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98章 游学

第98章 游学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冬天少有的干旱,整个一冬不见雨不见雪。虽说春夏时新打了几口井,离得近的,拉水能浇上几茬,离井口太远的,实在没招。田庄的庄头急得见天在地里晃悠,雨雪一点也没望下来,倒时常看着八爷骑马带着侄子出门。尊卑有别,庄头也不敢多问,只是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常常感叹一声,八爷也是有儿子的人了,凭他对侄子的这份温存关切,将来肯定也是个宠孩子的主。

    许静瑜带捷哥出门做什么?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捷哥那一晚,表露出特异的学习能力,孔师傅如获至宝,第二天开始就给捷哥开了小灶,别人念诵100遍的时候,孔师傅把捷哥带到自己屋里,给他单独授课。十几天教下来,越教越惊喜,记忆力超好不说,论起提头知尾,举一反三,微言大义,胸藏锦绣,直是生平从未遇过的读书奇才。在用了七天讲完一本《礼记》,又用了四天讲完一本《中庸》之后,孔师傅给许静瑜写了一封信,明确表示以捷哥的天分,每日关在书斋并不利于学业的进步,因为那点功课实在不够他学几年的。纸上得来终觉浅,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侯府如欲培养一个奇才杰能、通晓世情的读书人,应该在扩展视野上多下功夫,尽力让他多接触些有知识有阅历的名士贤达,潜移默化地提高自己的见识。

    许静瑜深以为然。

    他到了德州之后,在官场,学界和军界,广交朋友。他身份既高,人又客气谦逊,自是处处受欢迎,官宦士绅无不以与他相交为荣,真要带着捷哥增长阅历见识,德州为他敞开着大门。

    捷哥年纪幼小,学业进度倒也不必着急,德闵是女眷,出门的机会就很有限,纵有,也是从一所府第到另一所府第,所以这个带捷哥经历世情,拓展视野的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在了他的头上。

    他征求夏夕意见时,夏夕十分感谢。不过她与孔先生的观点小有差别。孔先生让捷哥接触名士,夏夕建议许静瑜不拘什么名士农夫,带他多了解社会现实就好。一个不问稼穑,不懂民生的学子说白了还是书呆子。

    许静瑜对她的观点更是佩服。原先他计划着带捷哥多去几趟龙山书院,也可以顺道多走走几位书香世家。这会儿反倒无所谓了。仕途经济是连在一起的,能臣干吏哪个不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辈?

    这个冬天不下雪,侯府明年势必要减收,可是许静瑜却因着这个小顽童而每日里欢欣鼓舞。他每天都要带着捷哥出去转一圈,有时是世家,有时是农家,捷哥听说种一亩小麦能收300多斤,今冬这么旱,怕是连100斤也收不了时,脸上的诧异可爱得让许静瑜直接上手捏歪了他的脸蛋。

    侯府在德州有4000亩良田,一半水田,一半旱田。旱田受灾情况格外严重,因此许静瑜带着捷哥去的也最多。佃农们见到他们,无一不在诉苦叫穷,盼望着来年能减租,许静瑜做事却是个周到的,不肯立刻表态。租赋是立家之本,未经长辈许可,他不能擅自处分。周围还有四五家大田庄,也需要互相通个气。

    许静瑜带着捷哥去拜访世家时,从不高调吹嘘这个侄子天资聪明,只说仰慕世家门风,带孩子来见识。许静瑜和人谈话时,爱听不听随他的便。捷哥如果不太感兴趣,就一头扎进人家的藏书阁,找喜欢的珍本书看,一钻就是大半天。一冬转下来,捷哥才名不显,反倒处处落下个好学的名声。

    许静瑜很满意。

    捷哥跟着许静瑜,在许静瑜身上学到的东西更多,很佩服这位八叔的做事风格,潜意识里就拿许静瑜当了自己的榜样。

    看了人家不少珍藏的书籍,以此为掩护,捷哥为侯府田庄出了一些增产增收的主意。比如种子要筛选,不能抓起什么就种什么,最好选颗粒肥大饱满的种子来播种。旱田里应该开挖灌溉渠,引流灌溉,不能一味地靠天吃饭。他回忆前世在博物馆和农家乐看到的木头水车的结构,画了一幅简易水车图。没有电力,只能是人工踩水,在天旱要挨饿的情况下,佃户们还是愿意吃这个苦的。至于欧式那种大型水车,太过惊世,他想等他过了二十岁再献宝不迟。

    捷哥理科好,空间立体思维能力很强,跟丫丫又学了几个月画,画出的这张水车图,结构明晰,一看就懂。许静瑜跟庄头一商量,立刻请了木匠做了一架,矗立在河畔,又动员佃户连夜挖了一条100米长的简易渠,四个青壮年汉子站在脚踏上,走路一般脚步轮换,河水被水车上数十个竹筒汲出,一起汇集在挖好的简易渠中,半个时辰,涓涓水滴化为汩汩水流,缓缓地流进了干涸已久的麦田。

    佃农们大喜,一叠声地说着感激的话,性急的已经跑去挖渠准备接流了。许静瑜微微一笑,只把怀里的小侄子搂得更紧了。

    春节到了。

    一场大雪伴着年气漫天而来,覆盖了田野山川,覆盖了这一座屋宇巍峨的侯门府第。许静瑜手书的一幅春联贴在大门上,门头两侧挂了四只特大的大红灯笼,为这旷远寒冷的天地间增添了一丝暖意。

    侯府留守人员太少,怕老太太觉得冷清无聊,许静瑜将族里近支的宗亲长辈全请了来,热热闹闹几大家子人凑在一起,喝酒划拳,吃饺子放鞭炮,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席间老太太说待二月春暖就动身回北京,也让这个大年夜充满了依依离情。

    德雅生孩子过了百日,药吃了不少,身上的病却迟迟不得痊愈。大夫禁同房,德雅无可奈何,回北京的心思最为急切。她日夜渴望着与许静瑜枕边夜话的温暖,算算日子,许静瑜歇在青翎屋里的时间比跟自己同床的时间还长,心里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不过德雅明显觉得日子好过些了。许静瑜承诺好好待她之后,态度就算不像新婚时那样亲昵,至少又重新变得温存起来。这样眉眼带笑的八爷依然是她深深钟情的男人。为了爱他,她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

    庆哥吃奶妈的奶,迅速地胖了起来,皮光肉滑,小嘴嫣红,两只大眼睛黑白灵动,睫毛修长,着实可爱。百日宴上抱出去,来贺喜的奶奶姑娘好几十口,人见人夸。德雅十分得意,心里也盼着回北京献给老侯爷和侯爷看,他们一定抗拒不了这个孩子。

    做母亲的心痴,庆哥还不会说话,她就和许静瑜探讨起孩子的教育,许静瑜淡淡地说,像捷哥这样教育就很好,练武,下棋,读书,游历。了解民生疾苦,通晓世路人心,年少有志,诚实正直,为国为民,重情重义。

    德雅的心里一沉,就像有块石头压了上来。虽是夸捷哥,许静瑜对德闵的欣赏未免太多了些。

    “捷哥果然是个好孩子,不过为了他,您也没有少费心思。这一冬,他就跟个小尾巴似的跟着您,学里只去半天。我看,您比师傅都劳神。”

    许静瑜说,“应该的。七哥顾不上,我是亲叔叔,理应把捷哥视如己出。”

    德雅撇撇嘴,“我的庆哥会委屈的。父亲被人抢走了呢。”

    许静瑜笑一笑,看看她:“女人就是这么小心眼!到了庆哥我更得花十倍的心思。”

    “真的吗?”

    “那当然。庆哥肩上挑着侯府百口未来几十年的命运,比捷哥的担子重得多。”

    德雅心里熨帖了,“我会努力教庆哥的,琴棋书画我也会一些,念书识字这些入门功夫都不要您劳神,您就好好琢磨他的性情人品,带他增长见识。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输给捷哥。”

    “捷哥天分之高,万中无一。你别这么比。庆哥是侯府第五代继承人,守成之选,要勤劳王事,谨守家风,约束子弟,遵章守法。不求有大功,只求无大过,保合家一世安宁则已。如果侯府还要再上层楼,我看八成是要着落在七哥和捷哥身上了。按史书上的说法,他们俩算是中兴之选。”

    “那捷哥的名声会不会压住庆哥?”

    许静瑜想一想,说:“捷哥日后必定名满京华。有这样的哥哥,是庆哥的福气。你要放下与七嫂的心结,鼓励两个孩子多亲近,千万不要生了嫌隙。”

    “是,您放心吧八爷,我一定照您说的做。不过我有点不服气,等到庆哥四五岁上,我也给他启蒙。别的不说,我念书比姐姐好。”

    许静瑜微笑着点头,“要强是好事,我拭目以待。”

    正月里,来侯府拜年的人川流不息。除了亲戚世交,也有许静瑜在德州新交的朋友。这些人带上家眷来给老夫人问安,联络感情之余,也顺便会会七少奶奶。自恃棋力不弱的,当场提出挑战。主随客便,夏夕自是逐一奉陪。初一到十五,连下了半个月棋,从四品通幽,五品用智,六品小巧,七品斗力,八品若愚,九品守拙一路灭过去,成绩彪悍,无一败绩。

    胜得次数多了,许静瑜对夏夕的棋力越来越有信心,可是这一场不输也实在让人自豪得羞惭。让先战败风雷程绍,德闵强势迈入当世超一流高手行列。许静瑜不知全国还有多少个三品高手,但是二品只有两人,可堪与她放对者寥寥无几,还真是寂寞如雪。

    过了正月十五,捷哥又回了学堂。今年是小考之年,县试将在三月中旬进行。为了应试,孔师傅开始了强化训练。背书全停了,每天写三篇八股文,不写完不许下学回家。逼得捷哥也不敢继续藏拙,每天跟大家一起写,随大流一起交,然后在大家的讶异的目光中把师傅批改过的文章拿回来领悟。写过三十篇之后,他的文章成为课堂上老师讲课的范文。再写几十篇,孔师傅无奈地意识到,这个孩子的文章在许氏家学中占据了魁首。无论是制艺还是立论立言,他的能力远远高出他的年龄,简直堪称异数。

    他想和许静瑜来交流一下这个孩子要不要试试去应考一回。这个意思刚刚流露,捷哥说,回北京我肯定要去考的,大人们都说好了。

    孔师傅再不多言,继续猛火淬炼,揪着捷哥天天补课,将他未来得及学过的文章疏理一遍。考秀才跟考进士一样,考题同样出自四书五经,差别只在难易程度。捷哥的领悟能力强,记性又好,读过有了印象,就看临场发挥了。

    孔师傅原本是个淡泊严肃的性子,这时也不免晕陶陶天马行空地展开想象。他是捷哥的第一任师傅,如果捷哥真的以六岁不足的年龄考上童生,进而考上秀才,势必震惊北京,声名远播。他这一生到这里功德圆满,不会再有比这更高更好的成就了。

    二月中旬之后,天气渐渐转暖。侯府又派来一小队人马,在侯爷兵卫首领张胜民的带领下,迎接老太太回京。侯府里忙乱了一天,二月二十六,所有家眷告别了前来送行的亲朋好友,踏上了回北京的旅程。

    作者有话要说:  啊呀呀,回北京了。真不容易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