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洞房

洞房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危机。

    贞~操危机。

    吃饭时候,这几个字就夏夕脑子里一直盘旋不去,吃下去食物就像是顺着后脊梁下去,没落到正经地方上。应对种种想法万马奔腾呼啸而过。

    第一当然是反抗。历代女子反抗强~暴种种悲喜故事一时也想不起来,连个能拿来励志女性偶像都没有。而且以她这柔弱无力小身板,反抗从5岁就开始练武许静璋?冷兵器时代,绝无成功可能。

    让捷哥说晚上独自睡觉害怕,拉自己陪床?前两天就该想到这个办法。这会不迟不早闹起来碍老子事,说不定捷哥儿就得挨巴掌。再说还有一屋子奶妈丫头,谁不能陪他睡这理由牵强得害人。

    稍微靠谱,能抓手心里就是装病了。病有大小,要是装大病倒可以说刚刚吃饭时发现自己胃没有了,需要住院手术,装个能用消化器官。不过粗胚侯爷一定领略不了这样幽默,许静璋脸色是不敢想象。她只能装身上不方便,小日子来了之类小毛病了。反正他家呆不长了,顶过这几天说不定就滑脱了。

    晚饭之后没多久,老太太跟前伺候申嬷嬷忽然到了夏夕春芜院。

    一进屋,申嬷嬷就满面春风地对夏夕说,“奴婢给七奶奶道喜。今夜是您和七爷洞房,老太太、大太太特意派奴婢过来服侍,明儿一早才回去。”

    夏夕有点不懂,这个婆子有什么必要要待一夜?做什么呢?

    申嬷嬷把牛嬷嬷和朱嬷嬷叫来,当面递过一块白色丝帕,要她们铺床上,说这是老太太和大太太特意交代。明儿一早由她亲自带回去回报。

    夏夕面如土色,小日子话到了嘴边又咽了。申嬷嬷能糊弄,牛嬷嬷朱嬷嬷她糊弄不了。内衣一向是她自己洗,但是这俩婆子要是稍稍留意一点,自是不难掌握她生理期。她万一推脱事败,被人当场推波助澜把事弄大就麻烦了。敢拒绝七爷洞房,这是个再严重不过罪名了,无论如何她背负不起。

    “奶奶,今晚奴婢亲自伺候您洗浴。”申嬷嬷说。

    夏夕问,“洗浴时候有什么规矩吗?您说了我照着做就是,不劳您亲自动手。”

    “没什么规矩,就是全身清洗干净就行,然后换上方便脱卸睡衣,这个贵府出嫁前应该给您预备有。”

    牛嬷嬷说,“有有有,我这就去拿出来,还柜子里呢。您看,申嬷嬷来突然,我都反应不过来,这会儿我给奶奶道喜了。”

    朱氏也急急忙忙万福,“我也给奶奶道喜,祝您早生贵子,公侯万代。”

    夏夕木然地说,“谢谢,我会。”

    俩婆子一愣,对视一眼,赶忙出去翻柜子,找定南侯府为娘子洞房特意准备那套睡衣。

    正月里天黑得早,申嬷嬷性子又急,等不到俩婆子回来,就吩咐小丫头去准备热水,又叮咛多烧柴炭,把洗浴屋子弄得暖暖,别让七奶奶着了凉。

    丫头们答应一声去了。

    过得片刻,朱嬷嬷独自捧着一套内衣回来了,夏夕一看,红色真丝,料子滑得像流水一般捉不到手里,袖口领口都一圈手工绣花,着实精致。这睡衣相比后世,款式算得上保守,但是好脱好解。这时代当个男人真不错,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连衣服都设计得不给他们添麻烦。

    夏夕拿着睡衣进了洗浴房间,雾腾腾屋子里暗香盈盈,洗浴从来不喜欢别人伺候,所以丫头们总是为她做好准备工作,她进屋她们就退了。

    夏夕浴桶里泡了半个小时,把头发清洗干净,穿上了别人为她准备睡衣。再找,没底~裤,脸涨得通红。

    等到夏夕回来,就洗浴这点功夫,上房里变化挺大,儿臂粗红蜡烛点起一对,红彤彤有了点洞房喜气,床已经铺好了,瓜子花生红枣之类干果可能觉得放进被子里又要马上拿出来,索性装碗里供条案上。另有一碗子孙饽饽也放案子上。

    青羽过来要给她梳头,夏夕拒绝了,只说帮我把头发弄干梳通就行了。她可不想顶着一个硬邦邦贵妇髻睡觉。

    这个时代女人很少剪头发,因为营养供不上,发质都未必很好。夏夕偷偷地把不健康发梢减过几次,所以她头发比别女人短很多。

    头发干了之后,她把头发像舞蹈演员一样高高地束到头顶,松松地挽起,用几根卡子固定。镜子里照照,没多精致,却是方便睡觉造型。

    护肤品她没碰,太香了,鼻子受不了。全身淡淡澡豆杏仁香就挺好,她喜欢杏仁那种洁净单纯味道,不甜腻,小小地倔强和个性。

    许静璋回来得很晚,夏夕裹着件长斗篷坐炕前等他,手里抱着丫头送来汤婆子,腿脚□着,地龙再暖和这时也是冬天,觉得脚趾冷得没知觉了。

    许静璋喝了酒,脑子里有些乱。进到屋里看到,是深色斗篷衬托下一张美丽沉静脸。听到他进门响动,那张脸转向他,如水目光里波澜不生。如果他不是糊涂四儿,他会立刻喜欢上这双眼睛,润润,清清,充满灵性。

    大丫头青羽端着一盆水从后面跟了上来,把水盆放架上,顺手打开了皂角。许静璋一屁股坐炕边上,长吁一口气,“给我拧个毛巾过来我擦擦手脸。”

    青羽急忙为他拧毛巾,递过来时候问,“爷喝了酒,要不要来点醒酒汤?”

    “不用,我没醉。”

    “热茶来一杯?”

    许静璋一边擦着手脸,一边说,“不用了。不渴。”

    青羽把水端到炕脚,开始帮他脱鞋洗脚。夏夕暗暗抽一口气,伺候到这种程度她精神准备还真不足。木门吱紐一响,申嬷嬷笑吟吟地端着一盘热腾腾子孙饽饽进来了,“老奴给七爷道喜了。”

    许静璋很意外,“申嬷嬷,我怎么当得起?”

    “七爷说哪话啊。府里哪桩喜事奴婢不来搀和搀和?人脸嫩不知规矩,少不得还得教导几句。”

    “哦,这样啊,那我这个有名糊涂媳妇你教了吗?”

    夏夕局促地动了一下。

    申嬷嬷笑了起来,“七奶奶有您呢,不过还是小姑娘家,娇嫩,我多句嘴,七爷行事温柔着点。你们洞房推迟了这几天,老太太说,别省了就省了,子孙饽饽是一定要吃。嘱咐我看着七爷和七奶奶吃下去。”

    “行,你放着,我喝了酒,这会儿吃不下,明儿早晨起来补吃,行吗”

    申嬷嬷一愣,随即说,“当然可以,这就是个彩头,图个乐呵而已。”

    许静璋淡淡一笑:“那就好。”

    青羽洗完脚,端着盆出去了,申嬷嬷也说,“不早了,老奴也退下,七爷七奶奶早点歇着。明儿不闲,老姑太太明天回娘家呢。”

    “好我知道了。”

    房里闲人都退了,许静璋静静地坐炕桌另一边,如有所思。夏夕只觉得脸上火苗子都燃烧起来了,低着头,呼吸一下比一下急促,心几乎要从嘴里跳出来。

    许静璋看着她,再次意识到她美丽。头微微低着,手指扭着身上斗篷,紧张又惊慌,像只小鹿一样警惕,却也像只小鹿一样无能为力。她头发挽了个奇怪髻子,闲适慵懒,配上这清纯柔弱样子,居然有一种特别诱惑力,让他心动了一下。

    他站起来,拉掉了她像盔甲一样护身上斗篷,艳红丝绸睡衣下她愈加显得皮肉细嫩,像枝头上一朵晶莹雅致玉兰花。实是太紧张了吧?她呼吸时候需要摇着身体才能正常换气,这样她像一朵风中玉兰。

    他抱起她平放到床上,很轻,很软,淡淡杏仁香,微苦味道,不够甜蜜,不够媚气,只让人感觉异常地干净,清丽无匹。

    洞房蜡烛常规是要燃一夜,他想了想,一口气吹熄了它们。他床上躺下来时候,她头发和身上杏仁味忽然变得异样浓郁,好像充满了这间小小洞房。

    夏夕闻到却是透过某个缝隙吹进来夜风味道。她瞬间想起过去读书时念过一句话,天生残忍,故而需要温存。谁残忍谁温存?那个瞬间,期待像野草一样蔓延,又被她全部生生折断。他是许静瑜,生平见过冰冷无情男人,她怎么敢允许自己还有期待?

    痛。好痛。

    没有温情贯穿是一种纯粹伤害,从*痛到心里。

    她手无力地推着他身体,想让自己从虚假距离上得到一点空气。他裸~露暗夜里胸膛是暖,却让她是窒息。他停下了,本能地,他觉得她流泪,用手摸摸。果然摸到了泪水。他罕有地为她擦掉了那几滴泪,用难得温和口吻说:“不必委屈,我们成亲了,你和我都需要确认,侯府也需要。”

    她听不懂。她其实并不觉得委屈。这是她要付出代价,既然躲不掉,委屈只能让她溃不成军。

    她不为委屈而掉泪,她只是痛。以前手上扎个刺她都会叫,会哭,会抽气吸气招惹注意。她只是没有想到,真正痛到来时候,需要她不出声才能承受。

    她用力气忍住声音,不能呼痛,不能软弱,不允许自己委屈,否则她会觉得再也没有勇气活下去。</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