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27章 情怀

第127章 情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锦园里一派肃杀紧张的气氛。夏夕和许静瑜刚进大门,就看见正堂前面的台阶上虎彪彪站着两个汉子。春晖堂灯火不兴,阔大的屋门敞开,黑洞洞的,大口一般,散发着阴暗不祥的气息。

    “参见八爷,参见七奶奶。”

    许静瑜问道:“你们俩这是……”

    “回八爷,我们是奉老侯爷钧令看守大门。今天傍晚,大太太忽然害了失心疯,需要静养。老侯爷吩咐春晖堂以里,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

    许静瑜心底难过,问:“大太太情况如何?”

    “刚才发病时闹得很凶,又哭又骂,不肯安生在屋里呆着,丫头无奈,锁了房门,她竟然要跳窗子。老侯爷听说之后,叫管家用木条把她的窗户钉死了。大太太这才不闹了。”

    “贴身伺候的丫头在哪里?”

    “在她们自己屋里。老侯爷吩咐,谁也不准进正房去伺候,就让大太太独自一人呆着,静静心,也正正气。”

    “我能探望一下吗?”

    两个仆役立刻变得很紧张,下意识地用身体挡住了大门,“回八爷,老侯爷吩咐了,不许。你要是敢抗命,就打断你的腿。”

    许静瑜苦笑,这是怕他接替大太太胡来的意思吗?“既然如此,七嫂,你也就看到这里吧,我送你回春芜院。”

    秋夜,星月如钩。夏虫鼓足力气在草丛树影间鸣唱,微风拂过手脸,不冷不热,有丝绸的触感。

    夏夕忽然想起前世看过的一个广告片,美丽的女子披着栗色的短发行走街头,一截咖啡色的丝绸缠缠绕绕地围着她,阳光下港口的背景朦胧不清,烘托出那一刻妍媚的风情,还有那一段自由舒展的人生。

    所有深刻难忘的记忆也全都定格在那一夜星雨灿烂的天幕里。

    她叹了口气。

    许静瑜看了她一眼,伸手接过一盏灯笼,行走在身畔,灯被他挑在她前面,多了篮球大的一圈光晕。

    都这时候了,还是细心如斯。她不禁又叹了口气。

    许静瑜开口了,有点迟疑,“其实,娘原本不是坏人。”

    夏夕轻轻地笑了:“自然不是。”

    许静瑜感觉太意外,停住了脚步。

    “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样的人放眼人世能有几个?”

    许静瑜点了点头:“我并不想为她辩解,到今天,她错得有点离谱了。但是最初,她也不想抛下你不管的。是你家祖母……”

    夏夕道:“这个我信。祖母一辈子只把钱财看得极重,我是个赔钱货,我的婆家自然就是敌人。大太太怕是因此受了不少委屈。”

    “七嫂的确聪慧过人。”

    “德闵一生孤苦,照说怪不着大太太,至亲骨肉尚且丧心病狂,姨母又能怎样呢?可问题在于,妹妹临终托孤,所求无非是照应二字。她这么一撒手,德闵立时连最后的一线希望也没有了。或许大太太会说,她并没有做什么坏事。但继母周氏却因她而有了作恶的算计和勇气。十八年,德闵就像活在一口深井里,孤单无助,她多么渴望亲人。亲人既是牵挂也是倚仗,情感的起点和终点,若什么都没有了,这条命要它作甚?”

    “七嫂,你说起过去,口气有点奇怪,不像说自己,倒像说别人。”

    “我和她就是两个人。你要是有相同的经历,你会明白两世为人有多大的差异。”

    “真的这么悲惨吗?真的没有幸福过?”

    夏夕悲苦地笑了,“其实,幸福还是有的。你确信你想听?”

    “当然。”

    “好吧,我告诉你。不过请你记住,那个德闵已经死了,我说的这些爱断情伤都是她的,不是我。行吗?”

    许静瑜点头。

    夏夕沉默着在记忆里搜寻,不多的片段,却是清晰而深刻,难得明亮的印记。

    从哪里说起呢?

    “记忆里最早的德闵就是孤独的,身边并不是没人,丫头婆子也是一群。她有人服侍,无人亲近。

    不知道易嫁最早是谁的主意,但是显然,全家人都对此有了默契。唯有她一人被蒙在鼓里。

    她成长在继母恶意的眼光里,自卑入骨,因为总有人挑剔她的仪态教养,她连站立行走都会觉得胆怯。而这一切的苛刻刁难说起来都是为你好。她太单纯了,真的以为这是为她好,所以也拼命地为难自己。家里再没别人,所以德雅是她的榜样,她模仿她的姿态,表情,言语,动作,也想做得到认可的侯府千金。可她仿得再像,都被人笑成东施效颦,最后连模仿的勇气也失去了。

    活着好难。

    有一次,她从丫头的窗外过,无意间听到几个丫头在议论,说她有一门人人艳羡的好亲事。以前从没有人提过这事,她竟然知道了你的身份,你的名字。那一刻她的心跳得就像小偷偷了东西一般,她不敢作声,小偷一样地溜出去,从此也像瞒赃一般地牢牢地守着自己的秘密。

    那年她十五岁,将将及笄。

    少女情怀总是诗。就因为偷听来的这几句话,愁苦孤僻的她从此有了微笑着去睡的经历。那真是一段阳光明媚如花绽放的好日子。她觉得自己可以为你变得优秀起来,也有了胆子去要求家里给她请师傅。她根本想不到,所谓地久天长,不过误会一场。这世上纵有千百条路,没有一条可以让她走近你。

    但是因为有了你,她的生活忽然有了意义。她盼望着长大,一夜夜睡醒,岁数怎么还没长呢?她梦想了你两年,觉得心都要老了。等待是一种又酸又甜的感受,她很喜欢。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也又酸又甜,她觉得她积累了这么深切的热情,见你的时候,一定可以亲近你。

    那段日子,她还喜欢幻想你的样子,一个阳光少年,高高的个子,白净俊秀的脸。她喜欢给你穿蓝色的长衫,束上黑色的腰带,幻想你行走如风,脚下像踩了弹簧一般,年轻而有弹性。

    这种游戏于她是太有趣了,所以她很沉迷。花的时间越多,你的形象就越细致。今天你是粗眉毛大眼睛,明天又换成弯弯的眉毛细长的眼睛。她幻想你微笑的样子,然后自己也微笑起来。

    太自卑了,她始终不敢把你想得太好。如果某天白天把你想得太好了,晚上就睡不安稳,一定要把你改回木讷笨拙才觉得放心。无数次地祈祷,要老天把你生得平庸一点,丑陋一点,心善一点,宽容一点。无数次觉得抱歉,她是这样笨拙无能的女子,真是对不起你。

    就这样一边思念,一边等待。因为喜欢你而不知所措,在你见不到的地方独自忧伤。

    知道易嫁的那一天,正好下雨,从祖母房里出来,她想哭,但是流不出眼泪。已经这么卑微地喜欢一个人了,还要更卑微么?她不是不肯,实在是不会了。

    人人都说她配不上你,老早就该换成德雅才是。你们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忠勤侯府显赫贵重,娶了她只怕就要倒了门庭,那怎么可以?被人悔婚本是女子最大的羞辱,但她羞辱惯了,既然别人觉得她没必要难过,其他人高兴,她也跟着笑过几声。

    她的梦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以最无奈,也最残忍的方式结束。

    父亲一向虽不疼她,她没料想他能狠到这种程度。

    不要说对不起,谢谢你的绝情,让她最终学会了死心。在花轿里求死并不是为了你殉情,只不过生无可恋,觉得好没意思。

    许静瑜泣不成声。

    旁边的丫头也跟着低低地啜泣。

    夏夕沉默了半天,转身进了春芜院的后角门。

    哭吧,你欠她的一番眼泪。为你当日的遗弃,为你遗弃后的开心。

    她憎恨起德闵生命里见过的所有人。天意让这些人为了贪欲付出代价,报的越彻底越好,她一点儿都不同情。

    进了后角门是春芜院的后院,有几间库房和下人的屋子。庭院很大,靠墙有长了十多年的葡萄架,葡萄已经吃了,葡萄叶遮天蔽日的很是茂密。

    葡萄架旁边的秋千架上,丫丫黑黢黢地扑了过来,吓了她一大跳。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等你好久了。”

    夏夕一边吩咐其他丫头各自解散,一边问丫丫:“等我干什么?捷哥呢?”

    “我们俩分工,他守前门,我守后门。等你。”

    夏夕道:“这是要干吗?守在屋子里不是一样的”

    “唉不是等不及嘛。有爆炸性新闻。”

    夏夕问:“怎么了?”

    “知道大太太为什么被老侯爷关起来吗?哈,说出来吓死你,她建议侯爷杀人灭口。”

    夏夕的眼睛睁圆了,丫丫用力点头,加重话里的分量。

    “今晚的事?”

    “是啊。二老爷在二门外头发了大脾气,好多人都见了。大太太不服气,可能觉得自己是大嫂,又是侯夫人,被二老爷训斥丢人,被人架回屋她又哭又骂。老侯爷听到禀报之后就叫人钉窗子钉门,这是要关她的禁闭啊。”

    “舅舅会有危险吗?”

    “那倒不至于,老侯爷和二老爷没她那么疯。不过我听说之后吓了一大跳,大太太好毒的心肠。”

    夏夕想了想,说,“大概是怕舅舅闹开了,八爷名声扫地吧。母亲为了保护儿子,豹子都敢斗。”

    “切,少给她脸上贴金了。我把易嫁前后的事情联系起来一想,她就是个贪财不要脸的疯子。”

    夏夕紧张地捂住她的嘴,“求求你了小姑奶奶,你要不要命了?她就是被关了,你这话也是大逆不道。你怎么吃了亏不记呢。”

    丫丫不服气,大眼睛瞪她,夏夕只好把手又拿下来,胡乱挥了几下。两人一起走到前院,捷哥迎了上来,也是一脸的紧张。

    “你没事吧?怎么走了后门。”

    “二叔让我去云锦园看大太太,我这会儿才懂了,他想向我示好,让我亲眼看看,想害舅舅的坏人被侯府关起来了。”夏夕不禁笑了出来,“舅舅这一来,还什么都没做,侯府就怕了。”

    捷哥道:“贪财的名声太恶心了,侯府背不起。”

    “刚才八爷还隐晦地告诉我,大太太也是逼不得已才不管德闵的。那位老太太实在太极品,你们也见过,连妾室的200亩地都算计,查家破家嫁女,嫁妆肯定比200亩地多得多,她哪里甘心被大太太分割家产?我倒相信了她几成。”

    捷哥问:“那舅舅打算怎么办?肯定得把自家的钱财追回来吧?”

    夏夕点点头,“据査家的管家说,外祖父留下了财产清单和契约,藏在很隐秘的地方了。我们都还没见到。据说是家产我和舅舅一人一半。”

    “那你不是发财了”

    “这个财一定要发。我原来觉得定南侯是被周氏蒙蔽所以易嫁,今天才知道,敢情这家人那样对待德闵,全是为了贪图母亲的嫁妆,太无耻了。我现在恨透了这两位,大太太反倒有点不恨了。她是爱面子的女人,让她丁是丁卯是卯地对阵老祖母,她哪里是对手?那老太太什么都豁得出去。”

    “切,你别小看大太太,俩人半斤八两。大太太更虚伪,既贪财还想要名声,哪有这种好事?她要早早退婚,德闵一定少受很多罪。周氏给德雅另找个婆家,就没必要养废德闵吧?她只要换个婆婆,嫁妆少就不是问题,周氏更用不着到处散布她的糊涂名儿。”

    夏夕点点头,这倒是。大太太明明早就不想娶德闵了,为什么不爽快退婚呢

    丫丫得意了:”你想不通吧?捷哥刚才也想不通。这屋里唯有我,能破解这个疑团。”

    捷哥鼻子一哼,“你了不起,赶紧说吧,卖了这么久的关子,肚子涨不涨?”

    夏夕笑了。

    丫丫拍了两两巴掌,才说:“你们俩说说,这世上最难的事是什么?”

    夏夕捷哥同时回答:“不知道。”

    丫丫瞪了一眼,“一点脑子都不动!告诉你们,世上最难的事就是死心。我等钟言就是最好的例子,明明晚上伤心得死心了,可是早晨天一亮,心思就又活回去了。只要每天看到太阳升起,我就觉得我又能继续坚持下去了。哀莫大于心不死。懂?”

    两人点头,是这个道理。

    捷哥说:“大太太要直白告诉侯爷说尚家诬赖我贪图嫁妆,还侮辱我,侯爷哪里是个受气的?肯定就闹退婚了。可她要是不提呢?侯府就不会知道。到糊涂四儿名噪北京,丧母之女就算糊涂也是人人同情,退婚不义,自然困难。那么她倒是等什么呢”

    丫丫更加得意了:“等老太太驾崩。哈哈。”

    夏夕的眼睛畏光一般眯了起来。

    “定南侯再贪财,占了德闵娘家的全部家当,不会只拿36抬破玩意打发你出门,你家极品老祖母一毛不拔也敢做,他一个大男人,又是侯爷,不好意思吧?他不是说过将来要补偿你的么?可见你嫁妆实在太少了,他心里会过意不去。大太太就利用了这一点。”

    夏夕点头。

    “老太太年纪大了,说不定明年就死。就是这一念不死心,大太太一直不退婚,真能憋出你家老太太和定南侯的内伤了。周氏这时就是个大救星,她想操办姊妹易嫁,这个主意救了定南侯和老太太。咱们一直疑惑周氏光天化日养废德闵,至亲祖母和父亲为什么从不干预。养废了好啊,换成德雅,你大太太愿不愿意都得把胃口调小一点,大家都好办。定南侯府老太太提起大太太一定恨得牙根都痒痒,不带你这么憋死人的。”

    夏夕被她逗笑了,捷哥唾弃之:“看不出你这么坏,这种心思也能看透,有前途得很啊,封你个宅斗王。”

    “我是将心比心啊,一个人真要舍不得一样东西,放弃它就跟割肉一样疼,哦不,跟凌迟一样疼,三万八千刀啊尼玛。“

    捷哥笑了,说:“其实你说得很有道理。大太太换了个才女媳妇进门,貌似看不上糊涂四儿无才无德。但是德雅的外婆,还有姨妈名声也很差的,八爷知道,她能不知道?周氏看面相也不是个善茬,娶德雅的风险她不会不明白,但是她最终还是冒了这风险。我同意丫大师的观点,大太太骨子里最爱的不是她儿子,还是腌臜阿堵物:钱!”

    夏夕想起老八,夜幕下泪流满面的脸,心里忽然抽痛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