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14章 落泪

第114章 落泪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半时辰过去了,裘老怪未动一子,庭院里下注的这十几位朝廷重臣乐得像一群逃学撒欢的孩子,捷哥被每个人支使了一遍去看裘老怪,他千篇一律的回答“裘爷爷还在看棋盘”成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说一次就引起一阵狂笑,欢腾得连树上的鸟儿都惊飞了。到后来捷哥的情感天平越来越倾向于同情裘老怪,他花白头发驼着背的样子分外可怜,古代的同事关系怎么可以这样啊?

    许静瑜看着小孩一脸为难,只能无可奈何地向他眨眨眼。这些赌客们平日里位高权重,喜怒难辨,纯王向来是个率性的,难得他挑头,人人放下矜持胡闹这一场,这种顽童淘气的面貌也算百年难见。

    勖励摸摸自己的脸,笑酸了,还发烫,长出一口气,说:“哎,我好像几年都没这么高兴过。”

    孙长平说:“我也是,这么痛快地大笑把全身骨头都松了一遍,舒服啊。”

    许萱河坐在一边,半仰着头晒太阳,双目微阖,满脸的笑意。

    马识途捅了他一下:“国丈,中午有酒吧?”

    许萱河睁开眼睛:“有,管够,我陪你喝。”

    纯王笑道,“说说,老裘怎么气到你了?”

    “一言难尽。前年重阳节,别人都放了假休沐,轮我、裘大人还有另外三个朝臣一起在宫里当值,没啥事,为打发时间,就说下盘棋吧。那三个人自称棋力低微,下不过他,我脑子一混,就上场了。”

    旁边有人嗤嗤地笑,许萱河也笑了,“是啊,我那点棋力原本就不堪一击,被他一路压着打,还不上手,输得很屈辱。老裘得意之下,指着墙脚一个装树叶和垃圾的柳条筐说:别人若是这个字纸篓子,许二老爷就是这个柳条筐子,有容乃大,这叫略胜一筹。我用了几天才弄明白,他哪是夸我啊,我比臭棋篓子还大,是臭棋筐子。”

    周围又爆出一阵大笑,许静瑜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原来裘大人就是这么四处给自己拉仇恨的,也难怪这帮人合起伙来收拾他。

    笑声中,捷哥又跑了出来,拿起一颗黑子放在棋盘边路,黑棋势危,裘老怪用一手围魏救赵,在白棋棋腰上断了一手。连许萱河都看得出,这一手棋不错,却是达效甚慢,没有两颗子不能奏功。如果夏夕谨慎回应,老裘势必要重拾攻势。

    在大伙紧张的等待里,捷哥跑去又跑回。接着的一步,夏夕忽然出了一手怪招,一颗白子往黑棋镇头的棋子上一顶,让在场的所有人均感意外。大家对这手棋的用意猜测良多,到底觉得看不懂。

    围棋比赛最怕对方下出意外之着来,裘老怪本就没有料到白子强行夺先,此时又忽然被怪着弄得心神焦躁,不顾棋形薄弱,硬抢先手,一颗黑子强硬长出,再一颗黑子下手强扳。这两颗子与之前的那手拆互有关联,角上可以打劫活棋。但此棋动手的时机大有问题,周围情势已变,能否达成目标,需要极为复杂的计算。况且七奶奶棋风飘忽新奇,想料敌机先又哪里能够?

    “老裘想把七奶奶拖进这块泥潭,我算了几步,算不到头,能肯定的是,他也没有把握在这一块取胜。就是说,老裘开始铤而走险了。”

    轮夏夕走棋,一群人耐心再等,不到一刻钟,夏夕出乎意料地从院子里出来了,远远望去,她神情有点不安,捷哥跑去拉住了她的手。

    “您怎么出来了?”

    夏夕道:“嗯,下完了。”

    捷哥有点意外,“这么快?您下在哪里了?”

    “十二6。”

    捷哥跑到棋案前,飞快地将最后一颗白子点在十二6的位置上,这颗子的作用是收紧气眼,一子落下,黑龙夭矫的喉部轮廓清晰,必救无救的位置上,十一5,十三7空空地露在夏夕的刀下,纵然神仙再生也只能照应一处,无论如何拦不住锁喉的第二刀。

    马识途棋力最高,看着这样的落子不禁觉得血液发凉,完了?难对付的裘老怪就这么轰然倒下了?不跟老裘玩虚招,一有机会就下杀手,七奶奶这样的棋手,真是让人望而生畏。

    其他人倒没他这么敏感,眼见七奶奶真的胜了,高兴得欢呼,赞美夏夕的声浪吵做一团。

    乐了一阵,许萱河问:“裘大人呢?“

    “裘大人要我先出来,说他平静一下。“

    潘朝闻嘲笑道:“输了就输了,不是寻常事么?还平静什么?该不是想不开要投缳自尽吧?“

    大家听了又是一阵哄笑。

    “十五台戏呢,裘大人输了棋,给夫人不好交代了。”

    “听说老裘怕老婆。“

    纯王哈哈一乐,“走走走,去看看他去。“

    一群人响应一声,嘻嘻哈哈地跟着他一起进了听雨轩。踏入寂静的小院,一路呼唤着老裘,争先恐后地挤进了小小的精舍。

    裘知北一动未动地坐在原位上,双手撑在桌面上,两眼紧盯着棋盘,默默地流泪。

    纯王一惊,和勖励、马识途等交换了一下目光,收起了笑容。

    “你不会吧?“潘朝闻失声叫道,嗓音都岔了。

    “老裘?裘大人??裘老爷,你醒醒,咱不过是输了一场棋而已,你怎么居然哭起来了?“

    “舍不得掏银子是吧?你别哭了成么,裘老爷,我们错了成不?咱最多不唱戏了,传出去说我们一伙人把你欺负哭了,大家还怎么见人嘛。“

    这话一出口,满屋的人神色尴尬,都觉得哭笑不得。

    裘知北浑然不觉,依然失魂落魄地盯着棋面,眼泪流过一道道皱纹,吧嗒吧嗒地落在棋盘上,觉得嘴干,伸舌头润润嘴唇,愈发哭得津津有味。

    纯王看他都看傻了,裘知北流泪痛哭的脸与他得胜后骄狂得意的笑容重合在一起,让人感到分外无力。

    许萱河头大了,想一想,向周围群臣做了个团揖:“诸位大人,咱们赌棋其实为的就是一个取乐,十五台戏真要让裘大人做起东来,着实需要一大笔银子。裘大人还有一大家子人,不能为了这么个玩笑之事乱了生计。能不能这么着,咱们改改章程,也别十五天了,唱上两天算了。“

    裘老怪忽然抬起头,眼睛通红通红地瞪了这些人一眼:“谁是为银子哭的?“

    五品资政孙邵美扑到桌子跟前,身子半蹲,仰脸看着裘知北:“那您老人家倒是为了啥啊?“

    裘知北抹了一把泪水,搓搓手,沉默了半天,定下神说:“惭愧,让诸君耻笑。老裘一时激动,忍不住落泪。想不到这辈子能下一场这样的棋,窥视到棋艺更高一层的境界。“

    大家有点不知所措,互相看了一眼。

    老裘环视了大家一圈,用一种十分恳切的语气说:“老裘活了六十大几,范西堤二品坐照我也没服他,这次是真的服了。七奶奶太厉害了。“

    群臣四下一看,夏夕没有跟进来,幸亏不在,看不到这等丑态,不然连大家都跟着他丢脸。

    太师焦世俊金口玉言,等闲不开口的,这时也忍不住有气:“堂堂二品大员,下棋不讲半点风范,一路追着人家杀。输了棋,你倒哭得像个妇道人家,这成何体统啊你说说看?“

    裘知北白他一眼:“你这等俗人哪里能体会到我棋逢对手的心情。“

    大伙又想哄笑了:”你棋逢对手了吗?我们可是看见你不是对手啊。”

    “棋道之乐,莫过于得一志趣相投之棋友,于古松流水之间静坐终日,尽享闲趣,胜固欣然败亦可喜,这一种乐趣你们哪里懂得?“

    把周围的人气得倒仰,敢情他也知道胜固欣然败亦可喜,这老家伙不论输赢都很会气人。

    许静瑜从屋外走了进来,对大家说:“时已过午,侯府准备了便饭,就请众位大人入席吧。“

    大家也不客气,一路向福荫轩而来。夏夕回自己春芜院去了。

    上了桌子,忠勤侯亲自陪客,大家不敢再刺激裘老怪,只心照不宣地举杯痛饮。酒过三巡,提起刚刚结束的这场棋,不免勾着裘知北发表看法。裘知北倒不推辞,赞不绝口。

    “七奶奶的棋,轻者如飘絮,落地有根;重者如泰山,力压千钧。行棋思路与当世任何一个高手都截然不同,和而不流,卓尔不群,达我毕生未见的境界。经了今日这一战,老裘死而无憾。“

    许静瑜和捷哥的脸上现出惊喜的笑容。

    许萱海听不下去了:“等等,等等,裘大人你未免太过溢美,天花乱坠。老七媳妇凡家俗女,偶有小成,怕是当不起你这么夸赞。“

    裘知北瞪眼:“你连棋都不会下,怎么能够体会她的绝世无双?前阵子都传七奶奶有入神之能,我还不信,打今天起,我信了。“

    一屋子人被他惊呆了。

    马识途喃喃道:“要想入神,先要灭过范西堤。“

    许萱河也微微点头:“那是自然。还有慈济和尚。“

    裘知北摇摇头:“慈济如闲云野鹤,没对上过。范西堤棋如莽汉,跟我的区别不大,我扛八百斤,他扛一千斤就对了。论起理念出新,技艺出奇,棋术多变,他还是不及七奶奶多矣。”

    在场的人均不是裘知北的对手,眼见他佩服成这样,不由得将信将疑。

    “七奶奶是谁家闺女?真可惜,以前没有半点名声,我要是早知道的话,说不定跟你侯府抢这个媳妇。”

    许萱河张口结舌,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许静瑜,老裘也开始刨根问底了?他能说她就是闻名北京的糊涂四儿么?

    “棋疯子胆子不小啊,敢跟侯府抢媳妇。留神忠勤侯带兵砸了你的宅子。“中书舍人孙长平打趣道,大家哈哈一笑,这个问题放下了。

    饭吃到最后,裘知北忽然很不安心,他将许萱海许萱河看了好几眼,沉吟半天,像是有话难以出口似的。

    纯王见他屁股扎刺一般,以为他是为了十五台戏作难。放下酒杯朗朗地说:“裘大人不必忧虑唱戏的事,既是说好了大家取乐,十五天的戏还是接着唱完,你负责头两天的,后头的有我,我王府里养了两个戏班子,一年到头闲的打磨,这几天就到你府上撑个台。唱上十天半月的,估计戏码也重不了。戏班子的一切开销都不用你管,只给他们弄个单独院子备台即可。”

    裘知北倒也不跟纯王虚客气,站起来行礼谢过,又忸怩了半天,向许萱海提了一个要求:“我能不能偶尔过府跟七奶奶切磋切磋棋艺?”

    许萱海皱皱眉头,拿不定主意,目光投向许萱河。

    裘知北可怜巴巴地说:“老裘今年六十七了,长孙女怕是比她还大两岁。如果能经常跟七奶奶手谈,实为毕生之幸。”

    许萱海很是作难,想了想,说:“这样办,我侯府儿媳众多,内宅的事容我请示过母亲再给大人答复。”

    裘知北只能点点头。

    避过人,孙邵美指点了一下裘知北,“您家要是跟七奶奶有亲,这事就好办。亲戚来往,她是晚辈女眷,跟您下几场棋,情理上挑不出毛病。要是无亲,只怕您就要碰钉子啊。”

    裘知北一听大有道理,饭毕匆匆忙忙告别,回家查户口去了。

    纯王这伙人意犹未尽,许萱海和许萱河正想着再安排他们玩点什么,门口记事房遣人来报:“侯爷大喜,二老爷大喜,府试张榜出来了,十爷静琇和十二少捷哥都考上了今科童生,十爷是第二十八名,捷哥居然考了个案首。现在府台衙门已经派人在府门外头放起炮来了,您得赶紧准备打赏。”

    许萱海有点懵,“府试跟捷哥有什么关系?案首是什么?”

    许萱河拉着许萱海就朝上房奔去,“哥你傻了不成,案首是什么?第一名!”

    作者有话要说:  平安夜,诸君平安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