞩目,又受命扩建新军,假以时日,他手握本朝最王牌的军队,必是许氏家族的一颗政治新星。此番拜望本就是联络感情,哄哄捷哥,取悦其父,何乐而不为?

    他与魏林达都是德州本地人氏,早年都从师于龙山书院,在围棋上很下过一番功夫,棋力和许静瑜在伯仲之间。与捷哥相对就坐,摆好座子,再把三颗让子布好,一大一小两个人就杀将起来。

    许静方想着,捷哥年幼,布局的意识和眼光到底有限,最多掌握一点杀棋的技巧,赢他应该不在话下。等会还是尽量多输几个子,博孩子一笑就是。

    结果一开盘就霹雳雷霆斗在一处。捷哥知道自己的弱点,缓缓布局徐徐图之那就死定了,他借着三颗让子的优势,攻势凌厉,打劫,吃子,围地,做活,运用灵活。他全局意识稍欠,但是抢地盘的时候,他的棋子往往会落在有利自己的位置上,进退有据,每一步都有意义。因为师傅是夏夕,所以捷哥的攻防不同于当下流行风格,在别人看来,思路飘逸,落子大胆,游刃有余。只下了60多手棋,魏林达和许静瑜的脸色就变得郑重起来。初学乍练,小家伙应对有策,时有妙招,让人刮目相看。

    一局棋罢,数子结果,许静方反倒输了十四颗子。许静方不禁大笑,真的被这小家伙杀败了呢。

    捷哥居然赢棋,也喜不自胜,又觉得当着输家的面高兴实在不好意思,小脸蛋有点泛红。

    笑声中,许静璋出现在庭院里,走近前来,捷哥扑向他的怀抱,他也就顺势抱起了儿子。小正太趴在他耳朵边上,低低地说:“我头一回赢棋唉。”

    许静璋也笑了出来,敢情从来没赢过啊。小儿子的激动很具感染力,让他的心里软绵绵的爱怜不已。

    “奶奶教你下棋的时候一次都不让你赢吗?太过分了。”

    “十五叔,想不到您家里还藏着一位棋夫人呢。”魏林达打趣道。许静璋族行十五。

    许静璋笑着说,“什么棋夫人,自幼长在后宅,不爱针线,长天白日闷得没事,怕是下棋打发时间的。对手估计也就是丫头婆子之流。”

    “岂有此理嘛,”许静方说,“这样的七夫人只教了捷哥几个月,就能杀得我大败?我这局真不是故意输着逗孩子的。捷哥下得真不错。”

    许静璋一问,让了三颗子,回头对捷哥说,“不让子,跟爹下一盘。”

    捷哥嘴巴嘟了起来,“我布局不成,背了几张棋谱,用的时候不大会用。”

    几个男人一听,互相看了一眼,这还学得真专业。玩棋打发时间的奶奶,几个有这样的见地教孩子?

    父子俩对坐,不让子,捷哥执白子先行。捷哥第一颗子下在天元上。以开局论,夏夕更多地教他守角围边,这种开局她研究了20多年,即使规则变了,她也照样可以在熟悉的阵型中部署杀机,毕竟她的棋力放在那里。但是捷哥知道自己不灵,他适才取胜的招数就是一个,趁敌立足未稳,杀个一塌糊涂。既然这样,围边就是浪费时间,直捣天元,占领中腹再说。

    棋局一开,许静璋就被这小子弄得手忙脚乱。他也自幼下棋,就算始终不是高手,下棋的基本规矩是遵守的。习惯于起手先排兵布阵,蓄势已成,再短兵相接。谁知道碰上顽童,就像遇上小狗,全不照套路来。一上来就扭住撕咬不休,你要不理他,他不三不四地在旁边吃子,你要理他,就得放下身段,跟他对着咬,让当爹的很**份。许静璋很少下过这么郁闷的棋,却把旁边看的人乐得不轻。

    常规说,这种顽童下法遇到高手,照旧被人灭得干干净净。偏偏许静璋没那么高杆,儿子也不是真的弱。捷哥棋风下流,追逐撕咬,可偶然蓄势点出一颗子却又刁又狠,让他爹头疼不已。

    一路缠夹不清,左撑右抵,终局一数子,爹输了四子,观众哈哈大笑,许将军里子面子一起丢光。

    当着众人的面嘴还要硬,“看看,果然是妇人,不懂什么叫堂堂之阵正正之师,把你也教得这么无赖。”

    捷哥瞪大了一双美丽的杏眼,“这是无赖吗?奶奶说,我眼界不足,只见一点,不见全局,随着别人的棋势走,最后肯定输。如果主动缠斗不休,逼着对手放弃所长,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几个人又笑,许静方说,“捷哥师傅教他的何尝不是兵法?赢了就是好的。”

    许静瑜笑着说,“七哥,这里没有外人,要不请七嫂过来,你跟她杀一盘?让我们也观赏观赏。”

    许静璋还没答话,捷哥就说了,“不用了,七奶奶的棋真的很厉害,你跟她下没机会赢的。”

    许静璋想想,点点头。可不?教了捷哥几个月,让他上来一阵胡搞都能杀败自己,还是不要去自取其辱了吧。

    捷哥说,“其实我很想知道七奶奶到底有多厉害,八叔要么你来试一试?”

    许静瑜摇头,“我跟你爹差不多,恐怕也不是对手。咱们这里摆着一位七品斗力,林达,你试试吧。”

    林达点点头。难得遇到一个隐性高手,如果是男的,他早就开口邀战了。偏生是女眷,他只能等许静璋发话。

    许静璋说,“七品斗力,不用其智而专靠蛮力,棋风凶狠。捷哥,你师傅怕不是对手了。”

    “那有什么关系呢,最多就是输嘛。谁没输过?”捷哥想都不想,说道。

    “那你去问问吧。我想七品的对手她也难得遇上,看她有没有兴致。”

    捷哥一溜烟地跑去叫人了。

    夏夕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半天了,胸口一块郁气,吞不下吐不出,心烦意乱。作为丈夫的许静璋时好时坏,弄得她心里也是若即若离,不敢放下全部身心去信任。侍琴在北京的时候,几乎没有多少存在感,每日里不声不响地关在屋子里干活。许静璋不在家,这个被安排上了姑爷床的丫头何尝不是个苦命的女子,那时容下她,心里毫无障碍。

    现在不一样了,她变大了。烽火硝烟中常伴身边,那是什么感情?自己跟许静璋聚少离多,不知这个时代有没有军人的探亲假,就算有,相聚十天半月,又会回到她的身边去。她不是这个时代的贤妻,与人分享已是可怕,何况眼前这种情况连分享都不够,简直是拾人唾余。想到这个词,心上就扎上了刺。几年之后,许静璋带着侍琴和若干庶子庶女一起凯旋回家,她还得贤良得接纳欢迎他们,想到这里,她就几乎要叫出声来。不不不,她无法忍受,这种奶奶她不做,这种丈夫她也不要。

    姜云姬趁着这三天,为许静璋做了两件新衫,这时候完工了拿来让她看。夏夕强打精神翻了翻,心想,侍琴的针线活也不错,这些事以后有她,自己不用操心了。

    捷哥蹦进来的时候,夏夕正长长的喘气。真压抑,就算打定主意离开侯府,也得等到在北京经济独立,能够立足的时候。现在不能任性,不能抱怨,憋屈日子怕是还要过好几年,想想就觉得疲惫。

    捷哥邀她去花园下棋,她的眼睛不禁一亮。要说有什么能让她暂时忘记不快,怕只有围棋了。从小到大,围棋都有这样的效用。无论输赢,下棋本身就是纾解情绪的好方法。

    她点头允了,让捷哥先过去。因为要见外客,她换了一件姜黄色绣遍地碧绿折枝大红牡丹的薄缎褙子,一条浅碧云绫素折长裙,头发上加了一只镶宝颤枝金步摇,手腕上套上了前日刚刚买到的那个松石点翠金镯子。镜子里袅袅婷婷的少奶奶,容色如玉,珠光宝气,真有十分人才,德闵留给她的这个壳子真是美丽动人,但是可惜啊,留给她的运气就差了几分,通房丫头都能把她挤到角落里霉几年,真是冤得无处可诉。

    一路走向花园,夏夕想,还好,今天这么困苦的日子还有围棋为伴,七品斗力?那就好好地跟他斗一回力吧。

    作者有话要说:  围棋的知识我极为有限,只是写个故事,方家一笑置之。如有明显错误,欢迎指出,一定改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