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炮灰扮演游戏 > 28大周王朝之天命女皇(终)

28大周王朝之天命女皇(终)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光荏苒,此时已是大周32年,因为塞外战争的平复使得王诗鹊笼络了一大片的民心,甚至连那三岁小儿都能吟得:“紫姹宫中帝行乐,勤政殿里贵妃劳。”

    季娆在这个世界整整呆了12个年头,在一年前周明帝的好感度已经刷到了九十,她现在是整个皇宫里最受宠的公主了,但是她也适时的向王诗鹊表明自己没有和她作对的意愿,王诗鹊自从成了贵妃后就是越加的心狠手辣,周明帝的子嗣如今就安好的只有季娆一个人。

    你说为什么周明帝不管呢?哈,也是从半年前他的身体就只能卧病在床,季娆敢百分之百地保证这绝对是王诗鹊的手笔。

    守着自己的本分没有做出反对她的事和王诗鹊顾念着她欠自己的一份人情,才好好地把自己和谦妃留下来吧。

    几年前季娆就和谦妃说过自己不会嫁人,要好好地和母妃生活,一开始谦妃只当是自己开玩笑,可后来几年季娆的年纪愈发大了后又是各种的催促,可能见这么久了她还没有嫁人的**,谦妃只能无奈地摇头,就当是默认了。

    倚在雕花木窗边的女子一身素衣,白纱蒙面,只是半阖着眼帘,却是遮不住眸里潋滟。

    “青橘,何日是女皇的登基之日?”

    “公主您忘了,是明个初一,大好的日子”青橘默默站在季娆身后,语气平静。

    “看来我这记性是一日不如一日了”淡淡地透出了飘渺的意味,季娆轻轻一笑,像是赶走了身体的疲惫,容光变得精神了些。

    “公主,您还是让红杏去请了太医吧,您这身体”

    “无碍无碍”季娆摆手,一副没有任何担忧的样子。

    “春日里总是有些乏力,爱睡这毛病可改不来,青橘你又不是不知道的”

    “公主”青橘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季娆打断。

    “你去看看母妃,照老样子说我身子康健的很,她在玉露宫里好好当她的太妃就是,我过些日子就去看她”

    虽是面露难色,但是青橘还是应声退下了。

    从一年前开始季娆就因为要和王诗鹊示好搬到了以前了冷宫来住,谦妃还是住在玉露宫,她的身子不算好,有陈年的旧疾,季娆唯一拜托王诗鹊的就是要让谦妃生活安乐。

    也许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呆的时间太长,这个世界又不是系统所管辖下的攻略世界,这个世界的法则开始排斥她这个BUG,现在季娆一日不如一日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来自己也不能再拖了,今天支走了身边所有的侍女太监包括她信任的青橘红杏就是要一个人去龙延殿里找到周明帝完成最后的任务。

    这也是王诗鹊答应自己的。季娆亲口对她说她恨周明帝入骨,抛弃她和母妃的罪过她一直记在心头,现在已经成了最恶毒的伤口,不亲手杀了周明帝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当时王诗鹊倒是没有看穿季娆的演技,点点头说:“我在刚入宫时得你所助,欠下你一个要求,如今我就应了你,周明帝可以为你所杀,但是事后”

    季娆戴着面纱谁也不知道她当时的神情,不过她却是带着极为放松的语态对王诗鹊说:“事后我自会自我了断,不过你若是不照承诺让我母妃安度晚年,我也会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王诗鹊妩媚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诚心的表情:“谦妃娘娘安分守己,待你死后我自会让她安享晚年”

    虽是白日里,但整个后宫却显得死气沉沉。来到龙延殿,从里头飘出一股浓浓的草药味,还有不知名的烟熏,苦涩地呛人口鼻。

    缓缓走到龙床前,季娆缕起衣袖给周明帝烫热的额头重新敷了一块冷帕子,被这凉意所感触到,周明帝渐渐醒过来,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抹白色的人影,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事物了,但是熟悉的人影他当然认得出是谁。

    “原来是娆儿啊,今天怎么来父皇这里了”

    他不能多话,实在是身体难受的紧。

    “父皇身体可好些了?”季娆带着笑意道。

    闻见殿里浓郁的熏香,周明帝的身体虽然衰败,可精神确实亢奋起来,给人一种无病无痛的错觉。

    “还是贵妃请的神医高明,父皇这病倒是好了不少,感觉明日便可上朝了!”

    季娆又是淡笑,唇角却尽是讽刺之意。

    什么神医,是勾魂夺魄的恶鬼吧!

    没有让周明帝感觉什么不对的地方,季娆扶着他靠在软垫上,周明帝是感叹果然自己没有白宠这个女儿,可真是孝顺!

    “父皇可还记得从前?”

    “娆儿说的是什么时候?”

    “从前母妃和我在冷宫时”

    “你怎么提这件事了,这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不要再提了”

    “怎么可以不提呢?”季娆幽幽地叹气

    “都是父皇的错啊!”

    “娆儿,你——”

    “是父皇的错!”语气似乎笃定起来,季娆又是重复了一遍。

    “司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父皇!真是大胆!”周明帝是发火了,不再是慈父的模样。

    季娆弯膝向周明帝福了一个端庄的礼“父皇莫气啊,娆儿等这一天可是等的好苦!”

    周明帝不明所以,但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本能地端起帝王的架势。

    “娆儿你先回你的玉露宫,把你母妃叫来,我都要问问谦妃是怎么教女儿的!来人啊,来人!”

    季娆站在一边不语,冷眼看着周明帝不停地叫侍卫。

    “父皇没有发现吗?这龙延殿可一个侍卫都没有了。”

    嘲笑地语气让周明帝怒火攻心,一下子吐出一口污血“你!你!你这逆女!”

    “逆女不敢当,只是在很早以前,儿臣我,就想要父皇的命啊!”

    果断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吃力地想要下床,摸着身边任何一件器物想向季娆砸过去,却被季娆一把按住他的手。

    “父皇,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你吗?”季娆摘下常年戴着的白纱,露出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

    “你看,从十岁刚出冷宫在选秀上闹的事可就是儿臣策划的,不然父皇你怎么能又记起我与母妃呢?”

    “呵呵呵”季娆觉得此刻的心情格外愉快,忍不住笑出来。

    “我的父皇啊,母亲可以原谅你,但我不行,你不付出点代价,我又怎么能安心!”

    周明帝呆呆地想,自己作为一个父亲原来有这么失败?

    “叮!虐心程度完成,请玩家尽快解决虐身任务!”

    一看虐心任务完成了,季娆也懒得和他多费口舌,拿开他额头上的湿帕子,季娆用它堵住了周明帝的嘴,从荷包里掏出一把薄如蝉翼的小匕首,一把刺进他的肩胛骨里。

    “呜呜”

    周明帝发出痛苦的呜咽,嘴里却发不出声,没有宣泄痛苦的地方让他几欲昏迷。

    端起茶壶里的冷水泼在他脸上,让他稍稍清醒。

    “断你肩骨,算是你对母妃的赔罪!”

    锋利的匕首又是一下钻进他的伤口处,挖出一块血肉。

    “剜你血肉,算是你抛弃亲骨肉的惩罚!”

    “叮!虐身程度完成,本次主线任务全部完成,奖励:奖励点1000,可分配属性点20”

    “叮!玩家完成该位面主线任务,请玩家在20个小时以后脱离世界!”

    先不去想为什么这次系统说是要在20个小时以后才可以脱离,它会有这么好心吗,显然不可能的。

    季娆见气息奄奄的周明帝,心里不爽,直接给他了一个痛快。

    回到冷宫里,季娆换了一身新的白色裙裳,过了一会儿,隐隐听见正宫殿前被人敲响了巨大钟鼎,然后一片悲戚之声,这些都说明了,周明帝,他们的圣上驾崩了。

    重新蒙上面纱,季娆也不看镜子里那张超越人类审美极限的脸,虽然自己也看了这么多年,可每次看眼睛都要被闪瞎了尼玛!

    这这人类能长这样?

    季娆觉得自己实在苦逼到不行了。

    就算是皇帝驾崩了也改变不了王诗鹊初一也就是明日登基的大事,也许,周明帝在现在驾崩,对王诗鹊来说真的是一件好事,不用脏了自己的手,背负弑帝的恶名,以后在史书上留下的就只是她王诗鹊派大将平定边疆,为天命所归的女皇的好名声。

    匆匆又是一夜,季娆去了女皇的登基大典,她的身份尴尬,但是侍卫也不敢拦住她,顺利走进大殿上,找了一处安静的角落,静静观看着王诗鹊踩着金砖玉石,一步步踏向那世间最崇高的位子。

    没有顾忌旁人的窃窃私语或是异样的目光,季娆在大典结束以后悄悄回了玉露宫,在望了正在绣花的谦妃一眼,青橘和红杏都在她身边服侍着,又时红杏一张巧嘴哄地谦妃眉开眼笑,虽是掩饰不了眼里的一丝想念的神情,但是谦妃确实是过得安乐。

    “抱歉了”季娆含在口中的最后两个字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内心掠过,留下浅浅的痕迹。

    “母妃”

    只是不想,在刚刚回冷宫时,耳畔传来一声奇异的笛声,接着四肢无力地倒了下去,在一大片一大片黑暗里,季娆勉强看见一个穿着紫色奇怪服饰的小女孩,面庞还没来地急看清,季娆就听见了系统提示音。

    “叮!20小时到,玩家脱离空间!”

    “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怎么听见了两个\\\”叮\\\”的声音。

    不是!这不是重点!喂喂喂!系统,不要装死人!劳资怎么被人杀了?还是被一只不知名萝莉给杀了?

    系统!求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至于紫衣萝莉,就是毒萝妹子了。</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炮灰扮演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五里红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里红庭并收藏炮灰扮演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