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燕好

燕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红烛高烧,满室融融暖意。

    醉得糊里糊涂许静璋一阵难耐口渴之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瞬,只觉得天旋地转,赶紧又闭上。再次睁开眼睛时候,看到是枕畔香梦正酣脸,粉粉,睫毛很长很顺,随着鼻息微微地颤动。她半趴卧他身边,身体又暖又软,像只亲人猫一样。

    四儿。

    轻轻念出这个名字,就有一股电流通遍全身,只看一眼就觉得满足,觉得怜惜,觉得万般珍贵。他媳妇如此温婉如此美丽,怎么先前竟然眼睛瞎了一般不觉得?

    他要走了,前几日只恨日头移得太慢,昼夜拖得太长。现,第一次为自己决定感到懊恼,他远行夜里,她是否还会有这样娇美恬静睡颜?如果他死了呢?侯府美丽年轻寡妇又该怎样度过她漫漫一生?能为她做想为她做事全都来不及了,只是再也舍不得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活着。

    他真该对定南侯有礼些才对。至少初一那天,唯有他一个人竭力为四儿争取,希望她不会遭遇休妻。就算先前对继室嫡女偏心得不像话,但是那个人心底多少还是有一点慈爱留给了没娘孩子。那已经是她唯一一点温暖了。但是一想到亲生父亲仅能给予长女区区这一点温暖,他就切齿痛恨,瞬间冲动又变成了他本来就该对定南侯无礼些才对,她不能够说出不满愤怒他应当直截了当地替她表白了去。

    不知不觉中,爱恨颠倒了次序,他心乱了。他糊涂媳妇是个人所不知宝呢,却阴差阳错从小苦水里泡大。易嫁硬生生地让她嫁给了他,难道真是让她年轻轻就守寡?人人都欺负她,连命也欺负她?

    许静璋发出深沉一声叹息。身边人很警觉,立刻睁开了眼,“哦七爷。您怎么样?难受吗?”

    他摇头,起身下床喝水,她不安地坐了起来,似乎她应该去伺候才对。

    “好好躺着,别再凉着了。”

    屋子当中放了炭盆,炭盆上一只铜壶温着热水。旁边晾着大半碗凉水,是预备来兑水温,方便酒醉人一饮而。

    他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喝了水,又倒了热水洗了手脸,重回到床上。漏刻显示寅时,正是夜深人静时候。

    待他重上到床上,夏夕问他:“心里恶心不恶心?”

    他摇摇头,看看她,眼睛有点红,没睡好吧?

    “天亮就是正月十五了。我走了之后,记得初一十五逢年过节去请安,这个礼不要荒废,省得人家挑你眼。”

    “是。”

    “你教捷哥说那些话,有情有义,万一我回不来了,你就让捷哥长大以后那样做,照顾他们父母家人。这些人跟着我去,七房理应多照应他们。”

    灯下人怕冷似缩了一下,许静璋闭上眼睛,让心上那一阵凄恻迅速奔过,把她搂怀里。

    “你别怕。我没那么容易就死。只是交代你一声。”他温柔地说。

    “是。”声音里带了哭腔。她也舍不得他死吧?所以她叫捷哥去敬酒,16个人一个都不拉,那么天真又郑重地托付。

    “不怕,”他搂得她紧,“我是六品官,又带了那么多家丁侍卫,是奔前程去,才不会甘心死那里。”

    “七爷,我能不能说,要是实打不过了你就跑?”

    他忽然想笑,可是她泪汪汪眼睛很认真地期待着,答应这一声似乎显得无比重要。

    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战场上有进无退,军令如山,又何必让她揪心?

    她伸手抱住了他腰,含着眼泪微笑。

    他唇触到了她,蝶翼一般轻柔地摩挲触碰,但是心里竭力压抑情感让他呼吸急促又粗重,真该好好待她,好好珍惜,哪怕她偶尔会犯糊涂,他也能全心全意地包容原谅。他不再期盼完美无瑕妻子,她是他四儿,百转千回才嫁了他,当然就应该是他人了。但是,没时间了。他们这一世缘分就像一个恶劣玩笑,现只他心上写下三个字,来不及,让他从现开始只觉得遗憾,难以弥补遗憾。

    他舌滑进她口腔,两个舌尖震颤相碰,她像被电流击中一般轻轻地发抖,心里有什么东西刹那间满得要溢出来,她急于想掩饰,却伸手抱住了他脖子,摆出了全然相反投降姿态。

    一切理智都消失了。

    他覆上身来,吻像火山一样裹挟着热情岩浆奔突而来,不由分说地卷了她随波而去。迷糊中她衣服被扔了出去,一双粗粝大手肆无忌惮地上下抚摸,所到之处燃起一片大火,烧得她口干舌燥,心像擂鼓一样跳得狂暴又激越。等到他灼热皮肤与她肌肤贴合一起,两个人如饥似渴地抱一起,激情像野火一样烧得脑子里一片焦土残烟,眼前世界又模糊又摇晃,再也辨别不出原先景象。

    那种山摇地动交~合中,夏夕觉得她一定是醉了,她醉疯了。鼻息间是他散发醇醇酒香,十年陈红高粱,好厉害红高粱,光闻着这股味道,就足以让她醉成了一个酒鬼模样。

    这天早晨问安阵势很大,分府出去庶子和媳妇们无一缺席,大爷,五爷现再加上七爷,三家男女老少足有十几口人,加上没有分府嫡子四爷,八爷两家,还没成亲嫡幼子十爷,庶幼子九爷、十一爷,老侯爷寿萱堂里满满登登站了一屋子。毕恭毕敬地行完礼,听几句老侯爷老生常谈,无非谨慎当差,忠君为国之类。庭训完毕,没事就渐渐散去了。

    老太太赏了捷哥一个木头做孔明锁,说是褒奖他头天表现。这种孔明锁和九连环,华容道一样,都是儿童益智类玩具,捷哥拿到之后立刻兴致勃勃地坐到一边椅子上去研究了。

    八爷八奶奶就晚上去纯王府要携带礼单征求老太太意见。今天是元夕,也是纯亲王爷39岁寿辰,好热闹纯亲王照例要请一屋子客人赏舞饮宴。许静瑜是世子,自是要代表忠勤侯府去贺寿。

    老太太想了想,说,“又不是整寿,就按往年例走礼吧。倒是别忘了多带上几盒咱们自己做山楂脯。老姑太太上次说好吃,年下大鱼大肉,这个助消化。”

    徳雅应声“是。”

    “你太太晚上要去吧?”老太太问许静瑜。

    许静瑜说,“今年太太要我带媳妇去,她就托个懒,这几日身上有点不自。”

    “也好,你既然已经成亲了,以后带媳妇常走动着点,你是世子,不比别人。”

    徳雅心里倍舒服,忠勤侯世子到纯亲王府,就是嫡支正经娘家侄孙子,代表就是娘家。纵是高贵无极纯亲王也得高看三分。她婚礼当天,纯亲王就罕有地亲自出席,这样荣耀又绝非德闵被老姑太太引着进祠堂可比。庶子与嫡子天堑鸿沟德闵领教日子还后头呢。

    她目光不自觉地往德闵站立方向扫了一眼,她安安静静地站人堆里,听许静璋跟别人说话。她身上穿衣服比较素净,装扮向来少有华丽,但是容光焕发,皮肤透出玉一般润润光华,看上去有点让人转不开眼睛。

    许静璋跟人说话中间,目光无意地落她脸上,似乎也立刻呆了一下。

    徳雅眼珠子转了转,今早四儿美貌显然极为醒目,一旁看她人可着实不少,连许静瑜视线也她身上停顿住了。但是四儿目光中只有许静璋,两人目光交汇时,她抿嘴一笑,像一朵带露绽放百合,清雅无匹。而冷峻峭拔许静璋静静地看着她,眼底温柔也显得相当地动人。

    这俩人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徳雅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宁可他们好了也罢,从此不会给她找麻烦了吧?

    老侯爷叫了一声:“老七,你明儿就要去西大营了,今天有什么安排?”

    “我晚上也想带媳妇去纯亲王府走一遭。认个门,老姑太太那么疼她,她应该去给老姑太太贺个喜。”

    “我本来想着晚上跟你再坐坐呢。”老侯爷说。

    徳雅心生希望,留下吧留下吧,孝比串门重要多了。

    “对不起祖父,其实我带媳妇串门是顺便,我和淮宁叔、原昔叔约好了,一起商量下明后天事。”萧淮宁是纯亲王嫡长子,按辈分算高许静璋一辈。

    “淮宁真要跟你们一起去大同?”老太太问。

    “老姑老爷支持,这事已经定了。淮宁叔是原昔叔副将,从七品衔。”

    老侯爷说:“知道外头怎么说你们吗?你老子回来告诉我,朝里有人叫你们学生兵。”

    许静璋想想,笑了,“也没叫错,骑兵本朝本来就是兵种,从原昔叔往下,淮宁叔,我,还有宁北伯府谢长耕,沁阳伯府武若思我们几个也都年轻。”

    “过去之后且别急着交战,好好练兵是正经。”

    “明白。原昔叔说了,至少练大半年以上,还得请蒙古骑兵师傅来教。”

    “原昔持重,不错。”

    许静璋见老侯爷再没什么话,带着夏夕走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您教一教四儿,她头回上门,该给老姑太太备什么礼吧。”

    老太太想了想,“昨儿事情办得好,你祖父回来着实夸奖,说事办得可人疼,话是说得让人心动弹,让我好好赏她呢。既这么着,给老姑太太这个礼就由我来替你们准备吧,老七媳妇,我就不另外赏你了,这么办可好?”

    夏夕屈膝行礼,“德闵做分内事,不敢领老侯爷老太太赏。只求老太太指点。”

    老太太大悦,“这话就透着明白。这么一说我还非赏不可了。”

    转身对服侍大丫头玲珑说,“去把我那副百鸟朝凰璎珞拿来赏了你们七少奶奶。”

    丫头转身去了,四奶奶沈氏笑着走过来,“七弟妹,我得批评你两句,老太太想省两个打赏小钱,替你备礼你应着就是了,还心实得非得自己送,这下把老太太箱子底里宝贝掏了一件出来。老太太赔大发了。”

    夏夕一呆:“啊?”

    旁边二太太、五少奶奶崔氏,还有几个姑娘忍不住大笑。一向安静大少奶奶王氏也莞尔。老太太拍着椅子扶手笑着说,“还不来人,给我把这个猴儿撵出去,说得我这么不堪。”

    沈氏忽然指着夏夕也大笑起来,“老八媳妇还当真了呢。”

    满屋子都笑起来,连老侯爷都忍俊不禁。夏夕脸一红,许静璋走上一步,“知道我们呆,还开这种玩笑,四嫂,我只跟四哥说话。”

    四爷静璐当场不干了,“你还打我一顿不成?”

    五爷静琋接很,“我看老七有点想啊。”

    大爷促狭地说,“搁我肯定揍你了。让你媳妇欺负我媳妇。”

    许静璋被人挤兑得作声不得。

    捷哥儿忽然咯咯地大笑起来,老侯爷赶紧捂住他嘴,“有你什么事,你跑这儿笑一嗓子,你老子正不好意思下台呢,仔细他捶你。”

    夏夕脸红了。</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