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34章 盛怒

第134章 盛怒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德雅怀着难以言表的心情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切。

    血玉赏丫头,激得大太太怒火三千丈,德闵被喝令跪在堂前,却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德雅觉得自己的心无声无息地提了起来,紧张得喉咙发干。

    忠勤侯府的八字旺她,七奶奶越来越受宠,给人低头都成了稀罕事,更不用说忍辱下跪。她们姊妹的命运从来就像跷跷板的两极,此消彼长,非得踩着对方,才能站高一线。

    之前十几年她占尽上风,易嫁翻盘之后,被死死地踩在了脚下,没有喘息之机,没有还手之力。

    两年了,姑爷离心,稚子病弱,侯府长辈们人人鄙夷。连父母都劳燕分飞,没了亲娘的孩子也没了家。

    还不够么?她千万次问自己。易嫁犯的错,搭上了这么沉重的代价,该了结了吧?

    你的嫁妆还给你,别闹腾了行吗?我怕了,累了,认输了。我不再有刺伤你的意愿和能力。我渴望平静生活,渴望爱与温柔,胜过渴望赢你。原本属于你的,能还的,我全都还你,让你和我的战争结束,行吗?行吗??

    可是,姐姐,你再次让我感到愕然。

    那么珍贵的血玉,你居然随随便便就赏了丫头。

    你知道它多贵吗?

    你看清楚它的珍贵它的美了吗?居然拿它赏丫头?!易地而处,我再恨你,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出气。

    我舍不得。所以,我佩服你!

    你更豁得出去,所以你藉此甩出了惊天的一记大耳光!

    赏玉赏出了何等深切的侮辱与不屑,不须细品,我就战栗起来。

    尚德闵,你够狠够辣!

    也够傲气!!

    你这一巴掌着实打得我跌落尘埃,毕生难忘,但是你更打疯了大太太。这点你没有料到吧?我只知道她有血玉情结,却没有想到会这么深刻入骨。她原本只要沉默就可以置身事外的,我只能,也必须为她保守秘密,可惜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愤怒。

    再高明的棋手也看不到棋局之外,这是我无意中走出的一步暗招——最初我也有点舍不得来着,为了儿子我都思忖一二,为了尊严你居然毫不犹豫。

    记忆里自卑懦弱的糊涂四儿是真的死了,你化身厉鬼活着。非得要咬碎我的骨头,吞食我的血肉吗?

    太过份了!

    究竟要怎样你才能觉得解气呢?

    易嫁反义,你的形象完全逆转,八爷心目中我样样不如你,要是他知道你何等深刻地侮辱了他母亲,他还会护着你么?

    她偷偷地睃了一眼许静瑜,他在不远处焦急地看着夏夕,目光深邃温柔,每一瞥都是满满的关心。

    德雅觉得心跳骤然间乱了节拍,莫名地恐惧起来。

    许静瑜心乱如麻,德闵想要表达什么,他完全领悟。深心里,他也是罪人,跟德雅并排而立,接受她无言的谴责。

    他心疼她二十年积累的怨愤与不平,早有精神准备,无论她怎样出气,受下就是了。

    甘之如饴。

    这个词瞬间从心上划过,带着一种痛楚的甜蜜。欠你的,总要想方设法地还你。如果你肯打我一顿,我其实会更高兴。你步步血泪走到今日,都是我的错,但凡能让你快乐,我其实什么都愿意做。

    查继良定了定神,转身回了座位,侯夫人要指教儿媳,听着就是了。你敢过分,我就不依。

    许静瑜的心提了起来。母亲,舅爷在当面,全家有求于他,好容易才有刚才的局面,你这会儿脑筋不清,千万不要胡来啊。

    大太太竭力控制着怒气,却发现很困难,她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个不停,只能握起来。当她曲指成拳的瞬间,心上的仇恨也成型了。

    两年的不满挫败猬集成团,往事历历,件件皆不堪忍受。没有她,就不会有这所有的羞辱,困扰与危机。如果可以,她真想把德闵咬得碎碎地吞下肚去。

    她俯下身子看夏夕,眼神相当狠毒。两人目光相接,夏夕没有精神准备,吓得身子一缩,麻麻地起了一身寒栗。

    许静瑜见她受惊,眉心一跳,情不自禁地关切。若不是椅子撑着,德雅几乎跌在地上,脑子里一片混乱。

    “书背得好,手段高明。樱娘生的好闺女哟!”话音从大太太的牙缝间摩擦出来,丝丝带响:“凭着一张利口,行动处处要我的强,我做婆婆的反倒要受你的气。现如今,讥刺嘲讽还不够,大耳刮子也轮上来了?”

    她举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批了一掌,厉声道:“我受了!你有种就别不认。”

    满屋骇然,连许萱河和老侯爷都瞪大了眼。

    夏夕被定在当地,被蛇盯上似的,阴恻恻的恐怖感。丫丫捧着血玉,那股高兴劲儿全飞了,大太太怎么了?这副又阴森又疯颠的样子吓死人啊尼玛。

    夏夕低头回道:“大耳刮子抡您?德闵纵然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万万不敢。”

    大太太冷然道:“不敢?这世上还有你尚德闵惧怕的事情?”

    “有的,您现在就吓到我了。”

    屋子里的人均有同感,唯独大太太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我真当你胆大能包天呢,原来也不过如此。跑到裘府认了一位干亲,听了陈家二丫头几句陈年闲话,再仗着老侯爷疼你,你就敢妄生事端,公然欺侮婆婆?”

    “您想差了,五太太确实告诉了我不少娘幼年的往事,提起您却没有半点不恭敬,她说您那时您最疼惜她不过,自己摔倒都牢牢地把她抱在怀里,舍不得让她磕着碰着。”

    “所以你就怀恨在心,找机会给我没脸?我疼你娘怎么了?她虽然娇生惯养,却秉性良善,待人热情,天然的赤子之心。我看着她长大,她亲近我就像我是她的同胞姐姐。你有什么好不满的?你娘事事处处可人疼,你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你嫁进侯府快两年,却始终不得婆婆的欢心?”

    夏夕脸色发白,喃喃道:“是啊,为什么?我也想知道。”

    大太太喝道:“因为你心空眼大,目中无人。”

    夏夕皱起了眉头。

    大太太转身对着査继良嚷嚷道:“你让你舅舅看看你现在的神情,是个媳妇该有的样子么?婆婆在这里斥责你的过失,你不说战战兢兢,赔笑认错,反倒横眉立目地动歪脑筋,怎么的?又想从我的话里捉住错头么?”

    查继良不语,只深深地叹气。

    “我也做媳妇,侍奉婆婆如对大宾,几十年里诚惶诚恐,生怕有半点不周和错失,始终拿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约束自己。你呢?就这常若畏惧四字,你做到了么?你心底有敬畏婆婆的念头么?侯府这么多媳妇,堂前趋奉承欢,你永远是第一个走开的。你以为外表上的礼貌周全我就挑不出你的错了?在你看来,我没有做主娶你就是对不住你了?我明明白白告诉你,当初我不想娶你过门是真,如今依然瞧不上你也是真。你枉为侯府千金,愚顽莽撞,不敬不恭,全身上下就没长那根让我疼的骨头,即便你娘活转过来,她也不能强拗着让我喜欢你。我厌你、憎你,恨不得像铲垃圾一样把你铲出去,丢得远远的。”

    满屋子的大男人被大太太的这番言论弄得着实无语。泪水在夏夕地眼眶里转啊转,她并不在乎她的评价,却不由自主地在这面对面的羞辱发泄中伤心。

    二太太连忙站起来打圆场:“大嫂当真是气着了,快别这么激动,喝一口茶,缓缓气吧。老七媳妇跟舅舅说话,不防头撞克了您,大家都明白,她是无心的,您家老太爷她连见都没见过,哪里会去讥刺他老人家?您真的是误会了呀。您一气之下说了这么多过头话,老七媳妇怎么受得起?再怎么的,你俩亲上加亲的婆媳关系,打断骨头连着筋,这辈子的缘分是断不了,她有错处您从容教导,过于绝情的话就别说了吧。”

    德雅这时也站起来,吩咐丫头重新去泡一杯茶来,自己接过一块抹布,亲自去把大太太身边茶几上溅落的水渍擦干。许静瑜忧虑地望了一眼夏夕,又望了望查继良。却见查继良也是泪花闪闪,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不由得更加不安起来。

    大太太的脑子里轰轰发发没有半刻安宁,这时候余怒未消,道:“误会?打她进门开始,我误会的回数也未免太多了些,别人我怎么不误会?能让我一次次误会,本身就是她的罪。”

    二太太一时语塞,焦急地望了望许萱河。许萱河眉头深锁,无奈地摇头。

    大太太接着说:“她的心病我知道。自打那年冬上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她明着不敢,暗地里横竖不对地跟我别扭,好像我生来就该疼她护她,没这么做就欠了她似的。她自己的祖母作梗在先,她爹亲口提易嫁,难道这也是我的不是?媳妇挺着腰子冷冷淡淡,我做婆婆的反要看她的脸色行事,我忍她忍德肺都要气炸了,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

    “唉,不是这样的。您也是看在她娘的份上才忍的对吧?到底一场姊妹,情分是有的啊。”

    “她就是存了这种心思才敢轻慢婆婆,你是樱娘的闺女又怎样?你娘死了,如今我是你的婆婆,你若是端不出个媳妇的规矩,以后我就不饶你。”

    査继良忽然站了起来,脸上的泪水横流,他也不去擦拭,径直走到夏夕面前,伸手把她拉了起来。

    全家人骤然紧张起来,大太太脑子里神志一闪,忽然意识到了査继良翻脸的严重后果,脸上的血色立时褪到了脚底。

    “侯夫人说得没有错,就算我姐姐活转过来,也不能逼着你疼惜自己的闺女。要是德闵这样期望过,那她是大错特错了,我替她向您道歉了。”

    全家人面面相觑。

    査继良对夏夕说:“你要知道,除了亲生父母,这世上没有人理所当然该对你好。相形之下,你的遭遇格外不幸,你爹尚且如此,姨妈无情又算得了什么呢?不存奢望,心上反倒好受些。”

    夏夕忍泪点了点头。

    “侯夫人刚才一番话,让继良大开眼界。你是把当年的姊妹情谊一笔抹倒了,相形之下,我们几个还真是个顶个地天真烂漫。我这里有封信,是我姐姐临终前让人代笔写的,她深信你会善待她闺女,真是可怜,她看错了人。依我看,你也很可怜。我姐姐说血玉是德闵的嫁妆,定南侯昧着良心,把它放进了继室女的嫁妆里。他想借此讨好你吧?你宁可与盗贼合谋也要血玉进你的家门,但是真可惜,它还是注定与你无缘。”

    大太太嘴唇颤抖,再也说不出话来。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无良笨蛋作者回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