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之皇宫不良反应 > 91各方剧情上演

91各方剧情上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努达海因为被皇上特意关照过,这几天就真的老实呆在家里陪老娘老婆和孩子,当然作为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将军,让他一整天跟弱质女流待在一块儿他也受不了,所以一般大清早他都会拉着儿子去后院的树林里练武,练完武再回家陪老娘他们吃完早餐,然后带着儿子出去串门。

    只是这一天,踩着饭点回到家后,看到笑眯眯地坐在大厅陪家里几个女人聊天的新月,淡定的努达海差点就吓尿了,尼玛难道最终皇上大人也扛不住新月这货的杀伤力,忍无可忍之下把这货往他家扔了么?

    卧槽这货要不要这么逆天!努达海默默握拳,为了保住皇上大人的一世英名,这个拖油瓶……他不得不接收了!其实努达海将军内心是非常悲愤的,这种悲愤之情在他看到新月一脸娇羞之情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尼玛接收这样一个格格他会不会晚节不保?!

    只是他的悲愤,除了雁姬,连他老娘都没看出来。当然一直关注他各项动态的新月能够看出他那一秒的闪神,擅长无责任脑补的新月顿时兴奋了,是不是,努达海也如她想他一般,如此深深的思念着自己?

    等着看好戏的雁姬,神烦的努达海,努力克制自己内心激动的新月,以及不在状态的洛琳和冀远,几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最后还是一无所知的努达海他老娘亲自打破了这一番尴尬。

    “努达海回来了,还有冀远,快过来歇着,你看新月格格多好一个孩子,特意为了谢你向皇上和令妃娘娘请旨出宫。不过皇上和令妃娘娘也是性情中人,看来新月格格在宫里不用让人担心了。”他他拉老夫人一句话就表达了她对新月各种慈祥的原因——这货跟皇上和皇上的宠妃关系那么好不牢牢抓住简直就是傻子好么!相对单纯的他他拉老夫人还在天真的想,有新月格格对她儿子的这番感激之恩,给她孙子保个媒应该是木有问题的。

    看出自家婆婆深刻的意图,雁姬嘴角抽了抽,赶紧出来歪楼,只是刚张了嘴,便听到她丈夫兴奋的声音:“只是请旨出宫?”

    看来皇上大人你果然木有让微臣失望啊!!一瞬间,努达海对皇帝的崇拜达到了顶峰——一看这货眼底的光芒,雁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现在她没工夫感叹幸好她丈夫脑残崇拜的对象是皇上,若是换一个人她一定抵不住这种压力啊魂淡!

    现在雁姬脑子里闪过两个大字——完了!

    果然,既努达海惊喜之后,新月也不甘示弱,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泪眼迷蒙的看着努达海:“将军,新月就知道将军心里还是有新月的!整整三天时间无法相见,新月也如将军一样充满了思念!”

    几人都要被新月这个神展开吓哭了有木有!还是淡定的雁姬在关键时刻挥作用:“新月格格请放宽心,说起来您跟洛琳同岁,说句大不敬的话,在我跟将军心里,就把您当亲女儿一样疼的,您试想一下,有哪个父亲会不关心自己女儿的?”

    “女儿?”新月瞪大眼睛,往后退了几步,摇摇晃晃的扶住云娃的手,左手捧心,“努达海,告诉我,你不会这么残忍的?”

    给了妻子一个干得好的眼神,努达海在新月泪眼迷离中淡定点头:“还请新月格格原谅奴才的大不敬,说实话,每次看到新月格格在寒风中矗立,奴才就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小女儿……只是格格身份高贵,奴才一直不敢明说。”努达海的潜台词是——所以老子对于你一直以来的调戏都装疯扮傻,不是真的心存怜惜,只是因为你的身份让老子敢怒不敢言啊魂淡,能不能请你有那么点儿自知之明!

    新月被这个打击彻底击溃,半响回不了神,但是你以为气氛很尴尬那就错了,事实上一直在他他拉家很会抢镜头感的洛琳终于忍不住出场了。跟新月天崩地裂的绝望相反,洛琳对于自家阿玛难得的真情流露,表以最崇高的兴奋:“阿玛,原来您是这么这么喜欢着我!”

    努达海老脸一红,“你小声点。”

    “阿玛喜欢我干嘛不能让别人知道?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洛琳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余光瞟向了新月的方向,然后见自家老哥一脸的迷茫,恨铁不成钢的剁了他一脚。

    冀远跳起来:“你踩我干嘛?!”

    被孙子呼痛的声音唤回了思绪,他他拉老夫人瞥了雁姬一眼,威严的道:“洛琳冀远你们又淘气了?贵人面前居然这么不知礼数,都给我回小佛堂思过去!”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一句话不但支开了小辈,免得这些糟心事污了他们的耳朵,又顺便不着痕迹的拉开了跟新月格格的距离!雁姬在心里真诚的称赞,然后不给儿子女儿反对的时间,直接对身后的甘珠道:“还不带少爷小姐过去。”

    “是!”

    于是想看热闹的洛琳以及纯被连累的冀远,就这么被雷厉风行的驱逐出境了,两兄妹在心里各自埋怨对方太不省心。

    努达海清了清嗓子,对他老娘道:“额娘,儿子去新月格格是奉了万岁爷的旨意,真正救新月格格他们的也是万岁爷,儿子不敢贪功。”

    他他拉老夫人心领神会的点头:“是,是额娘老糊涂了,还请新月格格不要介意。”

    新月被老夫人的变脸绝技打击得无所适从,卧槽这年头居然有人比她还会变脸的,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么??——实在是新月太小看帝都的原著居民了,身在这个大染缸,没点儿演技怎么行?真要论翻脸的本事,魏子风这个外来人口都要比新月厉害!

    但是新月显然更加低估了帝都人民的下限,或者说她以为没下限一直是她的专属技能,所以雁姬笑容满面又楚楚可怜的抢在她之前开口说出“新月格格如此善良美好高贵大方,一定不会为额娘的失误而生气的,对不对,格格?”的时候,带着一颗脆弱少女心出来的新月终于泪奔了,带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回了皇宫。

    当然他他拉将军府的这一段并不是最精彩的地方,比起完全崩坏而且剧情君废材的《新月格格》,果然还是在强大剧情君时不时乱入一下,主角配角们还能一起神展的《还珠格格》比较有看点吧!

    话说箫剑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主角们姗姗来迟,还附赠了一个大惊喜——晴格格。高富帅的外表能力和*丝心的箫剑内心暗喜,心道这种突奇想做一件好事果然不是白做的,不仅能跟主角们拉近距离,还能顺带接近女神——果断值了!这么一想,箫剑对蒙丹仅剩的一丝愧疚也烟消云散了,卖朋友这件事他第一次做却意外顺手。

    关好门窗,小燕子非常着急的道:“箫剑,你这么急传消息让我们出来,到底是什么事?”

    箫剑没说话,看了眼晴儿,晴儿回他一个柔美的笑容,善解人意的紫薇花立刻道:“箫剑你不用担心,晴儿跟我们是一国的。”

    箫剑会意,然后用手推了推蒙丹:“抓紧时间说吧,错过了这一次那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说一次的机会。”

    “是啊是啊,师傅有什么事你就赶紧说吧!”小燕子迫不及待了,“话说这一次如果不是托了新月的福,我们至少还要等一个月才能出来呢!不过想来是令妃娘娘看我们憋在宫里也不好受,特意向皇阿玛提议的吧,皇阿玛最近是越来越听令妃娘娘的话了!”现在已经不用魏子风做什么暗示,只要皇帝一抽风做好事,小燕子条件反射都把这些功劳记在了魏子风名下,简直比努达海的脑残程度还要深一百倍!

    蒙丹还在自我纠结,一边是肝胆相照的好友,一边是他最爱的人,他两边都下不了决心,只是听到小燕子又一次提到魏子风的时候,他眉毛剧烈抽动了一阵,抽到箫剑以为他终于忍不住了的程度,谁知道最后还是忍住了。

    “蒙丹,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想说?你忘了是谁不顾自己安危只为给你们制造一次相见的机会?”

    “我……可是我也不能对不起含香啊!”

    “但你别忘了。”箫剑一字一句,把为兄弟痛心的角色演绎得入木三分,“如果不是你,他们又怎会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

    有些人你不逼他他永远不知道向前一步,含香很幸运看透了蒙丹的这个属性,所以艰难但也在意料之中的把蒙丹说服,但很不幸的是箫剑也看透了蒙丹的属性,他用了同样的方法把蒙丹留下来——别觉得箫剑纯属闲的蛋疼,这么给皇帝戴绿帽子的好事,他怎么能错过了?

    蒙丹咬咬牙,还在说与不说之间纠结,存在感被群人瓜分得一干二净的五阿哥终于忍不住了,他笑容和煦的看着蒙丹:“这是件很让你为难的事情吗,蒙丹?”

    蒙丹点头。

    五阿哥又道:“是不是跟皇阿玛和令妃娘娘有关?”

    蒙丹眉毛一动,依旧老实点头。

    五阿哥笑得更加和煦了:“既然这么为难,那就不说了吧,我们相信你的。”

    箫剑忍不住朝仇人的儿子也有可能是自家妹夫的五阿哥伸出了大拇指,他能说那条瞌睡虫的种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么,这一招以退为进真是玩的漂亮啊,蒙丹这种四肢达头脑简单的货都忍不住热泪盈眶了,哪还想得到他的含香?一五一十就说了。

    “你说什么?令妃娘娘心怀不轨?”小燕子惊得把嘴里的茶喷了鼻孔君一身,紫薇花忍不住嗔了她一眼,一边给鼻孔君擦衣服,一边道,“小燕子你小心点。”

    一般情况下很有些洁癖的鼻孔君这一次居然为小燕子说话了:“紫薇,这次也不能全怪小燕子,实在是蒙丹说的话……太令人惊讶了。”

    蒙丹痛苦地道:“我知道,这件事情一定让你们非常心痛,甚至连我这个外人都为你们感同身受,不过你们放心,我蒙丹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徒,我会跟你同生共死到最后一刻的,我的兄弟姐妹么!”最后一句话简直就暴戳泪点,只是在场几人实在哭不出来,当然感情丰富如紫薇花,还是深深的动容了。蒙丹刚说完这一番壮烈之言,又一次把目光投向皇宫的方向,“只是含香,原谅我这一次不能听你的话,事实上没有你的日子活着也没什么意义,我必须跟我的朋友们共进退!”

    “真是好感人的爱情啊!”紫薇花靠在鼻孔君胸前,眼角泛起了泪花,鼻孔君含情脉脉的用手指替她拭去。

    “咳咳。”在场唯一淡定的除了箫剑那一对,就剩下五阿哥了,五阿哥清了清嗓子,打破沉默,“蒙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事实上你刚刚说的这番话太荒诞了。”

    “永琪,我知道这件事情的确让人难以置信,但是请一定相信我的话,我是不会拿你们的安危来看玩笑的!”

    “我们很相信你,只是担心你是不是被某些人和事误导了?”

    “不可能,含香不会骗我的!”

    五阿哥眼底闪过一丝光芒,了然的笑了,还没开口,小燕子抢在他前面说了:“但是你说皇后想害我们还有可能,令妃娘娘绝对不可能的,她根本就没这个动机!而且,”小燕子指了指鼻孔君,“令妃娘娘可是尔康的亲姨妈,好像是因为令妃娘娘没有儿子的原因,从小别提多疼尔康这对兄弟了,甚至因为尔康他们,她不得不冒着欺君之罪,力促我跟紫薇各自归位!”——是的,小燕子他们后来想来想去,觉得魏子风会这么帮他们的原因,还是出在尔康身上,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使再怎么因为魏子风的受宠而替自己娘亲感到悲哀的紫薇花,抱着尔康的姨妈就是她的亲姨妈这一态度,跟魏子风毫无芥蒂的相处了下来。

    三大五粗的蒙丹彻底迷茫了:“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含香不可能……”

    箫剑打断蒙丹的话,把话题往另外一个方向引:“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有人故意误导了含香,而含香因为太爱蒙丹,关心则乱,连这么明显的谎言都信了,所以就才会叮嘱蒙丹离开的?”

    “一定是的!”小燕子激动的站起来,“一定是皇后那老巫婆,见不得我们和令妃娘娘好,故意在我们中间挑拨离间!”

    晴儿瞄到箫剑眼里的光芒,忽然柔柔的笑了:“恐怕对方是打着一箭双雕的主意呢!”

    “怎么说?”

    “你们想啊,含香因为蒙丹的原因,一直拒绝侍寝,现在对方使计把蒙丹弄走了,死了心的含香终有一天会履行作为嫔妃的义务,试想一下,以皇上平时的作风,即使再宠爱令妃娘娘,面对含香那样的绝色美人也不可能不动心——别忘了,含香刚到皇宫的那阵子,令妃娘娘被禁足,皇上除了宝月楼可是其他地方都没去过,所以我想啊,对方的最终目的恐怕就是要让令妃娘娘失了宠呢!只是可怜了无辜的蒙丹和含香,在这场战争中成为最可悲的牺牲者!”

    没见识过这种场面的蒙丹和花鸟组合都惊呆了,然后是紫薇花关键的一句话——“那被人盯上了的含香岂不是更威胁?”

    “不行,不行,不行。”蒙丹已经急得要撞墙了,小燕子看自家师傅这么个怂样,心里也不好受,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终于一拍桌子:“我觉得,为了蒙丹和含香这对有情有义的朋友,再冒险我们也应该去做!”

    “做什么?”

    “把含香从宫里偷出来!”

    紫薇花惊呼:“小燕子,你疯了?”</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综琼瑶之皇宫不良反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越流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越流歌并收藏综琼瑶之皇宫不良反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