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16章 拜师

第116章 拜师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忠勤侯写了拜帖给石仙耕,热忱表达了为捷哥延师之意,派许静瑜亲自送去国子监,当面交给石仙耕。石仙耕指了次日即为吉日,可在这天上午行拜师礼。

    许静瑜派小厮回家禀报,通知家人准备一应拜师的礼品,自己去衙门应卯。

    老侯爷得到消息,立刻吩咐大太太抓紧采办,除了常规的礼品之外,按每年160两的价格计算束脩,把老太太先吓了一跳。

    “全北京也没这么贵的师傅,加上四季衣裳和节礼,一年竟要二百两银子了。”

    “妇人之见,石仙耕是何等样人,他看中的是你这点束脩吗?别人千请万求地拜托他指点几句,他都不屑一顾,只唯独对捷哥青目,这是祖宗保佑,也是捷哥的福分。少了对不住他,也不是我们这种门户的礼。”

    “静琇不也中了童生?一样也需要好师傅。石博士束脩这么贵,能不能把他也一起带上?”

    老侯爷何尝不想:“老八说难。静琇踏实,天分却平常,怕是入不了石仙耕的眼。石仙耕自己都说,找弟子比找女婿还挑剔。“

    老太太直摇头,这都什么人啊。

    “不过如今有了捷哥这层师生关系,静琇有问题只管常去请教,我想他还不至于不给面子。”

    大太太忽然说:“老侯爷,老七已经分了府,捷哥拜师的礼应当是她们自己料理才对。”

    老侯爷诧异道:“老七媳妇懂什么?她哪能料理清楚?失了礼事小,慢待了石博士事大。捷哥有这份机缘是难得的,一定要好好抬举师傅,让他尽心尽力培养捷哥成才。”

    “我明白,但是这笔束脩银子是不是让老七媳妇自己拿?为了这事,全家上下多发两个月月例就将近八百两,数目不小了。”

    “捷哥才六岁,就这么有出息,我高兴,花多少银子都舍得。今年就先这么着吧。“

    大太太只能应承下来。

    “还有,以后老七媳妇那边你也多操心着点,有了捷哥和下棋的名声,怕是不少府里都想跟她亲近。规矩礼节,远近亲疏她可不懂,你教教她,一定不能让她被人耻笑了去。”

    大太太憋屈得不轻。既贴银子又出力,还得时时操心她的脸面问题,天知道四儿会在什么时候犯哪种糊涂?她能回回出门盯着她不成

    老太太见大太太去安排人采办礼品,派申嬷嬷通知夏夕明日上午将捷哥收拾齐楚,随侯爷和老八去拜师,夏夕连忙应承下来。听到老侯爷让大太太备礼的事,夏夕觉得不妥。

    “申嬷嬷,拜师都要采办些什么礼呢?”

    “除了束脩银子,拜师当天要六礼:肉干、芹菜、龙眼干、莲子、红枣、红豆。”

    “倒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都是这个讲究,六样礼每样有个吉利的说道,什么拜谢师恩啊,开窍益智啊,苦心授业啊,早日高中啊,再复杂的我也说不上来了。”

    夏夕点点头,问清楚这些需要花费的银两之后,直接封了二百两银子,托申嬷嬷带回去交给大太太。

    申嬷嬷推辞不受,说:“捷哥高中,给祖宗长脸,老侯爷吩咐公中出这笔银子,还说给捷哥花银子,多少他都舍得。”

    夏夕笑了笑,还是把银子递了过去:“我知道老侯爷疼捷哥,好意我们心领。侯府儿孙多了,争气不争气不是一回考试就能定了终身的,捷哥的路还长。再者,分了家按规矩来,我见了太太和嫂子们也好说话。”

    不患贫患不均,侯府内宅其实还算消停,她就别往里头扔炸弹了。

    申嬷嬷感慨地拍着夏夕的手,“我的奶奶,我大着胆子说一句,您这么个水晶心肝玻璃人,怎么竟会有个糊涂名儿呢?奴婢实在是想不通啊。”

    夏夕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笑一笑,“谢谢您为我叫屈,提点的人多了,兴许就不糊涂了。”

    申嬷嬷带着银子回到上房,绘声绘色地向老侯爷老太太述说了一遍,满口子夸赞七奶奶言语得体,行事大方,让人不能不敬服。

    老头子说不出话,背过人,拳头捶得胸膛砰砰作响,心疼得犹如炸开一般。

    天杀的易嫁。

    次日上午,许侯爷高头大马,带着护卫仆役,担着两挑子礼品,端足了架势,与许静瑜一起带着捷哥去拜师。

    石仙耕住在春柳胡同一座雅洁精致的四合院里,石夫人是齐国公幼子与安亲王之女宜贤郡主所生的嫡女。石家原是蜀中名门,父母长辈并不在京。二人结缡六年,感情深厚,膝下两子,家中人口简单,石夫人滋滋润润地做着当家主母。

    石仙耕念叨忠勤侯府那个刁钻伶俐的孙子,念了俩月有余,他越是殷切越是不屑的傲娇脾气她自是一清二楚。好容易熬到要拜师了,知道石仙耕心里格外重视,她不声不响地指点下人把全家内外收拾得一尘不染,书斋的桌子板凳擦得能照出人影。孔子像前铺了崭新的拜毯,屋里还燃了一把清雅的百合香。

    忠勤侯过府之后,与石仙耕在堂屋里寒暄客气,石夫人趁机又把自己捯饬了一番,心里有点好笑。今日她是师母,也要同时受礼。

    吉时到,石夫人走出内堂,第一眼见到捷哥,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捷哥垂手站在堂前,穿一身湖蓝织锦提花的小长袍,腰间一条深紫色绣月桂树枝的玉带,脸蛋儿雪白,眉目如画,直如清露明月一般可爱。

    石夫人吃惊地看了看自己的丈夫。这就是你说的那头小倔驴?

    你还能更过份点吗?

    石仙耕也有点不自在。臭小子一脸乖顺,立刻变身人见人爱的萌团子,连他都心软得想摸摸毛。夫人一直把他想象成一头拉着不走,赶着倒退的山东小毛驴,这会这么失态好像真是自己的错。

    石夫人自幼的闺训这会儿起了作用,她收回目光,向着忠勤侯敛衽施礼:“侯爷万安。“

    忠勤侯对面作揖:“石夫人安好。前些日子我还在街上见到令伯父齐国公,言及贵府要和参知政事府上结亲,我这里还等着喝喜酒呢。”

    石夫人笑着说:“您尽管放心,我伯父忘不了您的帖子。”

    忠勤侯指着捷哥:“我这孙子捷哥年幼,一向顽皮跳脱,如今拜在石博士门下,恐要累及夫人不少,我这里先行谢过。“

    “侯爷太客气了。孙少爷聪明天纵,世间少有,蒙侯爷不弃,委以督导学问的重责,我夫君十分的惶恐,深怕有负所托。“

    忠勤侯爽朗一笑,说:“石夫人莫要谦逊了,石博士青目捷哥,我侯府上下深感荣宠。所求无多,如果他能有石博士一半的学问,也够他受用一生了。“

    石仙耕被捧得有点得意,微微一笑。

    捷哥眉毛一挑,向他挤挤眼,做了个鬼脸。

    石仙耕第一反应就想拉着夫人看看这小子,说他是小倔驴,哪里有错?

    国子监司礼大夫被石仙耕请来主持拜师礼,他呼唤着捷哥先拜孔子,

    捷哥跪倒在拜毯上,毕恭毕敬地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

    拜过孔子,再拜师傅师母。石仙耕夫妇联袂坐在正堂上首,捷哥不敢作怪,跪倒在地,郑重地磕了九个头。

    石仙耕站起来,走到捷哥面前,扶起他来,为他整理衣服,然后端端正正地为他戴上了一顶雀顶帽。这是拜师礼明定的一项仪式:先正衣冠,再做学问。

    石仙耕弯下腰,殷殷对捷哥说道:“《礼记》有云: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无论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修身、养德都是第一步。内正其心,外正其容。立己立人,敦品励行。“

    捷哥忽然被这种肃穆庄重所打动,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行礼:“弟子谨记在心。"

    石仙耕一呆。

    忠勤侯满脸笑容,吩咐上礼,几名仆役将拜师的六礼及束脩用礼盒装着呈了上来,一百六十两束脩银子用红绸扎着,十两一锭的银锭子堆成了小小的金字塔。

    石仙耕笑着说,“侯爷如此厚赐,石某愧不敢当。"他拿起最上面摆的那个银锭子,"有这么一个足矣。其他的就不用了,石某足感盛情。"

    “那如何使得?"

    “不瞒侯爷,石某家道殷实,又有职俸在手,倒也不指着赚点束脩度日。之所以动念收徒,实在是喜欢捷哥的聪明伶俐。他天资过人,小小年纪已出类拔萃,如不严格督责,只怕为区区荣名弄昏头脑,自满浮夸,再也不能塌下心思去做学问,到最后反被聪明所误。“

    忠勤侯点头:“是是,石博士所虑甚是,我家兄弟昨天也说过同样的话。我拜托石博士严格管教捷哥,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如同自家子侄一样,千万不要客气。"

    捷哥五雷轰顶。这一定不是亲爷爷。他和石仙耕本来就有过节,你不说这话他还不好意思,这下他的肥爪爪非被打掉一只不可。我残疾了你会在乎吗?

    捷哥的反应被石夫人看在眼里,她微微一笑,安慰了捷哥两句。同时招呼管事婆子,将回赠忠勤侯府的龙眼干、芹菜和葱三样礼端上来,侯府下人连忙接过了。

    捷哥独自郁闷了半天,没招,问问啥时候能毕业吧:“师傅,我有个问题想问您,我如今已是童生,您看我多长时间能考上进士?“

    “十年。“

    “那要是我焚膏继晷日夜不休凿壁偷光囊萤映雪地学呢?“

    连忠勤侯、许静瑜的眼睛都转过来了。

    石仙耕微微一笑:“二十年。“

    捷哥一声哀号,扎进许静瑜的怀里,眼前一片黑暗。

    同一个时辰,忠勤侯府。夏夕捏着一张光禄大夫的帖子,也处在云里雾里。

    这是一张请她过府看戏的帖子,却比看戏多了些内容。

    裘知北在帖子里写道:兹有五子媳妇陈氏,乃先五品朝请大夫陈奕满之女,自幼与七奶奶之母为总角之交,行止坐卧,形影不离,情如异姓骨肉。査氏早亡,陈氏全家实心痛之。陈氏随夫公干,常年驻闽。如今得闻故人之女蕙质兰心,棋力通神,念其亡母昔日笑貌,不免心中悯然。适逢裘府连日有戏,特请七奶奶过府看戏,以续当日亲长旧情。如能允可,结为谊亲,诚心中至愿。

    许萱河说:“裘知北想下棋,居然想出这么一招来。“

    老太太问:“谊亲是什么?“

    “就是干亲戚,南方有些地方是这么叫的,谊亲之间时常走动,比我们一般的通家之好还要亲近些。“

    老太太问夏夕:"你怎么想的?"

    "德闵自幼没有亲娘,听到这位夫人与娘交好,感情上立刻觉得亲近得很。"

    大太太垂下眼睛,眉头隐隐一皱。

    "可怜见的,说得我都心酸起来了。"老太太说,"那就去吧,你也没几个亲的近的,结个谊亲也多个去处。裘大人二品重臣,这么看重你,指不定日后还是你的助力。"

    许萱河觉得嘴里一苦:娘哎,老裘可是言官头子,他助力?那就直达天听了,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细节走顺了就想赶紧出活,可是心急,手慢。肿么办?想剧透,憋得我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