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姊妹易嫁 > 回敬

回敬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行家法过程夏夕没有去看。二门外头嘶喊声她还是听得到。牛嬷嬷被剥了身上棉衣,这4鞭绝不是好受。

    打了一半捷哥就脸色难看地跑了回来,后头跟着丫丫。这暴力场面大家都生疏,夏夕不看其实也是没胆。她怕自己做噩梦。

    “背上流血了。”捷哥说完打了个寒噤。夏夕轻轻把他抱怀里,不管多大心理年龄,外表捷哥就是个粉团团小正太。

    丫丫丑丑小脸上也是惊惧。“头一回看见这么打人。跟还珠格格里演一样,爬长凳上。几鞭子下去内衣就破了。”

    “你们俩觉得我错了吗?”

    丫丫说:“这婆子挑着小绿去撒盐,差点送了小绿命,好像这么整治一下也没错。不过那鞭子很利啊,十几鞭之后鞭鞭见血,以后我不看了,忒吓人。”

    捷哥脸色煞白地说,“你没听见说还有直接打死呢,这也太过分了吧?”

    “侯爷军伍出身,生死原本就看得轻。你以为军法治府核心是什么?就是暴力。”

    丫丫忽然说,“你可别跟他学啊。打顺了乱打一气。”

    夏夕叹了口气,说:“我何尝不想安安生生?不过今天打她也是另有原因,原本我一直想打发了就算了。以后她也害不着我了。现发现不行,今后咱们这边处理问题还真不能低调。”

    “为什么?”

    “因为七爷。”夏夕说,“现不说了,外头打完了,丫丫你去,叫人去给牛嬷嬷敷上金疮药,拉到屋子里躺会去,叫个大夫来看看,需要话再开点吃药。下午等七爷走了,用马车拉回定南侯那边去。”

    丫丫跑去传话,捷哥看着夏夕表情,问,“你怎么了?”

    “你那位爹爹知道我糊涂,希望我把侯府闹个乱七八糟。很多事情我都想错了,也许我们未来这几年真没什么安生日子过。”

    “不是要我念书吗?点给我找书啊。”

    “知道,你好好地给咱当回神童。风风光光地长大,走到哪里大家都认识你。喜欢这样吗?”

    “喜欢。”

    “那就好。我年纪大,我会全力让我们三个都各得其所。等七爷一走,找个人不多时候我们去试探试探老太太,一定也要给丫丫找到钟言才行呢。”

    捷哥点点头。

    门外人陆续回来了,夏夕又让捷哥去叫四个大丫头,看她们打扮完了没有。捷哥去了几分钟,四个大丫头前后脚都进屋了。

    每个人身上都是崭衣服,橙黄粉绿,衬着如花一般青春美貌,很是养眼。相处以来,除了刚开始那阵子背地里偷偷议论一些德闵糗事,近四个人其实没有太大过失。就看各人未来造化吧,她比她们强势,但是她同样身不由己。

    “真漂亮啊。有你们四个这样丫头,我还真觉得有压力。”

    青羽大着胆子说,“奶奶才叫漂亮呢。”

    夏夕闻言一笑,“不让你们回侯府你们也别怨。你们是太太为七爷准备,虽然这个话没有人跟我明说,但是我心里明白。”

    四个丫头忸怩起来。没人跟德闵明说,但是跟她们却是明白交代过。四儿糊涂,她们要做四儿膀臂,笼络好姑爷,为四儿分忧。

    “七爷这一走,我想你们回府也未见得有什么好去处。所以我临时改了主意了。我想让你们去伺候八奶奶和八爷。”

    几个丫头一起楞了,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八奶奶八爷是谁。

    “这会你们打扮得都挺漂亮,我这就叫蔡嬷嬷送你们过去。要是八奶奶收下你们,你们就好好伺候她。要是她不愿意收,我们再看怎么安置你们。临分手就嘱咐一句,以后有主子,记得小心谨慎四个字。”

    “是。”

    蔡嬷嬷进来之后,夏夕交代了几句场面上要说话,蔡嬷嬷领命去了。

    四朵花似丫头排成一溜,穿得桃红柳绿地走侯府巷子里,所到之处岂有不招眼。蔡嬷嬷因为夏夕真心对捷哥,近来对她观感大变。看见这样四个丫头,哪里会不明白继母和夏夕心思?不过为什么要抓着今早这么忙乱时候打婆子送丫头,她隐隐觉得这里头有事。

    徳雅自己屋里,许静瑜从外头刚刚回来,昨夜王府作诗受到大家赞赏,小两口都挺高兴。午饭要为许静璋饯行,他特意赶回来换衣服吃饭。

    小两口说笑中,蔡嬷嬷领着四个大丫头进了院子。徳雅迎出门看见这阵容,脸上现出一抹困惑。

    “请奶奶安!”蔡嬷嬷和四个丫头一起行礼。

    “蔡嬷嬷好。您这是”

    “回八奶奶。今早上我们奶奶打理家务,预备着七爷一走,就按原先说好,把她陪房婆子和丫头们送回定南侯府。临了看着这四个丫头又舍不得送回去了。我们奶奶说,别人也就罢了,这四个丫头模样漂亮,性子乖巧,每个人手上也都有一两样拿得出手本事,都是家里太太精心调理出来,人才难得。世子妃迟早要管理中馈,手底下多些人才也多些帮衬,所以她叫我把这四个送过来给奶奶使,我们七奶奶说,以前为易嫁姐俩闹了些生分,如今她明白了,她自己糊涂帮不上八奶奶,送几个丫头过来跑腿出力,祝愿侯府太太奶奶手里井井有条,越来越兴旺。这是她做姐姐一片心意,请八奶奶千万不要拒绝。”

    徳雅愣当场。许静瑜人屋里,先看见这么漂亮几个丫头心里就明白了,皱了眉头。再听完这么一番情真意切大道理,心上像是坠了一块大石头。这个四儿明明来意不善,却谈笑用兵,伶俐至此?

    “这是姐姐陪房,不比别,我不能收。”这是徳雅急切里想出来理由。

    蔡嬷嬷笑了:“好叫奶奶得知,七房现分府单过,院子小,人多,嚼过也大,非得减人不可。我们奶奶心善,觉得如果打发了我们几个前七奶奶陪房,显得有点无情,张嬷嬷几个是自小伺候七爷和捷哥,是不能。想来想去,还就委屈了自个儿。这是我们奶奶恩,我们上上下下都很感念。贵府里出来千金真真好心肠。”

    许静瑜颇有啼笑皆非之感。

    徳雅又想了想,“蔡嬷嬷。我觉得我接了姐姐陪房有点不安。要不你让她还是按原先想法把她们送回定南侯府得了。”

    “奶奶料到八奶奶会这么说,她说,你告诉八奶奶管放心,她接了这几个丫头也是帮了我忙。陪房总不能全退回去,让父母难过,担心以后外人伺候不好她受委屈。但是春芜院安置有确实困难,她想这个法子竟是个四角俱全,既能安慰父母心,也能帮上妹妹忙,同时还解了自己难题。所以八奶奶您就放放心心地接吧,你们是姊妹,又不是外人,不用这么客气。”

    把徳雅说得作声不得。许静瑜眉头皱紧了。德闵这是要让徳雅母女自食其果了。他那位不贤良岳母做初一,这边继女给她做十五,移船就岸不添不减,一块石头完整砸她女儿脚上。

    蔡嬷嬷见徳雅不吱声,行个礼就准备撤了,徳雅虽着急却束手无策。许静瑜冷笑,四儿想跟那母女俩斗,好歹绕过他去。如果连他也一起算计进来,她未免自不量力。

    许静瑜出门叫住了蔡嬷嬷。

    “嬷嬷,送几个丫头过来,你们家奶奶真是做了一篇大文章。”他讥刺了她一句,别打谅谁都是傻子。“我这里不缺人,又不能看着七哥那边有难处不拉把手,这么着吧,你把这四个丫头送到大太太那里去,就由大太太安置。这样可好?”

    蔡嬷嬷行礼,说:“全依八爷八奶奶。”

    说完再不多话,带着四个丫头奔云锦园而去。这时候已经接近饭点,路上来往人多,得知这几个都是七奶奶陪嫁丫头,女人们都暗自摇头。这个通房成为常规时代,母亲事先都会给女儿安排一两个可以收房丫头,但是一般都选中上等姿色,不会极端漂亮到威胁女儿地位。美妾要么是男人自求,要么还是婆婆这边赏,没个脑残岳母这么自掘坟墓。

    也有明眼人想到,继母这么做,其实是有恃无恐。四儿糊涂,娘家拿四个美妾做弥补,是定南侯府姿态,不乐意让七爷与定南侯府交恶意思。忠勤侯府长辈们本来就对七爷内疚,这下说不定还会觉得定南侯那边会办事。七爷坐收4名美妾,是无话可说。这竟也是个面面俱到好办法,唯独只坑了德闵一个。

    不管别人能思考到什么层面,只要遛这一圈,让人看见,夏夕目算是圆满达成。

    这边许静瑜和徳雅相视一眼回屋,徳雅满心别扭愤恨,却只能忍心里。许静瑜倒还好,他打退了四儿攻击,也算是帮了自己媳妇。至于那位不贤良岳母,他连提都懒得提,又蠢又横,心思又坏,居然也能掌管定南侯府,难怪那边一日日式微衰落。

    他没有觉察到,他一直不敢触碰一个问题,这样母亲能不能教导出一个贤良宽厚,平和淡泊女儿。徳雅漂亮外表之下,真实心性是什么样?

    四儿虽不是他媳妇,但他了解了一部分她。而徳雅,风光与漂亮背后,是怎样真相?因为太害怕了,他本能地回避着去想。他是个质地透明干净贵胄公子哥,樊老太太一番发作就让他心胆俱寒,他是真怕接触到肮脏东西。高贵反而苛求,太干净了也就脆弱。

    吃饭去路上,德闵打了牛嬷嬷消息已经全府传开了。昨天还温情脉脉宴请家丁,今天一翻脸就上家法。4鞭够一个女人受,得养好一阵子了。等再听说下午牛嬷嬷等就要回原侯府,打牛嬷嬷这件行为本身就充满了挑衅意味,让娘家母亲很没脸。府里到处都猜,牛嬷嬷是怎么惹了糊涂四儿,给自己招来这么大祸。不过糊涂四儿脸酸心硬风评也不胫而走,名声绝对难听了。

    徳雅咬紧嘴唇不说话,德闵现真是翅膀长硬了,连太太都不怕了。甚至也不乎侯府上下非议。一向卑怯四姐姐现又强又横,还满嘴仁义,真是太可怕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变得如此令人畏惧,如果只是犯粗鲁打牛嬷嬷一顿倒也罢了。但是她没那么简单,打了牛嬷嬷却不说原因,遣散了所有人,却很坏心地扣住了小绿和小蕊。这两个小丫头就是埋她身边炸弹,炸时候伤人,不炸时候吓人。刚才居然把给她预备四个漂亮丫头一个不拉地送到自己屋里,这是要跟自己母女针尖对麦芒吗?

    等到徳雅想到,四儿这一通胡来,让母亲也作声不得时,徳雅觉得手指都不受控制地发抖。她太后悔撒那一把盐了,当时没有事先请示母亲,一冲动就让牛嬷嬷去做了。原本以为是妙计,却留下了太多把柄和漏洞。现德闵敲山震虎,母亲只能硬吃这个哑巴亏。心性高傲母亲非被她气吐血了不可啊。德闵18年来第一次占到上风,为什么让人如此恐惧如此不安?

    许静瑜知道四儿打了牛嬷嬷时心里一震,霹雳火爆,这是干什么?他想了半天,没有头绪。七哥马上要出门,老婆家里大张旗鼓地整治家务,搁以前他会一笑置之。糊涂四儿嘛,做这种事普通平常。可是现他就得反复地想,想不出还觉得难受。

    两天之后,他办差过程中,才忽然被脑子里转过一个念头打了个趔趄。

    他帮徳雅挡住了那几个丫头,可是被她前面说那番又是孝心又是难处又是姊妹情谊话拘着,到底没有坚决把丫头送出忠勤侯府。那四个丫头美貌有目共睹,迟早会被兄弟们要走收房。万一嫂子们醋海兴波,必定忘不掉这原本是四儿送是给他人。你不要打发了就完了,谁让你多事把她们留下?他坐屋里就给自己招来一份不满和仇恨,真是好没来由。

    但是来不及了,四个丫头已经被分配到了各自位置上。

    他插手这件事,为是不让四儿算计自己,但是终他还是被算计了。</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姊妹易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may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yan并收藏姊妹易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