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钱姨娘

钱姨娘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芷兰苑,整理出来箱包什么堆院子里,牛嬷嬷正跳上跳下地让人捆扎。丫头们一个个神色仓惶,跟霜打了似蔫巴巴。她不是挺不讨人喜欢么?这里应该欢庆胜利才是啊。

    小绿眼睛尖,朝着她迎上来,“小姐您回来了。”

    夏夕点点头,对着牛嬷嬷说,“暂停吧,先别捆了。”

    牛嬷嬷一愣。

    “七爷不同意休妻,现侯爷带着他去见老侯爷了,后怎么办,我们等等看。”

    站那一院子人全都有点傻。七爷不肯?他连洞房都没踏进一步,正眼都不看她,怎么这时候忽然护上了?

    夏夕撑了半天强势,这会基本打回原形,一字眉也减了气势,站阳光下,肩膀薄薄,袅娜中带着几分柔弱,因为心里狐疑,显出几分不安与无措,是招人怜惜。早晨那个灵魂没有一起回来。

    牛嬷嬷、蔡嬷嬷等几个年老婆子对视一眼,嘴巴撇了起来。男人嘛,哪有不好色?四儿美成这样,连身都没粘过,七爷自是不肯就这么放她走了。

    夏夕回到自己屋里,窗前大炕上坐了,小绿小蕊不用人招呼主动跟进来服侍,一个为她倒了一杯热茶,另一个递过一只汤婆子来。

    两对侯爷夫妇,还有许静璋都去见老侯爷了。上房这会儿绝对很热闹,作为女主角却被剥夺了与会资格,连当观众插个嘴都不许。没有地位女人时时要遇到这种小憋屈。

    夏夕不想走了。她和许静璋之间无关感情,就当做了一笔生意吧。

    他承诺养她一辈子,哪怕他战死之后依然会有一份保障。这么巨大利益势必要她付出相应代价,利益交换21世纪里再寻常不过,没什么不好接受。

    她并不想一辈子依附他,女人总归要活得独立才能安心。但是融入这个未知世界需要时间,创业谋生也难以一蹴而就。只有跟着许静璋才有可能实现。他将从军远行,她受伤害危险基本就不存,因此选择这条路几乎全无阻碍。如果被休妻,她从这座侯府出去就会被立刻闷进另一座侯府,周氏吃得很撑地憋着继续拿捏她呢。她手里,她生活空间绝对会被挤压到无限小。对她那种女人来说,宅斗是兴趣也是生活常态,对她却是莫大灾难。与其回家跟周氏斗个七死八活,不如冒险留忠勤侯府静待时机。从小下棋夏夕看重从来都不是眼前这一步。

    吃过了午饭,上房那边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堆着满院子嫁妆不理,夏夕直接洗了把脸睡下了。昨夜没歇好,不管什么结果,睡醒了再说。

    躺下就入梦了。

    梦里有人低低地哭泣,声音虽不大,却是真正摧心扯肺那种哭法,让她想到了自己母亲。母亲也会这样痛伤自己离去。她是独生女,从小到大都是全家生活重心,她家时父母连笑声都比平时要响些。失独后母亲一定是这样日夜哀泣。

    梦里,夏夕也伤心,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打湿枕头那一刻,她清醒了。

    床前,一个杏黄衫子丽人用一方手绢掩着口鼻无声饮泣。夏夕一骨碌爬起来,坐床前与她相对。那丽人不说一句,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擦都擦不及似。梨花带雨,连夏夕心都被她一起打湿了,她垂手坐她面前,惶恐不已。

    前世影视剧里见过不少衣袂飘卷古典仕女,眼前绝对是入画一个。

    湖波一样柔情眼睛,湖水一样幽深愁怨。让这样美人陷入如此深切哀戚,是自己罪吧?

    “您想要我怎样呢?”夏夕低低地问,“我做什么可以帮到您?”

    小绿身影门口晃过,几分钟后,一壶热茶送了上来。夏夕亲自倒了一杯,轻轻推到丽人身边炕桌上。“伤心就出声哭吧,别这么气噎喉堵,太伤人。”

    丽人饮泣渐悄。袅袅茶烟里,戚容依旧,满怀萧索,眉目间隐隐有山水画意,美得浑不似俗世中人。

    “喝一点热茶,稳稳心神。想做什么你说出来,我试着去办。”

    夏夕心说,竟不知我骨子里也是个爷,居然如此怜惜一个女人。许静璋面对她时候,一定比自己还要心软吧。难怪德闵如此皮相,他也总能板起一张黑脸来。自己前世不信鬼神,好容易漂亮了,却偏偏遇上个审美疲劳,算是报应吗?

    丝帕擦干了泪水,柳眉紧蹙,愁绪难解。夏夕着了魔一般地看着这样美态,觉得自己也又愁又闷,憋狠了,忍不住叹了一声。

    “你知道我是谁?”

    靠靠,人这么美,连声音也这么好听。

    “能跑到我这里伤心,只有七爷娘了。”

    美人低下头,盯着茶杯上青玉兰花,微微点头,“嗯。”

    “上房吵完了吗?怎么说?”

    “七爷护着你,坚决不休妻。老侯爷不准他去投军,他也一句不听。我竟完全不认得他了。”

    “那老侯爷怎么说?”

    “老侯爷大怒,骂了半晌人。本来还要打侯爷呢,被二爷和定海侯苦劝,劝住了。老侯爷气不过,罚侯爷年里禁足,哪儿都不准去。”

    夏夕扑哧一声笑了,“罚他也抄上3遍《女诫》。”

    钱姨娘也莞尔,笑完了又觉得自己立场不对,低下了头。

    “那休我事现定下来没有?”

    “现不是休你了,说要把世子妃一起休了。”

    啊?

    夏夕这下可以想象上房热闹劲儿了,老头子气得使性子胡闹,徳雅躺着也中枪。老太太当初主张她易嫁许静璋,这回少不得要吃挂落。她偏心爹这会儿怕是又尴尬又羞愤,周氏大概恨她了。这个大年初一,侯府怕是永世难忘了。

    “那么,姨娘希望我做什么呢?”

    钱姨娘哪有什么主意,只是心伤爱子要上战场,上房闹腾得不着边际,自己一个人哭不甘心,到这里来哭哭,触她霉头而已。凭什么大年初一里她一个人这么丧气?

    夏夕看着她,心说养眼啊:“我知道我配不上七爷,七爷娶我受委屈,所以我上花轿时候服毒了,对吧?”

    钱姨娘只能点头。

    “昨晚我还自请休妻,是七爷说没这个规矩。七爷让我留下,我又当着七爷面说了我不乐意。这您知道吗?”

    钱姨娘只好再点头。

    夏夕沉默。

    半晌,她叹了口气,“那姨娘定是怨我不死了。”

    “不是,不是,哪能呢。”钱姨娘慌得连连摆手,脸都涨红了,“我就是心里着急。”

    真是少见大美人啊,一颦一笑都是辣莫美丽辣莫动人。可惜怎么会当了个姨娘,居然嫁还是忠勤侯那粗胚。真该进宫去,当个青史留名宠妃才不枉这一世绝色啊。

    “侯府子弟虽多,我只有他一个。”钱姨娘叹息一声。

    美人温柔腼腆,夏夕心里邪邪,忍不住就想调笑几句。咄,都是大学宿舍养出恶趣味。

    “要么,我偷偷跟着定南侯爷混出府去,不管谁接,我都不回来。”

    美人想了想,摇头,“定南侯爷不会带你走。他给老侯爷说了不少软话,说你一调理就能出息。”

    夏夕很意外,偏心爹这次居然这么卖力?是想让她从此有靠呢?还是不想再花费银子养她?不管真实原因如何,他阻止她被休决心显然挺大。

    “那我自己偷着跑?就说我私奔了。侯府大门管得严不严?”

    美人摇头,“干干净净女儿家,怎么好给自己抹黑?”

    “我不是糊涂四儿嘛,那你给出个主意。”

    “我哪有主意?这会儿连老太太、太太都没主意了。老侯爷发了那么大脾气,但是璋哥儿居然一点都不让步。难道真要去上战场不成?”她一只素手揪着胸前衣襟,好像这样就能减轻一点心痛,泪水却又无声地滚落下来。

    窗外一阵轻捷脚步声,随后,棉帘子掀起一个角,捷哥笑脸出现门前。夏夕如蒙大赦,赶紧招呼,“捷哥儿赶紧过来哦。看看这是谁?”

    捷哥笑着走进来,刚到炕前,看见自己祖母居然哭,脸上神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他利索地爬到炕上,两只脚乱蹬几下,棉鞋就落到了地上。他爬起来偎祖母怀里,伸出胖胖小手擦掉她脸上未干泪水,柔声劝道:“别哭了,大过年,谁惹你了?”

    两张相似脸彼此相对,都是娇花一般美丽动人。

    美人抓起他小手捂掌心呵气,“到哪里逛去了?手冰成这样。”

    “我去给长辈们拜年了,得了好多金银馃子还有铜钱。您为什么要哭?”

    “见到你爹了吗?”

    “爹祖父院子里,丫头们说现别进去,大人们说正事呢。我就去了别地儿。爹怎么了?”

    美人泪水又滚了下来,“你爹说要去从军,他一走,我和捷哥儿可怎么办呢?”

    捷哥毕竟小,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站起身来,自上而下地俯视着祖母,抓起帕子为她拭泪。小小孩童用一种温柔怜惜眼神看着祖母,喃喃地劝慰着,看上去又违和又动人。

    美人忽然眼睛一亮,“要不,捷哥儿,你也去劝劝他,让他别抛下你。可怜你已经没有娘了,不能再没有爹。”

    捷哥看着祖母,相似杏核眼清澈明净,眼神全心信赖,互相交汇,彼此怜惜。这真是夏夕见过动人一幅画卷。

    “您别慌。我见到他就这么说。不过我不可怜,我有祖母你啊。”

    这位做祖母实缺少垂范自觉,眼泪又落了一地,逼得小小男孩手忙脚乱不住口地安慰。

    夏夕黑线。这俩人里头,谁是谁长辈啊。</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