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02章 秘方

第102章 秘方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辆马车停到七宝包子铺前时,饭点已经有点过了。包子铺前却并不显得稀落,走进大堂,迎面遇上丫丫念叨了一上午的许管家。他穿着一件交领直裰,点头哈腰在送客。看见夏夕,连忙迎上来问安。

    夏夕问:“许管家,你怎么做起跑堂了?”

    许管家一边把夏夕等人往里头引,一边说,“奶奶说着了,最近这段日子我还真的是这里的跑堂。”

    夏夕和捷哥丫丫选了靠窗的火车椅坐下,两个赶车的和捷哥的三个小厮坐了一张大桌子。夏夕四面看了看,遗憾地说,“店面还是小了点。收拾得还不错。”

    店面四周加了米色的墙裙,墙壁刷得雪白,四周是一圈火车椅,尽可能地节省空间,中间摆了四张大桌子,整个屋子就占满了。屋子面积小,丫丫在色彩的设计上摒弃了深色,避免产生空间压缩的效果。坐下来环望四周,色调明快,窗明几净,或许因为是新店的缘故,没有一点油烟气,感觉着实不错。

    丫丫说,“我本来设计了透明的后厨,大玻璃窗一览无余的那种。可惜没法实现。真那么折腾,房子会塌的。”

    夏夕和捷哥忍俊不禁,许管家亲自上来擦桌子,敬茶,掌柜的也闻讯从后厨跑出来伺候。

    夏夕问,“生意怎么样?听丫丫说要饭的把咱们围了。”

    掌柜的报告说:“开始乱了几天,一听说肉包子免费吃,好么,全城要饭的都来了,门外头挤得乌泱乌泱的,为抢包子天天打架,把丫头吓得小脸颜色都变了。亏了许管家,一看这样不行,第二天就带了府里几个得力的家丁过来维持秩序。我也调整了一下,每天定好300个包子免费,老实排队的一人一个,遇上老人和孩子一人多给一个。一大早在门外头发送,不许这些臭要饭的进店。规矩一立,很快门前就清净了。”

    丫丫大张着嘴,呆若木鸡。这么简单就清净了?

    许树生笑了,“掌柜的跟我说,这帮要饭的吃包子,那真叫白吃,肯定不会回来光顾咱的生意。咱白天还得另想办法。我觉得也是,我们两人一商量,推了个开张十天内吃三笼送一笼的优惠价,让人带回家去给家人尝尝。别说,灌汤包在北京咱还是独一份,生意还真不错。”

    夏夕说,“不赔就好,新店么,别人认识也得有个过程。”

    掌柜的说:“这个您倒是可以放心,上个月底我盘了下,亏损不大。咱白送了3000只包子出去,再加上开张优惠,这个窟窿不算小。照现在看,俩月就差不多扭亏了。”

    跑堂的送上新出笼的热包子,夏夕招呼邻座车夫和小厮们自己动手。许管家和掌柜的连忙告退,让他们安心就餐。

    夏夕夹起一只包子,咬开一个小口,一吮汁,眉头就皱了起来。是那个味,又欠了点什么,不比较不一定能感觉到,但是这个包子确实不如捷哥亲自调馅的包子美味。

    “你尝尝,是不是料下得轻了?”夏夕轻轻问。

    捷哥低低地说,“不是,少两味很关键的料。这是秘方,哪能轻易给个下人呢。”

    “那怎么办?”

    “制好料包,直接供调料粉。十斤肉配几钱料那是固定的,一百年都是一个味。”

    丫丫伸手在他脸上拧了一下,“你这家伙心眼还不少。”

    “这是我外祖父留下来的,解放前靠这个买房买地,成了资本家。再傻我也得有点产权意识吧?”

    夏夕很感兴趣,这种秘方的拥有者在新中国一般都有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

    捷哥苦笑,怕别人听见,小声说:“什么传奇啊。解放前吃苦受累打基础,状况稍微好了点,赶上解放了。五几年公私合营,他把店铺交了,硬是舍不得交出真秘方,减了两味料,交了个半真半假的。店里有个多年的老伙计一直逼他,肋骨都打断了一根,老头子咬紧牙关就是一句,七宝包子就是七味料。再没了。事实上七宝包子应该叫九宝包子,有九味调料。我外公咬死不改口,包子的味道却骗不了人,最终落了个不服改造,戴了顶反动资本家的帽子。”

    “后来呢?”丫丫问,

    “后来过得很潦倒,每次运动他都跑不了,文-革中被□□游街,经常回来身上青青紫紫的。就这,老爷子把秘方看得还是跟眼珠子一样贵重。他是69年死的,死之前传子不传女,把秘方传给了我舅舅。我妈很恼火,我舅舅拿了秘方却不当回事,就是偶尔在家包顿包子打打牙祭,经常给我们家送一点,我小时候没少吃舅舅包的包子。改革开放之后,我舅舅当了工程师,我舅妈是公务员,两人都不喜欢受累干饮食业,所以这个方子就一直睡大觉。我妈是个脾气急,个性强,遇到事情容易偏激的女人,这辈子对我外公最大的不满就是嫌他重男轻女。她也不是急于想得到秘方来发财,就是憋着那口气不服,跟我舅舅处得都有点疙疙瘩瘩的。”

    夏夕低问:“那你是怎么学到的?你舅舅教你了?”

    “这秘方我从来不惦记,跟我没关系,我妈想想还生气,我根本无所谓。没想到,大前年,我表哥大学上了一半,非要闹着出国留学。我舅舅我舅妈都是工薪族,支付不起这么一笔费用,结果我表哥不知怎么说服了我舅舅,在网上公开有偿转让秘方。”

    “啊?”这份惊愕来的不小,这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败家了吧?

    “我表哥计划转让秘方弄到40到50万。可是始终没有大客户光顾他。我外公创立的那个七宝包子现在是百年老字号,江南名小吃。锦旗牌匾挂满几间屋子,可是全城只有为数寥寥的几位老人知道七宝包子谁才是正宗。从五十年代开始,我外公我舅舅一直咬死都说秘方交了,现在我表哥想卖七宝包子的秘方,一开口别人就拿他当骗子看。”

    夏夕忽然觉得心里异常地难受,为秘方还是为老人,她说不清。只觉得老人一生千辛万苦坚守的东西崩塌得毫无意义和价值,让人倍感失落。

    “也有知道些内情的人,跟我表哥杀价杀得特别狠,坚决不承认它就是七宝包子。如今七宝包子的品牌价值上亿,连锁店开遍全省,你随便拿个包子配方就说是七宝包子,那不是笑话吗?侵权侵到了中华老字号头上,官方打假绝对轻不了。”

    丫丫也直摇头,“你表哥放弃了吗?”

    “没有。他一张配方卖几家,总共卖了十来万。最便宜的一家卖了1万块。最贵的一家卖了五万。至于卖出去的方子有几分真几分假,只有他自己知道。我妈知道这事之后,二话没说,取了八万块钱,送到我舅舅家。说侄子出国念书,当姑姑的应当支持。但是她有心无力,就这点积蓄。三万是资助,五万买秘方。她告诉我舅舅,父母重男轻女憋屈了她几十年,她并不指这东西开店,就是争一个公平对待。那天我在场,看着我妈脾气暴躁的一个人,那么平和理智地说话,觉得真的是很不可思议。”

    “你舅舅羞愧不?”

    “是的,他很不好意思,为自己辩解,说卖出去的方子其实不真。我妈说她不计较,自家人别欺哄自家人就成。她是亲妹妹,不能掏钱买个假东西。她指明要我外公亲笔手书的那张秘方,我舅舅根本没有犹豫,当场打开柜子就给她了。”

    丫丫吃惊了,掩住嘴说:“这就算是卖给你妈了?”

    “不叫卖叫什么?”

    丫丫摇头,不知说什么好。

    “我妈一看字迹,知道是真的。让我拿出去复印了一份,把复印件留给了我舅舅。回去之后让我照着这个方子包了几笼包子,带着我去上坟。她告诉我外公,你儿子把方子卖给我了。这是我孝敬你们的七宝包子,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她不跟我舅舅怄气,倒像跟我外公冤深似海,一口气赌了几十年,死了都化解不了。”

    丫丫竖起一根拇指,“你老娘,真汉子。”

    夏夕笑了起来,这故事还真有点戏剧性:“市面上的七宝包子味道怎么样?像不像?”

    捷哥摇头,“完全不是我们家的那种味道,原先的七味料也改得没影了。”

    “好吃吗?”

    “还可以,你要让我比较哪个好,我也说不上来,完全不是一个味儿。我外公的七宝包子不差就是了。”

    “你想过自己开个包子铺吗?”夏夕问,“我是说,在那边。”

    捷哥摇头,“在那边我怕见人,肯定当不了老板。拿着医科文凭去当厨子吗?没这个道理。”

    夏夕和丫丫哑然失笑。几个人安生吃饭,七宝包子配白粥,吃得也很不错。邻桌那几个放开肚皮大吃,一人能吃下四笼包子,嘴巴一抹,赞不绝口。咱家的包子真好吃。

    饭罢,掌柜的上来征求意见,夏夕说,“捷哥说说,怎么改进。”

    “白粥一点特色都没有。在德州吃的那种黄桂粥配包子更好。白米里放点枸杞红枣煮糯,拿藕粉一勾,放糖,又好吃又好看,还能多卖钱。”

    夏夕笑:“这个主意好,可以多卖钱。掌柜的,让厨房琢磨琢磨。多备一两种甜粥最好。女人和小孩都喜欢”

    掌柜的心里叫苦,这位奶奶真惯孩子啊,说什么是什么。

    捷哥想想又说:“再配个姜醋碟,谁喜欢谁用。单吃包子容易腻。”

    夏夕明确支持:“这个主意也好。去弄点香醋来,还可以配点辣油。”

    掌柜的连连点头。

    丫丫插嘴说,“厨房也做点凉菜和热菜吧,总不至于客人想喝酒都没下酒菜。不用像酒楼那么多,精致一点来几样,多个选择。”

    夏夕说,“我们家孩子果然个顶个的聪明,就这么办吧,掌柜的,我回去给你想几个合适的冷拼和热炒,到时我给许管家,你们俩商量着办,要不要添厨师,观察一阵看。”

    “遵命。”

    “好好干,包子的美观外形上也要好好下功夫,过两天我给你们送秘方调料来,按规矩拌料,会比现在更好吃。”

    许树生刚好走过来,一听这话又惊又喜:“那敢情好。”

    “许管家,七爷临走很夸赞过你,你是内行,就替我多操点心,理顺了之后有赏。我的野心很大,做得好了我们换大店,开分店,我要让北京人人皆知七宝包子,肯定不能败了七爷的家。”

    许树生脸上的笑容立刻有点僵硬,丫丫亮出八颗牙傻笑装无辜。捷哥看许树生实在难为情,急忙帮他解围:“许管家,你听说过每天卖一万只包子的铺子吗?”

    “多少?”许树生和掌柜的同时受惊了,每天一万只?太荒唐了吧?

    夏夕抱着捷哥上了车,又扶了丫丫一把,最后自己稳稳跨进车厢,回头微微一笑,“就是一万,一起加油吧。”

    作者有话要说:  包子的传说。给金手指一个犀利的来头。双更不是人干的啊,我眼睛都快瞎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