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91章 难产

第91章 难产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天后,夏夕把新刻的印鉴交代给了侯府派来送节礼的管家,这颗印鉴上她第一次用到了“息夫人”这个称谓,算是从心理上率先宣布独立。这个时代很忌讳女人的闺名随意乱传,所以女人很少有自己的私章。她要改动的是她的嫁妆产业,更不甘心制作一方七奶奶的大印,夕夫人正是这种心理的产物。可是这三个字落在纸上的笔画太少,感觉压不住,她想了想,改成了息夫人。

    除了印鉴,她还给丫丫和七房的外院总管事许树生写了两封信,对应有事宜做了交代,特别言明装修的事由丫丫全权做主。

    中秋节后,夏夕又下了一次棋,来的是济南府五品通侍裘玉舟,他本是京城世家子,与侯府原世子许静珏相交甚密。侯府七奶奶一手美人棋挫败程绍的消息传到济南府,所有爱下棋的人自是格外关注。裘玉舟家在北京,自是熟悉侯府易嫁的内~幕,得知这位让先挫败三品具体的少奶奶竟然是七爷许静璋去年冬天才娶的继室,当场惊得合不拢嘴巴。

    当世围棋名家草庵主人有一段话流传甚广,说下围棋可以训练十种能力,1、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2、快速抓住重点的能力;3、面对现实的能力;4、不放弃希望和生机的能力;5、组织的能力;6、果断的能力;7、尊重别人优点、检讨自己缺点的能力;8、眼光远大,不求近利的能力;9、坚韧不拔的能力;10、逻辑推断的能力。这位七奶奶挫败程绍,棋力惊人,不说拥有这十种能力的全部,只拥有其中一两种,在女人当中也已相当出众,怎么还背了个街知巷闻的糊涂名儿?

    更让裘玉舟好奇的是,传说里,易嫁娶回的世子夫人既美且慧,样样都比她强的。四儿糊涂已有如此棋力,这位新八奶奶的才智又该是多么惊世骇俗?她下棋也这么厉害?还是更厉害一些?

    带着这么强烈的好奇心,趁着到德州公干,裘玉舟派人送了帖子,以晚辈的名义要求过府向老夫人请安。许静珏在世时本就常来常往,就算老夫人看到他会想起死去的嫡长孙,许静瑜却没有办法拒绝这份好意。

    裘玉舟五品官职,五品棋力,在济南官场已是高手,对上夏夕,这场棋输了个无声无息。单论数子,这场败绩不算太离谱,但是他接应美人定式,始终掌握不来主动。他用的是本朝流行的“鬼手”定式,一旦沾上就如跗骨之蛆,缠死方休,是最扰乱对手布局的一种开局。可是鬼手遇见美人,那点难缠发挥不出来。以落子位置看,鬼是水鬼,美人却干酥酥地站在河岸上,看得见缠不上,一路别扭到最后终局。

    这一场棋局输棋没有半分意外,让裘玉舟感到意外的,是七奶奶举止形容的优雅美丽,和落子之间显现的大气疏朗。棋品即人品,从一个人的言谈中难以了解的东西,从他的棋风当中却能窥知一二,这位闺秀平和冷静,进退有据,守时不手软,攻时不躁进,棋力远胜自己,却不动声色地控制着胜子的目数,让上门切磋的客人不会感到难堪。

    这样的女子要是糊涂,真想不出她的妹妹该是怎样的聪明灵动。只可惜德雅身怀六甲,避不见客,给裘玉舟此行留下了一个未解之谜。好奇心一起,他在家信中把自己的疑惑也写了进去。

    九月二十,德雅临盆。

    宫缩是从黎明前闹起来的。为了不打扰其他人休息,许静瑜派人去城里请大夫过来随侍,产婆和奶妈也都预备停当,做好了迎接新生命的准备。

    早上请安的时候,许静瑜才向老太太做了禀报,被老太太好一顿数落。老太太赶紧把自己跟前的申嬷嬷,庄嬷嬷派了过去,帮着照应准备,自己也带着夏夕、钱姨娘,还有一位老姨太太白氏亲自探问了一回。

    德雅宫缩不频,这会儿正没事人似的在院子里遛弯,看见老太太来了,连忙迎上来行礼。老太太关切地问长问短,嘱咐她痛得厉害时也别乱使力气,攒着关键时候再用,不少媳妇不懂,开始胡折腾,真到生的一刻却没劲了。

    德雅笑着说,“老太太,我一心想给您生个健康齐全聪明漂亮的重孙儿。要是万一生了闺女,您可别嫌弃啊。”

    “唉,说的什么傻话,都是咱们家的孩子,孙儿孙女一样疼。你好端端地生出来就行。”

    德雅笑着点头,“我觉得我能行。”

    “那就好。”老太太倍感安慰,这年代女人生孩子的死亡率接近三分之一,有瓦缸沿上跑马的说法,就算熬过生育这道鬼门关,还有产褥风之类的月子病噬人性命,见多了,心就越来越小,越来越怕。

    “我今天念一日地藏菩萨《本愿经》,给你跟孩子祈福。你心放安,老八就在门外头陪着你呢。”

    “谢谢老太太。将来我教导孩子一起孝顺您。”

    老太太笑了,“我指他孝顺怕是等不上了。”

    “您说哪里的话啊,您老人家百福千寿,日子长着呢。我年轻不懂事,生了孩子不会教导,您一定得多照应多指点我啊。”

    老太太点点头,“心思放宽些,胆气就壮。你好好的,将来日子长着呢。”

    德雅从话里听出些许鼓励与赦免的意思,不禁红了眼圈。老太太看着不忍,转身交代许静瑜说,“女人舍下生死为男人生孩子,这情谊可重,你给我好好守着,多劝着,多安慰,需要告诉我的赶紧派人给我说,别不懂事。”

    许静瑜看着德雅红红的眼圈,心里也是一软,点头说,“是,您放心吧。我不离这院子。德雅想要什么就跟我说,我来办。”

    德雅的泪水无声地流了下来,在场的几个人,包括夏夕在内都觉得很难受。这时候的德雅鲜嫩活泼,生机勃勃,她一定能够平安无事地生了这个孩子吧?她会没事吧?夏夕始终无法忘记德闵的冤屈和绝望,理直气壮地不恕。可是这一刻,危险像只恶虎横卧在德雅眼前,原本念念不释的那点仇怨,忽然变得微不足道。从被休妻的危险边沿转回来,大半年里她独自一个人在努力,期待着这个孩子能够帮她挽回丈夫的心。如今这个孩子带给她的会是什么?生机还是死亡?

    数数过来之后遇到的女人,德雅原本高高在上,一夕之间翻倒在地。姜云姬何尝不是如此?堆金铺玉的大小姐被没见过几次的爹爹害得好惨。自己与许静璋观念上南辕北辙,一丈之外他即是别人的夫,让她始终不敢将心托付。静琳即便贵为皇后,能不能幸福却从来不是家族长辈考量的内容。还有丫丫,茫茫人海中寻觅,大海捞针,不知最后会落得怎样的了局?

    即便她们都能顺利地得其所爱,短暂的温柔之后,最终还是要像今天的德雅,走到悬崖边上,舍命为男人延续子嗣。

    这个时代里,女人身如飘絮,谁不是命运的蝼蚁?

    感慨与忧伤沉甸甸地压在心上,这天是她感觉中最漫长的一日。

    过了午后,德雅那边呼痛的声音慢慢响了起来,一次与一次相隔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产婆说话的声音很大,传过来,清晰无比。

    夏夕在自己屋里,倒是乐意伸把手帮点忙,但是她从未经历过生孩子,什么都不懂。

    心里只是满满的恐惧。德闵的娘是生孩子死的,捷哥的娘也是。算年龄都死在十□□岁的花季。这时候没个剖腹产手术,胎位不正都是要命的事。

    午饭时,她偷空过去看了一眼德雅,阵痛间隙,她勉力吃了一小碗饭,可是很快就吐了,产婆鼓励她再吃,德雅倒是听话,又吃了一盅蒸蛋,转头又吐了。至此,她像是回到了逃难的路上,吃什么吐什么,连喝口红糖水都要吐出来才算完,产婆眉头紧锁,申嬷嬷也一脸严峻。夏夕不懂,看着这两副脸色更是觉得害怕,再看许静瑜,觉得他木呆呆的,不像个活人。

    她赶紧派丫头去了一趟上房,老太太立刻过来了,看着夏夕和老七都是一副六神无主的神气,不由得好气又好笑。

    “稳住了,什么状况都没呢,看看你们俩这副样子,反倒吓坏人。”想了想又说,“德雅实在吃不下就别勉强了。我生你二叔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吃什么吐什么,勉强吃了更难受。等觉得饿了以后再吃吧。想吃什么顺口的你就说话。”

    德雅点点头。

    “别怕,每个女人生孩子都要经历这种阵痛,现在疼得要命,孩子一落地你就忘记了。祖祖辈辈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知道,老太太,我娘生了四个孩子都好好的,我也一定可以的。”

    老太太倍感宽心,“这么想才是好样的,自己给自己打气,胆子放正,女人生孩子就跟鸡生蛋是一个道理,瓜熟蒂落,自然就生了。”

    德雅的表现衬得夏夕胆小如鼠,她除了害怕就没别的感受,自惊自怪之下,下定决心要跟老七分手,她怕死得很,绝不想在这里生孩子。

    晚饭时分,德雅的宫缩变得十分紧凑,隔上三两分钟就要经历一阵,疼痛发作的时间也变得更长了。产婆这时候禁止她行走,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帮她褪了裙子和中衣,让她躺在床上待产。

    夏夕和许静瑜呆在堂屋里,钱姨娘放心不下,也过来陪伴。她一来,夏夕马上有了撒娇的对象,窝在她跟前,把冰凉的手塞在她怀里,让她帮自己捂着。

    钱姨娘嗔怪地白了她一眼。

    “我真的害怕。”夏夕觉得孤独。这年代人们把这种毫无保障的生育看做正常,她的惧怕与惊慌无人能懂。

    “我知道了。本以为你留在这里能给八爷宽心壮胆,现在你这副样子反倒添了惊吓,还不如呆在自己屋里呢。”

    夏夕心说,我也想啊,但是屋里什么都能听见,德雅的叫声听得她头皮发麻,呆在自己屋里跟这里没区别啊。

    这时候通往卧房的门帘一掀,产婆一脸严肃地走了出来,径直对许静瑜说,“禀告八爷,孩子怀得胎位不正,您得有个思想准备。”

    许静瑜慌了,“什么准备?怎么准备?”

    “正常情况孩子应该是头向下,生的时候脑袋先出来。现在胎位不正,能看见孩子的屁股,所以我们先得想办法把胎位转得正回去,这个事需要给您事先打招呼,弄不好就是难产。”

    许静瑜还没说话,屋里另外一个接生婆忽然叫了出来,“呀,臀位。”

    这位接生婆的声音里带着两分惊慌,可这两分惊慌落在德雅的耳朵里就成了十分,以她不多的生育知识也能明白,胎位不正,她遭遇了可怕的难产。一时间,惊慌,恐惧,无助,绝望像头漆黑的猛兽,吞噬了她所有的信心,她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作者有话要说:  我捏着德雅的生死,也是命运之神。这章会不会又被批判圣母心?熬了大半夜,直接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