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第143章 训诫

第143章 训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熙朝以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并称三司,刑部为六部之一,分掌各省刑民案件,处理地方上诉及秋审事宜,大理寺行使中央司法审判权,审理中央百官与京师徒刑以上案件。都察院为监察建议机关,职掌言议,绳纠百官。三司职能上互为交叉补充,类似于现世的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

    査继良追产案涉及民事经济,县衙府衙都能审,闹到刑部纯粹是为了给定南侯添堵。易嫁案告忠勤侯和定南侯贪财忘义卑鄙无耻,也没忘了教女无方的定北伯府。三世家忝在京畿,官高爵显,责无旁贷是许萱河的活。都察院并不管案件审理,査继良不管三七二十一,照样一份状纸递上去,招呼勤奋有闲的御史言官过来插嘴插手插足。

    许萱河心中郁郁,着实烦闷。拉长了脸熬到时辰,一声不吭回家去了。

    他并不知道刑部与都察院受到的震动,有心人一见状纸即如获至宝,来不及抄一份就携带原件奔出了衙门。北京城里几座府第闻风而起,接连几天车来车往,密谋计议,几股政治势力连起手来,暗流涌动,风雨欲来。

    当晚,侯府子弟、内眷以及仆妇家丁约300余人齐集在侯府祠堂外的广场上,许萱河当众将辛苦掩藏了两年的易嫁秘密全部公开。

    阖府哗然。

    德雅在周围异样的目光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嫁进侯府近两年,世子媳妇居然一直不受长辈宠爱,侯府人多嘴杂,私底下也有种种议论猜测,影影绰绰地流传着一些不确切的传闻,真假莫辨。这时候从二老爷许萱河嘴里爆出了真相,原本站在她身边的三奶奶和四奶奶本能地彼此靠了靠,无意拉开的这一点点距离让德雅心里一酸,好悬滚下泪来。

    许萱河站在祠堂外高高的戏台上,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讲述着过程。定南侯继室周氏如何为了易嫁耍手段,撒盐事件的真相,德闵如何从通州田庄找回假四儿姜云姬为自己洗雪冤屈,为老八休妻的计划又如何在发现德雅怀孕之后被迫中断。

    在一片恍然大悟的私语中,许萱河又将德闵的舅舅查继良回京后发生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全部摊开,得知大太太因此被幽禁祠堂偏院,大家连议论的心思都没了,一个个被震得目瞪口呆。

    “所说这些就是侯府两姊妹易嫁的全过程。今天,我在衙门里接到了诉状,査老爷一告定南侯霸占家产欺凌孤儿,二告我们家背德失信,因财易嫁,几乎生生逼出人命。三天恩科考试一罢,他就要出来跟我们打官司了。”

    下边又一阵轰然大乱,有人责怪地向春芜院这边说怪话翻白眼,指责他们吃里扒外。

    许萱河抬手压了压,示意安静:“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说。”

    下面再次安静下来。

    “我刚刚看见有人向七房表示不满,我倒想问问大伙,我忠勤侯府是蛮不讲理的人家吗?”

    “当然不是。”丫头们乱纷纷地回答。

    “那你们怪老七媳妇什么呢?她受继母陷害,被咱家误解,易嫁老七,受尽了委屈。我们家累世英雄,满门豪杰,对不住她在先,难道到现在连句认错的勇气都没有?”

    老太太坐在台下中间的位置,夏夕正好站她旁边,老太太握住她的手,慈祥地在她手背上拍了拍,仰脸笑着说道:“唉,这话是真心的,都是我们的错!委屈了你了。”

    长辈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该有多么难得,大家心知,周围人齐齐觉得震撼。

    那个瞬间,夏夕忽然满心感动,情不自禁地跪下一条腿,双手捧起老太太的手,俯身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然后莞尔一笑,眼里满满都是泪水。

    这种发自肺腑的感激之举虽然奇怪,却让老太太心酸不已。一边的

    二太太歉然微笑,顺手递过一方丝帕来。

    许静瑜站在侧后方不远的位置,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好像从德州就开始了,每次全家人在一起,他都会下意识地站在看得到也听得到她的地方。近来,他的渴望好像变强了,明明想要靠她更近,脚却不听指挥地向远处闪避。

    似乎管住距离才能管住心。

    仅仅看着一个人就可以这么幸福,以前竟然不懂得。

    看她低头拭泪,他也顿觉恻然。易嫁转动法*轮,造了劫数,添了福祉,得失向背完全逆了长辈们最初的主观意志。从花轿服毒走到今日,卑贱的四儿不再卑贱,光鲜的德雅不再光鲜。自己超然尊贵,万千呵护在一身,待到易嫁之秘传遍全城,也只得独自走在风口浪尖上,以一己之身把所有的指责全部承担。

    许萱河对着一众子弟继续道:“今晚召集全家聚会,有最重要的事情叮咛大家。易嫁丑闻一传开,可以预见,侯府以后这段日子消停不了。说不定明早就有人堵门来骂了,比头两年人数更多,骂得更难听。没准你们走在路上都会有人朝你们吐唾沫。怎么办呢”

    有个负责驾车的粗豪汉子摩拳擦掌地回道:“打他个□□养的!”

    他身边一群车杆子哄笑起来。

    坐在一边的老侯爷脸一板:“放屁!这个家里,习武不打人的规矩什么时候都不能破。别仗着你们手底下都有点功夫就敢胡作,我的家法饶过谁?”

    静琇的长随疑惑问道:“眼看爷受欺负也不管吗?唾沫都吐到脸上了,奴才也装看不见?”

    许萱河点头:“对,就装看不见。唾沫又不是刀子暗器,吐到脸上擦了就是,擦不过来,它自己也会干的。”

    下面嗷地一声炸了,儿孙们先不干了,哪有这样教导人的?咱还是阀阅之家吗?将门虎子的血性呢?都尿出去了不成?

    老侯爷闻言不禁一笑:“血性当然是在血里头。真要有就尿不出去。”

    静琇不服气道:“那还有士可杀不可辱呢?”

    许萱河正色道:“府里头读书人越来越多,人人爱念这一句。我今夜教你们一句书上没有的:忍得辱方成得人。人这一辈子,顺风使船能有几日?朝堂上步步惊心,若顶不住风浪,塌不下面子,忍不得一时之气,这种人迟早会害死自己遗祸家人。忍字心上一把刀,就因为难,才是所有智慧中最大成的一条。今晚上睡觉前人人都好生想一想,衬量一下自己的脾性。若是听不得我这番话,倒不如跟老七一样,收拾收拾投军去,血气之勇本来就应该用在战场上。要是死得不难看,说不定也能在英烈祠里给自己抢个位置。”

    子弟们面面相觑,被许萱河雷翻了。祖宗累世英雄家门荣耀,就落了个死得不难看?

    忠勤侯呆呆地看着许萱河。许萱河也很别扭。被人当面侮辱还要忍着,着实不是侯府门风。万一激出几个脾气刚硬一怒从军的,老侯爷那里就难交代了。对祖宗不敬什么的显然顾不得了。

    他粗声粗气地说:“好了,解散。唾面自干总好过家法处置,谁敢惹事,定不轻饶。”

    作者有话要说:  短小君,作息没调好,困了想睡,先发吧,明天差不多就能上法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