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老姑太太

老姑太太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早晨,夏夕醒过来时候,卧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是被申嬷嬷窸窸窣窣小动作弄醒,她要她身下那块帕子去交差,明知道老太太、太太们会关心,她自是不能等到夏夕睡够了再取。

    申嬷嬷走后夏夕本想再眯一会儿,却发现睡意已经没了,全身骨头就像是被打散了重组装了一回,动一动就会发出咯吱吱动静。

    她卧床上,眼睛却屋里上下乱打量。昨天刚搬来,这一间卧室还不够熟悉,差不多摆设格局,窗前砌了一盘炕,可以供白天里打坐或者小憩。案几是长条形,那两只红烛下面积起小小一堆烛泪。案几旁子孙饽饽还是原模原样地放着。那个人说了白天再补吃,是不是借口无所谓,其实她一点儿也不意。

    丫丫进来时候,她正试着坐起来,看见那丫头笑眯眯一张脸,她又窝回去了。

    “哎哟哟,奶奶侍寝辛苦了,连黑眼圈都出来了。”

    夏夕摸摸眼袋,无语。

    “我也念过几首诗,什么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承恩泽时,人家写得多旖旎啊。怎么你看着倒像是被车撞了似,有点惨惨。”

    “拜托,你只有7岁,跟你讨论这个我有心理障碍。”

    “我是关心你哎。我们这位男主该不是什么虐虐倾向吧?那可太恐怖了。你逃时候别忘了带上我。”

    “你想多了。”夏夕瞪她,“昨天我没顾上问,你这就开始摸底了吗?”

    “也就随便问了几个人。”

    “怎么问?”

    “就问近府里都发生过什么事故。我不是说了嘛,穿越这事挺惨烈,都要流血,你想想你,捷哥,我当时家跟前山坡上莫名其妙摔了个半死,气儿都没了。所以如果再有别人,一定也是这么来。我就着重调查这类事件喽。重点是腊月初七你出嫁那天府里发生事,如果再有人出状况,钟言可能性就很大哦。”

    夏夕点点头,这思路没错。丫头想问题很周密。

    “那你问出什么了吗?”

    “只问出了你和捷哥事,几个人都给我说了,大家印象极其深刻。”

    “好吧,反正你小,问这些不大显眼。不过我提醒你,第一,不要太着急,慢慢问,日子长着呢。第二,我们事千万保密,不能泄露出去。”

    “放心吧姐姐,你当我真只有七岁?我也想平安地长大呢。”

    “七爷家日子你量少来找我,你现还没个丫头样呢,省得引起注意。”

    “知道了。”

    丫丫催她起,然后就高高兴兴跑出去给她要洗脸水。门再响时候,许静璋奶妈张氏端着一个碗进来了。近前一看,是中药。

    张氏有点忸怩,脸涨得通红,“奶奶,这是七爷叫端给你喝。”

    “是什么药?”

    “真对不住您,是避子汤。”

    夏夕不动声色地接过来喝了,张氏站她面前手足无措,夏夕说,“没事,我们都得听七爷吩咐不是吗?您不用难过。我不怪你。”

    “奶奶您进府我就知道您是个心善,对捷哥儿好,对下人宽厚,七爷这么做我不赞成,可他说他去从军,万一有个好歹白白害了您。”

    夏夕一笑,“没事嬷嬷,他这不是为我着想吗?我得谢谢他呢。”难怪他不吃子孙饽饽,干嘛要做无用功。

    起床后上房派丫头来传话,老姑太太今日回门,已经到府里了,请七奶奶打扮了去见见。

    老姑太太是老侯爷唯一妹妹,比老侯爷足足小了2多岁。早年嫁了皇十一子纯王,是正经八百皇子正妃。纯王贤良温厚,才华卓著,素有人望。他母亲皇贵妃何氏娘家根基本就硬挺,加上忠勤侯父子当时军功赫赫,兵权握,因此他一度被认为很有希望承袭大宝。不料纯王志不此,皇帝选择接班人关键几年里,他日日醇酒美人,醉生梦死,竟闯出个风流王爷名号。老皇爷爱惜此子才华,跟他谈过几次管过几次,不晓得父子俩达成了什么默契,终皇位落了皇十四子安王头上。

    等到老皇爷驾崩,安王登基为帝,对这位哥哥格外优待,加封纯亲王,原有赏赐与权力全部保留之外,又加赏昌邑郡9万亩良田税负为纯亲王爷安养银子,世袭罔替。赫然成为全朝不缺钱花王爷,作为一向清贵会享福男人,王府里是夜夜笙歌,美人数目多得据说都赶上宫里了。

    照说老姑太太嫁了这么一位老姑爷,闺怨大得还不冲了天?偏偏这位纯亲王爷性子奇特,风流自赏,偏把老姑太太哄得挺好,每天都是高高兴兴。两人琴瑟和谐,夫唱妇随,算是皇族少有恩爱夫妻。谁听了谁都觉得纳罕。

    三年前皇帝早逝,遗命十岁嫡长子萧昀远登基,皇十一伯父、纯亲王萧晗之监国。风流王爷多年清福艳福齐享,自得不像话,终于还是被弟弟临终托孤,捆了头疼朝政上。

    周氏费心机想让女儿易嫁进忠勤侯府,看重还是侯府这位老姑爷强硬靠山。这位老姑爷只有39岁,品行高洁,飘逸淡远,处权力中枢而从不贪权恋栈,三代帝皇信得过人物,绝对可保侯府几十年安如泰山。

    而夏夕对老姑太太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人是幸福,与她穿了什么衣服,有没有佩戴很贵首饰没什么关系。她气色明净,神态宽和,看人目光里都是善意温暖,叽叽呱呱地跟哥哥嫂子说话,笑声开朗,晴空万里,就像没有半点烦恼。

    她岁数似乎和大太太接近,可是往这位老姑太太跟前一凑,大太太立刻就显得渊深内敛,浑不似这位天真烂漫。

    看到夏夕行礼,老姑太太笑着说,“免了。”

    仔细看了看夏夕,对许静璋说,“依我看半点不输给八哥媳妇,完全是个美人啊。”

    许静璋说,“谢谢老姑太太夸她。她外头看着好,内里糊涂。不过既已是我媳妇,少不得我得多护着她。”

    老姑太太欣赏地点头,“这就对了,老七是个心善。再糊涂女人有男人护着,慢慢就好了。我出嫁之前,没听谁夸过我是个明白。”

    老侯爷老太太大笑起来。老侯爷说,“你这是大糊涂护着小糊涂不成?”

    “哥,我实话跟你说,想起老七这个媳妇,我心里疼。可怜自小没娘,没人教导也就罢了,易嫁居然是爹提出来。虽然我也明白定南侯对咱们家是好意,但是亲爹不够疼她我也没说错吧。她娘当年跟老大媳妇要好,府里常来常往,跟我处得都挺好,如今就留下这么点骨血,既然终还是进了咱们家,你得多担待着点,糊涂人也得过日子不是?”

    夏夕眼酸得马上就要流泪,赶紧低下头行礼,“谢谢老姑太太。”

    “不谢,以后受了委屈就到我那里去,我给你撑腰。”

    “要谢谢老姑太太好意了,有机会一定去问安。”

    “我听说你们昨晚才洞房?过来,好歹叫我一声老姑太太,我这个镯子送你做个贺礼。”说着递过一只镶工异常精细金累丝嵌猫眼石双扣镂花扁镯。

    夏夕伸手接过,屈膝致谢。

    “好好过你日子,不会当家慢慢学,有什么?谁也不是生来就会。到婆婆家学是一样。”

    “是。”太感动了,居然有这么好人。

    许静璋说,“我是有让她管家想法,行不行都是我七房当家奶奶了,女眷往来、安排家务就该是她活计,我得先给她个信任二字。”

    阖府女眷为之一怔,这太意外了。

    老姑太太看着许静璋笑着点头,对夏夕说,“你别怕。我看你这模样就不会是个笨,你辣子鸡名声已经传到我王府了,我家里那位是个会享福,让人也不知哪里也找到了一堆番椒,前天叫咱们家厨子头过去做。那厨子看你做了一回,倒学会了,好辣,辣过之后也真很香。你有这份灵性,不愁日子过不起来。分了府事少,反倒清净。”

    “是。”

    “老姑太太既然这么疼她,我想为她求个恩典。”许静璋说。

    “你说。”

    “咱们家规矩,正妻婚进门要选日子开祠堂禀告祖先,顺便写族谱。我们既是迟了,我看今天就赶巧把这个事情办了,我想请您送她进祠堂,让她借老姑太太几分福气,也为她撑个场面。”

    二太太笑着说,“洞房了还就真不一样了,七哥真疼起媳妇来了。这体面可是从来没有过。”

    “就是因为老姑太太尊贵,本来我也不敢想,今天赶上了好歹是她缘分,老姑太太开恩,就多赏她一点脸面吧。”许静璋说。

    四奶奶沈氏笑着说,“不依不依,把我们全比下去了,敢情我们都是没人疼。”

    大奶奶王氏是长房庶子静琛媳妇,平素厚道寡言,因老姑太太一向和善近人,王氏也也罕有地开起了玩笑,“没错。眼红得我不行。”

    徳雅只一边笑。

    “我看老八媳妇是个宽厚,就不像你们俩。”老姑太太笑着说,

    “哪里,我这会正羡慕姐姐呢。”不动歪心思,徳雅风度礼仪那是没话说。

    大太太说,“我看没什么不可以,虽然老八媳妇才是侯府世子妃,但是她进祠堂那日,老姑太太家里有事,与徳雅也是缘悭一线。”

    老姑太太一笑,“老大媳妇也这么说,我看我就推不掉了。世子妃身份尊贵,祭祖时候规矩说不定大些,像我这种嫁出去老姑奶奶轻易不能亵渎。老七媳妇就无所谓了,横竖由着我折腾吧。我与樱娘也算旧友,今天少不得替她娘送她一回。”</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