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90章 脂砚斋

第90章 脂砚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意?你们自己的意志也敢称作天意?若不是七爷揪住不放,或许天意就是要让母亲回家的。现在为了给你出气,有多少人跟着痛不欲生。你不是一向自诩心软善良的吗?怎么忽然变了?”

    夏夕苦笑一下,笑意未达眼底就消失了,“你的话我听懂了,你娘自然有人疼惜,她有父母兄弟,丈夫子女,她痛苦,一大群人跟着痛苦。我孤苦伶仃,天大的委屈,也不过是一个人的难受,就该悄悄忍着来顾全大局。是吧?”

    德雅有点心虚,又实在激动气愤,手在腹部不停地摩挲。

    “我忍过,“夏夕说,”如果你记性不是那么差,应该记得,我死都不曾抱怨过一句。可我得到了什么?你和你娘消停了吗?易嫁前后多少事,我落魄嫁了庶子做继室,你们还是觉得不够,恨不得关我关到老死,让我一生不得见人,好守着你的秘密不暴露。所以德雅,你不要用你的算盘给我计算,我不会再独自忍着委屈,我也绝不会饶恕你娘。你们这么多人,个个都是她的至亲,但凡有一个人良知不泯,站出来阻止她,你们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

    “德恒怎么办?他还小,不可怜吗?”

    “送他去念书。正因为小,还来得及教导。要是跟你一样,他就毁定了。”

    德雅怒道:“你……”

    “骂人的话不要让我从你嘴里听到第二次。你说你知道错了,那就拿出个知错的态度来,再有下次,我不会放过你。”

    “你真的这么狠心?那个戒心庵不是人呆的地方啊。贵妇圈子里谁不知道?你要当真不肯放过我娘,换个地方行不行?京里寺院很多,不一定非得戒心庵吧?”

    “戒心庵是佛门,纵然戒律严,也是首善之地。最多没人伺候,不会刻意虐待的。何况送你娘去那里,是靖北伯府的选择。伯府如此惩戒她,你外祖父尚且无法阻止,你找我撒泼有什么用?”

    德雅再次觉得无力,无论对人心还是命运,她都无能为力。易嫁用光了她一生的运气,几个月来,她忍着强烈的妊娠反应,活得谨小慎微,陪尽小心,可命运还在不住手地实施着打击,娘被迫出家,爹纳了妾室,温暖的家瞬间变得四分五裂。许静瑜咫尺之遥,却始终无法靠近,他谅解的日子也遥遥无期。一次次无效的努力,让她一向高傲的心卑微到了尘埃里。

    德雅掩面痛哭起来。碧玺等丫头见她立足不稳,赶紧上去扶住她,搀扶着送她回屋去了。

    夏夕还站在院子当中,听着德雅的哭声,心里也沉甸甸的,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许静瑜出现在月亮门前,身形有点疲惫,捷哥第一个打招呼:“八叔,你回来了。”

    丫头婆子们赶紧行礼回避,各自忙自己事去了。夏夕微微皱眉,立在原地,没有说话。

    许静瑜走到院子中间,想了想,对夏夕说:“七嫂,德雅失礼,我替她道歉。”

    夏夕低着头想自己的心事,半晌才说,“八爷,依一个旁观者看来,这事我是不是做得过了?”

    许静瑜看着她,微微一笑,“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没有我,定南侯府依然是一个和睦亲香的家,现在夫不成夫,子不成子,家不成家,有点人心惶惶,天下大乱。我说一句活该,会不会让人觉得太冷酷了?”

    “七嫂,七哥性子刚烈,嫉恶如仇,他一插手,易嫁是糊弄不过去的。靖北伯府严厉处置周氏,为的其实不是你,是整个周家。周元钟是周元凯的嫡亲哥哥,周氏又是嫡次女,好好送她进寺院已经很顾兄弟情谊了。德雅不知轻重,还在这里跟你闹。”

    这话里隐含的暗示让夏夕吃了一惊,难道周氏还有性命危险不成?

    “这件事处置起来,有三个办法,最严厉也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处死,一死百了,再传个暴病而亡,事情就遮过去了。周氏如果是不得宠的旁支庶女,这会说不定已经死了。”

    夏夕只觉得心口发冷,这样就能送了女人一条命么?这时代女人的命还真是贱。

    “剩下的两条,相对来说,休妻轻一点,可三子之母被休,伯府闺女必有重大过失,势必传得满城风雨,这是伯府不能接受的。迫不得已,他们只能让周氏出家。还特意选择了戒心庵。一来悄悄送去不张扬,万一风声传开,伯府处置算得严厉,可见在端正门风方面很能下手,勉强也能塞一塞众人之口。”

    许静瑜分析得头头是道,夏夕点头。

    “所以这事你不用感到过意不去,只要明白两点,伯府不是为你这么做的。周氏进寺院,也不是最悲惨的结局。”

    夏夕再次点头,心里好受多了。八爷温润,话语句句入心,说不出的善解人意。

    回到屋里,愣了半天,决定还是把周氏扔在脑后,她已经完全退出她的视线,如果能在戒心庵忏悔过失,对德闵倒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她拿出丫丫的信,撕开封口的火漆,跟捷哥一起看起信来。

    丫丫这封信别开生面,用的是简体字夹杂汉语拼音,除了他们俩,还真是再没别人可以弄懂。

    丫丫先是说了她去石家庄创作的过程。考虑到皇帝生于深宫长于深宫,又是情怀初动的十五岁,所以她琢磨了很长时间,画了一幅《鸡雏少女图》。

    田庄初夏,泥巴路蜿蜒伸向远方树林,静琳站在一段栅栏前,手捧一只乳黄色的小鸡雏,歪着脑袋看得专注。阳光从身后照过来,打亮了头发和身体轮廓。十五岁的静琳穿一袭白衣,黑发被一朵珠花束在头顶,拖下小小一绺,披垂在肩头,神态里有一种妩媚的天真。她猜想,粗糙淳朴的乡村环境,纯洁无邪的清丽少女,这样的女孩子,与彩妆示人的宫妃完全是两个物种,十五岁的皇帝如何能够抗拒?

    看到这里,夏夕和捷哥真被她折服了,果然厉害。创意本身饱含浪漫情致,加上传统工笔画所不具备的光影描绘,这样的一幅水彩肖像画以其艺术造诣也能获得称许。

    丫丫这一功果然立得沉甸甸,不是虚名。

    接下来丫丫说了宫里派遣的礼仪嬷嬷来教授宫廷礼仪的过程,自吹现在她的礼仪规矩学得完全是皇宫范儿,跟管事嬷嬷也混得倍儿熟。珍宝司为新皇后送了不少新鲜款式的宫廷珠宝,好看的被她全部临摹,剽窃了创意。她还跟皇后约定,每年为她单独制作几款珠宝首饰。为了避免撞车,她可以经常参观珍宝司。反正这时代没有知识产权保护,她稍微改动一下,宫里的珠宝款式就将源源不断地流入尔雅阁,不愁没钱赚。

    她催促夏夕给北京的管家下令,允许她一回北京就着手装修南城的点心铺子,尽快开张,“尔雅阁”将以皇宫首饰为卖点,走高端路线,三年内成为北京最贵最有名的珠宝品牌。她等不及明年春天之后再动手装修。急急急!十万火急。

    信的最后一段,让夏夕和捷哥两个人啼笑皆非。因为年纪小,身份低,静琳要她取一个艺名,刻章留在画上。她想了很久,不知怎么,脑子里浮现了脂砚斋这三个字。她觉得这个名字不错,有脂粉有文化,又很老成有派,甚合心意。静琳跟二老爷学了一手刻章的技术,亲自给她刻了一枚田黄印。如果哪天你们听到脂砚斋的名字,一定要知道,那位大画家是我是我就是我啊。

    捷哥嘴咧得像吃了苦瓜。

    “没办法,艺术系学生闹这种笑话我还真不觉得很意外。脂砚斋,亏她想得出。”

    夏夕为曹雪芹发愁,《石头记》谁来点评?名字都被抢注了。如果每个穿越者都像丫丫这么胡搞,文学史可怎么办啊。

    捷哥大笑了一番,说“这样看来,丫丫画静琳没有太夸张地美化。”

    夏夕说,“国画和西洋画在艺术特点上完全两样,一个重写意,一个重写实。国画重气韵,素描重逼真。要论画得像,恐怕当世再没人比得上丫丫了。她标新立异,又搭上皇后这条线,出名会很快。”

    捷哥一愣,“你们俩都出名了,就剩下一个我了吗?”

    夏夕问,“你整天念书,八股文到底念得怎么样?”

    “格式和要领都掌握了,但是我不能真实地按自己的水平写啊。先生现在还拿我当蒙童看,我能把句子完整念出来他都表扬我。”

    夏夕不禁好笑,5岁,还真是难为他,不装傻不行。

    “县试在明年春天,那时我们可能已经回北京了,那边对你的实力不摸底,下场去试试吧。张爱玲说过,成名要趁早。这阵子你念书多用点心。”

    “你们俩倒是各有各的成名之道。我理工科强得也无人可比,当年化学经常考满分。可惜这里没人重视。我想过了,长大了我就进工部,当个水利专家什么的,再好好研究一下烧水泥的技术,用水泥砌坝治河。”

    夏夕点头,“我觉得挺好的,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只怕到时不由你和我决定。要是你年少成名,说不定家里就希望你当名臣,掌重权。”

    “吏部礼部我都不喜欢,太虚。我爹呆过刑部,刑部我觉得还行,可以干点具体事。兵部曾祖父不许去。户部管钱没意思,选来选去还是工部。工部职掌土木兴建之制,器物利用之式,渠堰疏降之法,陵寝供亿之典,相当于国家建设部了。最合我的兴趣和志向。”

    夏夕笑,“知道了。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会说的。你还怕见人吗?”

    “好多了。就像丫丫说的,迈过去了,就觉得不值一提了。我当初为了不上讲台讲题,宁可换班或者转学,那时候觉得天下最可怕者莫过于此。想想真傻。不过,北京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明天去刻一枚私章给丫丫,再写封信交给管家。让她先去折腾装修吧。我觉得赚钱的能力她比我强,试试吧。说不定自食其力全靠它呢。”

    “我就很不爱听你要自食其力去。你要是离开,我们家也散成碎片了,我岂不是第二个尚德恒?你就不能把姿态放积极一点,把侍琴赶走?她跟你无法竞争的。”

    “你让我跟一个不识字的丫头竞争吗?拜托你,我的自尊心不是用来开这种玩笑的。”

    捷哥气愤愤地鼓起了腮帮子,“我那位爹是真的喜欢你,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你想怎样跟他直说不好吗?他是古人哎,哪里懂你这些曲曲弯弯的女权思想?”

    夏夕瞪他一眼,“我说过了,但是他还是把侍琴带走了。”

    “哦。”

    “现在侍琴是你爹的战地夫人,也许明年你就能多个庶出的弟妹。”

    “你这话里有挑拨离间的意思喔。”捷哥嘴巴一撇,很不屑。

    夏夕笑,“就是有。你听着怎样?伤心不伤心?”

    捷哥毫不犹豫地回答:“心里极不舒服。”

    “所以了,你连父爱都想独占,就拨冗理解理解我吧。作为一个不受重视的庶子继室,一来就当了你的后妈,我已经很憋屈了。如果还要花心思跟通房争宠,那我还不如弄死自己省得丢人。”

    捷哥笑了,“你别不甘心嘛,当我后妈有什么不好?任何情况下我都站在这一边,你亲儿子也做不到,不信你走着瞧。”

    “那我要是生个亲儿子你心里会不舒服吗?”夏夕忽然坏笑道。

    “你想听实话吗?”

    “嗯,当然。”

    “其实你刚才说庶出弟妹的时候,我设想了一下你生孩子的心情。”

    夏夕很专注地看着他,五岁的捷哥,雪白粉嫩,容色照人,很认真地思考,很认真地答话。

    “一瞬间,我有很强的安全感。有孩子你就不会跟七爷闹休妻了吧?我父母离婚之后,母亲单亲养大我,父亲成家了,我每次去看他,都觉得自己像个客人。穿越过来,真不想看见你们俩也闹离婚。如果怀孕能让你放下骄傲,接受现实,我倒希望你赶紧生孩子才好。”

    夏夕心里油然生出一阵感动,捷哥心里的那扇门对自己是开着的,连她的孩子也一同接纳。

    “侯府不错,如果再有你,有爹,有丫丫,有你的孩子,我们真的就是个完整意义上的家了。我和丫丫可以带着你的孩子玩,给他们教东西,让你当娘也当得挺省心。我们三个有共同的秘密,比别人来得更亲近更团结。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所以,如果可以,请你不要轻率地去动离婚的念头。离婚了,七爷又得娶继室,我两世有三个后妈实在太过分了。我会离家出走的哦。”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好,进入工作状态,更文开始。我常常想我自己,懒得有点像马戏场上的狗熊,干点活就抱着训育员要吃的。我这副德行颇有点像它。嘿嘿,汗颜汗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