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93章 纠结

第93章 纠结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入夜,起风了。

    风拍在窗纸上,发出闷闷的扑扑声,只听这个声音,就觉得一股寒意慢慢从心底升起。除了冷,还有孤单的感觉,惊吓过后,疲惫的感觉。

    姜云姬很贴心地为她和捷哥煮了一碗粥,几样小菜,加上一片烤酥的葱油饼,用托盘端了送到房中。一对伪母子吃了,肚子里一暖,准备洗洗睡觉。

    德雅大难余生,让旁观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现在只能祈祷老天成全,不要让她感染吧。

    姜云姬说,“八爷一个人在伙房那边喝酒呢。”

    夏夕想了想,说:“是得喝一杯,德雅难产是一场虚惊,母子平安已是大喜,又一举得男,值得庆祝。”

    “我觉得他不是高兴地在喝,倒像是在喝闷酒。”

    夏夕和捷哥均感诧异,惊吓过度,还没缓过劲来?许静瑜是这么脆弱的人吗?

    捷哥说,“他不是跟七奶奶和解了,这会儿母子平安,干嘛还要喝闷酒?”

    “可能是内疚这一阵子没有好好的呵护她吧。”夏夕说,“八爷心善,肯定在自责。”

    姜云姬想了想,摇头,“照我看,八爷倒也没有苛刻过八奶奶,记得逃难的路上吧?为她牵蹬,一走就是几十里。”

    夏夕却不赞成,“纳通房才是最大的伤害,德雅那么爱他,这个打击最狠。”

    捷哥知道她的心病,这会儿又刺老七,忍不住说了一句公道话,“那是侯府惯例好不好?并不针对某一两个女人嘛,连老侯爷都有老姨太太。从他往下数,一夫一妻的夫妇侯府里没有。”

    夏夕瞪他,别以为我不懂你意思,我就是个异类。女人生孩子这么危险,男人凭什么呀。老七别说纳通房了,不纳通房她这会都想逃的远远的,这辈子独身主义了。

    “咱们去看看八叔吧,我好奇他在想什么?”

    夏夕想了想,点头,她也有好奇心。崭新开始,喝闷酒的男人在想什么?

    她带着捷哥出门,院子黑,姜云姬点了灯笼送她们过去。转过几重院落,到了侯府的伙房,大大的开间里,许静瑜独自坐在角落里,满怀心事地喝酒。

    她们进门的动静惊动了许静瑜,他扭头朝这边看,礼貌地站了起来,招呼道:“七嫂。”

    夏夕微笑道,“听丫头说,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今天老天眷顾,一场虚惊,德雅又生了小世子,德州就剩咱们几个,连跟你一起庆祝的人都没有,未免寂寞。所以我带捷哥过来,跟你一起喝一杯。”

    捷哥奇道:“咦,你居然要喝酒?”

    “一两杯还不至于醉死我。云姬,帮我拿杯子。”

    许静瑜露出高兴的样子,“七嫂你坐,我还真是觉得寂寞了。”

    姜云姬拿了两只小小的杯子过来,顺手又拎了一桶米酒。许静瑜在喝白酒,那真不是女人能陪得起的。侯府这种米酒甜甜的,酒精度数极低,是专门酿给女眷和孩子们喝的。

    夏夕反倒豪放起来,“我先喝两杯白酒吧。”前世里祖父和父亲都喜欢喝酒,夏夕虽是女孩子,幼年时却也没少被祖父筷头上蘸酒抹嘴,成长中又难免应酬,对白酒不是多么恐惧的。

    许静瑜眼底浮现一丝笑意,他亲手为她斟了满满的一小杯。

    “酒满心诚,你慢慢地喝。”他说。

    捷哥却是一点酒量没有,要了米酒,坐在一边吃菜。

    夏夕端起自己的杯子,“先贺喜八爷,德雅平安,又喜得贵子。”

    许静瑜也举杯,两个人分别饮了。

    捷哥也举起米酒,“八叔,我也恭喜你。”

    许静瑜笑着看看他,姜云姬赶紧上来拿酒壶,捷哥福至心灵地一拍脑门,把她推开,亲自斟了一杯酒,双手端了敬许静瑜,“请八叔赏脸,喝了侄儿的这杯敬酒。八叔今日喜得贵子,以后大吉大利,天天都是好日子。”

    许静瑜笑着接过杯子,一饮而尽,转脸对夏夕说,“七嫂,捷哥聪明灵动,心善乖巧,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像他。”

    夏夕摸摸捷哥的脑袋,“嗯,像捷哥也挺好的。好孩子一只啊。”

    许静瑜笑出了声,“您倒真不谦虚,这就受了?”

    捷哥拦住她的手,“夸我一句你就这么不甘心?我不是论只的,我是好孩子一头。”

    许静瑜,夏夕一起大笑,连姜云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逾矩,伸手掩住了嘴。

    “书没念到多少,咬文嚼字你很行啊。”夏夕白眼瞪他,说道。

    “八叔你来评评理。”捷哥直接向外求助。

    “这事我肯定站在你这边了,说什么好孩子一只,太小看人了。怎么看,你也够得上一头啊。”

    话音未落,捷哥就冲到他怀里去歪缠,许静瑜大笑着把他抱在怀里,刚才独自喝酒的那份阴郁一扫而光。

    “七嫂,我一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你家常跟捷哥相处,就像平辈的朋友一般,给人的感觉很温馨。”

    “捷哥本来就是我的朋友嘛。我刚嫁进侯府那阵子,捷哥是唯一一个肯跟糊涂四儿亲近的人,后来又买了丫丫,那丫头天真可喜,每天咭咭格格胡说八道,稍不留神就闯祸,一刻不停地盯着才放心。有他们俩,我才觉得我不孤单了。”

    “物以类聚,几个人患难相助的情形我记忆犹新。互相抱团互相保护的那一幕,很动人。”

    “得谢你,你站出来有多么不容易,我懂的。”夏夕说。

    “人常说为尊者讳,我喝了酒,就斗胆替母亲道个歉。下雪那天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姨妈那样做,太过无情。你过得这么艰难,她是有责任的。她没有反思,反倒借机想敲打你,也是不对的。”

    夏夕觉得感动,许静瑜芝兰玉树,人品高贵,万中无一。

    “我渴望过亲戚,从来没有想过会是那种情形。激动之下,态度不逊,也难怪她生气。”

    “我知道,即使这样,她也应该多体谅你一些的。还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怕你伤心。”

    “哦?”

    “到德州不久,我就派人去了一趟杭州,想帮你找一找舅舅。”

    夏夕立刻挺直了腰,专注地看着他。

    “你舅舅原籍是杭州西南的双浦镇罅梓村,查氏是个很古老的世家。但是舅舅是旁支,与嫡支早已经出了五服。这一支人丁素来单薄,几代单传,到你外祖父这一辈,只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你的外祖父是长兄,另一个就是我的外祖母。他们兄妹还未长大,父亲就去世了,家里有几十亩薄田,维持生计,奉养母亲,尚可度日。你的外祖父姓查,名讳是上舜下清,31岁那年中的进士,当过鸿胪寺卿,也是一时贤达,官声很好。你外祖母去世时,舅舅大约跟捷哥差不多大,你娘才刚刚及笄。你的外祖父心疼幼子孤弱,没有续娶,独自抚养两个孩子,我幼时影影绰绰听人说过,你这位外祖父极奇溺爱这两个孩子,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你的小舅舅名讳是上继下良,比你娘小了十岁,查氏在他这一代里依然是单传。”

    夏夕不禁叹气。

    “我外祖母自幼定亲,18岁时由哥哥主婚出嫁,离开杭州,嫁到了吴兴。我的外祖父是吴兴人氏,家世也并不显赫,胜在肯念书,又长袖善舞,受先皇器重,一度当到了二品同知院事,算是很成功了。”

    “那他们现在,还在世吗?”

    “没有了,都去世了。我母亲有五个嫡亲的兄弟姐妹。母亲是长姐,嫁进了侯府,在北京,下面三个弟弟,一个妹妹。两个弟弟在江西做官,还有一弟在福建,唯一的妹妹嫁在了吴兴原籍,都过得很好。”

    夏夕心里隐隐作痛,这个年代多子多福,像他舅舅这种独子,没有父母或近支亲属,很容易就失了依靠。

    “我派人到杭州,第一站先到了吴兴,向我姨妈打听,很出乎意料,他们素无来往。两地相距160里,十年里,嫡亲的姐表兄弟一直没有见过面。”

    夏夕的眉头锁了起来。

    “我派的人继续南下,到了杭州罅梓村。一打听,你舅舅继良公11岁上扶灵回乡安葬父亲,定南侯自己并没有去,派了管家一路护送,管家帮着办理了全部后事,然后把继良公托付给族长,自己就回北京交差去了。继良公年幼无知无人管束,过过一段走鸡斗狗放浪形骸的日子,不过为时不长,一两年功夫就收心了,入族中学堂读书,听说学得不错。但是慢慢的,生计成了问题。我派去的人打听不到详细情形,因为没有近支亲戚,大家都不大在意他。只知道大约十年前,他卖了祖传的最后20亩茶山,去了徽州。”

    夏夕问,“外祖父四品鸿胪寺卿,不说肥差,至少俸禄不低,子女又少,照说不应该这么穷的。”

    “我问过侯爷,侯爷说过他那些年在外打仗,也听说过舜清公官清如水的美名。其学识人品都是相当拔尖的。”

    夏夕点点头,继续问,“徽州是我外祖母的娘家吗?”

    “不是,据说那里有一位舜清公早年的知交好友,两家曾经议过亲。有没有交换庚帖什么的,继良公因为年纪幼小也说不清楚。父亲临终时交代过他,要是实在过不下去了,可以去投奔。他去了之后,杭州那边再也没有他的下落。”

    “徽州那人是谁?叫什么?”

    许静瑜摇头,问不出来。

    夏夕不禁苦笑,“也是个无依无靠的苦孩子啊。”最亲不过姐夫,可是这个姐夫打发他回了老家之后再就不操一点心了。

    “我外祖母的家境是不是能好一点?我听云姬说,在杭州扬州有我母亲的陪嫁铺子。母亲有陪嫁,舅舅是独子,自然也有自己的一份产业了。难道年幼的时候踢蹬光了?”

    “这个不清楚,打听的人回来说,族里的人对继良公很不满意,似乎就是嫌他穷。查氏族学对念书的子弟每年贴补3两银子,他是出了五服的亲戚,族里有些眼窝子浅的,肯定不高兴。难听话都能传到我们耳朵里,你想继良公家常要听多少闲言碎语。”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世态人心,凉薄至此?”

    视线交汇,许静瑜读懂了夏夕目光中的含义,禁不住叹息一声。

    夏夕那日问大太太,是否是因为她没有好的嫁妆而易嫁?当时一墙之隔,他只觉得这话刺耳又荒谬,千金小姐居然会有这种念头。但是后来想了又想,不得不怀疑,母亲会不会真的有过这方面的考量。

    侯府听传言否定德闵,又听传言易嫁德雅,似乎是传言害人,可是传言是最不结实的东西,只要接触四儿两三次,那些抹黑她的谎言瞬间就不攻自破。即使不能像现在这样将姊妹俩了解得十分透彻,至少侯府能弄清楚一点,德雅很好,德闵也不差多少。

    可是这样简单直接的求证方式被放弃,坐视易嫁不可逆转地发生,许静瑜心里明白,这不是疏忽,这是母亲刻意为之。

    无论真实原因为何,她就是不要德闵做自己的儿媳妇。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aftercrystal和给你比个赞支持,还有冰冰和眷恋,补分好辛苦。我很努力回报盛情。谢谢你们。这章没完,但是很困,暂时就到这里吧。再写脑子里要长瘤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