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怎么了?”沈烁熙正好进来,她弯下腰去帮忙捡单子,贺茵却格外的慌乱,蹲在地上把单子都揽在自己的手里,沈烁熙都捡起来的单子也被贺茵抢了过去,沈烁熙的手一顿,她盯着贺茵看。

    贺茵眼神慌乱,不去看沈烁熙,沈烁熙便也不多问,而是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那化验单,她当然看不清上面说的是什么,但却很明白贺茵慌张的来源。

    俩人无声的坐在大厅里,过了很久,贺茵才缓过神来,她看着沈烁熙解释:“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有很多事儿还没有缕清头绪,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沈烁熙没说话,看着贺茵,其实她很想问问贺茵,即使是真的弄明白了这一切就真的会对她说么?

    贺茵低着头不敢看沈烁熙,脑里心里都乱成了一团。贺颖居然是rh阴性血,真的会这么巧合么?

    贺颖检查完走了出来,她的表情如常,看到沈烁熙来点了点头,贺颖盯着她的眼睛看,眼神疑惑不安,贺颖歪了歪头,“阿茵,怎么了?”

    贺茵掩饰性的笑了笑,“没事,爸爸让我们回去吃饭。”

    这一次,她用的是“爸爸”而不是“那个人”或是“老头子”,贺颖刚检查完心思不在上面,并没有察觉出,倒是身边的沈烁熙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

    “好,我换好衣服咱们就回去。”贺颖点了点头,她本不喜欢那个家,但只要是有贺茵的地方,她都可以忍受并接受。

    等着贺颖去换衣服,贺茵看着沈烁熙有些别扭的笑,“我找了医学界的朋友会诊,过几天会给我一个结果。这段时间,我有很多要忙,我们可能不能总见面了。”

    沈烁熙深深的看了贺茵一眼,点头:“也许吧,你多保重。”

    说完,沈烁熙扭头就走了,她的心里有点苦,她太了解贺茵了,无论是从她的肢体还是语言中沈烁熙都能看得出,此时此刻的贺茵不需要她,更不想让她掺杂在其中。

    贺颖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往外望了望,“沈医生呢?”

    贺茵低着头,“我让她走了。”

    贺颖听出了贺茵的低落,她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贺茵却抬起头看着她笑了笑,“没事,只要你好起来就好,这段时间我是忙了些,顾不上她。”

    贺颖看着她摇头,“阿茵,姐姐不希望因为我让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贺茵惊讶的看着贺颖,从小到大,贺颖的性子一向是强势咄咄逼人的,何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贺颖看出贺颖的不解,她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没说什么。她不说,心里却难受,贺颖又何曾舍得把贺茵让给别人,只是如果有一天她真的离她而去,除了沈烁熙那样包容睿智的人,还有谁能给贺茵带来幸福?

    一路回家的气氛都有些低沉,姐俩已经很久没一起回家了,追溯上一次还是上学的时候。

    贺邢和华英都惊讶于俩人的一起出场,倒是贺颖,她笑着上前挽住华英的胳膊,“妈,难得阿茵回来,你做她最爱吃的燕窝牛奶吧。”贺茵这段时间跟着她焦心焦虑的,并不比她的日子好过,身体的确需要滋补一下。

    华英看了看贺茵与贺颖,迟疑的点了点头,“好,好啊……”

    贺茵站在一边一动也不动,她看着贺邢,又看看华英和贺颖,只觉得这样一家三口的一幕格外的和谐,似乎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应该被世俗所唾骂。尤其是贺颖,以前贺茵并没有在意,而如今上了心,她仔细看,贺颖的眼睛跟贺邢几乎是一模一样……

    贺邢虽然脾气倔强,但难得两个女儿一起回来,他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喝了不少。

    贺颖和贺茵都没怎么理她,自顾自的吃着,但即使是这样,也是过年都不曾有过的珍惜场景。

    吃完饭,华英拉着女儿贺颖进屋了,知女莫若母,最近她多少能感觉出贺颖身体的不对劲儿,心里总是不安。

    一时间,客厅里就只剩下抽着烟的贺邢和贺茵。

    贺茵端了一杯茶,看了贺邢一眼,淡淡的叫了一声,“爸爸。”

    贺邢拿着烟斗的手猛地一抖,不可思议的看着贺茵。有多久了,贺茵没有用如此语气叫他了?

    贺茵的表情并没有改变,继续说:“姐姐病了。”

    “嗯。”贺邢吐了一口烟,表情恢复如常,听他的语气,贺茵知道他早就知道贺颖病了这事,她的眉头微微蹙起,“爸爸,我记得你是rh阴性血吧。”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贺邢瞥着贺茵,女儿长大了,再也不由她控制,这几年的贺茵即使是在他的强压下也逐渐成长,眼看着就要飞出他的掌心。

    贺茵知道贺邢的手段,她摩挲着杯口,淡淡的说:“哦,没什么,只是今天陪着姐姐去检查,突然发现她也很巧的是rh阴性血。这血型太稀有,我就记住了。”

    贺邢没说话,重重的吸了一口烟。有很多事,他早知道隐藏式没用的,这些年如果不是贺颖的坚持,他怕是早就要告诉贺茵真像了。

    贺茵看着茶杯,自顾自的笑了笑:“我记得我是ab型呢,没想到贺颖比我跟爸爸更有缘分。”

    贺邢像是一尊雕像,一言不发,他很少这样的,贺茵了解他,看着他沉默的样子,渐渐的一颗心逐渐下沉,沉到那看不到的深渊。

    “贺颖的病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吧。”贺邢终究还是开口了,只是说出的内容却不是想要贺茵想要的,贺茵静静的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一个历经世事早已不再相信任何人,一个的心虽然还年轻却已千疮百孔,这样的父亲,这样的家,即使没有血缘,她也没事的,可以接受的了,一定可以的……

    ********

    贺颖的检查结果下来了,是良性的,但为了确保今后不再复发,医生还是建议切除子宫。

    子宫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贺茵把这个结果艰难的告诉贺颖的时候,贺颖却只是笑了笑,便点头应了。

    贺茵惊讶的看着贺颖,贺颖却看着她淡淡的笑:“阿茵,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比离开你还痛苦的,只要能继续在你身边,所有的一切我都愿意。”

    虽然贺颖说这种话并不是第一次,但这一刻,贺茵还是有一种被电触击灵魂的痛彻感。

    手术那天,按照贺颖的要求,贺茵没有告诉任何人。她静静的总在等待室里,每一秒钟似乎都是一种煎熬,脑海里想的都是从小到大贺颖对她的好。直到这一刻,贺茵才知道,一直以来,她忽略了太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根本看不清谁对她是真正的好。

    手术室灯灭那一刻,贺茵迎了上去,看到医生如释重负的样子,她的心也跟着重重的落在了肚子里。

    麻醉的药效还在继续,贺茵却坐在床边,手里拿着白色的信封,她略带些颤抖的抽出了里面的文件。

    ——经dna鉴定,贺邢与贺茵无直系亲属父女关系。

    贺邢与贺颖生物学亲缘关系成立的可能为99.9999%……

    一行泪毫无预兆的顺着眼角流下,贺茵看着上面的亲子鉴定说明,摇着头紧紧的咬住了下唇。

    呵呵,是她错了,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的错,原来她的母亲才是罪魁祸首的第三者,而贺颖才是贺邢真正的唯一的女儿……那么她呢?她呢?她怨恨了愤怒了二十多年的人,居然就这么把一切埋在肚子里,无论多少委屈与苦楚,都这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怪不得,怪不得那个雨天,贺邢喝多久了会对着她发癫,而最终对着贺颖却不敢做什么……

    虎毒不食子……

    只是这个“子”终究不是她……

    贺茵只感觉头顶一阵阵的眩晕,这些年来,她一直放在心头所坚定的,支持她走下去的信念被一纸鉴定打破,她觉得这一切似乎都被现实重重的击碎。

    模模糊糊间,她又闻到了沈烁熙身上那熟悉的味道,贺茵的眼泪一直流,身体缩成一团,“熙,我是野种,原来我才是个没人要的野种……”身体被人用力的抱在怀里,伴随着苦涩的味道,贺茵的意识逐渐的退散。

    ********

    贺颖醒来后第一时间去找贺茵。

    宋年年削着苹果笑眯眯的看着她,“怎么样,感动不,第一个醒来见到的居然是我这大美女?”

    贺颖不理她,虚弱的问:“阿茵呢?”

    宋年年翻了个白眼,“她晕倒了,烁熙照顾呢。”

    “什么?”贺颖挣扎着要起身,宋年年连忙按住了她,“我的天啊,祖宗,你才刚做完手术,踏实点。”

    贺颖想说话,可嗓子却干涩难忍,急的她额头渗出了汗。

    宋年年知道她在想什么,连忙说:“你急什么?贺茵的身体本来就弱,现在又陪了你这么久,晕一下很正常的,休息休息就好了。”

    贺颖总算不挣扎了,她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宋年年看着她,叹气,“哎,你这个可怜又苦命的坏女人,怎么就偏偏看不到我?”

    贺颖闭上了眼睛,她想着贺茵最近的表现,的确是累着她了,睡一会也好。

    宋年年把给贺颖削的苹果自己气鼓鼓的吃了,“不管你愿不愿意,贺总,这段时间就我来照顾你了。”

    ……

    宋医生说话倒是算数,贺颖住院的一个星期后,还是宋年年陪着她。

    贺颖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贺茵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她并没有去问,宋年年当然也不会说。

    沈烁熙却拎着果篮走了进来,宋年年一看她来,连忙接过水果,“贺茵怎么样?”

    贺颖已经能坐起身来了,她也看着沈烁熙,沈烁熙点了点头,“还好,就是身体有点弱。”

    “没事,身体不好可以补。”宋年年松了一口气,她看出来了,这要是再没贺茵的消息,贺颖是怕要抓狂了。

    沈烁熙走到贺颖的床边,看着她,“怎么样?”

    贺颖点头,虽然肤色仍旧苍白,但眼神好歹恢复了光彩。

    宋年年一看俩人这样就知道又要展开双边对话了,她叹了口气,“我出去逛逛,你们先聊着。”

    沈烁熙看着宋年年有些心酸的,她的性子,沈烁熙最了解不过,宋年年一向是“人生得意须尽欢”类型,做什么事儿都由着自己的性子,什么时候这么认真过?

    看到沈烁熙坐下来,贺颖问:“你回沈氏了?”

    沈烁熙点了点头,“嗯,总该回去的。”

    贺颖看着她,“也好,这样以后也能帮帮阿茵。”

    沈烁熙顿了一下,看着她,“帮她?我看茵茵倒是不想再回公司了。”

    “为什么?”贺颖皱眉,贺茵的性子她最了解,事业在沈烁熙未出现之前就是她的全部,她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沈烁熙不说话,她沉默的看着贺颖,贺颖看着她,眼里满是疑惑,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疑惑变成了一丝苦笑,“她知道了?”

    贺颖的声音很低很沉,甚至带着一丝慌乱,贺茵如此要强的性子,如果知道这一切,天还不要塌下来了?

    沈烁熙却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贺颖握了握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挣扎着要起身:“她……她在哪儿……我要去见她,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舌尖上的催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涩并收藏舌尖上的催眠最新章节