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进祠堂

进祠堂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忠勤侯府,女人正式进祠堂一生中唯有成亲这一次。往后生老病死,繁育子嗣,甚至休妻和离,消息都是由男人代为禀告。唯因只有这一次,进祠堂许府女眷心目中郑重感、敬畏感都是非同小可。

    老姑太太几乎做了皇后,现贵为监国亲王夫人,福气大得爆棚。纯亲王高贵风流,名满天下,偏偏对这位原配正室恩爱逾恒,京都贵族女眷圈子里无异于一桩传奇。自己娘家,老侯爷原本是个任情率性,脸跟门帘子似想摔就摔,不高兴从来不忍着,可偏偏对这位幼妹十分溺宠,她说什么他就应承什么,要什么就给什么,几十年里有求必应,连老太太都被比得有点脸上无光。

    被两个重量级男人呵护疼爱女子其他女人眼里声威可想而知。许静璋安排这一出戏,用心之深唯有夏夕是糊涂。

    侯府诸人心知,老姑太太另眼相看,当面说了几句为德闵撑腰话,以老侯爷以往纪录,势必会转了脸色待她。德闵一举声威大振,再不复前几日风雨飘摇,随时就要卷铺盖被人撵走狼狈情形。一开祠堂祭过祖,名字堂堂正正往族谱上一记,德闵就算正式地扎下根站稳了。

    府里日子一好过,外出亮相反倒简单了,显赫忠勤侯府,权威势重名门望族,自然不能不处处维护七奶奶。过去看过德闵笑话,如今少不得换上一副仰视尊敬嘴脸。就算许静璋是个没有功名白丁,他身后家族势力都不是任何人可以小觑,脑子正常,无论男女,没人会去得罪这个家族人。侯府里哪一位少奶奶不是京城顶尖贵妇圈子里挂一号名人物。

    忠勤侯府妇祭祖仪式倒也并不复杂,开祠堂,洒扫抹灰,把上下周围弄得干干净净,恭恭敬敬摆上祭品,鸣炮上香,意思是把历代祖宗先请回家来。婚夫妇长跪牌位之下,听当家人絮叨一番某某子孙纳某某家千金某氏为妻,往后繁育后代,管束子孙,兴旺家业,求祖宗庇护保佑之类,族谱里再把媳妇姓氏生辰出身情况写进去,基本就是个见面仪式。

    这次与以往不同,就是多了一个引领人。徳雅和之前媳妇都是先外面恭候着,等到里面仪式进行到她,发出呼唤,再独自小心翼翼地迈进去,跪自己丈夫身边。唯有德闵是由老姑太太领着跨进那道门槛。

    当那双温暖柔软手拉起她手,脸上出现温暖柔软笑容时,夏夕爱死了这个女人。大福气果然不是幸至,她值得拥有多爱戴多尊敬。

    因为此番开祠堂是为娶媳妇,不像往日男人们祭祖时那么肃穆庄重,所以府里头奶奶小姐,婆子丫头呼朋唤友,都来看热闹。祠堂前头挤了一院子人,少不了丫丫和捷哥,连大美女钱姨娘都挤人堆里。

    娶虽然是德闵,可是德闵这出戏里多也就是个女配,甚至连女配都够不上,就是个龙套。主角绝对是老姑太太。忠勤侯府老姑太太是个至高无上存,能借这个机会看上她一眼,让阖府上下都激动不已。

    众目睽睽之下,老姑太太拉着德闵手,微笑着领着她缓缓向祠堂里走去。老姑太太风仪完全是皇太后式风仪,绝顶尊贵又宽柔悲悯,这一幕侯府上下引起了怎样震撼,也只有夏夕一个人糊涂。

    祭过祖,再次回到上房,老侯爷当着老姑太太面把一叠书册账本类东西交给了许静璋。

    “哪,既是分了府,总要给你一部分产业,这些地契房契什么你就收着吧。媳妇娶糊涂,这事上多少是亏待了你,我让你父亲钱财上重重地补了你一笔。”

    老侯爷说着说着生气,狠狠地瞪了许静璋一眼。老姑太太掩着嘴乐。

    老太太笑着对老姑太太说,“这回分家真是偏了老七了。田亩房产价值不算,每年将近四万两银子入息,她们小家小户三四口人,很可以过得了。”

    屋子里其他几个媳妇心里滴血。这偏得也忒狠了吧?照这样谁不想分府?自己当家,不用每天请安立规矩,日子又能过得豪阔无比,四儿这傻福气也太大了吧?

    夏夕对银子购买力还没概念,心想,8两就买了个丫丫,四万两几乎可以组成一个家丁兵团。这才是一年收益,好大手笔,发财了哦。

    “多谢祖父。”许静璋说。

    老侯爷鼻子冷哼,“四万两银子求个心安。不便宜。儿孙哪是儿孙啊,这是仇人啊。”

    夏夕直觉看见了男版樊氏老太太,这老爷子是心疼了?

    姑老太太笑了,“嫂子,你看看我哥哥。这个人做事总是这样,好心不给好脸,你给了那么一大笔家当,能不能别说话,让老七媳妇安安心心谢个赏啊,真是。嫂子你听听,要是我,我现就哭给他看了。”

    夏夕笑了笑,“哪能那么不知好歹啊,祖父生我气,骂两句不疼。”

    “你是得了我银子,这会儿惯着我呢?”老爷子斜着眼睛看着夏夕。

    老姑太太嘴,“可不么。你以为呢?”

    老头子都给气乐了,满屋子里几十口子一起哄堂大笑。连许静璋都难得地露出笑容。

    大太太说,“这些产业既交给你们,以后你们就自己管理了。现这些庄子和铺子管事随着产业一起归七房,这些人得力。有他们管着,你们一年到头过问过问就行了。老七媳妇不善管家,这是侯爷亲自交代。”

    夏夕看许静璋,他俯身致谢。

    大太太继续说,“老七这几天就去把这些产业事情和府里账房交接妥当。分门立户有些事情挺繁琐,女人弄不来这些。”

    老侯爷终究不忿,忍不住说道:“家当我是给你分了,就让你糊涂媳妇给你打一锅浆糊吧。”

    听得夏夕超郁闷,不带这么歧视人啊。不就是没听你话休妻么?你别忘了,我可是你们几个老家伙做主娶进来?您早干嘛去了?

    “祖父,说不定我糊涂媳妇是个宝呢。”许静璋出人意料地说。

    一屋子人被震得说不出话,这也护得太厉害了。一夜之间居然恩爱如斯?

    老侯爷眼睛又瞪:“没出息。”

    许静璋笑笑,“本来就是因为没出息才娶这个媳妇嘛。”

    屋里气氛就有点僵,老侯爷闭了嘴,老太太、大太太十分尴尬。这个时代格外讲究孝道,因此老家伙们商量易嫁时候根本没想过要征求子女意见。易嫁成立,德闵嫁老七,原以为这件事情处理得四角圆满,皆大欢喜,却不料从德闵进门,各种事故不断线。如果说德闵生死存续这些人根本没有放心上,但是眼前这个英挺俊朗孙子马上要上战场,却是让祖辈这两位实实感到心如刀割。

    “老七,你这是怨我啊。”老爷子显出真正伤痛。

    “并非如此,祖父,老七平素是个窝囊,身无长技,胸无大志,一向过得浑浑噩噩。经了这个事,反倒能冷静下来想想自己。我这辈子缺什么呢?我想怕还是志气二字吧。”

    夏夕因了这句话欣赏这个男人。侯府悲催倒霉庶子,终究不是个平处坐卧、任人欺负男人。志气两个字说得铁骨铮铮,令人心折。

    老太太流下了眼泪,“是我糊涂啊,害了小七。”

    许静璋反倒笑了,“老太太,您何曾有过害我心?”

    几个老难受了,老太太索性哭出了声,老侯爷坐一旁也是气息沉重,灰得打不起精神。

    夏夕心里为这个男人鼓掌。他没有半句责怪,却硬是用短短几句话把自己冤屈全部清算了。没有害他心,当然没有,那么是什么把好好刑部左厅员外郎生生逼到战场上去?此之前他们只为他不听话而发怒,现该试着深深地反省一下自己了。

    老姑太太回门后半晌时间是老太太哭声里度过,一屋子女人劝,许静璋趁机告辞。

    他前脚出屋子,许静瑜后脚就追了出来,兄弟俩院子外面相对无言。

    许静璋笑一笑,“想跟我说什么?”

    “七哥,是兄弟对不起你。”

    “傻话。”许静璋看着屋顶砖雕一排垂兽,打头一个骑着凤凰仙人,后面跟着一群小兽,幼时父亲曾经对着他们兄弟解说,这样造型叫仙人骑凤,取是逢凶化吉,绝处逢生意思。

    “如果不易嫁,就不会有后来这些事。”许静瑜说这话有自己私心。他对易嫁这件事忽然翻转了心肠,只觉悔不当初。四儿果真不好,悔婚不就了结了,易什么嫁?

    许静璋却无法猜透这样心思,他笑一笑说,“你其实还没明白。娶谁不娶谁,易嫁不易嫁,过得好还是不好,我们是做不得主。”

    一句话说许静瑜心里大痛。是,悔婚也不过就是他自己这几天独自想一想而已,四儿丑名满天飞时候,侯爷和太太再懊恼也不敢提退婚。不易嫁,四儿就是他媳妇,他逃不掉。

    许静璋平静地看着他,“你好好过吧,有你们这一对好,这买卖就不赔。”他终归是他兄弟,小时候尾巴一样跟着他跑来跑去,一起淘气一起念书习武一起下到湖里摸丁丁鱼。

    许静瑜无语,他们这对好?能好吗?

    这几日,许静瑜着实不好过。好些疏忽了事情这几天都上了心。除夕那天,丫头明明指证四儿教唆,可是四儿为了救那丫头命,拼命求情,因为求不下来而惶急无措。她拉着小绿对他磕头,想打动他心软帮着说情样子这几天历历目。这个糊涂女子至少有一副好心肠。那时候他想叫徳雅帮忙,可是她放不下她那点委屈,一条命竟比不上她那一锅汤?这仅仅是气量小问题吗?他无法说服自己。四儿被逼得当场自请休妻,做妹妹没有半点求情意思,反倒追着问,你就这么恨我?四儿负屈,连他都觉得撒盐情有可原,妹妹抢了姐姐夫婿,难道不该对她存一点歉意存一点怜悯?一把盐就能抹掉十几年姊妹情,让她对姐姐偌大困境视若无睹。母亲一直对他说娶妻娶贤,徳雅贤吗?

    他现只感到迷惘。</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